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五章:异常
    王搏龙没有多呆,接到电话后就匆匆离开七公子会所,赶往并肩王府,走的时候没忘记召唤上林书画,太子一走,原本呆在这里就是为了见证赌约的几位豪门子弟也很默契的撤退,他们这个小圈子相对来说很松散,平日里偶尔聚会,但次数不多,说到底,这些人都是单独就可以拉出一个圈子的彪悍人物,心高气傲,平日里以太子为中心,当王搏龙不在的时候,没事的情况下,他们也很少聚集在一起。

    并肩王王妃的生日在明天晚上,宴会地点就在二十年前被称呼为帝王宫的并肩王府,陈青雨开始的时候打算拉上林水墨和白杨一起去挑选礼物,加上一个谢媛媛,购物逛街,四个各有特点的美女,气场互补,谁也说不上是谁的绿叶,过程肯定愉快,不过献上或者说是被人夺走初吻之后,陈大小姐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起码暂时她不打算跟林小草有交集,所以趁着林小草还跟杨无为谈话的功夫,偷偷给杨无为发了个短信,让师父好好养伤,然后拉上了谢媛媛和白杨一起撤退,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个下午,不止陈青雨,白杨和谢媛媛都需要用疯狂刷卡来平静还在激荡的心情。

    林小草从中医会所回到三号别墅的时候,空荡的别墅院落里,只有林水墨一个人,孤零零的,正趴在凉亭内的栏杆上,拿着一根细长的竹棍逗弄着水池中的几条大红色鲤鱼,从林小草的角度看过去,林二小姐包裹在米色休闲裤内的臀部愈发挺巧,整个人仿佛成了院落中最出彩的一道风景。

    “你回来了。”

    林水墨无意间转头,看见林小草站在一旁,下意识的站直身体:“杨老的伤势怎么样?”

    “不碍事。调养几天就可以,他们呢?”

    林小草随口问道。

    “都走了,明天是王妃生日,青雨姐拉着媛媛和小白去挑礼物了,我也要去买礼物,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林水墨拿起放在旁边的挎包离开三号别墅,坐进那辆红色的特斯拉内部问道。

    目睹了那一场荒诞但却含金量十足的赌局后,她的心态可以说是几人中最平静的一个,虽然同样震惊,但却还夹杂着一丝惊喜,毕竟林小草是她的保镖,保镖越强,也就意味着雇主越安全,虽然目前看来这个保镖态度太过狂傲,但林水墨已经计划着明年是不是可以继续砸出一千万美金雇佣林小草。

    “没有。”

    林小草摇头道,启动车子,一路下山。

    “去世贸天阶看看吧,初次见面,其实不用送太贵重的东西,心意到了就可以。主要还是我爸的态度,他如今加入王系,肯定会接到邀请的,我作为晚辈,不过是凑个趣而已。”

    林水墨心平气和道,心里已经开始思索该送什么礼物,能不贵重却又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政治豪门和经济豪门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者可以铺张,但前者拿出手的礼物,必须要注意影响,更何况现在的九州城林家连政治豪门都算不上,林从政的进阶已经是板上钉钉,但只要一天坐不到那个位置上,就称不上豪门。

    “林总督如今也算登堂入室了,本身级别不低,又抱上粗壮大腿,现在肯定是春风得意的很吧?真要恭喜一下你们家,走下坡路走了这么多年竟然还可以侥幸生存,现在又莫名其妙的爬上去了,果然好运。”

    林小草淡淡道,嘴角的笑容有些讥讽。

    林水墨不需要转头就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敌意,字里行间都是一种**裸的挖苦,她深深呼吸,先把自己内心的怒火压下去,如今她已经摸清了一个规律,林小草虽然傲气,但却并非死板,寻常事情上很好说话,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家族,他就会立刻变得跟刺猬一样,这种苗头在他刚到九州城的时候还不明显,但自从两人搬出天公府别墅到现在,林小草内心的不满已经不加掩饰,充斥着**裸的蔑视和厌恶。

    “小草,能不能说说你的身世?”

    林水墨突然开口道,很柔和的语气,带着并不明显的试探意味。

    “没什么好说的。”

    林小草眼神眯了眯,冷淡道:“五岁那年被带到昆仑,三年多前下山后还没回去过,你想问什么?”

