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七章:玩狙
    赵宇虽然也是被西南林家培养出来的高手,但他自己却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杀手,准确来讲,他勉强也可以算是黑暗世界的一员,但工作范围却异常明确,只执行西南林家指派的任务,算是家犬,而且还是一条并不怎么合格的家犬。

    四十六岁,十九岁出道,二十七年的时间,他陆续执行过不下五十次的任务,轻松的不少,惨烈的也有几次,甚至还有两次他的所有同伴全部阵亡只有他自己还活蹦乱跳的事迹,贪生怕死,一条不敢豁出命去咬人的狗,无疑是极为不合格的。

    所以到了后来,连林风雪都注意到了家族内这么一条奇葩,但出人意料的是,林风雪并没有将赵宇杀鸡儆猴,而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了他的能力,将他从杀戮战场上调回来,摇身一变,成了一名伪装大师。

    这么多年下来,他做过卧底,做过商业间谍,只是整容就不下五次,他的伪装是绝对的大师级,对于西南林家的贡献,也不下于任何一名精英。

    他不是杀手。

    这是林风雪的看法。

    赵宇自己同样这么认为,而且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演员,在伪装领域,颇有些沉迷而不可自拔的坚持和执着。

    他今天开着一辆本田撞特斯拉属于临时抽调,任务也并非击杀,而是将目标引入事先埋伏好的狙击圈,这个路段,是目标回家的必经之路,也是距离狙击圈最近的距离,他们已经等了两天,今天看到红色特斯拉出现,赵宇毫不犹豫,直接就撞了过去。

    只不过等他撞车后以低姿态走进特斯拉,内心立刻就后悔了。

    车内下来的男人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模样,这个年纪,在赵宇心里完全就是小孩子,可就是这么个小孩子,眼神随意一扫,愣是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是对于危险的本能直觉。

    他能活到今天,贪生怕死是一点,对于危险的直觉同样敏锐。

    直觉告诉他,今天如果表现不够完美的话,没准就要栽了。

    “小兄弟,您看这事怎么处理?要不要走保险?这个,我还有些事,如果您嫌麻烦,我给您留下一些现金和联系方式?我先离开?”

    赵宇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后背却已经满是冷汗,几乎浸透衣衫,他越来越觉得身边的年轻人很不对劲,呆在他身边的时间越长,就越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贪生怕死的本能也暂时压制住了林风雪的命令,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能将目标带到狙击圈里最好,如果不能成功,那就留点钱闪人。

    任务?

    那也要先活下来才可以考虑的事情。

    折在这件事情上,完全体现不出他的价值。

    至于动手,从头到尾,赵宇都没想过,这个叫林小草的年轻保镖从下车到现在,动作看似漫不经心,但却从头到尾处于一种绝对的防御状态,更让他不安的是,对方防御的目标明显不是他,而是西北方!

    那是狙击圈的方向。

    赵宇小心赔笑,身上的冷汗愈发密集,他小心翼翼的伸手入怀,怀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钱包,另外还有一把威力堪称狂暴的54手枪。

    他的动作很慢,竭力想要找出林小草身上可能出现的破绽。

    林小草微微眯着眼睛扫了他一眼,嘴角似笑非笑。

    赵宇内心猛地一激灵,咬咬牙,选择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大叠的钞票,来到林小草面前,双手递过去,笑道:“兄弟你看,这些应该够了。”

    林小草随手把钱接过来,确实不少,这一叠就算到不了一万,少说也有七八千,他淡淡笑了笑,点头道:“确实够了。”

    “那我先走?”

    赵宇轻声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直接离开,询问中带着试探。

    一道几乎很难察觉的光线从西北方向直接照在了林小草脸上,来来回回,闪烁了三次。

    林小草不动声色,看着面前的大叔,微微摇头:“你走不了。”

    赵宇脸部的肌肉一抖,强颜欢笑道:“为什么?这些钱...”

    “这些钱够了。”

    林小草摇摇头:“不是钱的问题,那个方向上应该有你的同伴,一会需要你指认一下,当然,他们运气不好,不像你,大街上车来车往的,所以才可以活到现在。”

    他伸出手,指着西北方,笑容阴森。

    “你!”

