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三章:跳板
    陈青雨果真是愿赌服输的豪爽妹子,一千万美金的天价筹码很快就转移到了林小草在瑞士银行的户头上,说句该遭雷劈的话,钱这玩意对于陈大小姐来说,当真就是一团废纸了,这个可以让无数人疯狂的数字远没有比失去初吻来的让她内心纠结,转账完毕后回到七公子会所内的中医疗养院,发现林小草还在,坐在原来的沙发上,仿佛一动不动。
  
      “钱已经给你打过去了。”
  
      陈青雨轻声道,不矫情不愤恨不傲娇,平平静静,这种表情语气,就算只是掩饰,也足够完美。
  
      “知道了。”
  
      林小草淡淡道,他犹豫了下,再次将一张折纸交给陈青雨:“如果你师父能信得过我的话,让他按照这个方子抓药,恢复的应该快一些。”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纸,随意的折了一个正方形,陈青雨伸手接过来打开,大概十多味的中药,行草,字体算不上漂亮,但字如林小草其人,一笔一划带着一种仿佛扑面而来的冷冽,锋芒四射。
  
      “你写的?”
  
      陈青雨扬了扬手中的药方。
  
      “我二师父对中医药理很有研究,我跟着学了一些,不敢说水平很高,但起码比这里的医生好一点。”
  
      林小草点了点头,他这倒不是吹牛,战神每一次的出现都是一阵无法忽视的腥风血雨,战绩辉煌,但这不代表他真的是金刚不败之躯了,同样会受伤,也重伤垂死过,白杨无意间看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疤就是证明,战神的辉煌,完全是用林小草自己的鲜血和敌人的鲜血一起浇筑起来的光芒,他可以活到现在,那一身医术很多时候都是能救命的关键。
  
      “我去拿给师父。”
  
      陈青雨笑了笑,抿起刚刚被林小草肆意啃咬轻薄过的红润小嘴,转身推开了疗养室的大门。
  
      林小草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将赶过来看戏的林书画等人轰走的王搏龙看了看沙发上的林小草,犹豫了下,走过来坐在他对面,轻声道:“殿下,我把您的身份告诉表姐了。”
  
      “嗯。”
  
      林小草不置可否,含糊的应了一声,他的身份注定不可能长期处于保密状态,而且他也不觉得隐姓埋名这件事有多有趣,目前他只是打算暂时将林小草和林轩辕两个身份区分开,一明一暗,为的只是方便做事,很单纯的目的,战神的身份在有限的几个人心里公开,不会成为阻碍,相反还会得到一些支持。
  
      “昨晚我跟江湖叔叔通过电话,他让我转告你,无论如何,他都欠你一条命。”
  
      王搏龙缓缓道,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林小草,动了动身子,有些蛋疼。
  
      说心里话,对于战神,他心里很敬佩,但要说喜欢亲近,还真没多少,每次看到他,王搏龙心里都有些别扭,而且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牵扯,他根本不能给林小草一个准确的定位,林小草跟皇族之间的复杂关系,让王搏龙每次还没跟他说话,自己心里就先是一阵郁闷。
  
      “知道了。”
  
      林小草轻声道,不知道是因为刚才打了一架内心戾气被释放出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的语气出奇的多了点柔和:“他迟早要来九州城的,我等着跟他一起喝酒。”
  
      “好的,我一定转告江湖叔叔。”
  
      王搏龙微微一笑,点头答应下来。
  
      王江湖!
  
      即便放在高手如云的皇族,这也是一个足够分量的人物,三万人左右的皇族在黑暗世界中是一个少有人愿意去招惹的庞然大物,但属于皇族的精锐私人武装,却只有三支。
  
      从王家创立之初就存在至今的执法队,以及皇帝随后在执法队中单独分出来的另一个组织:王家执政官,最后一个便是近年来由皇族小公主王锦绣尝试着建立的战争傀儡,不过目前这个组织并不完善,基本形同虚设。
  
      而王江湖,便是王家执政官中仅有的两名副执政官之一,执政官不同于已经有了大统领的执法队,大执政官的位置始终空悬,两名副执政官就是组织内部的最高领导者,在王家可以说得上是位高权重,属于真正的高层序列。
  
      王搏龙张了张嘴,刚打算继续说话,疗养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陈青雨缓缓走出来,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王搏龙,对林小草道:“师父想请你进去单独聊聊,可以么?”
  
