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八章:狂暴
    出手如炸雷!

    皇帝的突然出手明显在林小草的意料之中,从他进入房间开始就已经在蓄力,拳头和手掌猛然相撞,两人身体都是一顿,但整间地下一层地上三层的别墅却明显一颤,书房内部书架上摆着的一些古董直接翻到,掉在了地上,一些名贵的瓷器彻底粉碎!

    林风雪脸色巨变,悄悄后退到了一个角落,眼神阴晴不定,死死盯着现场,一时间竟然忘记按下书桌下方的警报器,他倒不是心疼书架上如今损失一经破了八位数的古董,而且因为纯粹的震惊。

    第一豪门的家主,世界性第三大金融俱乐部部长,林风雪绝非井底之蛙,大风大浪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世外高人也不知道见过了多少,而且他自身本就是一个高手,虽然远算不上无敌,但眼界却早已锻炼到了顶尖的地步,仅凭两人的第一次交锋,一个突兀的念头就从林风雪脑海中冒了出来。

    这两人,除了彼此,几乎彻底无敌了!

    林风雪深深呼吸一口,看着前方一身白衣带着说不出狂傲的白色身影,想到他的那幅金色面具,脑海中灵光一闪,终于想起了一个他几乎快要遗忘的杀手界大人物。

    三年前单独刺杀皇帝并且险些得手的战神林轩辕!

    那一次的刺杀在整个黑暗世界都引起了轩然大波,所谓的黑暗世界,并非是指黑道,更不是局限于神州帝国。

    世界各大杀手组织,佣兵集团,独行的杀手,黑社会,世界各国特勤组,特工队,以及类似于神州守护这样的国家超级精锐组织,大毒枭,军火贩子,非政府武装,各大家族的私人暴力组织,总得来说,黑暗世界是让一群见不得光的人在黑暗中可以肆无忌惮的做各种规则之外事情的场所,浩大而血腥,诡谲阴森,丛林法则称王。

    在这个世界里,皇族的皇帝,只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所以当初他在伦敦遇刺后才会让那么多人不敢置信,林轩辕也因为那一战封神,之后无数利益集团甚至包括各大国家政府都疯了一样寻找那个一剑重伤皇帝的神级杀手,但最终人们得到的消息却是在随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短时间内惊艳了整个黑暗世界的战神退役。

    没人知道那几个月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传闻战神被某个国家付出了巨大的诚意挖走,成了那个国家在黑暗领域中最锋利的一柄利剑。

    传闻他与皇帝一战受伤过重,再也没办法恢复巅峰状态,黯然隐退。

    传闻皇帝遇刺之后,皇族那位同样以强势霸道著称的皇后雷霆大怒,联合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伦敦布下天罗地网,最终困死了林轩辕。

    更有滑稽论调说战神加入了皇族,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族实权人物。

    林风雪记得那段只属于战神的岁月和传说,但他虽然是江湖中人,但却并非在江湖中常年厮杀的杀手和雇佣兵,对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多感触,战神退役之后就不再过多关注,可谁知时隔了三年多,他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而且还是以保护自己的立场出现。

    林风雪内心又是惊喜又是疑惑,一时间陷入了一种极为短暂的混乱。

    战神。

    这可真是一尊大佛,如果是他的话,那么林霄死的也不冤,如果林霄的死亡可以换来战神加入西南林家的话,一个可以在武力上跟皇帝叫板的无敌人物,简直是大赚了。

    林风雪有些天真的想法一闪而逝,继而紧紧盯着战局。

    他并不怀疑林轩辕的身份,这个世界上,带着金色面具的杀手或许有很多,但可以跟皇帝硬碰硬的,却只有一个。

    “嘭!”

    皇帝与战神再次对了一拳,身材中庸的皇帝沉稳如山,一动不动,眼神却逐渐明亮,气势愈发厚重磅礴!

    精美的大理石地板在以两人为中间,已经出现了一条条密密麻麻的龟裂,触目惊心。

    林小草战意不断高涨,无休无止,没有尽头,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可阻挡的势与意志,二话不说,再次冲上。

    势如雷霆!

    烈如奔马!

    一个彻底癫狂起来的战神,即便战斗力和破坏力不在巅峰,也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恐怖!

