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五十三章:皇族的处境
    距离生日宴时间还有一个钟头。
  
      但并肩王府的停车场内却已经是豪车云集,帝国的经济飞速发展,奔驰宝马奥迪这些以往的豪华品牌相对来说已经越来越平民化,无数的上位者早已将眼光瞄准到了更为高端的品牌,凯迪拉克,宾利,迈巴赫,劳斯莱斯这些世界顶级的奢华品牌成了新的宠儿,私人飞机,私人游艇再怎么高端,很多时候都不方便,所以一辆足够让人侧目的车子,同样可以体现车主的颜面。
  
      大片豪车中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相对低调的车型,可车牌却丝毫都不低调,九州城是帝国政治氛围最为浓厚的地方,每一辆看似普通的车子上挂着的车牌号码,都是学问,这些看似简单的字母和数字,将所有人分成了特权和普通两个阶层,前者可以在九州城内肆无忌惮,违停,闯红灯,超速。
  
      当然,后者也可以,只不过前者的做法叫执行公务,后者就叫违规,得扣分罚款。
  
      “今天肯定会很热闹,我们不要直接去大厅了,先去找王妃,宴会开始的时候再去大厅好了,咦,水墨,小白,林总督和白总督的车子停在一起,我们停到他们边上去。”
  
      陈青雨笑着指了指前方不远处并排停着的两辆老款的奥迪a6l,两辆车在豪车中毫不起眼,但却分别挂着吴越行省和南粤行省驻京办的二号车牌,今晚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要小心翼翼的掂量一下。
  
      “车子真多,我只认出了几个人的车子,陈姐,还有哪些人?”
  
      林水墨好奇的打量着犹如一个最豪华车展的地下车库,神采奕奕,以往的王妃生日,出于礼貌,父亲也都参加过,但那时他的身份却游离与王系之外,而这一次,却是以王系大员的身份参加,九州城林家也将第一次对外宣布自己站在了王系的战车上,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转变,已经走下坡路走了将近二十年的九州城林家,从今天开始,似乎就已经彻彻底底的告别了不断下滑的过去了。
  
      “人很多的,王系的各路政治大佬应该都会参加,就算本人来不了,也会派出足够分量的代表,南方派系也会来人,还有西南派系,西南林家,帝国各大集团的负责人,不管双方关系是敌对还是友好,这种场合,每个人都会来走个过场的,所以这一次的生日宴,跟水墨你前几天参加林霄的生日宴完全不一样,林霄虽然把地点选在了炎黄俱乐部,但其实并不入流,今天在这里出现的人,才是真正站在帝国权力和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陈青雨轻笑一声:“还有,不知道今天皇族的代表是谁,王爷是陛下的亲弟弟,弟妹的生日,他就算不方便亲自来,每次也都有皇族的绝对重量级的人物出现,前年是我姑姑,去年是皇后殿下亲自参加,这一次不知道是谁了。”
  
      “都是大人物呢。”
  
      林水墨伸了伸小舌头,神态娇憨。
  
      她和白杨今天穿的都是一身白色的晚礼服,走青春清纯路线,一个陈青雨珠玉在前,她们如果还打算往成熟方向靠拢,直接就成绿叶了,但现在改变了一下装扮气场顿时变得互补,回头率直线飙升。
  
      “我最好奇的其实是皇族今年的代表。”
  
      陈青雨柔声笑道:“近几年皇族每一个出现在王妃生日宴会上的人物,都代表着王家这一年里在帝国的动作,大前年,出现在宴会上的是唐心阿姨,那一年,皇族在帝国商界的扩张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前年,是我姑姑,那一年,王系主动挑起了数次政治博弈,收获颇丰。去年的时候,是皇后殿下亲至,那一年,书画的父亲彻底奠定了帝国东北方三个行省黑道王者的地位,所以对于神舟帝国的上层圈子来说,并肩王妃的生日,是皇族接下来一年所有动作的风向标,只要知道皇族这一年的代表是谁,就可以隐约判断出皇族一年之内接下来的动作。”
  
      “皇族要重回帝国了吗?!”
  
      白杨一脸震惊,如果二十年前退出帝国的皇族再次回来,那无疑是一场地震,政界,商界,黑道,都要经过新一轮的大洗牌,那将是真正的腥风血雨刀光剑影,激烈而残酷,白杨并不意外皇族会回归,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很多人同样也不会想到,所有人都认为,两年后的帝国大换届,身在王系的叶老总成功接班,顺利登顶,陈副首相入主内阁,将帝国局势彻底稳固下来,才是皇族重回帝国的最佳时机,但现在看来,皇族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可能会提前五六年开始行动。
  
      “这就要看今晚的皇族代表是谁了。”
  
      陈青雨轻声叹息,眼神中却满是凝重。
  
      “瞎扯。”
  
      一直沉默的林小草突然开口。
  
      “嗯?”
  
