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七章:偷袭
    相比于很多身居高位习惯了养尊处优的大人物,西南林家家主林风雪的作息时间并不规律,帝国第一豪门,炎黄俱乐部的部长,这是能压死帝国大部分人的显赫头衔,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必须担负起相应的责任,整日协调运作俱乐部内各大豪门的资源就占据了他一小半的精力,而有关于西南林家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甚至比炎黄俱乐部的内部事务还劳心费神。
  
      但林风雪很享受这样的忙碌,毕竟真正具备大气度大气运的皇帝只有一个,偌大的神州帝国,不是谁都能在各个场合毫无顾忌的讽刺他是最高元首的一条走狗,在无数人眼中,他都是权倾朝野的大人物,说一不二,林风雪的任何一句话,传出去都会让人以为是最高首长的意思,谁敢不听?走狗?且不说现在没什么人敢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就算天天被人骂走狗,林风雪也无所谓。
  
      二十年来,西南林家可以说代表了西南派系最阴暗的一面,当初的皇族退出神州帝国,连带着当时另外一家隐约也可以左右帝国局势的夏家一同退出,西南派系声势空前,帝国的地下黑暗领域内,几乎同一时间出现了大片刺眼的真空区域,当时还未上位但却举足轻重的最高元首力挺林风雪,以整个派系的力量暗中扶持,西南林家几乎就跟吹气球一样在飞速膨胀,根本不担心被撑死的危险,玩了命的蚕食皇族和夏家留下来的势力,跨市跨省到如今尝试着跨国,一桶桶黑金在炎黄俱乐部成功漂白,最终形成了如今的第一豪门。
  
      而林风雪也不曾让背后支持他的西南派系失望,凭着主场优势近年来死死牵制住皇族在帝国内部的秘密势力,打压王系也毫无保留,手段阴损,堪称无所不用其极,像是一条疯狗,二十多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林风雪咬死过多少原本前途光明的政界大员,配合着高堂之上的最高元首,生生将原本一家独大的王系给压制成了第二,西南派系成功超越,还有两年的时间,两大派系的差距只会越来越远。
  
      按照林风雪的预想,就算今后自己的主子最高元首退下来,但余威仍在,加上已经根深蒂固的西南派系,自己就算再怎么吸引皇族的仇恨,至少也可以在支撑二十年的时间,这个时间里,发生任何变数都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
  
      所以他每天越来越忙碌,事关自己以及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根本容不得半点偷懒。
  
      夜深人静。
  
      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辉煌神州别墅区最豪华的别墅书房内,林风雪正在认真的看着一份资料。
  
      资料是今晚才送过来,是西南派系如今的新目标,吴越行省的一名副总督,职位不高,所以最高首长并没有特别交代什么,这只是西南派系顺势而为的一个反击,真正的大佬都没有放在心上。
  
      前几天西南派系一个大有前途的副总督级人物孙哲也在吴越行省落选,中途夭折的事件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西南派系如论如何都要做出反应,顺手拿下王系在吴越的另外一名副总督,算是正常反击,将资料拿给林风雪,等于是做双管齐下,要的就是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
  
      书房门被人无声无息的推开。
  
      安静看着资料的林风雪以为是家里的佣人给他送宵夜,头也不抬道:“东西放桌上,出去吧,没你的事了。”
  
      “站起来,我站着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坐着跟我说话。”
  
      一道淡淡的嗓音在林风雪前方响起,带着一种毋庸置疑的命令。
  
      林风雪猛然抬头,死死盯着大半夜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一男一女,眼睛将看到的画面反馈到脑海,他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颤,脸色也变了变,沉声道:“皇帝?”
  
      大半夜进入守卫森严的神州辉煌,犹如闲逛一样走进林风雪书房的皇帝微微眯了眯眼睛。
  
      瞬间感觉到一种致命危险的林风雪猛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却一动不敢再动。
  
      “我还以为要射手亲自请你站起来。”
  
      皇帝语气平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对射手道:“把他手上的资料拿过来。”
  
      林风雪眼角一跳,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内心开始逐渐下沉,他开始有些后悔今晚让自己的保镖出去解决一个棘手人物,西南林家有高手,林风雪的保镖算一个,其他几个住在另外一栋别墅里,他们或许不是皇帝的对手,但起码能稍微阻挡一下对方,最不济也不像现在,僵硬的站在原地,一点还手之力都没。
  
      当然,他自己如果拼命的话,或许也能跟皇帝玩几下,但面对死亡,他还真没那个胆量。
  
      辉煌神州自建成以来,安保问题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这里的格局三分模仿了现在帝国的权力中枢隐龙海,防卫森严,几步不存在死角,时间久了,林风雪潜意识中就有了种有人闯进这里就跟有人闯进了隐龙海闹事一样可笑的想法,可眼前的事实彻底打破了他长久以来的自大,皇帝这种级别的无敌高手或许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进入隐龙海,但在辉煌神州,完全可以如履平地。
  
      射手走到林风雪身边,轻飘飘的抽走了林风雪手中的资料,林风雪没反抗,也反抗不了,现在他站在这里,皇帝完全可以说杀就杀,一份资料而已,给他看看也没什么。
  
      “李贺?吴越行省副总督?”
  
      皇帝轻笑了一声,坐在沙发上弹了弹资料,抬起头看着林风雪:“这就是你们西南派系想找回脸面的东西?”
  