      林小草微微一愣,皱眉道:“药方有问题?”
  
      “不知道,师父没说,只是他想让你进去单独聊两句。”
  
      陈青雨摇摇头,跟林小草对视一眼,水润眸子立刻转移到了别的位置。
  
      “好。”
  
      林小草站起身,没有多说,走进了充斥着浓浓中药味道的疗养室。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内柔和的光线洒满了每一个角落,正中央的位置上放着一个躺椅,杨无为安静的躺在上面,拿着一本书,默默翻阅着,在他旁边,用文火熬着一壶中药,火候已经差不多。
  
      “杨老,你找我?”
  
      林小草走到杨无为面前,随意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平静看着这个被他亲手打伤的老人,语气没有丝毫愧疚。
  
      “我看过了这张方子。”
  
      杨无为拿起林小草写的药方笑了笑:“这张方子的风格我很熟悉,所以请你来确认一下。”
  
      林小草没说话,只是扬了扬眉。
  
      杨无为在躺椅上动了动身子,牵动了身体伤势,微微皱眉,苦笑一声,他今天伤的不轻,能尽量少活动是最好,目前看来还要呆在这里养几天,如果不是这样,他还真不愿意跟这个刚刚打败了自己的年轻人用这种有倚老卖老嫌疑的姿态说话:“这张方子的风格很明显,在帝国内也可以算是一脉相承,起源于叶春秋叶老,然后到现在的帝国守护者王天雄王总,也只有他们师徒会这么用药,剑走偏锋,但效果确实神奇,年轻人,你跟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他看了看林小草的脸色,似乎明白了什么,自嘲一笑道:“你放心,我既然能做青雨的师父,立场就很明显了,而且对于如今的帝国,我一个老头子也影响不了什么,今天的谈话,我可以保证不被第三个人知道,你可以相信我。”
  
      “叶老是我的二师父。”
  
      林轩辕沉吟道:“王总,是我师兄。”
  
      “你是林轩辕?!”
  
      尽管内心已经有了猜测,但听到林小草的回答,杨无为内心还是一震:“你是林风雪和...”
  
      杨无为声音猛然止住。
  
      不大的房间内,一股尖锐到了极致的杀气骤然爆发,牢牢锁定了杨无为。
  
      林小草表情还是平平淡淡,眼神盯着杨无为,不动声色。
  
      但在帝国内大名鼎鼎的老神仙却毫不怀疑,自己如果继续说下去,等来的绝对是这个年轻人的致命一击!
  
      “原来是战神殿下。”
  
      杨无为苦笑一声,摇摇头,语气感慨:“我在十年前去过一次昆仑,专门拜访过叶老,当时听叶老说起过你一次,你刺杀皇帝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敢相信,以为只是出现了重名,毕竟以你的立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站在皇族的对立面,直到现在我才可以肯定,原来真的是你。”
  
      林小草眯起眼睛,沉默不语,那张英俊刚硬的脸庞在略微有些昏暗的柔和灯光下显得异常危险。
  
      “殿下来九州城,怕不止是做一个保镖这么简单吧?”
  
      杨无为沉默了一会,微微叹息,看着林小草试探道。
  
      “报仇。”
  
      林小草嗓音冷漠的给出答案。
  
      对这个回答丝毫不意外的杨无为点点头:“西南林家在帝国内已经根深蒂固,殿下虽然无敌,但一人之力也不可能将他们连根拔起,而且西南林家最出色的接班人目前已经进入雷霆小队,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瞄准了王总的位置去的,一旦成功的话,你等于是跟整个帝国的精锐作战,我有个建议,不知道殿下想不想听?”
  
      “什么?”
  
      林小草平静道。
  
      杨无为脸庞上的笑容微微舒展,愈发明显,像是一个阴谋得逞的老狐狸一样:“不知道殿下有没有兴趣来国特中队?这里将是你进入神州守护的跳板,如果你能把西南林家最出色的接班人狙下马,成功接替王总的位置的话,你到时报仇也会顺利很多。”
  
      “没兴趣。”
  
      林小草摇摇头,拒绝的异常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