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八章:谁都不害怕
    在外界人眼中很神秘但实际上却是帝国摆在明面上的一把利器的帝国特别行动中队总部位于西郊一座荒山,说是荒山,只是表面现象,山顶处是一片很大的体能训练场,相当粗糙,杂草丛生,零星散落着几个单杠双杠,孤零零,很是荒凉,但山腹内部却开凿出了一片两千多平方米的,大厅面积不小,但用处不大,主要存放的都是一些武器设备以及军用器材,还有一个很大的医务室,帝国特别行动中队的狂风和雷霆两个小队训练基地和宿舍并不在这里,而在总部旁边的两座山上,一东一西,平日里互不打扰,各自安心训练和执行任务,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被领导召唤来总部训话。

    上午八点钟,一辆火红色的奥迪r8驶出帝国的权力中枢隐龙海,直奔西郊。

    驾驶席上,依然是一副长裙打扮的陈家大小姐陈青雨脸色坚定而冷傲,事实上,大部分的时间里,陈大小姐都属于那种让男人第一眼看到惊艳第二眼就望而却步的娘们,生活奢华有品味,开豪车,穿着私人定制绝不可能撞衫的衣服,不在隐龙海的时候,独自住在放眼整个帝国也可以说是豪宅的大别墅里,喝好酒,每天坚持瑜伽,spa,偌大的别墅除了她自己之外,还养着三名佣人和三名厨师,一名负责西餐,另外两位负责中餐,每天雷打不动的牛奶浴或者红酒浴,特立独行,将奢华和享受推崇到极致,这样的娘们,如果在稍稍冷傲着那张绝美妩媚的脸庞,走在接上有勇气去看一眼的男人都少。

    陈大小姐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过分,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努力加享受等于未来,未来加魅力等于一切。这句座右铭她用了十多年,也信奉了十多年,以后也没有理由去改掉。

    窗外阳光明媚,乍暖还寒的初春,这样的上午很适合晒太阳,陈青雨开着车,任由窗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r8在九州城的道路上灵巧的穿梭着,逐渐接近西郊的帝国特别行动中队总部。

    车内音乐已经单曲循环了一路,是一首她最近无意间听到的歌曲,歌手没什么名气,但歌名和歌词她都很喜欢,叫《凤临天下》,那种不快不慢却略带一丝激昂和狂傲的节奏很容易撩拨出她内心一种可以叫激情的东西,陈青雨一只细嫩的小手随着音乐节奏轻轻敲打着方向盘,在西郊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条并不显眼的小山路,一路上山。

    经过了一段大约数百米的不平坦道路,前方道路立刻变得宽阔整洁了不少,陈青雨哼着歌,加快速度,直奔山顶。

    这个季节,山顶的杂草呈现一种枯黄色,在大地上扑了整整一层,看上去颇为笑天,颜色鲜艳的r8进入山顶,在周围萧条的环境下更为亮眼,形成了一种很鲜明的视觉冲突。

    山顶的某处,一个颜色几乎要跟周围杂草融为一体的躺椅放在哪,一个身材消瘦发丝半黑半白的老人懒洋洋的靠在上面,在阳光下舒舒服服的眯着眼睛。

    一名警卫站在老人身旁,即便身处总部老巢,依然神色警惕。

    陈青雨开着r8,在距离老人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下来,小心翼翼的下车,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早就注意到她的警卫不要出声,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向老人,似乎想吓他一跳。

    “小雨丫头来啦。”

    陈青雨刚刚接近老人身前不到十米,原本似乎在太阳下酣睡的老人已经出声,懒洋洋的,似乎有些提不起精神。

    “师父又开始装高人了,肯定是我一来你就知道了,故意不出声,等我走近了才说话,没劲。”

    陈青雨皱了皱鼻子,笑嘻嘻的走过去,站在躺椅的背后,伸手给老人揉捏着肩膀,貌似乖巧。

    “是啊,小刘身子一动,我就知道有人来了,作为帝**人,警惕性丢不得,师父要是没有这份警惕性,当年早就死在战场上喽。”

    老人哈哈一笑,笑容爽朗。

    “是是是,谁不知道杨老是帝国的守护者之一,帝国有数的大高手,就算是年纪大了,不能打了,警惕性也不会放下的。”

    陈青雨笑眯眯,她的脸庞本就妩媚,眯着眼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荡漾着一种狐媚气质,勾人的紧。

    “谁说师父不能打了?”

