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三十九章:你输了
    林小草很清楚,以陈青雨大小姐的家世,想要在九州城里找几个有真本事的高手一点都不困难,但要说压力,他还真感觉不到,他目前的状态有所下滑不假,但敢说稳胜他的,还真没几个,所以当天住在了七公子会所第二天爬起来吃早饭的时候,林小草的精神状态依旧轻松,只是思索着陈青雨会不会找来个可以让自己惊喜一些的对手。
  
      真要是普普通通被大量训练堆出了不俗身手的所谓特种兵的话,林小草也只能说陈大小姐是浪费了她的初吻和一千万美金了,陈家家底再怎么厚实,也不带这么糟蹋的。
  
      林水墨和小白姐姐昨晚都留在了三号别墅,别墅里空闲的客房很多,平时能在这里常驻的,也就是距离王搏龙最近的几位,一人一间客房都绰绰有余,就算房间不够,会所属于王通天但几乎常年没人去的一号别墅也可以敞开大门。
  
      “兄弟,真决定跟陈姐赌一次?我老实跟你说,九州城里能被称呼为公子大少的渣一抓一大把,不知道陈姐名头的没几个,这些人惦记陈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但敢于行动的,没几个。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下午你输了,颜面扫地什么的是小事,做完了水墨姐的保镖在去做陈姐的保镖,不会很轻松。就算你走运赢了,让陈姐献上她的初吻,那好吧,恭喜你,你差不多就成了九州陈年轻一代的公敌了,那些牲口不敢那对陈姐出手,但收拾你肯定不遗余力,这种事,就算太子也拦不住。”
  
      吃午餐的时候,一群人围在别墅院落凉亭中的一张宽大石质的圆桌上面,几个跟王搏龙平日里走的很近的年轻人眼角余光不停的扫视着林小草,谁也没开口,到最后还是最爱说话的林书画出声,而且这一次很难得的没有跑题。
  
      沉默着吃饭的林水墨动作稍稍停了停,看着不动声色的林小草,欲言又止,教训一下林小草这件事,陈青雨当初说出来的时候,她是比较支持的,可最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包括陈青雨在内所有人的预期,一个无论象征意义还是实际意义都无比重要的初吻,真银白银的一千万美金加在一起,怎么看都不是小事,虽然她不觉得林小草能赢,但这件事在发展下去,难免有些不妥。
  
      林水墨和陈青雨熟识的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不过三天左右,可凭着良心说话,青雨姐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作为九州城真正的顶尖豪门千金,又是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容貌,自身还有才华,这样的女人,骄傲一点也无可厚非,所以确切来说,林小草的做法让陈青雨丢了面子了,这次赌约也颇有些意气之争的味道,林水墨看了看表,中午十一点半,心里想着是不是劝劝林小草,直接推掉还没来得及进行的赌约,然后道个歉什么的,起码这样双方也有个台阶下。
  
      “有一千万美金可以拿的好事,别说得罪人,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有大把人愿意拿吧。”
  
      林小草淡淡道,林书画的一番话似乎没有引起他的丝毫警惕,专心致志的对付着面前的午餐,会所的午餐自然比在公寓吃的丰盛的多,普普通通的白粥甜而不腻,小笼包也有些入口即化的意思,各种色香味俱佳的炒菜被摆了满满一桌,开饭前王搏龙坐在位置上,对恭敬站在一旁的服务生只说了一句午餐上二号菜,然后不大一会的功夫午餐就铺了一大桌子,林小草不动声色,心里却难免有点酸酸的。
  
      “不是吧,我说哥们,你还真确定你能赢?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对手是谁?”
  
