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四章:没大没小
    从两年前入学到现在始终低调的王家太子今日终于张扬高调了一次,一大串的豪华车队从华清大学男生宿舍楼前驶出校门口,浩浩荡荡,最前方不知道是哪位公子哥的路虎揽胜运动版,大红色,相当的吸引人眼球,随后的一排除了身在中间位置王搏龙的那辆帕萨特和红色特斯拉之外,二三十辆车,没有一辆低于百万。
  
      王搏龙的核心圈子里人并不多,但这几个人任何一个身边也都有一个以他们自己为中心的小圈子,算是王家年青一代的外围成员,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算多,三十来个,如今每人一辆车,就算行驶在如今被很多人戏称为太子监的华清,也是一副跋扈到刺眼的画面。
  
      豪华的车队还未走出校门,皇族即将重回帝国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九州城。
  
      于此同时,九州城林家,吴越行省总督林从政正式加入王系的消息也开始飞速扩散。
  
      轩然大波!
  
      一省的正职总督,放在任何一个大派系中都可以说是中坚力量,能让这样的人物如此张扬的选择阵营,可以说林从政最起码也得到了一个足够让他心动的承诺。
  
      之前的九州城林家为何犹豫不决?
  
      除了怕得罪王系和西南派系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个时候双方都只是在拉拢他,却没谁愿意给出一个可以让九州城林家放心的保证。
  
      有正职总督上位决策局委员,越过了党委书记这样一个天大的门槛,两大派系谁都没把握。
  
      但如今林从政的选择一做出来,顿时所有人都明白,王系肯定已经做了保证,也意味着陈总有了绝对的把握。
  
      联想到近日的吏部之争,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冒出了一个念头。
  
      难道西南派系和最高元首要输?
  
      将近二十年在帝国政坛中一家独大的西南派系,要提前开始衰弱了吗?
  
      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京城内绝大多数的大人物都内心躁动,一股暗流在看似平静的京城内开始汹涌。
  
      离开男生宿舍,离开华清校园,红色特斯拉走在车队的中央位置,开车的林小草看了看心不在焉的林水墨,本来想硬起心肠不闻不问,但看着她有些无助的眸子,内心没由来的一软,放轻了语气:“放心吧,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王搏龙这一手玩的很漂亮,应该是得到他老子授意的,误导形势,乱中取胜,一直都是那位皇帝最擅长的手段。”
  
      “什么意思?误导形势?”
  
      林水墨敏锐的抓住了林小草的关键词。
  
      此时此刻红色特斯拉内就他们两个人,白杨被陈青雨拉走了,所以林小草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林总督这次多半挣不到吏部的职位,毕竟最高元首还在那,叶家的那一位已经让他如临大敌,在加一个身在王系的吏部部长,他会睡不着觉的,这是触碰他底线的事情,他必须要放一个信得过的心腹在那个位置,不惜一切代价,而作为补偿,王系的人肯定也要上一个,多半就是你父亲。发展委的何主任年纪不小了吧?”
  
      “发展委?”
  
      林水墨张大小嘴,轻轻惊呼了一声。
  
      “应该就是那了。”
  
      林小草点点头,他昨晚在辉煌神州听到了皇帝要转达给最高首长的话,吏部,发展委,西南市都可以,这是他的底线,吏部最高首长肯定不会放弃,西南市是西南的大本营,也容不下一个外人一把手,剩下的就只能是发展委了。
  
      帝国六部二委一会中,发展委权力大的有些吓人,被人称呼为小内阁,如今的发展委何主任是西南派系的重量级大佬之一,台上台下,隐隐都有种制约内阁陈副首相的意思,把林从政放过去,就等于是将内阁的控制权交给了王系,以那位陈总的手腕,加上林从政,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控内阁和发展委,虽然这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但一样让西南派系肉痛,所以接下来少不了刁难,但林从政上这个台阶,是大势已定的事情。
  
      “为什么?”
  
      林水墨盯着林小草,眼神灼灼,她一开始就没单纯的把林小草当成一个保镖来看待,所以他说出这些话来,林水墨倒也不觉得有多突兀。
  
      “因为吏部之争本身就是一个突发事件,之前没有布局,没有谋划,对于双方来说都有点措手不及,无论西南和王系,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不死不休,最高首长肯定要拿下吏部的位置,而王系拿下一个决策局委员,甚至是大换届之后的常委巨头的名额,也足以填饱胃口,皆大欢喜。但总的来说,西南派系吃了个大亏,输在运气上,有些冤枉。”
  
      林小草瞥了一眼半信半疑的林水墨,嘴角扯了扯,讽刺:“你也别太放松,最高元首能忍下这口气,顺手把西南林家放出来咬人也不是不可能。你爸肯定会再上一步,至于你是不是安全,王系可从来没放在心上过。不过有我在,一年之内你倒是不需要担心这个,我得恭喜你,九州城林家一步又到了豪门级别,无非也就是承担一点骂名而已,这也无所谓,反正你爷爷的骂名也不少了,担得起。”
  
      “小草,我希望你对我爷爷放尊重一些!”
  
