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一章:愿赌服输
    长剑破空声之后,场面再次恢复死寂。

    四周寂静的可怕,华丽的一塌糊涂的场面,却仿佛是一场匪夷所思的噩梦。

    几个尚未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措手不及的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落幕,或者说是开始。

    杨无为老神仙败了。

    太子败了。

    林书画也败了。

    只是因为那堪称惊天动地的一剑!

    林水墨娇柔的身子微微一晃,眼前有些发黑,对于林小草的实力,她自认为有一个过高的预期,可当事实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一切太过神奇。

    姐姐的师父,完全可以说是帝国内最强几人的老神仙竟然败了,败给了自己的保镖?

    保镖...

    林水墨内心呻吟了一声,突然觉得有点无力。

    不止是他,寥寥几个有幸观战的年轻男女脑海都出于剧烈的眩晕状态,毕竟这不是什么狗屁阴沟翻船,而是实打实的完败,加上了王搏龙和林书画后一样败北,他妈的,这种意境不能用强悍来形容的无敌人物,吃饱了撑的去做保镖啊?

    “小小小小草哥真...真..他妈的,真狠!”

    林书画摸了摸脖颈处的鲜血,语气很轻,但却有些语无伦次。

    小草哥。

    林小草轻轻一笑,这称呼挺有趣,而且在这个圈子里,哥这个词,侧面上也等于是实力,他深呼吸一口,这一战时间不长,但却把他来到九州城后的压抑感彻底释放出来,立威什么的,他懒得在乎,不过现在看效果,刚才那一手还颇有些王霸之气外露的感觉,这不都有人喊上哥了。

    王搏龙看着指尖的鲜血,紧紧皱起眉头,脑海中反复思索着林小草刚才的那一剑,若有所思。

    “年轻人,你刚才那一剑有些意思,说得上是博采众长了。”

    杨无为缓缓道,又咳出了一口鲜血,他虽然败在了林小草手下,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心结,绝对的实力摆在那里,差距清楚明白,刚才林小草那一剑爆发的时候堪称惊天动地,但最后却云淡风轻,他手下留情不假,但仅限于那一剑,之前的碰撞可完全都是实打实的激烈,透着无与伦比的侵彻力,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杨无为已经受伤不轻。

    “师父。”

    张大小嘴一脸呆滞的陈青雨终于反应过来,惊叫一声,冲到杨无为面前扶住她,急切道:“你没事吧?我们去医院。”

    “没事。”

    杨无为脸色苍白,气息比之刚才虚弱了太多,整个人摇摇晃晃:“受伤是肯定的,回去吃两副中药调养一些日子就好了,问题不大。”

    “这里就有一个中医疗养院。杨老,现在送您过去抓几服药如何?”

    王搏龙主动开口道。

    杨无为犹豫了下,点点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道:“也好,现在就过去。”

    王搏龙给林书画使了个眼色,从小到大两人都形影不离已经培养出十足默契的林书画点点头,看着几人离开,林小草也跟了过去。

    “操!牛逼。这身手简直就是国宝,林小草吃饱了闲着没事干来做保镖啊?擦,杨老太子书画被一剑秒杀,这身手是不是能直追王总了?”

    几人刚一离开,原本有些死寂的小群体立刻就炸开了,出人意料的是,说话的不是平日里比较喜欢出声的孙望岳,也不是滔滔不绝的林书画,而是素来沉默寡言的陈破虏。

    “水墨,这是从哪请来的妖魔鬼怪?简直就是逆天了,你确认他是你的保镖?”

    “狗屁的妖魔鬼怪,大神啊,这是神!”

    “水墨,小草哥还打算接活不?一千万美金一年,求预定个。”

    林水墨苦笑一声,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看起来最不现实的现实,面对有些癫狂的豪门公子,无奈道:“这是爷爷请来的人,据说很厉害,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夸张,现在看来,一千万美金似乎还是小草折价了。”

    “水墨姐,有这样的保镖在身边,上山下海都不用怕了,简直无解。”

    谢媛媛站在林书画身边道,语气羡慕,但却没什么嫉妒情绪。

    “好了。”

    林书画轻轻开口,一向一张嘴就滔滔不绝的他很难得的只说了两个字,他看了众人一眼,眯起眼睛,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在场的都是大家可以绝对信任的兄弟姐妹,今天的事情,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一定要保密!”

