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五章:霸气
    嫉妒是人性的原罪。

    所谓原罪,在林小草看来,就是可以挑起各种大小纷争的情绪。

    每个人身上都有原罪,或多或少,但一个真正的强者,或许傲慢,可能贪婪,也可能暴躁或者好色,但绝对不会出现嫉妒这种情绪。

    林小草还未回头,耳朵就已经从身后的那道声音中听出了些许有些扭曲的妒意!

    七公子会所三号别墅前,林小草轻轻转身,看着下方。

    他此时正好站在台阶之上,台阶下有皇族的太子,有陈家的长女,有决策局巨头的公子千金,可以说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除了林小草和和门口处的两位旗袍美女服务生,剩下的都是或大或小的权贵阶层。

    兴许是林小草站的太高,他现在看着这群大人物,必须要微微低下头才可以看清他们的表情。

    王搏龙神色依旧平静,不动声色。

    跟林小草稍微有一点交情算不上朋友但起码算半个熟人的林书画和陈青雨皱了皱眉,也没露出什么明显不满的神色。

    白杨和林水墨眼神中似乎有些担忧。

    至于此时只能用仰视姿态看着林小草的其他人,表情中则多了一丝愤怒和玩味。

    那个位置,如果此时是王搏龙站上去,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可现在站在那里的是一个保镖,所有人立刻就认为那是一种挑衅。

    “呦,哥们您这保镖做的真牛逼,站在那跟领导视察一样,今天真长见识。”

    人群中,刚刚出声的一个年轻人再次开口,笑容中充满了一种很复杂的怨念和嫉妒。

    林小草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林水墨。

    既然知道自己是保镖,那对方那一句谁的保镖肯定是明知故问,对方对现在的诡异场面或许有看不惯的意思,但主要应该还是借着这个机会表达对林水墨的不满,属于标准的借题发挥。

    “赵正,你够了没?小草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走快一点也情有可原,太子还没说什么,轮得到你插嘴吗?”

    站在陈青雨身旁的白杨皱了皱眉,走到林水墨身边,看着站在人群中一脸冷笑的年轻人,有些厌恶。

    “你认识他?”

    林小草扫了一眼那个做了出头鸟却不自觉的仁兄,还算优秀的一副皮囊,身材一般,戴着副眼镜,那张不算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文质彬彬,只不过此时挂在他嘴角的冷笑让他整个人多了一丝阴沉,破坏了他的气质。

    林水墨犹豫了下,平静道:“不熟悉。”

    “那是,林水墨是什么人啊?估计今天从这里走出去以后,我在见了您就得喊声林姐,身份不一样了,记性肯定也会变,贵人多忘事嘛,您说是吧?林姐?”

    赵正阴阳怪气的走出人群,看着林水墨,一脸冷笑,眼神中的嫉妒几乎已经掩盖住了理智。

    林水墨深呼吸一口,转头看着赵正,又下意识的看了下王搏龙。

    王搏龙神色平静,似乎没有任何要插手的念头。

    王系如今在帝国内是仅次于西南派系的庞然大物,人员众多,派系内部有矛盾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任何大派系,内部都难免山头林立,也存在着不一样的声音,所谓派系,并非组织那般,平日里内部都很松散,只有在紧要关头,派系内的大佬才会出面,将整个派系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

    而王系内部大佬的儿子女儿,平日里都习惯以王搏龙为中心,老子级别高的距离太子就近一些,级别低的就远一些,这个有着核心和外围的大圈子,也能算是一个派系的雏形,他们有些人同样继承了父辈的一些恩怨,偶尔间也会爆发出冲突,王搏龙对此不闻不问,只要将一切控制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他都会睁只眼闭只眼,极少出面调解。

