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五十五章:三年前三年后
    “我可算不上你们王家的人。”
  
      电梯滑到一层的时候,沉默了一路的林小草终于开口,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王复雨笑着眯起了眼睛,眼神不排斥不恼怒,反而透着一种亲近:“三年前我不知道我哥怎么跟你说的,但起码加入王家和是不是王家的人,其实并没有区别,最多只是因为你不姓王而已,轩辕,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一个人无敌,没用的,你能以一敌百,那上千人总不行了吧?恐怕几十个训练有素的精锐拿着枪就能堵死你。一个人单打独斗,成不了气候的,所以在黑暗世界里,你是战神,而我哥是皇帝。皇帝代表的是什么?天下第一其实是次要的,皇帝两个字,代表的是滔天的权势,是一呼百应,是翻云覆雨,是长剑所指数万人兵锋所向。战神又能代表什么?代表的是数十年来最惊艳的杀手,可再怎么惊艳,说到底,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你凭什么跟林风雪斗?又凭什么报仇?”
  
      王复雨再次丢给林小草一根烟,神态轻松,两人年龄虽然有差别,但现在进行的却完全是一场平等身份的对话:“你或许能直接潜入辉煌神州干掉林风雪,先不说这样做了之后你会面临什么后果,这种做法,你甘心?我和我哥都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我很肯定的告诉你一句,你一个人想跟西南林家,甚至西南派系慢慢玩,看着他们慢慢的一无所有,根本没戏。你凭什么?只是那一身武力值?这只能让你自保,甚至连自保都不够。你只会杀人,但是林风雪只需要一句话,就完全能让你彻底的没有立足之地。你当然可以慢慢的培养自己的势力,咱们先不说其中的辛苦,这需要多少年?二十年?三十年?到时候林风雪没准早就入土了。”
  
      “我哥走到这一步,是有逆天大气运的,你师父那个大神棍说过,我哥一个人占了帝国大半的辉煌气数,起码百年之内,帝国不可能出现第二个皇帝。这说法玄乎,简直扯淡,但要说现在能有第二个皇帝崛起,我还真不相信,我哥当年运气好,但一路走过来,尤其是最开始的几年,几乎是常年重伤,你想复制他的老路,没可能。所以现在王家是你最好的选择,只有借助皇族,你才能跟西南林家玩下去。”
  
      并肩王一如既往的能说,而且是滔滔不绝,可相对于他大部分时间里的插科打诨说话离题万里,这一次的内容简直正经的让人难以置信,这是王复雨很少露出来的姿态,坚硬,理智,现实而冷静。
  
      林小草大口吸着烟,沉默着一言不发,他手中的香烟不是市面上的任何一种牌子,也并非特供,而是皇族内部研究出来的烟草,只对内供应,而不对外出售,将对人体的有害物质降到了最低,但却又不影响口感,挺不错的东西。
  
      他当然知道王复雨的那句话是实话,林小草看似狂妄,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战神之名或许会对西南林家造成巨大的震慑,但凭借着这个身份想一点点的玩跨他们,起码短时间内不现实,但如果借助皇族的资源,却还是有可能的,他动用皇族资源,甚至算不上借助。
  
      严格来说,昆仑一脉本就算是皇族的一部分,最不济也是跟皇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不过那里每一个人都跟皇帝缠绕着一些说不上是善是恶的因果,所以多年下来,关系始终很诡异,但林小草要借助皇族的资源,也并非不可以,他对皇族大部分人的印象都不差,但却唯独跟皇帝之间存在着一个很难解开的心结。
  
      三年前,那场震惊了整个黑暗世界的刺杀之后,战神第一次踏上帝兵山秘密挑战皇帝,再次战败,谁也不知道皇帝后来跟战神说了什么,但那一天之后,战神秘密加入了皇族。
  
      但是三年的时间,林小草却没有为皇族做过一件事,当年的加入,似乎成了毫无意义的口头协议。
  
      相信不止是林小草内心矛盾,就连嘴上从来都不说什么的皇帝,内心恐怕也纠结的蛋疼。
  
      他这一次出现在并肩王妃的生日晚宴上,无论是以保镖的身份还是以王家代表的身份,在王复雨看来,都是林小草跟皇帝缓和关系的第一步。
  
      “再说吧。”
  
      林小草淡淡道,跟王复雨并肩走在夜色中的并肩王府,沉默了良久,也只是说出了这三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眼。
  
      王复雨笑着摇摇头,对于林小草这种赌气一样的孩子行径,他不赞同,也不支持,只是有些无奈和哭笑不得。
  
      “走吧,去宴会厅,搏龙和通天都在。通天那小子好像你还没见过,这次认识一下也好。你师兄也在,大家一起聊聊。”
  
      王复雨没有在一个话题上纠缠不休,很随意的转移了话题,林小草和皇帝之间的心结三年都没能解开,王复雨也不觉得自己一番话就能让林小草醍醐灌顶潘然醒悟,这点事情,只能一点点的慢慢来,时不时的说上两句就足够,林小草是聪明人,但现在却钻进了牛角尖,只能等着他慢慢回过神来。
  
      夜色中。
  
      一道白色身影安静的站在王府人工湖旁的一块石头上,裙摆飘荡,青丝飞扬,整个人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飘渺而圣洁,带着若有若无的梦幻色彩,美丽的有些不真实。
  
      黑暗中,她却犹如一道柔和的光,静静的绽放着,璀璨却不刺眼,异常的柔和。
  
      林小草的身影猛然顿住,站在原地,看着前方起码有五十米距离的白色身影,眼神复杂。
  
      两人的目光隔空对视。
  
      王复雨似乎愣了一下,咳嗽了声,笑道:“我先过去,把一大群大人物丢在那太长时间也不是个事,你们慢慢聊,不着急。”
  
      林小草没有反应,任由王复雨走远,只是看着前方那道身影,似乎被施了定身咒。
  
      她一袭白衣,轻柔灵动的跃下青石,一步步的朝着林小草走过来,最终停在了他身前。
  
      “好久不见。”
  
      林小草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只是无比干涩的说了这四个字。
  
      “是呀,三年了。”
  
      被外界称呼为公主殿下的她轻笑道,笑颜如花,但却带着苦涩和落寞。
  
      多么清晰的距离感啊。
  
      仿佛他站在自己面前,但实际上却相隔着十万八千里一样。
  
      造成这种距离感的,是时间吗?还是别的什么?
  
