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六章:关于初吻的赌约
    七公子会所的三号别墅说是别墅,其实是一个小型庄园,面积不大,也就一个大院子的模样,但设计的独具匠心,在常年风沙一到冬天就天寒地冻的九州城,就算把独具江南特色的小桥流水照搬过来,也要花费不少心思,凉亭,假山,古香古色,院落还有一汪活水,将近零下十度的气温中,几条观赏性的大红色鲤鱼很神奇的游来游去,灵气盎然。
  
      别墅主体是仿古建筑,地面三层,地下一层,地下是一个足以支撑起小型赌场规模的娱乐室,内容丰富,老虎机,麻将,百家乐,等等等等,花样繁多,会所方面亲自配备的荷官手法专业,脸蛋很甜美,大胸大屁股更是赏心悦目,帝国大陆禁赌,但在这里玩点新鲜的,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警察过来打扰,不过到了这里,基本能坐下来的都是自己人,一掷千金不太可能,自娱自乐的过过手瘾,这里的一切都可以满足需求。
  
      一楼是会客大厅,跟外部如出一辙的仿古路线,古典装修,厚重内敛却不死板的红木家具很惹眼,沙发电视地毯,墙壁上的国画,甚至中规中矩的门把手都隐约散发着一种人民币气场,很强大,却不俗套,赚钱很快花钱更快三年的时间不知道潜入过多少豪门财阀的林小草琢磨了一会,想起一个词来形容这里的环境,底蕴。
  
      这是一种处处都能彰显存在感但却永远不会刺眼的玩意。
  
      林小草微微撇嘴,在三号别墅内转了一圈,后院的一个角落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温泉,二楼功能比较复杂,休息区,书房,桑拿,还自带一个k歌的多功能大厅,三楼是健身区域,能满足大部分人的健身设备,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室内游泳池。
  
      真他妈的奢侈。
  
      林小草微微感慨,堂堂战神,杀手界如今唯一的神级杀手,虽然退役,但却也算见多识广,可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这可不是什么豪宅,说白了,无非就他妈一个会所,给弄成这样,幕后老板也算当之无愧的狠人。
  
      七公子会所建立在半山腰,零星分布着七栋别墅,但整座山都是会所的地盘,听说室外娱乐项目都集中在山顶,林小草暂时没机会见识,不过从山下上山的一路上,他早就已经看出来,这样一条山路,只要封掉上山入口,完全是一条非常适合飙车的完美赛道,惊险刺激,弯道连绵不绝,很考验技术的一个路段,这样一条路上,普通帕萨特跑赢法拉利都不是奇迹,是纯技术活。
  
      林小草有些感慨,想起王搏龙的话,暗自考虑着如果以后没事,偶尔确实可以带着林水墨来这里放松一下。
  
      不得不说,有了这个想法,林小草心态上已经越来越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保镖了。
  
      林小草一个人在三号别墅晃悠,也没人愿意靠近他,刚才那一幕对于他来说完全是件可以忽略的小事,但却让旁观者心里直冒寒气,那二十个耳光加最后的狠辣一脚,赵正的伤势轻不了,最起码也是一个脑震荡加内出血的下场,最关键的还是折了面子,经此一事,今后赵正的老子会如何选择没人可以肯定,但起码赵正不可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了,丢不起那个人。
  
      现在几乎所有人见到林小草都会下意识的躲开,害怕说不上,但起码在没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不愿意招惹,一个差点打残了省正职总督级家庭公子哥还能扬言自己承担对方报复的疯子保镖,何止牛逼,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
  
      不是没人打算说点什么,但看着同样跟在林小草身后的太子,他们就是再怎么傲气,也得先把不满压下来,遇事不跟愣头青一样急着出头,先静观其变,这个道理,在每个人脑海里都根深蒂固。
  
      林小草重新回到前院,走进凉亭,坐在一张石凳上,看着脚下活水中安逸游动着的红色鲤鱼,沉默不语,怔怔出神。
  
      “您刚才不应该出手的。一点小事,水墨完全可以解决,她要进入这个圈子,总要面对这些事情,这里这些家伙谁都不服谁,靠自家老子的级别,只能让他们暂时低头。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先混的风生水起,老子的级别一定要高,自身手腕同样要过硬,不给人下马威,就只能被人挑衅。”
  
      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林小草身边坐下,表情平静,可语气中的敬语却堪称石破天惊!
  
