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五章:杀戮武装
    即便是林水墨和白杨不清楚中年人的身份,但还是很直观的感觉到了对方不是一般的牛逼哄哄。

    对方一言一行都中规中矩,没什么出格的地方,可细细回味,却偏偏能察觉出一股子内敛至极的霸道,不会让人憎恶,霸气的理所当然。

    林水墨不是没见过大人物,起码她的老子林从政就是普通人想象中的极致,还有曾经进入过决策局的爷爷,包括不少手握大权的外人,但印象中,却仿佛没有一个人能有刚才中年人那种气场,初看寻常,但却深思越让人心惊,隐约有了种返璞归真的意味。

    林水墨看了一眼明显有些反常的陈青雨,又转过头,似乎想跟白杨来个对视一眼的默契,结果却发现对方早已将所谓的中年人抛到脑后,整个人已经坐在了林小草身边,抽出一张纸巾将他满是鲜血的手掌包住,语气责怪道:“不疼啊?你没事抓它干嘛?第一次发现你有些受虐倾向,好在伤口不深,先包一下,一会去医务室看看,最好打一针,小心不要得破伤风,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一阵异常荒谬怪异的感觉从林水墨内心升腾而起,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白杨的表情,却只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认真,似乎并没有夹杂什么爱慕和紧张,就像是朋友受伤了理所当然的关心一下而已。

    林水墨自嘲一下,脑子迷迷糊糊,暗叹最近自己最近面对的压力太大,心思反而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林小草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任由小白姐姐拉着他的手,眼神平静,像是在沉思。

    几分钟的时间就在诡异的沉默中度过。

    良久,林小草才轻轻舒了口气,缓缓伸出手,屈指轻轻弹了一下茶杯。

    茶杯猛然间剧烈旋转,越来越快,只不过持续了几秒钟的功夫,剧烈旋转中的杯体就出现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裂缝,最终玻璃随便没有弹出去,而是散落在了桌子上,匪夷所思。

    林小草不动声色,皇帝吃了他的饺子,他自己要的那份如今端上来正好给他和陈青雨填饱肚子,看了看被纸巾包裹的手掌,林小草说了声谢谢,夹起一个饺子放进嘴里,眼角余光忍不住又扫了一眼两个已经破碎的茶杯,整个人有种异常凝重的沉默。

    皇帝看起来很随意的那一手在常人眼中算不得惊世骇俗,但却是力量和寸劲的完美结合,妙到颠毫,如果是换了三年多前的自己,勉强也可以玩出这一手,可刚才一试,却失败的异常干脆。

    这证明皇帝说的并没有错,他的状态确实出现了不应该现在就出现的下滑,战斗力比之三年多前已经明显低了一截。

    造成这种结果,身上那一百多处伤痕绝对不是主要原因,林小草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确实有些乱了,更关键的是他自己如今完全不知道怎么调整。

    难道真的要回昆仑山找姐姐?

    林小草自嘲一笑,看着林水墨道:“我请个假。”

    “请假?”

    林水墨愣了愣,觉得这个词有些别扭,林小草做她保镖的时间并不长,短短几天的功夫,她早已把林小草的身份拉到了和他平等的位置上,突然听到请假这个字眼,还真有些不适应。

    “你没事吧?”

    林水墨小心翼翼道,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现在的林小草并不如他表面上那般平静,起码是受了些刺激,他现在请假,肯定不是要去休息,林水墨还真有些担心他去找刚才的中年男人拼命。

    “没事。”

    林小草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陈青雨。

    陈青雨心思玲珑,立刻明白了林小草的意思,眼神复杂,笑容却愈发妩媚,柔声道:“你放心,水墨跟我在一起会很安全,晚上我亲自送她回去。”

    “好。”

    林小草只说了一个字,消灭掉面前盘子里的饺子,走出饭馆,作为京城最顶尖的太子女,有陈青雨在,林水墨的安全不需要有半点担心。

    走出门口,阳光明媚,空气中带着微微的风,华清大学附近来来往往都是青春活泼的女生,不一定很漂亮,但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丝让人很舒服的书卷气,林小草深呼吸一口,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又走回饺子馆,给林水墨要了公寓的钥匙,在三个女人有些愕然的眼光下再次离开。

    “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啊?”

    看着林小草走出门口,白杨很随意的问道,眼神却飘向了有点心不在焉的陈青雨,从刚才她的反应来看,陈大小姐多半认识那个中年男人,而且对于他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很震惊,能让陈青雨有那种反应的人,再简单也不会是普通老百姓。

    陈青雨笑而不答,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优雅道:“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的,我现在倒是很好奇小草和他的关系,这样的人来给水墨做保镖,这一次九州城林家还真是请了一尊大佛。”

    “感觉像是敌人,又像是朋友,或者说是有矛盾的长辈和晚辈,该不会是父子吧?”

    林水墨玩笑道,女人是天生就具备浓重好奇心的生物,浓重到只要一出现她们感兴趣的八卦,她们就会孜孜不倦深挖到底的地步,深挖的结果要么距离真相越来越近,要么距离真相越来越远,但她们却会始终乐此不疲的探索,这无关身份,无关地位,天性使然。

    “开什么玩笑!”

    陈青雨很笃定的摇摇头,认真道:“不管是什么,绝对不可能是父子。”

    “也是,那个男人样子普通了些,小草跟他一点都不像。”

    白杨理所当然的做了个总结,突然想起来一些什么,脸色一红,扭扭捏捏道:“我昨晚换的内衣裤没来得及洗,出门前都丢在洗手间里了,他回去之后不会乱翻吧?”

