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四章:敬畏 下
    站在一旁的谢媛皱着小鼻子哼了哼,跑到林水墨面前,笑容灿烂道:“水墨姐,我是书画那魂淡的女朋友,他老是欺负我,有机会你得帮我管管他。”
  
      谢大小姐目前是国民大学的高材生,跟林书画在一起后才偶尔来华清找一下男朋友,她的身份跟以前的林水墨完全处在两条线上,或许知道这么个人,但跟林水墨见面,还是第一次。
  
      “我可管不了他,看他喊我声姐都是稀罕事,他能听我的才怪。”
  
      林水墨轻声笑道。
  
      看起来毫无城府心机的谢媛也是随口一说,又跟小白说了几句,相互之间交换了个电话号码,跟林小草象征性的握了握手,照顾的面面俱到之后才告辞离开。
  
      林水墨看着谢媛的背影,眼神复杂。
  
      谢媛是名副其实的豪门大小姐,对于这些人,林水墨之前内心一直怀有一定程度上的敬畏,可唯独对于林书画,兴许有了血缘上的关系,兴许是三叔远在帝国东北方,即便双方关系不冷不热,但林水墨也很少将跟太子形影不离的林书画当成豪门大少来敬畏。
  
      可只有初次走进这个小圈子,她才感受到了林书画在这个圈子中的根深蒂固,这才恍然惊觉,原来远在帝国东北方的三叔,已经也可以被称呼为豪门了。
  
      皇帝的徒弟,听说还很受并肩王赏识,这样的林书画,就是不算上三叔,也不会被人小瞧了吧?
  
      “在想什么?”
  
      陈青雨来到林水墨身边,柔声笑道,眼神温和的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妹妹。
  
      “没什么,太子呢?”
  
      林水墨回过神来笑道。
  
      “搏龙上午没课,跑去狂风小队找通天了了,下午他们两兄弟一起去隐龙海,你要改天才能见到他们,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大家一起吃顿饭,小白也去。”
  
      陈青雨笑道,她的圈子不大,但也不至于只有谢媛林书画这么几个人,王搏龙和王通天不在的时候,她就是小圈子里的大姐头,今晚把能叫上的人都叫齐了,一起吃顿饭,也算正式表态,接纳了林水墨进入他们的这个小圈子。
  
      “中午还没吃饭吧?我们随便吃点,下午还要看着会场。”
  
      陈青雨笑着在前面带路,几人边说边聊,最终走进了华清大学附近一家门面看起来并不起眼的饺子馆。
  
      “这里的饺子做的很地道,我如果在宿舍不想做饭的话,都会来这里解解馋,地方小,但胜在味道好,一会你们也尝尝。”
  
      饺子馆里人并不多,陈青雨笑着要了几大盘羊肉香菜馅的饺子,另外点了几个菜,站起身道:“我去厨房看看,我跟老板娘很熟,让她上快一点。”
  
      “真没想到青雨学姐会这么好说话,平易近人的,我宣布,我们下午就呆在华清,回忆一下校园时光好了。”
  
      林水墨手中抓着一只筷子,轻轻敲了敲桌子。
  
      “同意。”
  
      白杨慵懒道,单手托着腮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饺子店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
  
      男人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的年纪,普通身材,普通相貌,初看之下,甚至连气质都很普通,沉默寡言,平静而从容。
  
      跟在他身后的女人却是个很难让人看出年纪的复杂娘们,二十岁的脸蛋身材,三十岁的风情韵味,眼神中却带着一种人至中年后被岁月沉淀下来的安静和淡然,她跟在男人身后,不动声色,但眼神偶尔转动,却异常机警凌厉。
  
      林小草无意间抬起头,看到走进来的一男一女,脸色瞬间狂变!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想要起身,但却死死忍住,紧紧盯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
  
      中年男人同时发现了林小草,微微挑了挑眉,整个人气质愈发平静从容,一丝笑意在他的嘴角一闪而逝,他身子停了停,指了指林小草走过去,随意拉过桌子跟林小草的餐桌并在一起,淡淡道:“拼张桌子。”
  
      跟他一起走进来的复杂女人眼神一眯,整个人瞬间激荡起一股子凌厉气焰,神色冷然。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挥了挥手,示意她坐下来,自己则在林小草身旁随意坐下,轻笑道:“真巧,你来这里做什么。”
  
      原本对中年男人做派有些皱眉的林水墨微微一愣,内心却悄然警惕起来。
  
      认识林小草?
  
      她很清楚之前没来过九州城的林小草是做什么的,他是杀手,是佣兵,能跟他认识的,多半是他同行,而且看林小草刚才的脸色,显然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男人并不好对付。
  
      “你又来做什么?”
  
      林小草紧紧眯起眼睛冷笑道,语气冰冷,整个人身体紧紧绷起来,暗中蓄力,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陪老婆孩子过个元宵,正好路过这,来吃点东西。”
  
      中年人语气平缓,随手拿过一双筷子,扫了一眼对面的白杨和林水墨,平淡道:“放松点,你又打不过我,我挺好的心情来吃个饭,你别坏我心情,不然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白杨不觉得有什么,但林水墨却讶然抬头。
  
      林小草打不过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男人?
  
