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四十九章:先下手为强
    小白姐姐直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才回来,从下午到快要接近深夜的时间段,这么长的时间,肯定不会全部用在选礼物上,从表情上来看也可以知道她是彻底玩嗨了,以前她和林水墨的生活简单却不枯燥,没什么事的话都会选择在公司呆着,可如今进了王搏龙的那个小圈子,堕落的厉害,不要说去公司盯着,照这么发展下去,今后夜不归宿都不会是稀罕事。
  
      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陈青雨,相比于下午的纠结复杂,陈大小姐似乎解开了心结,神采奕奕,眼神明亮,笑容愈发妩媚清新,当真算得上是明眸善睐,顾盼之间全是独属于轻熟女的妩媚优雅,风情万种,她虽然之比白杨和林水墨大个两三岁,但属于女人的风情却已经完全绽放出来。
  
      “陈姐今晚住在我们这里,待会我们姐妹几个好好聊天,水墨,我们今晚挤在你的房间了好不好?”
  
      白杨把礼物放在茶几上,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一口气干掉一半后才一把搂过林水墨,笑嘻嘻道,从青雨学姐到青雨姐再到陈姐,短短两三天,足见陈青雨突破人际关系是何等的犀利,毕竟两个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想要短时间内变得亲密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没意见,举双手欢迎,今天又去哪玩了?”
  
      林水墨微笑道,白杨回来之前她就坐在客厅里跟林小草一起看电视,这是她很早以前就有的习惯,她和白杨从小到大都是同学,高中那年一起搬出来,到大学毕业,谁也没离开过谁,谁也没跟谁急眼脸红发过脾气,无论什么时候,除非在得到白杨确切不回来的消息外,无论多晚,她都会等着。
  
      吃晚饭的时候她无意间跟林小草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当时一个人干掉了大半盆炒饼的年轻保镖沉默了半天,评价说这就是真爱。
  
      真爱。
  
      林水墨觉得这个说法非常犀利。
  
      “给陈姐去参加了一个小型的酒会,可惜没有看到什么优质帅哥,如果真发现了,就领会一条来介绍给你哈。”
  
      白杨玩笑道,挨在林水墨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脸红红润,眼波朦胧,六分醉,明显处于酒后的最佳的微醺状态。
  
      “你喝多了吧?我可没考虑过这些。”
  
      林水墨笑着扭了扭身子,看到在一旁安静看电视自始至终都没有站起身的林小草,抬了抬下巴,笑道:“那不就是优质帅哥嘛?小白,你敢说他不帅?”
  
      林小草转头看了几人一眼,随后又把视线放在了电视屏幕上,国内的电视剧大都扯淡,不是大谈婆媳关系就是一群痴男怨女在自艾自怨,无限的纠结,好听的说法是虐心,虐个鸡.巴,恶心还差不多,但眼前这一部不错,节奏明快主题明确,也没有什么虐心的地方,轻轻松松,不至于让人打发时间还一肚子的不舒坦。
  
      “确实挺帅的,不过就是冷了点,可身手还是相当不错的,连陈姐都把自己珍贵的初吻送上去了,幸好现在看样子消息没传出去,不然圈子里肯定都疯了。”
  
      白杨吃吃笑道,果然是喝了不少,不然也不可能当面调笑陈青雨。
  
      “死丫头,再敢编排我,看我不收拾你!”
  
      陈青雨笑骂道。
  
      白杨轻轻吐了吐舌头,被折磨了一下午的好奇心顿时释放出来,加上喝了些酒,言谈无忌,颇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陈姐,小草真的吻你了?有没有?多长时间?投入吗?”
  
      “......”
  
      林水墨一阵无奈,但同样有些好奇,而且提到这个问题,她的内心没由来的有些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若有若无,可看着陈青雨的眼光中却明确多了一丝她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审视味道。
  
      “吻了啊。”
  
      陈青雨轻声道,落落大方的看着靠着沙发将脚搭在软榻上的面无表情的林小草,定力这玩意,就算放在男女关系上也可以照搬不误:“愿赌服输嘛,我可不会耍赖。”
  
      “小草,什么感觉?是不是跟做梦一样?还记得吗?”
  