    “我知道你在昆仑成长,但是你好像从来没有提起过你的父母。”

    林水墨小心翼翼道。

    林小草脸部表情逐渐舒展,弧度冰冷,但却有种林水墨根本理解不了的灿烂。

    他缓缓转头,扫了一眼林水墨,淡然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提他们?我跟你很熟吗?”

    林水墨身子骤然颤抖了下,原本红润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她死死盯着林小草的脸庞,猛地尖叫道:“停车!”

    “你用不着害怕,老毛病了,不过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伤害你,起码一年内不会。”

    林小草转过头去,语气异常冷漠,不带半点温度。

    林水墨剧烈喘息,身体依旧颤抖,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整个人惊魂未定,偏过头看着窗外,仿佛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是什么不知名的洪水猛兽。

    刚才林小草转头的一瞬间,出现在林水墨面前的赫然是一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景象,匪夷所思,恐怖的犹如一场噩梦。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但那一刻的林小草,一双眼睛,一左一右,完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眼神。

    左眼充斥的是暴虐,疯狂,阴冷和杀戮。

    而右眼却是一片淡淡的温暖,思念,纯净,还带着丁点的委屈。

    截然相反的两种眼神,同时出现在林小草身上,那一刻,林水墨如坠冰窟,只觉得头皮发麻,几乎下意识的要推开车门跳车。

    感性不停的提示着她身边坐着的是自己的保镖,不会有事,但理性却在疯了一样警示着,呆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绝对是最致命的危险。

    林小草轻轻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打开车窗,抽出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自嘲道:“如果刚才吓到你了,我道歉,你没必要怕我,暂时我还不会彻底失去理智,所以无论怎么样,保护你我都会记得的,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一样,呵,怪物就怪物吧,这种眼神我见多了,早就习惯了,没什么的。”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吸烟的动作却愈发剧烈,一口将整根香烟吸掉了大半!

    林水墨猛地转头,看到的却只是林小草大口吸烟的侧脸,些许自嘲,些许黯然,但更多的却是咬着牙生生憋在心里的自嘲和执拗。

    她的心没由来的抽紧,狠狠的,心疼的刹那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对不起。”

    林水墨轻声道,咬着嘴唇,她不知道刚才自己的举动是不是给这个始终看起来很狂傲的男人带来了伤害,但现在除了这三个字,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华清读书的时候,她曾经因为兴趣读过一些心理学书籍,研究并不深刻,但却很清楚的知道,一个人在一瞬间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已经严重到极点的精神分裂!

    再近一步,也许就是彻底的迷失,或者自毁。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林水墨紧紧咬着嘴唇,心脏却抽搐的愈发强烈。

    “没什么,说了我都习惯了。”

    林小草迅速抽完一根烟,将烟头丢出窗外,语气淡漠,没有责怪,没有愤怒,没有迷茫,只有一种淡淡的疏远,很刻意,很自然。

    这种隐约不受控制的状态并非第一次出现。

    之前也出现过,那个时候,尚还在世的师父会担忧,二师父则是一脸复杂的叹息,将自己捡回来的那对夫妇,心疼中也会带着一丝他们自己都察觉不了的忌惮。

    林小草不怪他们,这确实是一种很难理解的精神异常,但他也不曾后悔过,路是他自己选的,根本容不得他回头去看后退的方向。

    只有一个女人敢于靠近状态异常的林小草,死死搂着他,喊着他的名字,哪怕被狂乱状态下的他打吐血,拎着脖子差点给活活掐死也没有丝毫恐惧。

    那个时候,林小草就知道,无论最后他是成功还是失败,是得意还是失意,哪怕他最后真的变成了一个让所有人恐惧的怪物,她都会站在自己身后,不会有丝毫的嫌弃。

    他转过头,看了看身边从血缘关系上来讲他应该喊一声表姐的女人,却没有从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发现本应该出现的恐惧和忌惮,只有一抹很单纯的担忧,柔韧沉静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歉意和犹豫。

    林小草内心一软,摇摇头,嗓音轻柔道:“我没事。”

    “嘭!”

    话音未落,红色的特斯拉猛地一阵。

    特斯拉后方,一辆普普通通的本田直接撞在了特斯拉的车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