    而且他的这个圈子,看老子级别是一部分原因,个人实力同样重要,林水墨是新进成员,而且直接越过外围进入核心圈子,有看着不顺眼的打算给她一个下马威,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林水墨毕业之前,比她第一届的赵正曾经很高调的追求过林水墨,他的老子虽然不是封疆大吏,但也在帝国工部担任要职,级别比起林从政也丝毫不差,而且背靠着王系,平日里行事要比九州城林家底气足的多,他追求林水墨,如果可以成功的话,两家联姻,还有点赵家放低了身段的意思,可到最后林水墨不止没答应,还很干脆的拒绝,方式一点都不委婉,让赵正大失面子,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俨然已经成了他的心结,如今林从政骤然高升,进入王系,林水墨的身价也水涨船高,这让至今还在原地踏步始终接近不了太子的核心圈子的赵正内心愈发嫉妒,借着林小草的‘不守规矩’,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林水墨。

    事关这么一段恩怨纠缠,王搏龙就更不应该插手了。

    这也算是对林水墨的一个考验。

    只不过他不插手,林小草却不打算放过他,他瞥了一眼赵正,在林水墨开口之前看着王搏龙直接道:“我给你个面子,这件事你处理,你怎么说?”

    这一下连陈青雨和林水墨都微微皱眉,这一句话,确实有点太狂妄了。

    “操,给太子一个面子?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真以为你自己有这么大脸面?”

    赵正勃然大怒,看着林小草冷笑连连,他今天存心闹事,最好闹的太子对林水墨心生不满才好,林从政是否上位,他不在乎,也够不着那个层次,说白了,他就是看不惯自己曾经苦苦追求还被拒绝的女人爬到他的头上。

    “赵正,你有点过分了。”

    林水墨轻轻开口道,很柔软,但只要不是聋子,谁都可以听得出她语气中的不满。

    人和人之间都存在着潜在的规则,他们这些人中最显眼的规则就是以太子为首,但站位问题这些事情,谁都知道,可没人会说出来,毕竟没什么规定太子必须要走在前面,只是大家潜移默化下自然而然遵守着这条看不到但却清晰存在的规矩,今天林小草或有意或无意破了这条规矩,虽然所有人反应都大了一点,但也只是觉得有些诡异,远算不上怒火冲天,如果不是赵正跟林水墨有些旧怨,他肯定也不会无故发飙,这种事明说出来,不是摆明了大家都要矮太子一头?谁不是心高气傲的公子哥,默认是一回事,真挑明了摆在明面上,心里肯定也有些难堪,林水墨自然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说出来,所以根本不提林小草,只是说赵正过分了。

    “是你的保镖不守规矩。”

    赵正一脸阴冷,语气愈发刻薄:“林水墨,你也少给我摆架子,走了狗屎运往前窜了一步的家族,出来的也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玩意,没教养。”

    一直站在台阶之上的林小草终于再次走下台阶,一步步,不急不缓,云淡风轻。

    王搏龙神色微微一变,向前迈出一步,刚想开口,猛然察觉缓缓向下走的林小草朝着自己瞥了一眼,看似漫不经心,但其中的阴森和坚决意味却表露无疑。

    王搏龙眯起眼睛,眼神闪烁,事情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

    “你跟他有过节?”

    林小草来到脸色依旧平静的林水墨身边,轻声问道,内心却有些感慨,作为美女,林水墨绝对是他见过的人里面最能隐忍的娘们之一,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九州城林家二流家族的地位和曾经不断下滑的现状,在制怒方面,林二小姐几乎堪称登峰造极,她之前只是苦于没有足够强大的助力,否则看似没什么野心只求一个安稳恬淡的她一旦遇到一个机会,肯定要比现在璀璨夺目的多。

    林水墨摇摇头,依旧不动声色。

    憋了一肚子火的白杨向前走了两步,靠近林小草,轻声道:“赵正之前追求过水墨,写过不少情书,但是水墨没答应,因爱生恨了。”

    林小草微微摇头,心思复杂,本来他还在奇怪对方怎么会做出今天这种有些脑残的举动,豪门大户,达官显贵的家庭未必没有脑残跋扈的公子哥,但这样的人,一般也进不了王搏龙的圈子,估摸着赵正放在别的事情上多半不会这么差劲,看来今天是受了不小的刺激,冲动的有些过头了。

    “我以为多大个事,就因为你曾经追求水墨被拒绝,恼羞成怒了?赵正,挺好的名字,个人修养却跟你的名字成反比,意气之争有意思吗?”

