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十九章:陈家大小姐
    等林小草彻底平静下来回到公寓,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没有要看什么日出的心思,九州城终究太过繁华,繁华的除了高楼林立车来车往之外,一切自然景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忽视。

    将车停在车位上,走出小区,在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永和豆浆买了三人份早餐,一手提着自己的包裹另外一只手拿着早餐的林小草不急不缓的走向公寓。

    公寓内一片安静,客厅的大灯亮着,空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酒精味道,林小草进门关门的动作大了一些,声音传到客厅,似乎是有人被打扰了一样,发出了一声类似于梦呓的声音。

    林小草微微皱眉,将早餐放在桌子上,来到客厅,结果看到了让他颇为无奈的一幕。

    宽大的沙发上玉体横陈,左侧一个,右侧一个,旁边的软榻上还躺着一个,三张不同风格的绝美小脸红扑扑的,闭着眸子,呼吸舒缓而深沉,客厅中混杂着女人的幽香和酒香,饶是林小草定力足够坚定,此时也不由得一阵恍惚。

    林水墨,白杨。

    还有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陈家大小姐陈青雨。

    三人衣着还算整齐,但在沙发上躺了一晚上,翻来覆去,难免有些褶皱,距离林小草最近的小白姐姐整个人背对着他,双腿并拢,蜷缩在一起,最让男人惊艳的臀部在近身铅笔裤的包裹下形成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显得更加圆润挺翘。

    昨晚这几个小娘们玩疯了。

    林小草撇撇嘴,走到阳台把窗帘拉开,打开窗户,清晨的冷风忽忽的灌入温暖的客厅,他安静的站在窗户边上,另一面颇有自毁倾向的人格沉寂下去后,林小草的头脑愈发冷静。

    冷风吹进客厅。

    效果异常明显,距离窗台最近的软榻上,陈青雨的娇躯轻轻动了动,迷迷糊糊的伸出一只嫩白小手胡乱的摸索着,骤然受冷之下似乎想拿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结果抓了半天什么都没抓到,整个人再次安静下来。

    林小草看的有趣,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美女这种生物的一些小习惯小**,在普通人心里大多神神秘秘,她们在林小草眼中或许没什么光环,但有些细节,往常他还真没怎么关注过。

    没等两分钟,迷迷糊糊再次睡了一小觉的陈青雨终于有些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眼神根本找不到焦距,一副明显缺乏睡眠的模样,一双除了妩媚就是更妩媚的大眼睛中似乎也缺乏了光彩,有些黯淡。

    她四下看了看,终于看到站在窗户前只穿了一件衬衫背对着她的林小草。

    陈青雨轻轻皱眉,精神似乎也提上来一些,洁白的小牙咬着红唇,有些纠结。

    她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林小草,一个能跟自己的姑父不止一次交手还不死的人物,而且是一个现在还有底气跟皇帝针锋相对的强大人物,不关注江湖纷争的陈青雨暂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就是傻子知道这件事也可以肯定,林小草绝对不止是个保镖这般简单。

    “陈姐,早。”

    林小草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转身看着刚刚睡醒俏脸也有些疲惫的陈青雨。

    陈青雨愣了一下,随即嘴角轻轻上扬,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微微眯起来,缓缓绽放出了一个妩媚的惊人的笑意,柔声道:“早。昨晚有些喝醉了,让你看了个笑话。”

    林小草微微摇头,转过身去,内心却感慨了一句妖精,陈青雨的媚并不刻意,是一种在她身上自然而然摇曳着的风情,自然而然,能让人酥软到骨子里。

    媚而不骚,真是个极品。

    林小草在脑海中给了陈青雨一个定义。

    陈青雨轻柔起身,整理了下自己长裙上的褶皱,来到阳台上,被冷风一吹,身体有些本能的轻颤,略微靠近了林小草,悄声道:“你才回来?”

    “嗯。”

    林小草点点头,没故作清高的往旁边站一下,反而距离陈青雨又近了点,战神再怎么强大也是个男人,不反感跟美女的距离近一点,一个综合能打九点五分的女神,家世更是可以给个十分,这样的娘们,对于实力强大的男人来说,绝对不是麻烦,相反还是助力。

    “桌上有早餐,我买的多了些,豆浆油条,你要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

    “好。”

    陈青雨伸了个懒腰,玲珑有致的身躯自然而然的舒展,形状完美的胸部愈发骄傲,她不动声色的关掉了窗台的窗户,笑道:“让她们睡一下吧,昨晚我们两点多钟才回来,女人是不能经常熬夜的,偶尔破例,也要充分的睡眠才可以补回来。”

    “那你?”

