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章:两只狐狸
    让美女大吃一惊其实事件挺不错的事情,起码林小草就是这么觉得,觉得这事特装逼,特有范儿,他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挑战刺杀皇帝被重伤过,也曾经亲手重伤过皇帝,最初的兴奋和癫狂已经过去,凌晨跟皇帝打了一架,不能说只是热身而已,但远不止于你死我活,对他来说,皇帝依然是横亘在他无敌路上的一座高山,可只战而不胜,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他说的平淡,但听在陈青雨耳朵里却是石破天惊,大半口豆浆喷出来,小半口呛在嗓子里,面红耳赤,不停咳嗽,原本是两根手指捏着的油条被她直接攥在小手手心,再也顾不得油腻。
  
      “似乎有些过火了。”
  
      林小草眯了眯眼睛,大美女目瞪口呆的俏丽模样虽然让人赏心悦目,但被喷一头一脸豆浆绝对不会让人心情愉快,他随意擦了擦脸,下意识的舔了下溅在他嘴角的豆浆,自然没什么味道,但却隐约带了点暧昧气息。
  
      恰巧看到这一幕的陈青雨一张柔媚俏脸彻底红透,眼神窘迫,想道歉觉得不合适,想斥责他轻浮似乎也没什么过硬理由,索性眸子一瞪,凶巴巴道:“你忽悠我?”
  
      “不信你自己问你姑父去。不过他现在估计已经回到皇族岛了,当面求证不太现实,得打电话。”
  
      林小草大口吃着油条,语气云淡风轻。
  
      “真的吗?”
  
      陈青雨认真的看着林小草的表情,声音不知不觉的温柔下来。
  
      “你信不信跟我没什么关系。我随口一说,你爱信就信,不信拉倒。”
  
      林小草站起身,扯了扯被豆浆浸湿了大片的衬衫,平淡道:“我去换件衣服。”
  
      陈青雨坐在原地,一脸愤懑的咬了口油条,小声嘟囔道:“就不信!这么狂妄,找个人教训你!”
  
      -------------------
  
      敢于在上班的前一天跟朋友狂欢到半夜的娘们只有三种,第一种是打算辞职不干的,第二种是能爬上老板大床不在乎迟到的,至于第三种,那就是女老板。
  
      林水墨和白杨都属于第三种,所以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多钟才从沙发上爬起来的林水墨看了看表,一点都不着急,只是挪了挪有些酸痛的身子靠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拿着一个笔记本上网的陈青雨,打了个招呼,笑道:“青雨姐,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比你早一些,那会小草才买了早餐回来。我顺便吃了一些。”
  
      内心彻底平静下来的陈青雨柔声笑道,正在看一条最新的财经新闻,一时半会仿佛没有离开的意思。
  
      事实上如果不是林小草跟皇帝打了一架的消息太过震撼,陈青雨无论如何都不至于失态,完全是同气连枝的皇族和陈家,年轻一代没有一个是废物,而作为陈家的长女,陈青雨自然也不是花瓶,经济管理学的博士,尚未走出校门,手中已经有了两家就算在帝国内也可以算是一线的大型公司,属于那种隐藏在校园里的女性**oss,如果她可以继续成长下去,交出一份让各方面都很满意的答卷的话,十年后很可能就是由她来接王氏集团唐心总裁的班。
  
      一位在资本市场创造了无敌神话的神奇总裁接班人,绝对远非一般的精英可比。
  
      “小草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肯定又买了豆浆油条,不好吃。”
  
      林水墨有些口渴,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冰凉,但她又懒得动弹去倒温水,只能凑合着将半杯水喝光,然后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伸手环住自己的膝盖,晃了晃脑袋,柔顺披散在肩头的三千青丝肆意飞扬,她的语气也有些迷迷糊糊的喃喃道。
  
      “早上六点多钟吧。”
  
      陈青雨微笑道,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林小草紧闭着的房间门,内心不受控制的又有了种奇异的感觉。
  
      跟姑父打架?
  
      陈青雨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却是皇帝的狂热崇拜者,似乎从她记事开始,根据她掌握的不全面资料来看,这么多年敢跟皇帝动手,能活下来的没几个,能完好无损的更是没有。
  
      “没有吗?”
  
      陈青雨轻声自语了一声,眼皮猛然一跳,终于想起了那个三年前敢跟皇帝动手差点就同归于尽的猛人。
  
      战神林轩辕!
  
      林小草...
  
      陈青雨慢慢深思着这个巧合,随即又摇摇头,自嘲一笑,感觉还是不太可能,林小草和皇帝昨天的短暂对话,给她的感觉两人似乎就是闹了矛盾的长辈和晚辈,两人之间有矛盾争吵几句动动手可以理解,但真要闹到三年前生死搏杀的那种地步,也太凶残了点。
  
      而且一个能重伤皇帝的人,也不应该是个年轻人。
  
      “青雨姐,你在说什么?什么没有?”
  