      白杨毫不犹豫的开始八卦另外一位当事人的感受。
  
      “感觉不错,跟摸你的屁股一样,如果我想的话,可以再来几次。”
  
      林小草笑道,他很少笑,但笑的时候却极有气质,不是阳光,而是将邪恶与黑暗融合在一起最肆无忌惮的绽放,很危险,但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白杨脸色猛地一红,似乎想起了自己在相亲对象面前被占便宜的事情,恨恨道:“流氓!”
  
      不过此时醉酒状态下的她眼神明显没什么杀伤力,显得有些水汪汪的。
  
      陈青雨也红了脸,坐在林水墨身边,微微低着头,沉默不语。
  
      很强大的默认了?
  
      林水墨内心一阵诡异,伸出手捏了捏白杨的鼻子,笑道:“不早了,小白你把你另外一套睡衣拿给青雨姐,我去准备一下洗漱用品,我们洗澡休息。”
  
      “好。”
  
      白杨狠狠瞪了一眼林小草,站起身,打着哈欠走回自己的房间,困意上涌,再也不提三个好姐妹聊天到深夜的事情了。
  
      “青雨姐,你今晚睡我的房间吧,我们挤一挤。”
  
      林水墨轻笑着站起身:“我去找一下,家里还有牙膏和牙刷的,还有新的毛巾。”
  
      “水墨,我在附近的东长安八号有栋别墅,经常空着,要不我搬过去,你们跟我做个伴怎么样?在那也很方便,起码洗个澡上个卫生间不需要排队的。”
  
      陈青雨突然笑道,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没什么反应的林小草。
  
      “啊?”
  
      林水墨愣了一下。
  
      “我们几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也没什么的,而且这么强大的保镖,我也打算沾沾光,总不能让他白亲了,不行啊?”
  
      陈青雨表情恬淡,让人看不透她的心里想法,附近的东长安八号是最近才竣工的别墅区,质量在九州城内只能算是中上,陈青雨有个屁的房子空着,不过如果是她想要一栋东长安八号的别墅,自然有的是办法,跟林水墨和白杨拉好关系是很必要的事情,更重要的,还是因为林小草。
  
      一个暂时不会离开九州城,或许今后都不会离开的战神,值得任何家族,甚至是各国政府都付出巨大的代价和诚意来拉拢。
  
      “我没什么问题,这里的房租快到期了,明天跟小白商量一下看看。”
  
      林水墨反应过来,点点头。
  
      陈青雨不再多说,看着林水墨的背影走进房间后,才轻声感慨道:“真羡慕水墨这丫头。”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却又像是跟林小草说话,态度模糊。
  
      “怎么说?皇帝是你姑父,你的姑姑即将成为帝国建国以来的第一位女性首相,父亲也是军部部长,如今的王系虽然不是帝国第一派系,但王系的陈家却是当之无愧的帝国第一军政家族,九州城这么大,有几个能比你牛逼的?所有人都在羡慕你,至于水墨,一个接下来肯定会处处面对危险的弱女子,有什么好羡慕的?”
  
      林小草随口回应道。
  
      “军政界第一家族?”
  
      陈青雨喃喃自语了一声,苦笑道:“确实可以这么多,近二十多年来,陈家可谓辉煌之至,出过两名军部部长,一名总参谋部长,一位女性首相,两位军区大司令,一位军需部部长,这些人至今大半都在位,帝国二十多年来权力的起伏跌宕,只说家族的话,除了叶家,没人可以跟陈家相比,这个第一毫不为过。”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吧。啧啧。”
  
      林小草摇了摇头,在神舟帝国,陈家的权势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只是因为很多政治因素没有转变成世界性的财阀,可在帝国范围里,威慑力却不弱于任何一家。
  
      “豪门子弟享受的很多,但是需要付出的更多,说一句会被很多人骂的话,这是一种很公平的付出和得到,起码我是这么认为,所以没什么好羡慕的。”
  