      孙望岳一口白粥差点喷了出来,被这位保镖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自信给打败,他突然觉得林水墨的这位保镖确实有点意思,话不多,但无论往哪里一站,都有种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有种很强烈很明显的傲气和张狂,就比如现在,赌约还没开始,这厮就已经认为陈大小姐的初吻和一千万美金成了囊中之物,这简直狂到天上去了。
  
      而更让孙望岳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面对这种狂妄,他自己似乎并没有太多反感,只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总觉得这个保镖的一举一动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昨晚他睡觉前想了很久,直到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内心才很突兀的一震,终于明白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识到底来自何方。
  
      几年前的某个中秋节,他曾经亲眼看到过皇族的皇帝陛下,并且有幸一起吃了顿晚餐,饭桌上的皇帝同样话不多,但却硬是有种谁都不能忽视的存在感,压的人喘不过气来,那种平平淡淡的纯粹气势,是一种绝对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坚信自己无敌的意志和信仰!
  
      这种意志,皇帝身上有,但已经返璞归真,隐约而模糊,太子王搏龙身上也有,但却稍显青涩,并不成熟,而林小草则要明显许多,锋芒毕露,意志坚定,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他一丝一毫。
  
      这是只属于强者的意志。
  
      这个保镖不简单。
  
      孙望岳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同时也明白林小草为什么会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确实,强者和保镖,两个词形容的人物相差太远,所以他的一言一行会给人一种狂妄的感觉,孙望岳不得不承认,如果林小草有一个恐怖家世的话,那么他的表现几乎称得上无懈可击。
  
      但即便这样,孙望岳也不觉得已经是一名强者的林小草能赢。
  
      因为为了这一次的胜利,陈姐是真正的大动干戈了,请出来的人物身份之高,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对手是谁?”
  
      林小草轻声道,放下了碗筷,他自信不假,但也不会脑残到盲目,有提前了解一下对手的机会,他也不想错过,帝国疆域辽阔,十多亿的人口,民间多得是高人隐士,有名的无名的,数不胜数,起码就林小草知道的,除了他身在昆仑山的二师父之外,帝国内最少还有两个生死相搏就连他都要头疼的人物,不过两人身份尊贵显赫,出手的几率无限等于零,但这也只是林小草知道的而已,他不知道,不代表没有。
  
      难道陈青雨还真能请来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家伙?
  
      林小草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是杨老,杨无为老神仙,他是陈姐的师父。”
  
      孙望岳耐心的解释道,一句话却让在场大部分人变了脸色:“你可能不知道杨老的身份,我简单说一下,帝国特别行动中队你应该知道吧?杨老是雷霆狂风小队的教官之一,神州守护组织的名誉顾问,同时帝国其他一些隐秘特勤组的精锐,也算是杨老的学生,真正的太极拳宗师,起码防守方面,堪称帝国第一,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帝**部的军体拳被他一个人改良了三次,当然,这不是普通部队的玩意,普通部队的军体拳改良了不少,相对简单。杨老改良的是只在特种部队使用的军体拳,威力极大。这种人物,放在帝国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大姐这次是孤注一掷,必须要赢,所以才请他老人家出山,兄弟,说实话,你真没戏。”
  
      “我擦,不是吧?陈姐这是闹哪样?一个赌约而已,连杨老都惊动了?望岳,昨天你听清楚赌约了吧?陈姐压上的是初吻吧?你确定不是贞操?杨老这个人我知道,你们听我说...”
  
      林书画说了两句,明显又开始跑题。
  
      “你闭嘴啦,杨老厉害,大家都知道的。”
  
      谢媛有些头疼的掐了林书画一下,翻着白眼。
  
      “确实是初吻。”
  
      孙望岳哭笑不得道:“我昨天无意间听到青雨在嘟囔,以她的性子,多半是要请那位老神仙出山,她信奉的是狮子搏兔,做什么都要全力以赴,不给任何人一星半点的机会。”
  
      “很像是我姐的风格。”
  
      一旁半天没出声的陈破虏出声道。
  
      王搏龙的圈子每个成员都很有意思,有着独特的个人风格,林书画是个超级无敌的大话痨,孙望岳相对正常人一些,陈破虏沉默寡言,是真正的低调,以至于很多时候没什么存在感,但在关键时刻总能爆发给人惊喜,夏非凡也不怎么说话,但在圈子里却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被不少人私下里腹诽心理扭曲,跋扈起来不要命的主,而不曾出现在这里的叶晴川常年跟在王通天身边,他是立志于要做帝国下一任超级守护者的角色,冷漠,坚硬,平日里极难相处,谢媛媛相对普通,但性格直率,大大咧咧,跟林书画是一对欢喜冤家,至于陈青雨...
  