    几人微微一怔,随即点头,先不说这件传出去注定能掀起轩然大波的新闻会给杨无为老爷子造成什么影响,起码林小草就站在他们这一边的阵营里,虽然说傲气了些,但人家终归是实打实牛逼哄哄的实力,一剑秒杀杨无为老神仙的武力值,在哪个环境下不能成功装逼?这事曝光前必须要藏着掖着,下次爆发,没准就可以跌破一地的眼镜。

    “本来觉得小草哥这么狂不好,结果现在服了,擦,场面忒奔放了,谁能想到陈姐把杨老神仙拉过来还是输了?”

    孙望岳轻声感慨了一句,小草哥喊的可以说是发自肺腑。

    “你说啥?!”

    四周气氛猛地一静。

    然后陈破虏突然提高了嗓门问了一句。

    “我说...操!”

    陈破虏刚想重复一遍,整个人瞬间蹦起来:“陈姐输了?”

    几人对视一眼,同时撒丫子跑向中医会所,连林水墨和白杨都不例外。

    “初吻啊我去,就算惦记不上,看看也好吧?”

    孙望岳边跑边得瑟,两眼放光。

    “你丫就一受虐狂,女神都要给别人献吻了,你兴奋个毛线,赶紧蹲角落哭去。”

    夏非凡哈哈一笑,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不去,得看一眼,好让我死心,小草哥威武霸气。”

    跟在人群后面的林水墨嘴角轻轻抽搐,哭笑不得。

    一个赌约而已。

    就算履行了,也就是初吻,怎么听这群家伙一分析,好像青雨姐已经成了小草的囊中之物了一样?

    -------------

    中医疗养院内。

    陈青雨走出带着淡淡中药味道的药房后,脸色大为不善。

    “表姐,怎么样?”

    王搏龙站起来问道。

    “重伤,一只手轻微骨裂,五脏六腑都受理过重,最少也要调养一个月。不过死不了,我真的谢谢你啊,一个赌约,至于这么拼命吗?喂,如果师父有事的话,我肯定不会原谅你!”

    陈青雨恨恨道,一开始还是跟王搏龙说话,但后半段直接将怒火指向了林小草。

    “你真当你师父是大白菜?挥挥手就能随便扔到一边去的?”

    林小草微微皱眉,这是他可以做到的最好结果,杨无为是高手,极为难缠的高手,他很清楚这一点,太极的推,缠,粘三个字在杨无为手中发挥的出神入化,防守第一可以说名不虚传,林小草想要打败他,就必须百分百的全力以赴,发挥出来的破坏力必须要超过,甚至远超出杨无为的承受极限,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你!”

    陈青雨睁圆了眸子,狠狠瞪着王搏龙,像是突然响起了什么,拉着王搏龙走到一边的拐角处,还特意鬼鬼祟祟的偷看了一眼林小草,发现他没有跟过来,这才回过神,恶狠狠的瞪着王搏龙,凶巴巴道:“说,他是谁?!”

    “什么是谁?”

    王搏龙一脸茫然,装傻充愣打算含糊过去。

    “不许给我耍花腔,我知道他跟姑父认识,而且好像还打过架,总之关系很复杂,你三年前才来的九州城,之前一直跟在姑父身边,你会不知道他是谁?说实话!”

    陈青雨瞪大眼睛盯着王搏龙。

    王搏龙微微一愣,低头摸了摸鼻子,眯起眼睛,似乎在考虑说还是不说。

    “你如果不说,下次你去我家我就让我爸揍你。”

    陈青雨轻声威胁道。

    王搏龙苦笑一声,淡淡道:“姐,这几年那还有跟我爸动手之后还活蹦乱跳的人物?不就是这一位吗,私下里台面上都是这一位,你还不知道是谁?”

    “谁?”