      林水墨看着陈青雨喃喃自语,有些疑惑。
  
      从青雨学姐到青雨姐,一夜之间里她们的关系似乎拉近了一大步。
  
      “没什么。”
  
      陈青雨摇摇头,看似不经意道:“水墨,你有没有觉得小草有点奇怪?”
  
      “奇怪?”
  
      林水墨挑了挑眉毛,随即扬了扬小拳头,恨恨道:“他最奇怪的地方就是一点都不像一个保镖!而且太狂妄了,总是有种老子是天下第一的傲气。有能力的人大都恃才傲物,能免俗的人太少了,不过他的能力确实没的说。青雨姐,你有没有见过两三下就跺碎了天公府三号天花板的人物?小草就可以。那是天花板,如果放在这间小区的公寓的话,估计小草一脚就可以将正面墙壁踹出一个大窟窿。”
  
      林水墨说起自己保镖的强大,眼神有些发亮,兴致勃勃的形容起那天自己看到的画面,眉飞色舞,语气飞扬,林小草心态虽然摆的很高,但事实上他确实是保镖,林水墨说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格外有面儿。
  
      陈青雨默默的听完,才微笑道:“这才是最让我奇怪的地方。水墨,你不觉得吗?以他的能力,无论放在哪都是精英,而且是最当之无愧的那种超级精锐,进入部队,或者进入帝国任意一支特勤组,只要有点脑子,都会很快的出人头地,甚至连神秘强悍的神州守护都会为他打开大门,这样的人来做一个保镖,实在是太奇怪了。”
  
      林水墨犹豫了下,欲言又止。
  
      “信不过姐姐?”
  
      敏锐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的陈青雨微笑道:“以后都是自家人了,一个保镖的来历,有什么不能说的?当然,如果你实在为难的话,当姐姐没问。”
  
      林水墨沉默了一下,眨巴着眼睛笑了笑道:“告诉姐姐也没什么,就跟姐姐说的一样,都是自己人。小草是爷爷从昆仑请下来的,他是叶老的弟子。”
  
      “怪不得。”
  
      陈青雨愣了下,想到叶家那位今年实在是有些关键的首长,那个她应该喊叶叔叔的大佬,点点头表示理解,这个节骨眼上,任何一个跟叶家有关系的人都会引起外人的关注,林小草的身份来历确实不好随意说明。
  
      而且以叶老徒弟的身份进入林家,林小草确实可以傲气一点,别说不把自己当保镖,就算他把自己当大爷,只要别太过分,林家也不会多说些什么。
  
      想起昆仑叶老和皇族的一些恩恩怨怨,陈青雨自认抓住了林小草和皇帝之间古怪关系的关键点,同时更加不认为这个年轻保镖是那个神秘至极犹如昙花一现的战神了。
  
      陈青雨突然有些好奇林小草的武力值,叶老的徒弟,能跟自己姑父动手的彪悍人物,就算是长辈随便陪晚辈玩玩,林小草回来时的状态也已经说明了他的实力强大。
  
      林书画也很强,但哪次陪皇帝练手不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的?
  
      这样说的话,林小草似乎比书画要强上那么一点点。
  
      陈青雨眯着眼睛,嘴角上扬,气息狐媚而危险,她突然有种找个人试试林小草具体武力值的冲动,省的他以为能陪皇帝玩两下就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二那般狂妄。
  
      嗯,必须要找个人教训教训他!
  
      陈青雨挥了挥秀气的小拳头。
  
      林水墨也做了跟陈青雨一样的动作,继续道:“而且青雨姐,你知不知道他来我家第一件事是做什么?第一件事就是谈钱!哼!谈钱!张口就要一千万美金的年薪,太过分了,啊啊啊,太过分了!”
  
      数千万的人民币,白花花的银子砸出去,换来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不像话的保镖,林二小姐越说越郁闷。
  
      陈青雨内心一动,看了看林小草的房门方向,凑近林水墨,悄悄道:“我找个人教训他一下怎么样?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在你面前牛气了。”
  
      林水墨吓了一跳,微微长大红润的小嘴,内心的第一个想法竟然不是阻止,而是在想着如果陈青雨找来的人也打不过林小草怎么办。
  
      似乎知道了林水墨在想什么,陈大小姐显得胸有成竹,微微眯起大眼睛,有些得意道:“放心吧,我认识很多高手的哦,他可能比书画强一点,通天或者搏龙都可以摆平他,而且,老一辈的高手我也认识的,看姐姐替你出气哈。”
  
      林水墨内心瞬间大定,重重点了点头,笑道:“我听姐姐的。”
  
      两位大美女相视一笑,眼神狡黠而期待,像是两只策划着阴谋的漂亮小狐狸。
  
      ---
  
      求挑错别字...
  
      我立刻滚去码下一章...
  
      大概在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