    林小草挑了挑眉毛,转头走向餐厅,他买的三人份早餐比正常的三人份要多得多,分给陈青雨一点,他还能吃个七八分饱。

    “我吃过早餐也要睡一下。在沙发上睡太不舒服了。”

    陈青雨跟在林小草身边来到餐厅,坐下来拿起一根油条,优雅的咬了一小口。

    林小草给自己接了杯温水,把他的豆浆递给陈青雨:“一会你可以去水墨或者小白的房间休息,今天她们要去上班,我也会跟着过去,没人能打扰你。”

    “嗯,我记得水墨和小白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手里还有两个公司,产品的广告宣传可以交给她们,不过朋友归朋友,但不可以消极怠工,先给她们两个单子看看效果,效果好的话,我可以在介绍一些客户给她们。”

    陈青雨语气柔和,轻轻感慨道:“其实商界有人脉的话,闭着眼睛都能赚到钱的。”

    林小草随意嗯了一声,有些敷衍意味,他对于这些没半点兴趣,而且他一个保护林水墨安全的小保镖,也不可能替老板接下来自于陈家的这份友谊,陈青雨说自己手上有两个公司说的轻描淡写,但以陈家和皇族的规模,哪怕陈大小姐手中是两个玩票性质的公司,起码也要比林水墨开的小广告公司大上几倍甚至十几倍,就目前看来,刚刚进入陈青雨那个圈子的林水墨和白杨似乎适应的不错。

    想进入陈青雨那个圈子成为核心成员的门槛很明显,要么自身家族可以被称为豪门,好么家里有一个实权决策局委员的大佬,林水墨和白杨目前虽然都不符合条件,但那也只能说是暂时,她们走进那个圈子,不过是提前了一段时间而已。

    皇帝既然已经开口,资历上略有不足的林从政再上一个台阶已经不是问题,无论是入主吏部还是进入发展委,要么下放西南市,那都是在决策局巨头中的重量级位置,皇帝的底线已经传达出来,西南方面必须要做出取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台阶林从政今年就可以上去。

    白杨的父亲就职于南粤行省,如今的最高元首就是从南粤成为决策局常委,而陈总同样是从南粤走进内阁,即将成为帝国第一人女首相。

    那个历来形势最为复杂的行省,如今一把手党委书记是由西南派系的人在担任,内定的下一届决策局常委巨头,以白长青的年纪能力和在王系的地位,再上一个台阶也是**不离十。

    两年后的大换届,九州城豪门的序列必定会发生不小的变动。

    “对了,昨天水墨喝多了之后吐槽说家里给自己请来了一个架子比他这个雇主都要大的多的保镖,牛气的不像话,我们的几个朋友都打算见识见识呢。”

    陈青雨突然笑道,眨了眨眼睛,眸子中的光彩戏虐而狡黠。

    “怎么见识?找人跟我切磋一下还是?”

    林小草漫不经心道,他吃东西比陈青雨要快得多,说话的功夫,三根油条已经下肚。

    “不知道。”

    陈青雨老老实实的摇头。

    林小草安静吃着东西,一声不吭。

    “你昨晚,去哪了?方便说吗?”

    陈青雨犹豫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她从昨天这个男人见到自己姑父时的反常就已经可以肯定,昨晚一定有事情发生,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她想不出来,越想不出来就越好奇,昨晚喝酒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现在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实在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林小草淡淡扫了她一眼。

    陈青雨一脸妩媚娇憨和期待的跟林小草对视。

    一秒。

    两秒。

    十秒。

    三十秒…

    陈青雨终于败退,调皮的吐了吐小舌头,柔声笑道:“你不想说就算了。”

    她拿起面前的豆浆,喝了一大口,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去了辉煌神州,跟你姑父打了一架。”

    林小草咬了一口油条,慢条斯理道。

    “噗!”

    喝了一大口豆浆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陈青雨一个控制不住,喷了林小草一头一脸。

    ----

    晚一些还有一章,可能要到12点后,不过算在今天,算第二章...

    今天一觉起来到下午六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