    贴近。

    两人的距离骤然间拉近,林轩辕一拳砸向皇帝头部,拳头还未至,**生生划破空气的刺耳轰鸣已经响起。

    越到中年月沉默寡言的皇帝猛然间豪迈大笑,身子不退反进,更加贴近林小草,手掌迎上林轩辕的拳头,收拢,全身力气作用于一点,将林小草的胳膊猛然下拉。

    他似乎知道林轩辕下一步要做什么,拽着林小草的胳膊下拉到膝盖,然后是腹部。

    林轩辕膝盖一瞬间有了一个上抬的动作,似乎要做一个撞膝,但这种情况下撞上去,撞到的绝对不是皇帝的膝盖,而是自己的拳头。

    一切都是速度和力量以及意志的交锋!

    何为无敌?

    武夫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身体的每一块关节,肌肉都已经无限的接近人体极限,每次交锋,思想已经不太重要,根本就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林轩辕深深呼吸,抬起的后退后撤,一脚踏在地上,势大力沉,生猛干脆,已经出现了龟裂的天花板被他一脚生生剁出一个大洞,借力之下的林轩辕身体依然腾空,左脚蹬踏向皇帝胸口,狠辣果断,没有半点犹豫。

    人到中年本不应该跟年轻人拼身体的皇帝毫不犹豫伸出双手硬接,林小草右脚踹中皇帝手掌,收回后左脚又是一次蹬踏!

    然后右脚,再次左脚!

    林轩辕短暂的身体腾空,左右脚已经连续出了数次。

    终于落地!

    一步不曾退过的皇帝甩了甩有些发麻胀痛的双臂,轻笑一声道:“真够劲。”

    他眼神一眯,直接扫向脸色阴晴不定的林风雪,杀机暴涨。

    林轩辕眼神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弓身,蓄力,冲刺。

    再战!

    两人彻底近身,残酷搏杀。

    犹如一杯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辛辣的惊心动魄!

    算是很幸运的看到了这惊艳一战的林风雪这一次却浑身发冷。

    咽喉,心脏,下阴,腋窝,均为致命之处!

    拳头,手肘,膝盖,手指,均为致命武器!

    两人身体的每一处可以用来攻击被被攻击的的部位都利用到了极限。

    速度,力量,爆发力,体力,全部飙升至巅峰,两人越打越快,动作简洁果断,堪称一场极致的暴力美学,到最后林风雪甚至看不清两人之间的出手。

    “嘭!”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终于分开。

    皇帝傲立于原地一动不动,林轩辕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砸在一张书架上。

    实木的书架顿时解体。

    大大小小数百本书加上古董彻底将林轩辕淹没在里面。

    林风雪眼皮剧烈跳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堆书籍夹杂着漫天的古董碎片骤然飞扬,一道带着金色面具的白色身影冲破阻挡,直接跳了出来,生龙活虎,战意丝毫不退!

    林风雪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在他认知中最起码都应该是重伤的林轩辕再次跟皇帝纠缠在一起。

    这货真不是人。

    林风雪突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惹到这样一个人物,恐怕就算皇帝,一旦跟一位神级杀手成了不死不休的关系,他也不会太过轻松。

    皇帝眼神一凛,看着眼神平静冷漠的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林轩辕,下意识的一拳砸向对方胸口,结果却无意间看到了林轩辕脖子上挂着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物件。

    皇帝手臂微微一颤,紧要关头直接收了回来,充分蓄力没打出去又被迫收回来,这滋味绝对不好受,他那张并不英俊的脸庞上悄然闪过一丝不正常的潮红,眼神有些无奈。

    他今天来这里并没有什么目的,纯粹是兴致所致来转一圈,如果非说有目的的话,那无非就是自己懒得见最高元首,让林风雪带个话,突然出手,是想看看林轩辕现在的实力,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今天卸下这小子一条胳膊一条腿,或者拿走了他的金缕,最多也就是让两人之间的误会变成真正的恩怨,但如果打坏了他脖子上的那玩意,那可真就要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战了。

    皇帝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冲上来的林小草,第一次后退了一步。

    已经冲到面前的林小草得理不饶人,抬腿踹向皇帝腹部。

    皇帝同时抬腿,双腿相撞,两人同时收腿重重踏在地面上。

    轰!

    已经布满了龟裂的地板终于不堪负重,二楼书房内部的天花板大半塌陷,皇帝和林轩辕同时从二楼坠入一楼大厅!

    闷响声不绝。

    即便是在坠落的过程中,两人照样拳脚相加,从二楼一路打到了一楼!