    老人听着前半句还是一副笑眯眯的姿态,听到后半句马上变得不乐意,黑白相间的胡子也跟着一翘,不过他也是人精,说完这一句,马上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道:“小丫头,我怎么感觉这是激将法?”

    “哪有,师父,小雨说的可是实话,毕竟您年纪大了,不服老不行呀。”

    陈青雨眨巴着眼睛委屈道,索性激将到底。

    “服老?哼,老头子还偏偏就不服老,小丫头敢小看你师父,告诉你,我就是四十岁的巅峰壮年,也不见得能打过现在的我。不信你问小刘。”

    老人哼哼着,但眼角却是一片温和笑意。

    “信,我当然信,帝国守护者之一,就算老了,也是别人不敢惹的老虎嘛。”

    陈青雨笑嘻嘻道,眼神中带着点撒娇意味。

    “小马屁精。”

    老人轻声笑骂了一句,摇摇头,叹息道:“现在不能说是帝国守护者啦,连之一都不能说,现任的帝国终极守护是王天雄,那个后生了不得,有他在,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可以退休啦,现在在这里发挥一下余热,有空就指点后辈两下,就算什么都不做,帝国也亏待不了我们,这小日子,舒坦啊。”

    “师父你谦虚了,帝国的终极守护是王总没错,但现在提起杨无为杨老神仙,照样如雷贯耳嘛,您可是帝国内家拳的宗师级人物,太极拳出神入化,现在出山,肯定不会输给王总。”

    陈青雨乖巧的笑着,很乖巧,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杨无为!

    在帝国内部,即便现在,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陈青雨的用词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帝国的内家拳宗师,太极拳出神入化,也确实被无数人成为杨老神仙。

    他的出现要晚于帝国的第一任终极守护叶春秋,却早于帝国的第二任终极守护王天雄,如果不是他生性散淡的话,当初他完全可以跟王天雄争一争帝国终极守护那个真实影响力不亚于决策局排名靠后的常委巨头的显赫位置。

    如今帝国上层,提起真正的高手,终极守护者王天雄肯定要被提到,但同样的,杨无为也是一座绕不过去的大山!是帝国站在武力值巅峰的少数几人。

    名字叫杨无为的老人沉默了一会,微微动了动身子,坐起来,看着顺势蹲在身边的陈青雨,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疑惑道:“你这丫头,今天来怎么总是提身手?你以前不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吗?哦,我知道了,该不会是你这丫头被人欺负了,来找我老家伙给你出气吧?”

    “怎么可能?”

    陈青雨被人说中了心事,脸色一红,摇头道:“只不过师父,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您不是一直在找一个关门弟子吗?丹青毕竟是个女生,不太好,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人选,天资不错,就是为人太过傲气了一点,我一大早赶过来,就是打算带师父过去瞅瞅,我以您宝贝徒弟的身份发誓,那个人真的很有意思,师父您不出马的话,我降服不了。”

    “他就算没意思,你也降服不了,懒丫头。”

    杨无为轻笑了一声。

    他收的徒弟不多,女徒弟只有两个,一位是已经进入狂风小队的林丹青,而另外一个,就是如今蹲在他脚边的陈青雨,前者异常努力,天赋也是上佳,近年来进步飞快,而陈青雨,在这里更像是一个挂名徒弟,学了两手架子,但从不指望能练出名堂来,对此杨无为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在内家拳方面陈青雨虽然不争气,但却深得陈青雨宠爱,平日里几乎有求必应,有这样一个彪悍的在京城内几乎没有敌人的师父,也难怪陈青雨敢把初吻和一千万美金都压上跟林小草赌一把。

    “师父,据我所知,这个年轻人似乎跟我姑父皇帝陛下交过手。”

    陈青雨脸色一囧,爆出猛料。

    “皇帝?!”