      他见识过林小草动起手来的那份张狂无敌,如果真的要比较的话,林水墨在潜意识觉得她见过的高手中,也许只有那晚在炎黄俱乐部停车场杀死林霄的白衣人能压住林小草一头。
  
      林小草凝而不散的气势骤然爆发,但在还未让人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又瞬间收敛。
  
      跟着中年男人一起进来的复杂女人抬头冷冷扫了林小草一眼,默不作声。
  
      “你看什么?挑衅?以为我不敢动你?我要杀你的话,你觉得谁拦得住?”
  
      林小草阴森森的盯住女人,眼神犹如一条毒蛇,阴冷邪恶,与平时的他完全是另外一种人格。
  
      “我拦不住,但她是我的女人,你动一下试试。”
  
      中年男人语气淡漠,拿起菜单,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点了两斤饺子,也是香菜羊肉馅。
  
      林水墨终于发现了面前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男人的不同。
  
      他说话的语气总是那么从容,仿佛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有情绪波动的事情,明明是问句,但到了他嘴里却成了一种很肯定的阐述。
  
      林水墨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那是纯粹的自信和平静,内敛到了极致,但稍微爆发出一点,就足以致命。
  
      陈青雨终于走出厨房,看到并在一起的两张桌子,微微皱眉,却猛然看到了跟中年男人一起进来的女人的脸庞。
  
      柔和妩媚,优雅大气的陈青雨瞬间睁圆了眸子,捂住嘴,下意识的想要惊呼出声。
  
      放下菜单的中年男人随意转过头,看了看一脸震惊的陈青雨,淡淡道:“挺水灵的丫头,你们一起的?拼张桌子一起吃吧。”
  
      原本有些不高兴的陈青雨愣了一会,有些木然的走过来,坐在了两个男人对面。
  
      几盘饺子跟在陈青雨后面端了过来,放在几人面前。
  
      林小草冷着脸,随意一推盘子,整盘饺子直接送到了中年男人面前,他面无表情,盯着旁边的墙壁,像是一个倔强的跟长辈在赌气的孩子。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也不客气,夹起林小草盘中的饺子吹了吹,一口放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的陈青雨心脏剧烈跳动着,脑海完全处于一片空白状态。
  
      无论是理性还是感性,都提醒着她,面前这诡异的犹如做梦的一幕,似乎是一个天大的八卦。
  
      “来九州城多久了?”
  
      中年男人吃着饺子,随口问道。
  
      “时间不长。”
  
      林小草脸色冷淡,一句都不愿意多说。
  
      “林风雪见过了?”
  
      中年人提起林风雪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跟提起张三李四阿猫阿狗一样,平淡到漫不经心的地步。
  
      林小草没有说话。
  
      “没出息。”
  
      中年男人嘴角笑容玩味,带着一丝嘲弄。
  
      林小草冷笑着说了一句让陈青雨把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的话:“你以为你有出息?你这么能耐,这么多年下来,林风雪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怎么解释?”
  
      “没有解释的必要。一条狗而已,说杀就杀了,但他死了,还有别的走狗冒出来,没劲。不过你既然这么想,那我今晚过去转一圈。”
  
      “你敢?!”
  
      林小草语气阴冷,透着底气不足的威胁。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拦着,大不了再跟你打一架,这次肯定会比上次轻松的多。”
  
      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吃,他吃东西的速度很快,一大盘饺子很快见底。
  
      而跟他一起来的女人显然也不知道什么是客气,直接端过了陈青雨面前的饺子,跟男人几乎同时消灭掉全部食物。
  
      整个过程,有些呆滞的陈青雨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你要不要试试?”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小草反而平静下来,但眼神中的战意却犹如岩浆,不断的沸腾着汹涌着。
  
      “小草,你让我很失望。”
  
      中年男人没有接话,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廉价茶水,喝了一口,淡淡道:“我这三年一直看着你,看着你的状态不断下滑,按道理来说,起码十年内都是你的巅峰期,但现在的你,状态明显不如三年前,我想收拾你,只会更轻松。”
  
      他语气顿了下,继续道:“你的心乱了,如果自己调整不过来,就去找你姐吧。不丢人,也算不上懦夫。”
  
      他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似乎是故意的一样,随手在面前喝过的茶杯上弹了一下。
  
      茶杯似乎没动。
  
      更让人不确定的是,杯中的茶水似乎也没动。
  
      中年男人站起身,说了声好自为之,带着女人安静离开。
  
      林小草的脸色出奇的安静,看着他的背影。
  
      这个初看寻常,但一举一动却犹如龙盘虎踞的背影。
  
      这个二十多年前亲手在苏联身上割了一块将近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独自创建皇族的绝代枭雄!
  
      皇帝陛下!
  
      林小草拿着筷子,脸色安静,眼神安详。
  
      他其实很想告诉那个离开的男人,是不是让他失望,是不是能打得过已经天下无敌的他,其实并不重要,对于他曾经跋扈的有些神话色彩的事迹,林小草其实也并不羡慕,那个男人手中的权势,心中的野心,都是他看不懂,也不想去懂的东西。
  
      他活着,仅仅是想报仇,仅此而已。
  
      林小草轻轻出了口气,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刚刚被无敌的皇帝轻轻弹了一次的茶杯。
  
      鲜血瞬间遍布林小草的手心!
  
      原本高速旋转的让人误以为根本不曾动过的茶杯被林小草一把直接握碎!
  
      曾经的战神眯着眼睛,一脸平静。
  
      勉强通过刚才的对话梳理了一些内容的陈青雨苍白着一张妩媚柔和到极致的漂亮脸庞,看着林小草,眼神敬畏。
  
      ---
  
      收藏,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