      “嗯。”
  
      林小草嗯了一声。
  
      “去那边走走吧。”
  
      王锦绣柔声道,伸出手指了指那边的人工湖。
  
      “好。”
  
      林小草闷闷道。
  
      王锦绣轻声叹息,却没有多说,走过来,伸出手,很自然的打算挽住林小草的胳膊。
  
      林小草不动声色的向旁边挪了一步,一言不发。
  
      王锦绣微微一愣,水润的眸子悄悄黯然,站在原地,原本强大的气场迅速下降,整个人变得有些楚楚可怜。
  
      “你恨我吗?”
  
      她轻声问道,语气带着明显的颤抖,表情不幽怨,却很凄凉,无助的像个孩子。。
  
      任何女神或者女王,面对自己心仪的男人的时候,都不过是一个小女子而已。
  
      “不恨。”
  
      林小草摇摇头,语气有些生硬,直接走向那边的人工湖。
  
      王锦绣咬了咬嘴唇,低头跟在林小草身边,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语气有些忐忑的柔声道:“这几年,我找了很多人打探你的消息,我很想你。”
  
      “我很好。”
  
      林小草轻声道,犹豫了下,反问道:“你怎么样?”
  
      王锦绣瞬间绽放出一个能让所有人都失神的灿烂笑脸,重复道:“我很想你。”
  
      “......”
  
      林小草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掏出香烟,再次点了一根,他不喝酒,但对香烟却没什么节制,基本每天一包香烟,但如果遇到烦心事的话,可能会多好几倍。
  
      王锦绣主动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枚很古朴的zppo打火机帮他点上,看着林小草有些疑惑的眼神,张开小手,将打火机递给林小草,笑了笑道:“我不吸烟的。这个打火机是我去年发现的,据说是限量版,就买下来了,来这里之前特意带上的,送给你。”
  
      林小草点点头,也不客气,拿过来直接放进口袋里。
  
      “这种烟似乎不好,前几年报道过,有害物质严重超标。”
  
      王锦绣皱眉指了指林小草手中的白盒红塔山,眨了眨眼睛:“叔叔那里还有不少王家的内供香烟,一会我给他要去,都给你带走。”
  
      “不用。”
  
      “你知道吗,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我爸回去之后跟我说你在这里,我就想过来,不过他不让,我去找我妈商量的,然后拿着她的剑跟虎子叔叔就出来了。”
  
      “哦。”
  
      “你这三年都去哪了?我只能模糊的收到一些你的消息,但都是你杀了人的消息,受伤过吗?现在还疼不疼?能跟我说说吗?”
  
      “没什么好说的。”
  
      “好吧,那这三年你有没有想过我?有多想?”
  
      “不知道。”
  
      一个殷勤的近乎讨好。
  
      另一个却冷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原本有些兴奋而显得神采奕奕的王锦绣终于不说话了,低着头,站在湖边,有些委屈,自嘲道:“你这么讨厌我吗?跟我多说几句话都这么困难?我来这里只是想见你,是不是来错了?”
  
      沉默中,林小草扔掉烟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声道:“我们去宴会厅吧,别让王爷等急了。”
  
      王锦绣没有说话,抬起头,一双似乎可以洞察人心的清澈眼眸直愣愣的看着林小草。
  
      林小草默然转身离开。
  
      身后,皇族的小公主猛地扑上来,死死的从身后抱住了林小草的腰部。
  
      一切似乎在轮回。
  
      三年前,帝兵山下,她同样这般抱住这个男人,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结果则是这个狠心的男人一把将她狠狠的推到了地上,让她滚远一点。
  
      那一年的帝兵山,初夏,繁花似锦,人比花美的她跌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似乎失去了生命中最高贵的东西。
  
      三年后,并肩王府,她再一次抱着他,狠狠地抱着,近乎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想哭,但却又哭不出来,内心只剩下浓重的几乎让她窒息的酸涩。
  
      这一年的并肩王府,初春,湖边,流水声清澈而静谧。
  
      林小草条件反射般的握住了环住自己腰部的手,温暖细腻,犹如一块养殖暖玉,林小草却没有丝毫享受,下意识的就想要再次把王锦绣甩开。
  
      “林轩辕!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我欠你的,都还给你了,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这么狠心?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冷淡?!我就是要看看你有多狠心!三年前你推开我,有本事你现在把我在推到水里去淹死我,你推呀!”
  
      王锦绣终于爆发,紧紧的抱着林小草,语气哽咽,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双手却愈发用力。
  
      林小草动作僵硬在原地,握着她的手,感受着身后娇躯的剧烈颤抖,闭上了眼睛,深深呼吸。
  
      王锦绣微微哽咽着,彻底放弃了矜持,踮起脚尖,隔着衣服,张口狠狠咬在了林小草的肩膀上。
  
      这一次,除非她死,否则谁也不能让她再次放手!
  
      ----
  
      这一章太费精力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