    杨无为脸色微微一变。

    “嗯,您说能跟皇帝交手的年轻人,是不是很难得?他的武力值得处在哪个位置上?”

    陈青雨很肯定的点点头,认真的继续忽悠。

    “这个可不好说,我二十年前跟皇帝交过手,当时的他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无敌于天下,他无敌传说是开始在三上昆仑之后,现在的皇帝有多恐怖,我都不敢想啊。能跟他交手的,我倒是很奇怪皇帝当时的心态,全力以赴不太可能,不过就算是指导一下后辈,能让皇帝指导的,那也算奇才了,王搏龙,林书画,王通天,都是如此啊。”

    杨无为轻轻叹息,内家拳宗师,精通风水相术的神仙人物,说到底,他骨子里还是武夫的脾性,提起一个真正无敌的人物,内心难免有些感慨。

    “书画不是他的对手。我特意问过搏龙,他说就算他自己亲自上的话,也很悬,师父,你是不是动心了?”

    陈青雨使劲忽悠道,她自然知道林小草是叶老的弟子,但这件事现在肯定不可以说,起码先把师父的兴趣勾起来,至于以后,以后怎么样,陈大小姐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了。

    “王搏龙都不是对手?”

    杨无为脸色终于变得正经了一些,他沉默了一会,看着眨巴着眸子一脸天真妩媚天成的陈青雨,伸手拍了下她的小脑袋,笑道:“你就不怕我去了也不是对手?”

    陈青雨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这一次说话到是真心实意:“师父,恐怕书画加搏龙都不是您的对手吧?林小草还不至于这么变态的,而且他如果赢了您老人家,岂不是帝国内无敌了?这个笑话不好笑,很恐怖,非常恐怖!”

    “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林小草?很奇怪的名字,不是大名吧?”

    杨无为像是在问陈青雨,又像是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

    陈青雨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好吧,让我见见这个年轻人,什么时候?”

    杨无为微笑道,到了他这个地步,确实已经不怕阴沟里翻船了,帝国上千万平方公里的疆域内,十多亿的人口,作为武力值已经身处于顶峰的人物,能让杨无为放在眼里的,真没几个。

    帝国的终极守护者王天雄能胜他。

    再有一个,是藏西那里一个被人称呼为活佛的喇嘛。

    除了这两个人,偌大的帝国,杨无为真的找不出能稳胜他的人物。

    他有这个自信和底气!

    “师父,您答应了?!”

    陈青雨猛地跳起来,激动雀跃,但她随即发现了不妥,赶紧站直,一脸的端庄贤淑。

    “就知道你没打什么好主意,小丫头,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杨无为点了点陈大小姐光洁漂亮的额头。

    “嗯...唔...昨天我一时冲动,就跟他打了个赌,师父,你不知道,他太可恶了,一副坚信自己无敌的嘴脸,我就说找个人教训他,然后跟他打了个赌,代价有点惨的,所以这次我必须孤注一掷,一定要赢!然后他输了我就等一年,然后过来让他给我做牛做马,看我怎么收拾他!”

    陈青雨越说越顺嘴,眼角余光看到师父嘴角戏虐的笑意,立刻反应过来,娇笑一声道:“而且我知道师父见才心喜,所以才拉师父过去瞅瞅,比搏龙还厉害的年轻人,您肯定也想见识的,是吧?是吧?”

    杨无为无奈一笑,轻声道:“算了,带我过去看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师父你最好了!”

    陈青雨一脸娇憨和骄傲。

    终于将师父忽悠下山,陈青雨所有的担心彻底放回了肚子里。

    既然师父答应出手,那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一刻,陈青雨心中的什么林小草啊,什么无敌啊,什么狂妄啊,瞬间统统变成浮云了。

    她谁都不害怕!

    ---

    晚了十四分钟,见谅个...

    求收藏,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