      林小草瞥了他一眼,懒得说话,转头继续看着池水中的鲤鱼,现在附近就他们两个人,他也懒得在掩饰什么,三号别墅门口那番作态,真不是他故意装逼,只是某种习惯下的理所当然,皇族太子,身份确实尊贵,但他只要还没有继承皇帝的位子,林小草就不认为他有走在自己前面的资格。
  
      “这样一来,等于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殿下,这次你让我很为难。”
  
      王搏龙缓缓道,语气没有半点强硬,透着种实话实说的坦诚。
  
      “我出手,就等于是林水墨出手了,别忘了,我现在是她的保镖,至于你圈子里的这些人物,连一个保镖都玩不过,有什么脸面继续挑衅林水墨?”
  
      林小草冷淡道,看着鱼池中的鲤鱼,突然有种钓鱼的冲动。
  
      “他们没这么容易放弃的,现在没一个个忍着没发作,一是看我没反应,第二也是想等等赵家的反应,当然,殿下如果肯把身份亮出来,也可以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过现在你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
  
      王搏龙看了林小草一眼,眼神有些复杂,身为皇族的继承人,他很清楚眼前这位战神殿下跟自己父亲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恩怨或者说是误会,皇族中对于他怀有复杂心态的人很多,这其中甚至包括了林小草自己,对于王家,他到底是助力还是阻碍,不止王搏龙不明白,恐怕林小草也拿捏不清楚。
  
      王搏龙微微眯起眼睛,突然想起父亲曾经评价他的一句话,心魔太重,难以自拔。
  
      心魔。
  
      王搏龙不知道心魔是个什么玩意,但知道了一些林小草或者说是林轩辕的身世之后,他确实觉得这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爷们挺苦的,憋着一股子滔天怨气,却犹豫不决茫然是错,又苦又累,在王搏龙看来,那些注定了说不出口的苦衷,没把他活活逼疯就已经不错,可他却丝毫不知道悔改,还在拼命的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心魔啊心魔。
  
      王搏龙轻轻一笑,对于林轩辕,就算他曾经让自己的父亲身受重伤,事发之后,特别是父亲恢复之后,他心里的敌意已经越来越少,但不可否认的是,三年的时间,遇见林轩辕之前,或者说遇到林小草之后,他都经常响起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同龄人,打算看看他到底怎么走下去,王搏龙不想说他什么,没那个资格,只是想看看这个强势的似乎从不低头的男人,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被如山如海一样的沉重责任给压垮。
  
      “我需要林轩辕的身份做一些别的事情。”
  
      林小草沉默了一会,破天荒的解释了一句,摇摇头:“你老子回去了?”
  
      “嗯,他最近正在跟英国政府谈一笔很重要的交易,涉及金额超过了百亿美金,是皇族近年来少有的大动作,估计过几天他要去一趟英国。”
  
      王搏龙笑道,这本该是皇族绝对机密的事情,但他说起来却没有丝毫犹豫。
  
      “我不想听这个。”
  
      林小草语气淡漠。
  
      王搏龙轻轻一笑,英俊的脸庞上笑意有些温暖:“他走的时候,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
  
      林小草身子一动不动。
  
      “只是一个疑问而已,他说如果我有机会的话,让我问你一个问题,战神殿下,你来九州城,到底想要什么?”
  
      王搏龙轻轻微笑,大多数时候,他不喜欢多说话,也不太喜欢笑,但今天笑起来似乎格外灿烂阳光。
  
      林小草身体微微一震,如遭雷击。
  
      侧面对着王搏龙,他低着头,望着池水,眼神变换,全是挣扎和茫然。
  
      王搏龙等了一会,没有等到答案,站起身,安静走开。
  
      -------------
  
      “陈姐,你说太子跟小草在说些什么?”
  
      王搏龙跟林小草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别墅的落地窗前,王搏龙的核心班底也聚在一起,隔着窗户,看着两人的身影讨论着。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搏龙觉得那小子太狂妄了,过去打算跟他单挑,要么就约个时间干一架。”
  
      陈青雨有些懒洋洋道,说到最后,自己却首先兴奋起来,她本来就要找个高手教训一下林小草,如果搏龙自己出手的话,她肯定是百分之百的胜算,到时也不用多费口舌了。
  
      “陈姐,你真幽默。”
  
      林书画冷不丁的开口道,说了一句反话。
  
      “你觉得不可能?”
  