      三个大美女的注意力第一时间集中到了林小草身上,这个超级强悍的保镖大多数时候都跟在林水墨身旁,毫无存在感的一言不发,但一旦开口或者行动,却总能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皇族的行为主要是试探,其次是默默布局,他们离开帝国二十年,皇帝心里肯定会不甘心,但前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你们说的那位皇帝陛下根本没时间顾忌帝国局势,他正忙着应付欧美的各大财阀,一点都不轻松,所以西南派系才会成功的打压当时如日中天的王系,后来者居上。”
  
      “如今的皇族能成为跟罗斯柴尔德,跟波旁,跟摩根和洛克菲勒并肩的庞然大物,靠的也并非是底蕴和财阀,而是足够疯狂和强大的武装才勉强站稳脚跟,但总体来说,皇族的处境其实并不好,因为他们完全没有退路,皇帝跟最高元首的关系太过僵硬,二十年来,始终不能跟帝国建立起默契和联系,所以只能穷兵黩武,不断的购买各种先进武器,保持着足够的威慑力让各方财阀不敢轻举妄动。”
  
      “可事实上,皇帝越是这样,最高元首就越是不可能跟他建立联系,到现在各方都只是保持着一个勉强的平衡而已,但这其中的平衡太过微妙脆弱,如果各大财阀下定决心,或者说最高元首咬咬牙,不计代价的对皇族动手,举国之力对付皇族的话,皇族的命运只能是彻底覆灭,比数十年前还要凄惨,但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愿意付出这个惨重代价,皇族那些先进武器的威慑力太过巨大,所以现在各方面都在僵持着,皇帝如今也是骑虎难下,走了二十多年的钢丝,现在只能选择硬着头皮死撑下去。他其实比谁都想重回帝国,跟帝国建立起联系,这样他就会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进可攻退可守,先天立于不败之地,那样的皇族,才是真正可以跟罗斯柴尔德等超级财团平起平坐的存在。”
  
      “但是最高元首根本不可能接受他,起码在他的任期内不可能,所以皇族如今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这两年是关键,也是各方面消灭皇族的最好时机,一旦让他挺过去,等到叶副元首和陈副首相上位,皇族就是彻底的辉煌,挺不过去,就是鸡犬不留,万劫不复。所以这两年的时间,皇帝的神经肯定会紧紧绷起来,牢牢盯着任何一名对手,重回帝国,他很想,但却不会冒然行动,只能慢慢布局,尽可能的扩大皇族在帝国内的影响力,准备着两年后凭着大势重回天朝,至于这个生日晚宴,或许可以看成是皇族接下来一年所有动作的风向标,但也不能说成是绝对,就算皇帝今晚亲自出现在这里,皇族也不可能在一年之内重归帝国。”
  
      林小草语气不紧不慢,这几乎是他第一次在几个女人面前说这么多话,很淡然的语气,但很多分析和评价却堪称一阵见血,直接指出了皇族如今的处境。
  
      “你...你怎么知道的?”
  
      三个女人瞠目结舌,良久,白杨才结结巴巴道,这绝对不是一个保镖应该有的见识,虽然她知道林水墨身边这个可以打败杨无为的保镖不对劲,但却怎么也没想到林小草会对皇族如此了解。
  
      “我曾经是杀手,皇族的处境,在黑暗世界中并不算什么秘密,皇帝也不否认这一点,我知道这些很奇怪吗?”
  
      林小草看了白杨一眼,语气随意道。
  
      “黑暗世界?”
  
      这一次,三个女人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不经常听到的词汇,异口同声。
  
      “一个你们接触不到的地方,水墨的姐姐林丹青正式成为狂风队员后,工作范围就是黑暗世界,那是一个普通人想象不到的环境,各国的特工,间谍,杀手,雇佣兵,黑社会混杂在一起,为了各自的利益斗争,阴谋与杀戮,死亡与背叛,是远离所有普通人的黑暗面,很残忍,很简单,很真实。”
  
      林小草语气平淡道:“皇族可以说是黑暗世界最大的家族势力,这也是皇帝过分甚至是疯狂追求了二十多年武力的结果。”
  
      “这个结果不好吗?”
  
      陈青雨忍不住问道,陈家和王家如今完全是同气连枝的真正一家人,她当然有理由去关心。
  
      “不能说不好,但也不能说好,很难选择,或者说皇帝根本就没有选择。”
  
      林小草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会,摇摇头道。
  
      “怎么说?”
  
      陈青雨不知不觉的放慢了脚步,跟林小草并排前行。
  
      “过分追求武力,肯定会让神州帝国忌惮,建立联系遥遥无期,但如果不追求,无论财力还是底蕴都远远不足的王家单独立于皇族岛上,早就被人吞的什么都不剩,自身的强大,是必须的。”
  
      林小草轻声道。
  
      陈青雨扭头看着他的侧脸,有些出神,她很喜欢,或者说是很欣赏这个时候的林小草,不像是做保镖是那般沉默,也不像动手时那般张狂,平淡而冷静,有种很自信的气质。
  
      “如果你是皇帝的话,你会怎么做?”
  
      陈青雨下意识的问了一个说出口后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
  
      林小草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回答,仔细的思考了大概两三分钟,才缓缓道:“没有其他办法,我做不到比他更好,甚至远不如他。皇族目前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研究高端武器,疯狂扩张自己的军事实力,有了彻底打残打废一个国家的本钱后,独自建国。皇族七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神舟帝国一个很大的行省,不小了,起码建立一个国家是足够。第二个选择,就是在大换届之后回归神舟帝国,皇族岛变成独立自治区,一国两制的方案,但必须要区别于赌城和港督,要求高度自治。但无论怎么选择,皇族都要撑过这最后也是最危险的两年时间。”
  
      “其实皇帝陛下也很不容易的,就算到了他那个高度,依然要为生存而挣扎。”
  
      林水墨轻声感慨道。
  
      林小草默然不语。
  
      “生存这个词,只适用于两种人,最好的,还有最坏的。或者说是最高处和最底层的人物,普通人不用去考虑生存,只需要考虑如何更好的生活就够了。”
  
      陈青雨自嘲的笑了笑,突然发现身旁林小草的目光似乎在盯着白杨包裹在晚礼服中的挺翘屁股,内心没由来的一怒,伸手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