    林轩辕乌黑沉寂的黑瞳愈发灼热,整个人已经彻底狂暴!

    酣畅淋漓!

    林风雪终于回过神来,压下内心的震惊,冲到了书桌前,按下了书桌下方的警报器。

    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大厅。

    整个过程说起来缓慢,但从两人交手到现在,不过过去了一分钟多点的时间而已。

    皇帝眉头微微一挑,手上动作不停,笑道:“差不多了,你要不想面对几千号人围攻的话,现在还是撤退比较好。当然,你可以赌一把,今晚你救了林风雪一命,你可以留在他身边为他效力,你不是想找他报仇吗?关键时刻捅他一刀,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管!”

    林轩辕语气阴森,一把将皇帝身上名贵的私人定制外套撕下了一大片。

    “小王八蛋,真狠。”

    皇帝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他似乎打算收手,反击逐渐放缓,淡淡道:“你恨我?恨我当初下令见见死不救你的天庭?”

    “世人大都冷漠,别人如何,我管不着,我只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天庭也不会陷入那一场乱战!”

    林轩辕语气愈发森寒,出手毫不留情。

    “其实你错了,我承认天庭陷入那场乱战是因为皇族。但我并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是天庭消亡。”

    皇帝淡淡道,猛地在林轩辕心口狠狠戳了一刀:“如果当初不是你自己突围,而是带着天庭亡命一搏的话,你们未必就没有机会。但可惜你最后怕了,你的师兄们也怕了,所以他们才拼命掩护你突围。他们死了,我不方便说他们是懦夫,但你真觉得你的做法很爷们?”

    林轩辕狂暴的攻势猛地止住。

    由极动到极静,异常突兀,敢于跟皇帝搏杀的战神,一时间竟然呆在原地。

    “你状态下滑,这未必不是一部分原因。你小子心魔太重,必须要学会放下一部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很正常。”

    皇帝淡淡道。

    林小草脸色变换不停,沉默半晌,再次抬头,却发现皇帝和射手已经消失。

    空荡荡的大厅里,林小草一人独立。

    他沉默了一会,猛然转身,直接离开。

    “战神殿下,请留步。”

    林风雪站在二楼栏杆,言辞恳切。

    林小草脚步不停,内心却犹豫了一下,他最初的打算跟皇帝刚才所说的一样,林小草的身份做保镖和掩饰,以战神的身份进入西南林家,关键时刻狠狠插一刀,亲眼看着林风雪失去一切后的癫狂,对他来说是最大的享受。

    不过犹豫了下,他还是暗自摇头,毫不停顿的直接冲出别墅。

    九州城深夜的风冰冷彻骨。

    走出辉煌神州,上了车,将衣服换下来放在包裹内,林小草独自赶回公寓。

    “你怕死,当初在埃及,你自己做了逃兵,害死了你的几位师兄,懦夫行径。”

    脑海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嘲弄。

    “如果我怕死的话,怎么会有今天的林轩辕?”

    另一道声音冷冷道。

    “那你怎么解释你在埃及做了逃兵的事情?你的几位师兄完全因为掩护你而死。啧啧。”

    “我有我的承诺,我可以死,但我必须找到荷鲁斯之眼!”

    “哈,荷鲁斯之眼?找到了你还会死吗?你为什么会这么强大?你复制的是皇族叶琉璃的路,透支生命,而且你比他更加彻底疯狂。所以杀手界才会有一个战神。荷鲁斯之眼那群疯子可以治好琉璃,并且给了皇帝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力,如果你找到他们,还会死吗?会吗?!”

    “你给我闭嘴!”

    “是心虚了吗?你这个懦夫,逃兵!反驳我啊,来啊,自杀吧,用死亡来证明你的勇气,自杀啊!”

    脑海中两种人格纠缠不休,三年来分裂的愈发明显,到如今已经是极端对立。

    林小草眼神变换,时而清醒时而迷茫,他猛然间一咬牙,转动方向盘,踩着油门加速冲向了马路旁边的一道石柱。

    内心深处,似乎一道幽幽的叹息响起,一道红色身影在林小草脑海中一闪而逝。

    “嘎吱!”

    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

    红色的电动跑车在距离石柱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

    车内,林小草剧烈的喘息着,大汗淋漓。

    他擦了擦汗水,死死抱着头,用力抓着自己的头皮,良久,车厢内才响起了一道压抑至极的咆哮。

    犹如受伤的野兽。

    ---

    红票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