      陈青雨眨巴着眼睛,看了林书画一眼。
  
      “不可能。”
  
      林书画说的斩钉截铁:“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肯定不是这回事。”
  
      “同意。”
  
      “同意。”
  
      “附议。”
  
      “顶...”
  
      几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跟在林书画后面反驳着陈青雨。
  
      “不过这小子确实听狂妄的,保镖做到这地步也算稀罕,难怪昨晚吃饭的时候水墨有怨念,啧啧,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的猛人,狂妄到天上去了,书画,既然太子不动手,你给他点教训也好啊,别给陛下丢人。哈哈,水墨,你同意不?一个是你弟弟,一个是你的保镖,你要不介意,就让他俩比划比划?”
  
      孙望岳笑眯眯道,弥勒佛一样,他是个胖子,不高,一米七出头的身高,一百五六的体重,胖乎乎,站在身边这群俊男美女中,毫不起眼。
  
      林水墨微微犹豫了下,没有说话,貌似是默认了。
  
      林书画脸色平淡,不再嬉皮笑脸的他,隐约中有种生人勿进的凌厉气场,他摇摇头道:“我估计打不过,还得让太子上。这事不好说,得让陈姐怂恿一下,毕竟赵正今天挺惨的,如果太子出手,也算给了他一个天大的面子。”
  
      “我去说说看?”
  
      陈青雨轻声自语道,她倒不是非要让林小草吃亏,只是觉得这个跟自己姑父有些关系的男人确实狂妄的不太像话,就算叶老的弟子,在卧虎藏龙的九州城,必要时也要学会低调行事,如果不找几个高人把林小草这头孽畜降服,今后指不定他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陈青雨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王搏龙或者王通天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肯定比林小草强,但却不会超出太多,而且就算林小草输了,输在太子或者王通天手下,也是虽败犹荣,不会折了面子。
  
      附近的几个牲口使劲的点点头,怂恿着陈青雨。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林水墨和白杨。
  
      陈青雨扫了他们一眼,笑骂道:“看你们鬼头鬼脑的德行,我去说说看。”
  
      她狠狠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直接走出门,走向正往回走的王搏龙。
  
      “姐,你也找小草?”
  
      王搏龙看着走出别墅的陈青雨,有些疑惑。
  
      “我先找你,然后在去找他。”
  
      陈青雨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走到王搏龙身边,笑眯眯,如同一只小狐狸:“搏龙,赵正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恐怕这件事现在已经传开了,甚至林西南已经派人去拉拢赵正都说不定,他今天虽然有些过分,但被打了,折的是你的面子,你没什么想法吗?”
  
      “什么想法?”
  
      王搏龙一脸无辜,装傻充愣,看到自家表姐这个笑容他就知道准备好事,内心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你不打算教训教训他?不应该吧?平时你虽然话不多,但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顾忌水墨的心情?放心,水墨也默认了,你去教训教训小草,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用太严重,打个鼻青脸肿就行。”
  
      陈青雨笃定道,自信满满。
  
      可她说完这句话后却半晌没得到回应,抬头看了下,却看到王搏龙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在看着她:“姐,你没开玩笑?”
  
      “我像是开玩笑吗?”
  
      陈青雨没好气道:“小草的实力不错的,应该和书画差不多,甚至比书画要强一些,只有你和通天能压得住,我总不能请我师父出手吧?大炮打蚊子,太没意思了。就你去吧。他现在太狂妄了,在你手上输一次,也可以收敛些,不是坏事。”
  
      “姐,你真幽默。”
  
      王搏龙摇摇头,说了一句跟林书画一样的话,跟陈青雨擦肩而过道:“打死都不去。”
  
      他不知道自己这位表姐从哪里收集到的情报,但却可以确定这份情报的滑稽程度几乎要顶天了。
  
      “喂?”
  
      陈青雨皱着眉,看了看头也不回的王搏龙,嘀咕了一句什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小草,却发现不远处的他正在跟自己对视,嘴角笑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玩味,带着嘲弄。
  
      嘲弄?!
  
      有些郁闷的陈青雨猛一怒,还真狂妄到顶天了哈,她深呼吸一口,猛然间绽放出一个妩媚笑容,自然摇摆着纤细的小蛮腰,优雅走向林小草。
  
      林小草没搭理他,低下头,继续研究水池中的鲤鱼。
  
      “小草,你听到我们刚才说什么了?”
  