      陈青雨语气淡然:“任何家族,除了极少数的纨绔败家子之外,大部分人从一开始出生就被规划好了人生路线,我一开始就被定位成了王氏集团唐心总裁的接班人。至于为什么不从政,是国内的大环境根本不允许,我姑姑的上位,除了她自身能力极为出色之外,还是因为皇帝陛下和西南派系的交易,当年的王家可以和平离开九州城,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否则的话,姑姑就算有能力,最终成就也只能调入内阁,成为副职,跟历史上那位铁娘子一样,注定突破不了头顶的红线。”
  
      “这就是姑姑的责任,准确来说,是之一。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当年姑姑和陛下在一起,是带着联姻性质的,而且是以她牺牲较多,否则一名女性高官,根本没可能跟一个已经有了好几个女人的男人结婚。两人当初在一起,根本没什么感情基础,后来当然有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两人有没有过爱情,我不知道。不过我小时候,大概初中吧,很天真的问过陛下一个问题,我问他相不相信爱情。他的答案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他摸着我的头,说他相信过,曾经。后来我才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好傻,一个女人都不止一个还敢让她们光明正大在一起的男人,相信爱情,最多也只是曾经相信过而已,我姑姑是皇帝唯一的合法妻子,但却不是皇后,她确实很爱那个男人,但这么多年来,心里未必就没有说不出口的心结,说不出口,说到底还是因为自身的责任。在政界翻云覆雨是,嫁给皇帝,同样也是,不过她很幸运,皇帝虽然女人不少,可对待自己的女人,确实好到让人无话可说,姑姑走对了路,也算找对了男人,所以他虽然有心结,但怨恨肯定没有。”
  
      “陈家能有今天,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我爷爷那一辈五个人,只剩下三个。父亲那一辈男性不算姑姑和小姑姑,只是男性就有七个人,如今也只剩下三个,其他四个,我甚至都没见到过。不清楚你知不知道我三叔,他叫陈凤雏,曾经是帝国最有前途的军人,二十七岁的将军,建国以来的唯一一个,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才是今天应该坐在我爸位置上的人,但二十年前那一次任务,全毁了,三叔当年带领的特战旅差点全军覆没,那一次,已经有了无敌气象的皇帝都差点栽进去,拼了命在保住三叔不死,那一次之后,皇帝在床上躺了半年多,而三叔至今仍然坐在轮椅上,无奈之下才调入总装备部。”
  
      “至于我们这一辈,孩子不多,我上面有个哥哥,下面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我哥走的还是三叔当年的路子,特战旅,二十九岁,上校衔,一个弟弟在北方军区,某个主力团副职中校,最小的弟弟如今也考进了军校,妹妹才上高中,跟着二叔在北方,学习不错,计划的是进入民族大学,出来后也会去政界摸爬滚打。我呢,看起来是很轻松的,起码接班之前是如此,如今打理着两个什么都不用管几乎就可以赚钱的大型集团,因为长辈的关系,帝国内甚至都没有对手,但越是这样,在我去王氏集团任职之前就越要发挥自己的价值,跟我姑姑一样,自身事业实现了一部分价值,找了一个好男人,更是另外一部分价值,林小草,我姑姑即将成为帝国第一位女首相,而她却让皇帝成了陈家的女婿,你说她做的哪一件事对陈家贡献更大?”
  
      陈青雨坐在沙发上,缓缓的说着,语调算不上悲伤,也没有不甘,只是很淡然的再讲述着一个事实。
  
      只不过到最后,说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事实的陈青雨猛然提出了一个刁钻至极的问题。
  
      一位注定载入帝国史册的女性首相和一个将皇帝变成陈家女婿的女人。
  
      同一个人。
  
      但却是两件事。
  
      哪个对陈家价值更大?
  
