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四章:公主殿下
    (前面还有一章,十二点更的...)
  
      “你应该很清楚国特中队的性质。那是最靠近神州守护的组织之一,九州城有本事的年轻人不少,对这个跳板也是梦寐以求的,年轻人,我邀请你来国特中队,自然是看重你的实力,但同样也看重你的出身。帝国守护者,从叶老开始就一脉相承,由你接班,也是一段佳话。王总那个位置的特殊性,你应该很清楚。”
  
      杨无为缓缓道,身子在躺椅上动了动,重重喘了口气,自始至终,他的眼神都牢牢锁定在了林小草身上。
  
      林小草自然明白那位很少见面的师兄对于帝国来说有多么重要,神州守护的龙头,军部各地的特勤组,特工队,特种部队,几个隐藏在台面下为国家服务的财阀家族,还有一些从来不出现在明面上甚至连代号都没有的神秘组织,理论上来说都是自己那位师兄的下属。
  
      自身实力,是上那个位置最重要的条件之一,那样一个特殊的位置,等于是自身坐在了帝国最黑暗的位置上,代表着帝国在黑暗世界争斗,帝国守护者拥有着相当大的自主权,直接管辖着帝国内最隐秘的精英,实权大的吓人,完全不亚于决策局内排名靠后的常委巨头,甚至因为工作性质,他更让人忌惮。
  
      这样的人物,放在任何一个家族,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巨大助力。
  
      帝国第一代的守护者便是叶春秋,二十年前,号称天下第一。
  
      而现在的守护者,则是叶春秋的大弟子王天雄,如今也是叶家的守护者。
  
      如果林小草可以上那个位置,师徒三人,震慑帝国内外数十年的时光,这确实算是一段佳话。
  
      林小草微微低着头,下意识的伸出手揉捏着自己的下巴,沉默不语。
  
      作为杀手,他极为方案那种有组织有纪律的行事风格,黑暗世界永远都不是正大光明的战场,也玩不出两军对垒硬碰硬的桥段,三年多的杀戮生涯,林小草玩死过不计其数的各国所谓的精锐,反倒是没那么多纪律顾忌,肆无忌惮的发挥着最大个人能力的‘散兵游勇’更让他头痛,所以对于加入某一个组织,他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抵触情绪。
  
      可同样的,他也很清楚,杨无为的话也很有道理,想要报仇,对付如今的帝国第一豪门西南林家,成为帝国守护者是最好也最快的选择。
  
      “再说吧。”
  
      林小草摇摇头道,最终也没给出杨无为明确的答复。
  
      杨无为欲言又止,眼神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失望,战神,这可是一个出道后曾经让各国政府都秘密派遣精锐拉拢的超级大杀器,如果可以拉拢过来为国效力的话,由他和王总联手,神州守护在黑暗世界的地位将成倍的提升,威慑力也大大增加。
  
      他深深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林小草,内心轻叹,暗自摇头告诉自己不能急,语气依旧和风细雨:“你来我这里,凭你的实力,我肯定不会给你一个炮灰的位置,雷霆小队你现在不能去,狂风小队还是可以的,副队长,或者战斗教官,两个位置随便你选,国特中队是我的地盘,我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还没死,说话还是有些用处的,只要我还在,就没人愿意往国特中队这一亩三分地上乱伸爪子,你好好考虑,我随时等你消息。”
  
      “好的。”
  
      林小草点点头,真心实意道:“多谢杨老。”
  
      杨无为哈哈大笑,声音爽朗,这对关系透着种诡异的一老一少之间,气氛没由来的缓和了不少,他也顺势将内心的疑问问了出来,好奇道:“你那一剑很有意思,不,应该是很恐怖。我杨无为从出生到现在,一介武夫,虽然一辈子没站在第一的位置上,但自认见识不差,那一剑不止是融合了叶老的那一招倾国,似乎还有点天下无敌的意思,形神兼备,可以说相当难得,能不能具体说说?”
  
      杨无为口中的天下无敌,并非是形容词,而是一种可以跟那一招利用全身肌肉追求极限移动倾国齐名的绝学。
  
      那同样是一种让人惊艳的发力方式,在一瞬间绷紧全身的关节,蓄力于一点,追求的是超越人体极限的爆发力!
  