      陈大小姐在京城纨绔圈子里被盛传的并非是她的妩媚娇柔,这个可以是女神可以是女王但更多时候仿佛一个极品尤物的女人最让人称道的还是她的仗义,谁有经济困难了,只要能在陈姐面前说的上话,不管熟不熟,只要开口,一般都不会空手而回,这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名声,所以这几人中,陈青雨的圈子是最广泛也最模糊的,但很明显,如果陈青雨这次输了这场赌约,给人留下一个被欺负的印象,林小草的日子绝对不会太轻松,麻烦肯定一波接一波。
  
      “太极宗师,帝国防守第一?”
  
      林小草眼神诡异。
  
      “是我姐的师父,我见过一次,小草,你肯定打不过的,直接认输好不好?我去跟青雨姐说,我们不赌了,至于赌约也取消掉。”
  
      林水墨顺势开口道,未战先败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那也要分对象是谁,一个年轻保镖向帝国的老神仙认输,一点都不丢人。
  
      林小草微微摇头,嘴角轻轻扬起,似笑非笑。
  
      这个时候的他,整个人带着一种足以让女人目眩神迷的魅力,不轻佻,但却异常的放肆张狂。
  
      感觉坐在这里比每个人都矮了一头的白杨看到这个笑脸,恍惚了下,咬了咬牙,轻声道:“不知好歹!”
  
      “你真要在保护我之后去给青雨姐打三年工?值吗?”
  
      林水墨皱着漂亮的眉头,语调也比平时高了一些,不管怎么说林小草都是她的保镖,她要他放弃,语气虽然是商量,但也可以说是命令,结果这家伙一点都不给面子,让林水墨有些恼怒。
  
      “我是去拿钱。一千万美金,我很需要钱。”
  
      林小草摇摇头,因为下午多半要动一翻手脚,他只吃了个八分饱就不再继续。
  
      “我懒得管你!”
  
      林水墨有些赌气道,狠狠咬着面前的精致小笼包。
  
      “太子,你怎么看?”
  
      极少说话很多时候都没什么存在感的陈破虏突然开口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搏龙身上,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始至终,对于这场赌约,王搏龙都不置一词。
  
      “不着急,等表姐来了,慢慢看。”
  
      王搏龙异常的淡定。
  
      说曹操曹操到。
  
      一阵超跑特有的引擎轰鸣声响起。
  
      鲜红的r8最终停在了会所三号别墅的门前,别墅并不高的台阶下,陈青雨有些模糊的声音响起:“师父,一定要狠狠教训那个魂淡,把他打成猪头,不,他本来就是个猪头!”
  
      师父?
  
      众人面面相觑。
  
      尽管已经提前知道了答案,但陈青雨将那位传奇人物请过来的时候,众人内心还是一阵兴奋,但同时,所有人看着林小草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怜悯了。
  
      猪头啊。
  
      这么帅的一张脸变成猪头,肯定是一个很精彩的过程。
  
      两道身影出现在院落门口。
  
      一个一身月白色长袍的老人笑容和善,带着陈青雨走进院落,步伐不急不缓,一举一动犹如行云流水,带着说不出的韵律,浑然天成,整个人仙风道骨,只是这份皮囊,就当得起高人二字。
  
      “杨老。”
  
      众人第一时间起身迎了上去,王搏龙微微苦笑,走到老人面前喊了一声,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太子。”
  
      杨无为笑容舒缓淡然:“我听青雨丫头说这里有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就过来看看,当然,老夫也听说了那个赌约,有些荒唐,青雨丫头不懂事,我也只能过来走一趟,小草是哪一位小友?”
  
      “杨老,这个...”
  