      答案看似明显,但深知皇族如今究竟有多么可怕的林小草一时间竟然回答不上来。
  
      “很难说。”
  
      林小草思索了一会,摇摇头,实话实说道。
  
      “是啊,所以女人找到一个好男人,同样是一件可以将自身价值发挥到极限的事情,我敢说如果成了女性首相的姑姑和将皇帝拉近陈家的姑姑是两个人的话,那么她们两人今天在陈家的地位,绝对是不分上下的。呵,女人嘛,尤其是大家族的女人,能够掌握自己婚姻和自由的,本就很少,享受了家族那么多资源,长大成人了,在成家立业方面回馈一下家族,很公平的事情,不是吗?”
  
      陈青雨自嘲笑道:“我前几天的时候有次跟父亲吵架,当时我问了他一句,我问他,我是不是被家族当成联姻工具来培养的,那会我爸差点抽了我一个耳光,不过他扬起的手最后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发,说不是,但他相信我的眼光能够找到一个绝对优秀的男人。你看,一件事,换个说法,就好听多了,可不管怎么好听,意义也是一样的,不是吗?”
  
      陈青雨眼神愈发明亮,眼神灼灼的看着林小草,眸子中那种奇怪的情绪让林小草下意识的偏过头去。
  
      “所以我为什么不能羡慕水墨?他的家族在跟西南林家的联姻中或许犹豫过,但最终还是没有把她交出去,反而林老用了一个天大的面子,将你请下了昆仑山,我为什么不能羡慕嫉妒一个可以让战神殿下为她做保镖的女人?”
  
      陈青雨柔声道。
  
      “青雨姐,洗漱用品给你准备好了,你要不要现在洗澡?”
  
      林水墨突然从房间中走出来,拿着一条新的浴巾,还有牙膏牙刷。
  
      “你先洗吧。”
  
      陈青雨微笑道。
  
      林水墨点点头,走进白杨的房间,不一会又拿着一件黑色睡衣走了出来,吐了吐小舌头,笑道:“小白抱着睡衣睡着了,青雨姐,我把这些给你放在卫生间了。”
  
      “谢谢。”
  
      陈青雨点点头。
  
      林水墨不再多说,拿着东西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卫生间里就响起了细微的水流声。
  
      “王搏龙告诉的你我的身份?”
  
      林小草淡淡道,身子靠着沙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是的。”
  
      陈青雨的眸子依然妩媚,但此时却多了一些崇拜和仰慕,还有一丝拘谨忐忑。
  
      林小草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陈青雨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等了足足十分钟,结果林小草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殿下?”
  
      陈青雨终于忍受不住,主动开口。
  
      “你还是叫我小草吧,殿上殿下的,什么玩意狗屁称呼,不爱听。”
  
      “......”
  
      陈青雨噗嗤一笑,娇艳如花的应了一声,很乖巧柔顺。
  
      “小草?”
  
      她顺从的喊了一声,犹豫了下,站起身,走到林小草身旁,几乎是挨着她坐下,距离很近很近,近道连她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嗯?”
  
      林小草随意发了个音节。
  
      “你...我们接吻的感觉真的很好吗?如果你现在想吻我的话,也是可以的...”
  
      陈青雨涨红着脸,二十六年来所有的矜持和高傲被全部放弃,语调颤抖,羞涩而坚定。
  
      值得吗?
  
      值得!
  
      无敌的战神殿下啊...
  
      陈青雨闭着眼睛,呼吸急促,脸色潮红,她丝毫不觉得吃亏,他的身份注定不可能隐藏太久,所以陈青雨的决定决然而果断,先下手为强!
  
      “能摸摸吗?”
  
      林小草眯着眼,转头,看着闭上眸子任君采摘的陈大小姐,语气玩味。
  
      “摸...摸摸,也...也可以的。”
  
      陈青雨颤声道,结结巴巴,内心因为刺激和忐忑,产生了一种近乎畸形的快感。
  
      林小草二话不说,扔掉遥控器,直接压了上去!
  
      陈青雨头脑空白,恍恍惚惚,今天第二次被男人亲吻的嘴唇被吻住之前,耳朵中只听到一个声音:“把眼睛张开。”
  
      ---
  
      今天最少一万字更新...
  
      还有大概两章到三章。
  
      先来五千...
  
      大家国庆节快乐...虽然晚了点,但还在假期内嘛..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