      这一招,就叫天下无敌。
  
      传闻年轻时的皇帝,前二十年便主修这一招,这一招,至今都是他无敌于天下的基础。
  
      “目前还在完善,一些细节没有琢磨清楚,那一剑其实消耗很大,就算我全盛时期也出不了几次,跟我预想的相差太远,蓄力和发力感觉都很别扭,似乎是思路错了。”
  
      林小草皱起了眉头,说的并不详细,不是他不想说,是说不出那种感觉,杨无为虽然败在他手下,但老人一辈子的经验岂是寻常,讨论武道,如果可以说的清楚明白,他肯定会有比较不错的收获,但他近两年绞尽脑汁琢磨的这一剑,至今还是让他茫然,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关键点。
  
      “太追求完美了。”
  
      杨无为摇摇头:“我不知道倾国和天下无敌的发力方式,但两者相比,隐约能猜到一些,即便不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相差也不会太近,你同时改动,在速度和爆发上都追求极限,并非不可能,但消耗肯定大的很难承受,几乎无解。”
  
      林小草苦笑不语。
  
      只有这个时候,他身上有意无意的桀骜才会彻底消失,整个人显得苦恼而无奈,像是一个在变强的道路上不断摸索的普通人,而不是几近无敌的战神。
  
      “这一剑叫什么名字?”
  
      杨无为轻声问道,带着点试探意味。
  
      “诡道。”
  
      林小草犹豫了下,还是没选择隐瞒什么,一个名字而已,也算不上什么秘密。
  
      杨无为愣了一下,笑容玩味。
  
      当年年轻时的皇帝疯狂之中闯下了弥天大祸,不得已逃亡欧洲,五年后重回帝国俨然是一副天下第一的无敌姿态,极少有人清楚那五年中最后的三年,彻底销声匿迹的皇帝到底经历了什么,可随着他第一次上昆仑,所有人都知道他大幅度的改动了那招属于王家的绝学天下无敌。
  
      皇帝是第一个改动天下无敌并且彻底成功的人物。
  
      而且跟他交过手还可以活着的人,都不否认,改动过后的那一剑,起码在威力上已经超越了天下无敌。
  
      那一剑,叫王道。
  
      诡道对王道,针对性显而易见。
  
      “你也不用着急,你才多大?其实以你的资质,现在就到达这个地步,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十年二十年之后,几乎不敢想象,从这一点来说,你已经远超太子和王通天了,说是天才也不过分。”
  
      杨无为安慰道,他是真起了爱才之心,这个年轻人今天就可以打败自己,明天呢?明年呢?又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远超?天才?”
  
      林小草有些自嘲,但却没有多说,从小到大,他选择的便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或者可以说是旁门左道,他的强大,付出的是同样惨重的代价,三年前重伤了皇帝的那一剑就是他最巅峰的状态,想超越,基本难如登天,现在的他几乎已经被定性,成长的空间已经小的可怜,但王搏龙却不同,从小稳扎稳打,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一切都才刚刚起步,潜力巨大,成长空间也值得所有人期待,二十年后,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成为皇帝第二。
  
      他们两人,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并且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自嘲但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林小草深深呼吸,眼神坚定。
  
      --------------
  
      “搏龙,你说他们不会再打起来吧?”
  
      疗养室外的沙发上,陈青雨等了一会,没发现林小草出来,忍不住问道,妩媚的脸庞上神色古怪。
  
      “可能性不大。杨老的伤势不轻,这个时候选择动手很不明智。”
  
      王搏龙轻声笑道,语气沉稳,他看了看陈青雨,突然开口,笑道:“姐,要是殿下和杨老打起来,你会选择帮谁?”
  
      “啊?”
  
      陈青雨脸色猛地涨红,茫然了两秒钟,猛地反应过来:“当然是帮师父!我跟那个混蛋殿下没有任何关系!”
  
      “哦,没关系,我懂的。”
  
      王搏龙眨了眨眼睛,笑容戏虐,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不许笑!”
  
      陈青雨瞪着王搏龙,语气愤愤,只能老调重弹,威胁道:“再敢编排我,下次你去我家,我就让我爸揍你!”
  