    “肯定不会!”

    林水墨狠狠瞪了她一眼,脸色也有些红扑扑的。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陈青雨内心苦笑,自言自语着感慨道:“无知是福啊...”

    林小草对于女人那些花花绿绿的内衣没有半点兴趣,回到公寓后就直奔自己的房间,林水墨觉得自己的保镖请假多半不是为了休息,可事实截然相反,一回到房间林小草就躺在了床上打算睡觉,晚上说不定就又是一场玩命大战,虽然状态已经不在巅峰,但他还是想尽可能的调整到如今可以达到的极限。

    当时在饺子馆,他讽刺皇帝为什么要让林风雪活到现在几乎是本能反应,可对方既然说了今晚过去转转,那就多半不是玩笑。

    皇帝。

    这个现代社会中有些夸张的称呼,绝对不是谁都担当得起的,起码那位立于北方雄视天下的枭雄,真的有那么点君无戏言的意思,他说要过去转转,那么顺手弄死林风雪,在林小草看来也并非是天方夜谭。西南林家号称帝国第一豪门,但王家却是号称皇族的庞然大物,一个林风雪,真没被皇帝看在眼里过,对那位雄心壮志一辈子都在征服和战斗的男人来说,他的对手是精英俱乐部,是骷髅会,而在帝国内部,他的对手只是最高元首和西南派系而已。

    王系只是王家在国内的政治势力。

    可西南林家却只是西南派系的一条走狗,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所以皇帝从来没把林风雪放在眼里并非是狂妄,他不是弄不死林风雪,就如他说的一样,没必要,最高元首只要还站在台上,死了一个林风雪,短期内绝对会有第二个林风雪出现,杀不杀都是一个样子,以前是懒得杀,不过现在他有了这个心思,那么如果他真有兴趣去辉煌神州转一圈的话,西南林家的那几个所谓高手,恐怕还真不够看。

    林小草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林风雪确实该死,但却只能死在他手上,其他人,就算是皇帝要动手,他也必须阻止,而且就这么让那个男人死了,也太便宜他了。

    林小草嘴角泛着冷笑,逐渐睡了过去。

    晚上十点钟,随着闹钟声,林小草准时睁开眼,眼神清明的下床,走到门外看了看,这个时间,林水墨和白杨还未回家,林小草也没多想,跟陈青雨那些真正的顶尖公子千金在一起,没什么好担心的。

    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柜,林小草将自己来到九州城时的包裹拉了出来,缓缓拉开了拉链。

    包裹不大,里面的东西也并不多,林小草面无表情,拿出一双白色的手套,慢条斯理的带在手上,然后从包裹中拿出那套叠的整整齐齐的白色西装。

    衣服拿出包裹的过程中,包裹内部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响起,似乎是金属撞击的声音。

    林小草将包裹里的东西全部倒在了床上,哗啦声中,出现了如果让林水墨和白杨看到肯定会目瞪口呆的一幕。

    刀!

    整整半包裹的飞刀!

    这是一种很小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精致的利器,七八公分长短,刀柄几乎占据了一半的长度,刀锋锐利,在灯光下堆在一起,寒光刺眼,并不规则的刀身从上到下微微弯曲,犹如一个并不明显的s形状,每把刀上面都精心刻上了两道血槽,这玩意一旦穿透身躯,无论在哪个部位,伤口都极难缝合止血,可以说是绝对要命的东西,而林小草直接在包里揣了那么多,简直就是疯子。

    寂静的房间内,林小草一个人沉默的换上那道白色西装,西装看似普通,可里侧却大有玄机,一个个精致巧妙的结一排排的排成一片,每一个结都不大,但刚巧能在上面挂住一柄飞刀。

    林小草拿起一柄柄飞刀,慢吞吞的一个个塞进西装内侧的刀结上,床铺上的飞刀越来越少,而林小草的西装内部飞刀已经一片片的挂在了衣服上,寒光闪闪,犹如一座小型的刀山。

    这是战神巅峰时期的杀戮武装!

    三年前战神刺皇帝是用剑。

    很少有人知道,玩飞刀,战神一样不弱丝毫,五十米内,堪比狙击枪子弹!

    毕竟他的二师父是叶春秋,一个曾经仅凭手中飞刀就做到了天下无敌的老人。

    林小草坐在床上,动作愈发的缓慢凝重。

    今晚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是他跟皇帝的第三战!

    皇帝依旧处于巅峰。

    但他的状态却明显下滑。

    林小草深深呼吸,脑海中,却是辉煌神州别墅群的布局,那里是西南林家真正的大本营,可以说精锐无数,无敌如皇帝也不是神仙,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闯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是唯一的办法,林小草不知道皇帝什么时候会去那边转转,甚至不清楚他会不会去,但皇帝的一句话,事关林风雪,就足以让林小草如临大敌,只能提前去那守株待兔。

    最后一柄飞刀在林小草衣服里消失。

    林小草脸色肃穆,弯腰,拿起了床上的一幅诡异而威严的金色面具,戴在了脸上。

    这一刻,林小草的气势彻底大变,堪称颠覆。

    如隐藏在鞘的刀剑骤然出鞘,原本的平淡肃穆刹那消失,整个人锋芒如刀,不可一世!

    跋扈狂放的近乎刺眼。

    这一刻的他,在也不是如今跟在林水墨身边的平淡保镖,而是三年多前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名震杀手界的战神!

    林轩辕!

    ---------

    新的一周,冲榜...没投票的兄弟投票...看过的兄弟跪求收藏...数据惨淡,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