    林小草瞥了赵正一眼,不咸不淡道。

    白杨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小草也太生猛了,直接揭人伤疤,这句话绝对戳中赵正的痛处了。

    果然,赵正一张有些苍白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死死盯着林小草,狞笑道:“修养你妈逼!老子...”

    “啪!”

    赵正还未说完,猛然间感觉到周围一片天旋地转,整个人瞬间腾空。

    刚才还站在林水墨身边的林小草身体一闪,眨眼间越过了十多米的距离,出现在赵正面前,直接一耳光甩在了对方脸上!

    王搏龙神色一凛。

    一直冷眼旁观的林书画眼神中的古怪一闪而逝,下意识的向前一步,看着林小草曾经站立的位置。

    林小草刚刚站立的位置上,坚硬的水泥地面上,一个螺旋状的浅坑出现在那里,很浅,但巨大的力道已经让周围的水泥地面出现了丝丝龟裂。

    林书画瞳孔一缩,看了太子一眼,却发现太子脸色同样凝重。

    他认识这一招,或者说是可以瞧出林小草瞬间超越人体极限的移动速度的门道。

    那是一种相当剑走偏锋的发力方式,一瞬间牵扯人体上下所有可以利用的肌肉,短距离内爆发出接近甚至超越身体极限的移动速度!

    这一招,叫倾国!

    王搏龙也会,林书画也会,林小草也会,而且似乎运用的比他们更加娴熟。

    林书画眯起眼睛,第一次思索表姐身边强的有些离谱的年轻保镖的身份。

    “啪!”

    第二声响声再次响起,声音不大,但清脆异常,让人头皮发麻。

    被一耳光直接抽飞的赵正刚刚落地,踉跄着打算站稳,缓缓想走的林小草二话不说,第二巴掌直接甩了过去。

    左右开弓。

    赵正少说也有一米七五一百四五十斤的身板毫无悬念的再次被抽飞起来,几颗牙齿和鲜血在所有人面前飞溅。

    “我**!”

    赵正整个人彻底疯狂,伸手胡乱的在空中抓着,眼神狰狞。

    林小草嘴角上扬,对于这种不知死活的好汉,他最喜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林小草眯着眼,一耳光一耳光不停的抽在赵正脸上,每一次都毫无悬念的将他身体抽飞,左一下又一下,毫不停歇,密集的啪啪声不断响起,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整整二十个耳光!

    赵正苍白的脸庞迅速通红,然后肿胀,然后发紫,最后发黑,一张不大的脸彻底变成了猪头,狰狞可怖。

    林小草眯着眼,一把拽住他的头发,随手往下一按,身材不高大但看上去绝非弱不禁风的赵正直接被他按着跪在了地上。

    林小草微微弯下腰,看着他彻底恍惚的眼睛,笑眯眯,语气比赵正刚开始嘲讽还要阴阳怪气:“你嘴巴干净一点,全家会死光啊?傻逼!”

    “嘭!”

    林小草一脚将赵正踹飞出去,即便在京城也属于一线序列的大公子哥被踹出去七八米远,躺在草地上,浑身抽搐。

    “我叫林小草,林水墨的保镖。估计你们家也没胆子去报复现在春风得意的林从政,尽管来找我就是,我等着你报复。”

    林小草冷笑着转身,似乎说给赵正听,又仿佛说给所有人听:“路就在我脚下,我想怎么走,想在哪走,我自己说了算,你凭什么指手画脚?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他低下头,双手微微摩擦了一下,将手揣进自己的西裤口袋里,越过人群,走上台阶,一马当先,再次将所有人甩在身后。

    王搏龙沉默着跟在了后面。

    瞠目结舌的一群人机械的移动着脚步,想着刚才出手打人的愣头青究竟会有什么下场。

    林书画瞧了瞧不动声色的林水墨,暗自吸了口气,喃喃道:“我擦,这保镖忒他妈霸气了。”

    ---

    求收藏。

    读者群群号:384166371

    欢迎各位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