      陈青雨走过来坐在王搏龙刚才坐过的位置上,笑容娇艳如花。
  
      “你们的声音不小,想装作听不到都难。”
  
      林小草淡淡道,语气平静如水,但嘴角的弧度却明显透着一股不屑的意思。
  
      不屑?
  
      陈青雨被气的有些呼吸不畅,强自冷静下来,轻声道:“不要以为每个公子哥都跟赵正一样不禁打,小草,你太狂妄了,你的实力很强,但远远算不上无敌,起码搏龙和通天任意一个都可以收拾你,没错,我想让她们教训你一下,傲慢是你最大的弱点,九州城内卧虎藏龙,也不可能仅凭你一双拳头就横行霸道。”
  
      “很可惜,太子似乎并不愿意过来‘教训教训’我。”
  
      林小草笑着转头看了看陈青雨:“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我认识很多人,又不止他们两兄弟,你以为我真的找不到人教训你吗?”
  
      陈青雨眯起了漂亮的眸子,狐媚中透着一股危险气息。
  
      “我相信你认识很多人。”
  
      林小草站起身,头也不回道:“不过他们都教训不了我。你自信的有点可爱了。陈大小姐。”
  
      陈青雨确实有些被这个狂妄的让人惊奇的保镖给激怒了,如果说原先是打算让他遇到点挫折改正心态的话,陈青雨现在就只想争那一口气。
  
      她深呼吸一口,恨恨道:“别以为你跟我姑父动手就了不起了,搏龙和通天,甚至书画也经常有这样的机会,小草,姑父只是随便跟你玩玩,让着你而已,别以为你天下无敌了!”
  
      林小草还是半死不活的哦了一声,敷衍,不屑,漫不经心,百无聊赖...
  
      陈青雨内心的怒火蹭蹭往上冒,丰满的胸脯也跟着微微颤动,风情醉人。
  
      “林小草!”
  
      陈青雨猛然起身,大声喊了一句。
  
      林小草微微转身,看着她的妩媚脸蛋,美人就是美人,即便是嗔怒,照样是风情万种。
  
      “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你不是自认无敌吗?我就找个人来跟你打,你输了,以后就把你的狂妄收起来,安安分分的做个保镖,你敢不敢?”
  
      这一句话,陈青雨的声音不加掩饰,直接传了出去。
  
      刷!
  
      别墅门前瞬间出现了十多道身影,围在门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所有人心里都想着,还是陈姐一如既往的仗义,看到赵正被欺负了,这就要开始找回场子了。
  
      “不赌。”
  
      林小草摇摇头,淡定淡然。
  
      “你!为什么?!”
  
      陈青雨差点被气哭,睁大水润眸子,使劲瞪着林小草,那张原本还算顺眼的英俊脸庞在她眼里也变得有些可恶。
  
      这个大恶人!
  
      “赢了没什么好处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做?”
  
      林小草平静的反问道。
  
      门口,王搏龙轻轻闭了下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惨不忍睹的事情。
  
      这位殿下开始给陈姐下套了。
  
      “说,你想要什么!”
  
      陈青雨语气坚决,她感觉要是短期内降服不了这头孽畜的话,今后心里就会有魔障了。
  
      林小草转身继续向前走,一步不停,这叫欲擒故纵。
  
      一步,两步,三步...
  
      第五步。
  
      身后,陈青雨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终于响起,带着一丝哭腔,恨恨道:“好,你要是赢了,姐姐我就把初吻送给你个魂淡!”
  
      不管这话是多么的冲动和荒谬,但神奇的是,她就是说出口了。
  
      轰动!
  
      门口的一群牲口瞬间炸开了锅。
  
      陈青雨站在凉亭内,红着脸,红着眼,五分娇羞,五分泫然欲泣,魅力惊人的让人不敢直视。
  
      林小草再次转身,低头沉思。
  
      门口处那些躁动着的公子哥顿时觉得这哥们太装逼了,装的有点大了。
  
      “喂,你不要得寸进尺!”
  
      陈青雨愤愤道,连她自己都没听出来,她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忐忑。
  
      沉思中的林小草终于开口,他摇了摇头,语气很诚实:“只是初吻的话,有点不太够。要不你在加点钱?”
  
      -----
  
      求红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