    陈青雨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捂住了嘴巴。

    “你想到了?就是他。三年前在伦敦刺杀了我爸一回。”

    王搏龙看着陈青雨的反应苦笑道。

    “战神林轩辕?”

    陈青雨颤声道。

    王搏龙嗯了一声,点点头。

    陈大小姐一瞬间就懵了,整个人张口结舌,摇摇晃晃,想来想去,也没想到林小草有这么大的来头,这个可是能拉着皇帝陪他玩命的狠货,让自己师父去陪他打,简直就是找虐。

    陈青雨后退了两步,眼神呆滞而恍惚,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良久,才猛地尖叫一声:“他神经病啊,这么大的人物做什么保镖嘛?还有你,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现在他明显对我们无害。而且谁知道你冲动到打赌连初吻都拿出来当赌约的,我就算想说也晚了。”

    王搏龙一脸无奈,从口袋中掏出根烟点上,深呼吸一口道:“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陈青雨摇摇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沉默良久,才悄悄道:“他真的是林轩辕?”

    王搏龙翻了个白眼,懒得说话。

    陈青雨深深呼吸,丰腴完美的胸脯也随之一荡,她向前迈了一步,一张妩媚到极致的脸庞却率先红晕起来。

    “愿赌服输,姐姐我的初吻是献给林轩辕的,不是一个保镖!”

    陈青雨自言自语着,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向坐在椅子上的林小草。

    林小草缓缓抬起头来,看着脸色愈发娇艳的陈大小姐越来越近,神色淡然,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戏虐。

    “我...”

    原本已经鼓起勇气的陈青雨看到林小草的眼神,猛然涨红了脸,眼神复杂,对于任何女人来说,第一次接吻,都不是一件小事,至于主动献吻,除了一些天性开放的女侠之外,谁也不能把这事当成寻常事情对待,陈大小姐张着一张狐狸精的不像话的脸庞,可在这方面却保守的不像话,否则也不至于到二十六岁这个寻常人都做了妈妈的年纪还保留着珍贵初吻。

    “我愿赌服输。”

    陈青雨轻声道,原本的气势一挫,继而衰,再而竭,走到林小草面前的时候,已经没了半点底气,轻轻低头。

    林小草一把将这位在九州城里地位非同寻常的女人拉到怀里。

    陈青雨惊呼一声,身体颤抖着,坐在林小草腿上剧烈挣扎,她原本的想法不过是让这个恶人亲一下,嘴唇碰嘴唇点到即止,而今如此紧密的被他抱在怀里,已经超出了她的底线。

    “啪!”

    林小草一巴掌拍在陈大小姐的腰臀处,皱眉道:“老实一点。”

    剧烈挣扎着的陈青雨下意识的停了停,傻乎乎的看着林小草,不知所措。

    就在她反应过来刚要继续挣扎的时候,林小草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后脑,整个人贴上去,直接吻住了陈大小姐的红润小嘴。

    香甜,湿润,饱满,还带着一丝林小草形容不出来的温凉。

    陈青雨身体骤然僵硬,随即发疯一样的拍打着林小草的肩膀。

    林小草双手愈发用力,紧紧的将怀中美人固定在怀里,享受着陈大小姐二十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或主动或被动的为男人绽放的风情。

    **而醉人。

    两分钟。

    陈青雨挣扎渐缓,愿赌服输,心理上有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双手下意识的环住林小草的脖子,异常乖巧。

    五分钟。

    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她再次轻轻挣扎,无意识的在林小草身上折腾。

    八分钟。

    林小草终于放开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晕过去的陈大小姐,笑容玩味。

    真香。

    陈青雨大口喘息,连接在两人嘴边的透明丝线随着她抿嘴唇的动作落在两人的衣服上,她眼神迷茫,坐在林小草怀里,安安静静,似乎还在回味。

    林小草随意将她抱起来放在一边,像是玩过了就丢在沙发上的成人玩具,他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个手写账号放进她的嫩白小手上,很殷勤的叮嘱道:“记得打钱啊,这才是最主要的。”

    ----

    因为河蟹神兽还在,不敢具体描写了...

    本来能提前一个小时更的,但是停电了...出去交了下电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