      林水墨冷冷道。
  
      林小草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九州城林家在很多年前其实是有派系阵营的,那个时代的帝国内部,远不是如今王系西南和南方三大派系三足鼎立,二十年前的夏家,唐家,秦家,一样都是有资格在帝国最上层的舞台上博弈的超然财阀,还有如今陈家的前身陈系。
  
      而京城林家所在的派系是当时的北方派系,扎根于距离九州城不远的北方市,当时的京城林家甚至还是北方派系的领袖之一,只不过后来被当时已经崛起的皇帝联合南方派系给彻底打压下去,如今北方派系的名头依旧存在,但实际影响力却再也上不得台面,而当初北方派系的领袖之一九州城林家却高调加入王系,暗中收获不少骂名,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红色特斯拉内部再次变得平静下来。
  
      ----------
  
      豪华的让人不敢置信的三十多辆豪车穿梭过大半个九州城,最终来到位于郊区一座山腰处的会所,刚过深冬,一年四季最冷的时间段里,会所附近却是一片繁花似锦的景色,从车内望去,越过会所牌匾,花花草草中,一栋四层高的主楼静静屹立,主楼附近,修建了大小不一风格不同的别墅,林小草数了数,一共七栋,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会所的牌子,撇撇嘴,淡淡道:“真牛逼。”
  
      “七公子会所。确实很牛。”
  
      一路上跟林小草在赌气的林水墨犹豫了下,解释道:“严格来说,能在这里拥有一栋别墅的年轻人,才是京城里最恐怖的年轻一代,也就是传闻中的京城七公子。”
  
      “说下去。”
  
      林小草淡淡道,七公子会所虽然在半山腰,但道路却极为平坦,没有半点颠簸。
  
      “没什么好说的。七公子就是京城年轻一代人的排名,在圈子里算是比较权威的。狂风小队的队长王通天现在是第一位。第二位是雷霆小队的队长林西南,嗯,他是西南林家的长子,最受林风雪器重的儿子。我还没见到过。排在第三的是太子王搏龙,排在第四的叫何灿,他是南方派系的接班人,现在看不出来,但二十年之后,很可能就是通天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跟林西南关系很好。第五是陈破虏,刚刚你见过,第六是叶晴川,他现在跟通天哥在一起执行任务。第七叫林卫国,虽然排在第七,但他是最高首长的外甥,不能小看”
  
      林水墨轻声细语道,这些资料算不上秘密,九州城里可以登堂入室的公子千金几乎都可以倒着背下来,他语气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也不能只看资料。七公子排名再怎么权威也只有七个,还有一些没上榜的,别的不说,起码书画就不比排在后面的几个差多少,九州城卧虎藏龙,不显山不露水的太多了。”
  
      “你说我能排第几?”
  
      林小草突然很认真的问道。
  
      “......”
  
      林水墨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深呼吸一口,耐心解释道:“这是根据自身能力,家世背.景排名的,你就算再能打,也排不上,除非你天下无敌了。”
  
      “哦。”
  
      林小草点点头,将车停下,推门下车。
  
      七公子会所,三号别墅前,被所有人围绕在中心的王搏龙笑着冲林水墨挥了挥手,胸前的银色徽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他们身后,两个年轻水灵的服务生穿着旗袍,大冷天,露着雪白细嫩的大腿,拉开别墅大门,笑容温婉。
  
      “水墨,欢迎的话我就不说了,三号别墅可以说是我在九州城的老巢,没事的时候一般我和书画都会呆在这里,这的娱乐功能还是比较多的,一会我跟会所方面打个招呼,以后不管我在没在,你都可以直接过来,消费算我的。书画他们也是这样。”
  
      王搏龙轻声笑道,语气温和,这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没有的待遇,只有太子圈子里的核心人物才有。
  
      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从这一刻开始改变的林水墨心思复杂,但却没有推辞,点点头笑道:“好的。”
  
      王搏龙微微点头,看了林小草一眼,干咳了一声,伸出手笑道:“小草,以后多过来玩。”
  
      林小草伸出手跟他握了下,点点头道:“进去?”
  
      “当然。”
  
      王搏龙挥挥手道:“大家都进去吧,今天一切消费都算在我头上。”
  
      然后林小草就进去了。
  
      还没来得及客套的人群猛地一片寂静。
  
      林水墨有些错愕的站在原地。
  
      陈青雨和白杨也懵了。
  
      一旁搂着谢媛媛的林书画看着林小草,欲言又止。
  
      一身白衣的王搏龙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
  
      林小草缓步行走,一马当先,堂而皇之的踏上台阶,将所有人甩在身后。
  
      就连王搏龙都被他拉开了两个身位的距离。
  
      这场景,就跟所有人都成了林小草的小弟一般,他一个人走在前面,霸气威武。
  
      丝毫不觉得自己占了王搏龙位置的林小草好像没察觉到后方的气氛诡异,走到两名笑容温婉的旗袍妹子面前,顺手摸了摸她露在外面的大腿,笑了笑问道:“冷不冷啊。”
  
      “不冷。”
  
      已经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的服务生笑容勉强,但却依旧甜美。
  
      “这哥们是谁的保镖啊?没大没小的,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人群中,一道极为刺耳的声音响起:“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