      王搏龙摸了摸鼻子,脸色破天荒的有些尴尬,抬头狠狠瞪了一眼陈青雨。
  
      兴致勃勃而来就等着看某人变猪头的陈青雨有些莫名其妙,狠狠回瞪了过去,漂亮的眸子睁的圆圆的,很是可爱娇媚。
  
      王搏龙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苦笑,不加掩饰。
  
      陈青雨内心没由来的一阵,太子的苦笑让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安,一个荒谬的念头也随之浮现:难道搏龙认为师父打不过林小草?
  
      怎么可能!!!
  
      陈青雨皱了皱精致小鼻子,哼了一声,有些得意,小脸愈发光彩照人。
  
      师父在这里。
  
      她什么都不怕!
  
      “我是林小草。”
  
      人群最后方,林小草语气淡然,不悲不喜,不激动不恐慌不兴奋。
  
      几人下意识的分散开。
  
      人前人后。
  
      林小草和杨无为相隔大概十二三米,面对面。
  
      杨无为眼神猛然一凝,轻轻眯起,内心第一时间肯定了陈青雨的说法。
  
      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
  
      因为相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林小草看似随意站立,但竟然毫无破绽!
  
      杨无为一时吃不准林小草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只能说明后生可畏了。
  
      “年轻人你要和我老头子动手?”
  
      杨无为笑呵呵道,确实很有意思,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已经听说了自己的名头,但还能不卑不亢,这份定力就相当不俗。
  
      “我只是执行赌约。”
  
      林小草平静道,犹豫了下:“我会使用兵器。杨老如果有趁手兵器的话,也可以挑选,不一定是今天,杨老找到趁手兵器,随时都可以。”
  
      “不必了。”
  
      杨无为爽朗一笑,眼神看着林小草,有些欣赏,不管是有恃无恐,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眼前这个年轻人都给了他足够的期待感,只希望接下来他的表现不是绣花枕头。
  
      “我一双手就足以,点到即止,年轻人,现在就开始?”
  
      “可以。”
  
      林小草淡淡道,看似随意的站姿轻轻绷起。
  
      “出手吧。”
  
      杨无为嘴角含笑,目光慈祥,一副高人风范。
  
      这就开始了?
  
      众人面面相觑。
  
      林水墨更是跺了跺脚。
  
      两人一见面根本没什么客套寒暄,直接将调子定死了,现在看来马上就要动手,也太雷厉风行了一点。
  
      “好。”
  
      林小草微微点头,迈步。
  
      第一步。
  
      第二步。
  
      第三步。
  
      杨无为脸色瞬间就变了,变得极为凝重。
  
      眼前的年轻人虽然年轻,但确实是个难得的对手!
  
      第五步!
  
      林小草步子越来越快,五步迈出,两人距离眨眼间缩小到一半,而原本平平淡淡的林小草整个人骤然爆发出一股堪称磅礴的冷冽杀机!
  
      杨无为眼神愈发凝重。
  
      第八步。
  
      已经窜到杨无为面前的林小草身体状态已经调整到巅峰。
  
      一拳轰出!
  
      直线拳。
  
      短距。
  
      凶猛而霸道。
  
      拳风凛冽呼啸,直接砸向对方的脑袋。
  
      杨无为眼神紧紧眯起,猛然向后退了一步,伸手,轻飘飘的动作,但却无比迅疾,瞬间架住了林小草的拳头,整个人再次后退,双手不动声色的黏住林小草的胳膊,轻轻一拉。
  
      他的动作清晰的甚至可以说是缓慢,行云流水,不带丝毫烟火气。
  
      但冲势凶猛的林小草身体却瞬间失衡,猛地一个踉跄。
  
      杨无为不动声色,向前迈出小半步,双手直接抵住林小草胸膛,骤然发力推出!
  
      林小草踉跄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是飞,而不是退!
  
      以一种异常狼狈的姿势倒飞出去,狠狠摔在了七八米外的空地上。
  
      “哈!”
  
      陈青雨一脸雀跃差点跳起来,狠狠拍了拍小手,恨恨道:“猪头!”
  
      不知不觉已经出了一身冷汗的杨无为脸色如常,轻笑了下,看着摔在地上的林小草道:“年轻人,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