      “不可以吗?孙哲也同样是副总督级别,拿下来一个李贺,相同级别,我们也不算坏了规矩。而且细说起来,我们还是亏了,李贺已经五十八岁,这一届完了肯定是要退的。四十二岁的孙哲也却是前途光明,在吴越他一落选,政治生涯也算是毁了。”
  
      林风雪平淡道,一副这对双方很公平,甚至是己方吃了点亏的语气。
  
      “少给我来这套,前途无量的潜台词就是他现在还什么都不是,一样都是副职,谁比谁金贵了。”
  
      皇帝随手将资料仍在了地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
  
      书房中的气氛逐渐寂静,只剩下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的声音。
  
      林风雪内心越来越紧张,死死的盯着皇帝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庞,额头不知不觉的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本来应该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男人来这里做什么,现在看到他沉默,林风雪的内心也越来越没底。
  
      房间内,手指敲击着沙发的声音时急时缓,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初听没什么,但内心高度紧张精神状态紧绷到了极限的林风雪听久了,整个人的呼吸节奏也随着皇帝手指敲击的声音开始发生变化,继而是心跳节奏也不知不觉的开始同步,细微的声音仿佛每一下都敲在林风雪心上。
  
      “陛下深夜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
  
      林风雪语气平静道,强顶着让人崩溃的压力,主动开口,直到现在,他都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你说呢?”
  
      皇帝嘴角轻轻上扬,随着他的笑容,他看起来很平凡的脸庞顿时有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他身上那种内敛至极的杀机骤然扩散,整个房间内都变得阴森可怖。
  
      “你要杀我?”
  
      林风雪深呼吸一口,眯着眼睛,轻轻向后退了一步,这是明显的防御姿态,但现在的他虽然紧张,却依然没有失去冷静。
  
      林风雪懒得去想为什么皇帝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杀他,也不愿意去找理由说服对方手下留情,因为他比大多数人都明白,皇帝很多时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兴致所致,往往都懒得计较后果,如果不是这样,他当初也不会被最高首长携帝国大势给客客气气的请出帝国。
  
      “有这个想法。”
  
      皇帝手指敲打着沙发的声音猛地急促起来,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林风雪的表情,笑容玩味。
  
      “嘎吱...”
  
      书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皇帝似乎毫不意外,根本没有回头看,笑容却在逐渐扩大。
  
      林风雪瞳孔骤然收缩,盯着今晚第三个悄无声息潜入了辉煌神州的人物,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大本营内部防护是不是形同虚设。
  
      白色西装。
  
      白色手套。
  
      金色面具。
  
      一双乌黑沉寂,几乎看不到眼白的黑瞳。
  
      身形修长挺拔的战神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和沸腾战意,一步迈入房间!
  
      林风雪大步后退,面如死灰。
  
      这是杀死了林霄的杀手,果然是王家的人!
  
      林轩辕行动并不快,缓步行走,最终站在了林风雪和皇帝的中央,沉默着直面名震江湖的皇帝陛下。
  
      如果说深沉内敛的皇帝是一把无锋重剑,返璞归真的话,那么此时的林轩辕就是一把彻底开锋的名刀!
  
      张扬冷冽到极致,犀利的仿佛一靠近,就有种致命的危险!
  
      林风雪微微一愣,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事实好像出现了些许的偏差,第三个进入书房的人,立场似乎跟皇帝是对持状态。
  
      林风雪静静看着林轩辕的背影,挺拔伟岸,似乎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你要保他?”
  
      皇帝主动开口,语气淡然。
  
      “动手吧。”
  
      似乎是隔着面具,林轩辕的声线诡异而沙哑。
  
      “皇族的兵工厂里最近研究出了一点小玩意,特殊子弹,我试了试威力,大的有点吓人,射手这次带了不少,你要不要试试,看看她的子弹能不能射穿你这副面具?”
  
      皇帝依然坐在沙发上,语气平淡如水。
  
      金缕是战神身上最强的防护,普通子弹对它而言根本毫无威胁,这对于习惯于用枪打人眉心的高手来说,无疑是一种彪悍的可以说是很不要脸的克制!
  
      人体除了眉心之外,就算被子弹穿透心脏,都会留给人几秒钟的反应时间,带着金缕的战神,面对枪械的威胁,完全可以最大程度的放开手脚。
  
      林轩辕露在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两柄飞刀悄无声息的划出袖口,在带着白手套的手中灵活转动着,一言不发。
  
      书房很大,但相对于外面却很小,射手的新子弹或许强大,但五十米之内,林轩辕自信自己的飞刀比对方的子弹猛!
  
      皇帝扫了一眼林轩辕手中的飞刀,轻轻眯起眼睛,沉默了一会,缓缓站起身,转身走向书房门口,淡淡道:“告诉林擎天,九州城林家林从政我保了,他必须上一个台阶,可以不去吏部,去发展委也可以。或者你们做你们西南市的党务书记也可以。”
  
      他走向书房,拉开房门。
  
      射手先一步走了出去。
  
      林轩辕的身形瞬间绷直!
  
      林风雪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看到在书房门口的皇帝身子晃了一下。
  
      一股庞大的气势骤然间笼罩整个书房,威严厚重。
  
      狮子搏兔,君临天下!
  
      下一刻,皇帝的拳头已经和林轩辕的手掌重重撞在了一起!
  
      --
  
      收藏,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