      “不笑了,我发誓我没笑,哈哈!”
  
      王搏龙笑声愈发清逸爽朗。
  
      陈青雨没好气的踢了一下对面的王搏龙,妩媚的脸庞有些复杂,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哀怨:“好了,玩笑归玩笑,这只是一个赌约而已,我愿赌服输,没什么的。过了明天,一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真当我是花痴啊?不至于。”
  
      “是吗?”
  
      王搏龙轻轻反问了一句,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却带着一丝陈青雨看不懂的无奈:“可能你是这么想的,但事实哪有这么简单。战神碰过的女人,谁敢动?姐,你太天真了,你真以为那位殿下是来九州城做保镖的?他的身份能隐藏一辈子?”
  
      陈青雨一时间竟然愣住。
  
      她坐在沙发上,眼神变幻,时而恍惚,时而迷茫,良久,才喃喃自语道:“战神殿下啊...”
  
      王搏龙笑了笑,还没说话,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翻了翻口袋,随即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愣了一下之后,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电话通话的时间很短暂,另一头不知道何方神圣很简短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在京城内大名鼎鼎的太子拿着手机,一脸头疼加蛋疼到受不了的苦笑。
  
      --------
  
      九州城国际机场。
  
      一年到头也对外开放不了几次的vvip通道中,一名背着一个长条形盒子的白衣女子缓缓走出通道。
  
      整个机场小范围内瞬间变得寂静。
  
      范围飞速扩散。
  
      原本喧闹的大厅,有那么一瞬间,竟然集体失声!
  
      白衣,白裙,一双精致小巧的白色绣花布鞋,起码也有一米七五的高挑个子,柔顺乌黑的长发柔顺的绕过脖颈,搭在将略微紧身的白色上衣高高撑起的胸前,她神色平淡,清清冷冷,一双纯澈的可以清晰倒映出周围环境的眼眸璀璨晶莹,但却没有丝毫异样的波动。
  
      眉目如画?
  
      沉鱼落雁?
  
      倾国倾城?
  
      风华绝代?
  
      一些站的距离她稍近一些的男人脑海中没由来的冒出这些词汇,随即又摇摇头,苦笑着否决掉,这种以往看起来很美好的词汇,放在她身上,似乎都变得庸俗起来。
  
      仿佛骤然盛开在机场大厅的一朵白色雪莲,不妖艳,清冷素雅,无形中给了所有人一种只可远观却丝毫不敢亵渎的神圣感。
  
      她一言不发,从容向前。
  
      整个机场大厅的所有人已经开始败退。
  
      在她身后,一个体型少说也有两米的魁梧男子同样背着一个布囊,缺了一条右臂,脸色木讷的近乎憨傻,不远不近的走在她身后不到两米的位置,一声不吭。
  
      白衣女子跟魁梧男人离开机场大厅。
  
      大厅内瞬间爆棚!
  
      走出机场,将喧嚣声置于脑后,女子站在航站楼前,抬头望着九州城的天空。
  
      阴天。
  
      冷风。
  
      白色的裙摆和柔顺发丝同时飞扬,她亭亭玉立的站在风中,如梦如幻,宛若仙子下凡。
  
      一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放慢了速度,最终停在了女子身前,劳斯莱斯前后,两辆奔驰s级停稳,车门同时打开,八名身材魁梧雄健的男人做下车,同一时间对着白衣女子微微躬身。
  
      劳斯莱斯驾驶席上一个中年女人推开车门下车,绕车大半圈后亲自拉开了豪华座驾的后排车门,微微弯腰,恭敬道:“公主殿下,王爷要我接您和虎爷过去。”
  
      一身白衣的她轻轻拢了拢头发,点点头,嗯了一声,钻进了劳斯莱斯的后排。
  
      车队缓缓离开。
  
      这一幕,对于所有有幸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来说,都是终身难忘!
  
      劳斯莱斯离开机场,平稳的行驶在九州城的宽阔街道上。
  
      车子后排,一身白衣的女子掏出手机,打了电话,轻声道:“哥,我到九州城了。”
  
      她语气顿了顿,轻轻咬了下嘴唇,仿佛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柔声道:“我想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