    赵宇脸色瞬间狂变,毫不犹豫的再次伸手摸向怀里,打算掏出手枪。

    这种境地下,逃跑是最笨的方法,还不如将自己最有利的武器拿出来,希望对方可以投鼠忌器。

    林小草猛然向前一步,单手扯住赵宇的头发,一膝盖直接撞在对方腹部。

    正通过后视镜看戏的林水墨很清晰的看到那一瞬间,赵宇双脚腾空了至少有十多公分,一口红的异常凄厉的鲜血直接喷出来,脸上血色彻底消失。

    林小草表情平静,看着对方弓起来的身子,顺手一肘砸在对方后颈处,毫无还手之力的赵宇当场昏迷。

    林小草提着赵宇,转头看了看西北,一言不发的将赵宇扔进特斯拉后排,对副驾驶席上玩弄着自己头发的林水墨道:“给王搏龙打个电话,让他把人弄走,肯定会有收获,没准还会有惊喜。”

    “他是?”

    林水墨柔声问道,心态异常平和,对于她来说,林小草这个从来不把自己当保镖的保镖在身边,只有在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她才能充分感受到那种天塌下来都不怕的安全感。

    “百分之九十是西南林家的人。百分之十的可能性是我在七公子会所打的那个人派来的,那人叫什么玩意?”

    林小草皱眉道。

    “赵正。”

    林水墨一阵头疼,整个九州城,能堂而皇之的狂踩一位省部级家庭公子哥还能忘记对方名字的,也只有这个保镖了:“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西南林家派来的?说不定真的是个意外。”

    “首先,本田算不上什么好车,开这种车的人,钱包里随时放上万现金的几率不大。第二,我下车的时候,西北方向有道光直接反射到了我这里,如果我没猜错,那边应该会有狙击手埋伏,任何一个杀手,都有对危险的本能预感,被枪指着,只要是在一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距离内,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第三,后排的大叔一直有意无意的打算把我引西北的那个位置上。这个人演技不差,炉火纯青了,绝对算是大师级的伪装师,身上肯定有些见不得光的秘密。”

    林小草语气平静。

    “狙击手?!”

    林水墨俏脸异常的难看,对于她这种生活在温室,不曾勾心斗角也没见过社会阴暗面的女生来说,狙击手,黑暗世界,杀手什么的,都太过遥远了一些,跟电影一样:“真的有狙击手吗?那刚才你下车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开枪?”

    “距离,风速,还有光线环境。”

    林小草冷静的解释道:“刚才的距离最起码也超过了一千米,今天的风也大了一些,那个距离内能百分之百保证一枪致命的,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人,很明显那个狙击手并不是。”

    “不懂。”

    林水墨老老实实的摇摇头,突然语气古怪道:“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你吧?”

    “不是。”

    林小草看了看林水墨:“我不擅长使用狙击枪,特别是超过千米的远距离狙击,用寻常狙击枪的话,一千米之内我可以保证成功率,如果是今天这种风速,那就要拉近到八百米之内。超过一千米,只能使用射程超远的巴雷特m82这类重武器,但成功率不会超过一半。”

    “哦。”

    林水墨点点头,因为有了先前的期待感,现在内心难免有些落差,八百米一千米之类的,她根本不了解,只知道差出来的那几百米是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一段话如果落在她姐姐林丹青耳朵中,绝对会是另一种不同的意义。

    林水墨摇下车窗,拿出手机,准备给太子打个电话,内心还在想着应该给王妃挑选什么样的礼物。

    “其实如果你要不嫌事情闹大,后面这个人比什么礼物都好使。从他嘴里挖出一点秘密来,估计都能买数十件礼物了。”

    林小草犹豫了下,看了看后排昏迷的大叔,笑容玩味。

    ----------

    天台处。

    一身白衣的公主殿下拿着观察镜,看着红色的特斯拉不急不缓的离开,嘴角轻轻翘起,弧度温柔而惊艳。

    两摊血迹在白衣身后默默的绽放着,魁梧的泰坦,阴森邪恶的枪痴,都已经成了两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沉默寡言神色木讷憨厚的虎子单手拿着霸业,一言不发。

    并肩王走过去将地上的那把95狙击枪捡起来看了看,喃喃自语道:“好东西啊,啧啧,回去都追查一下来路,听说林风雪在九州城有个地下兵工厂,如果这是从那流出来的,干脆给他一锅端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