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五十六章:心结
    肩膀处一阵疼痛。

    林小草一瞬间绷直了身体,似乎想要做下意识的反击,但最终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背后看似娇弱的身影发泄着。

    夜凉如水,空气中似乎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浓郁而自然的幽香,围绕在两人身边,那不属于任何一种香水的味道,是最纯粹自然的体香,让人如痴如醉。

    王锦绣动作逐渐放缓,最终离开了林小草的肩膀,身子软软的贴着他,但搂着他的双手却丝毫不曾放松,她的脸庞轻轻蹭了蹭林小草的后背,柔声呢喃道:“对不起。”

    “没关系。”

    林小草轻声道,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我们过去吧。”

    “你还喜欢我吗?”

    王锦绣小声问道,一动不动的身体却表明了她的态度,她近乎贪婪的嗅着林小草身上已经阔别了三年的气息,熟悉而又陌生,但却有种打心眼里透出来的安全感。

    这一刻,所谓的骄傲啊矜持啊气场啊尊严啊什么的,对她来说都完全不重要了,她只是想待在这个男人身边,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做什么也可以。

    过去的三年时光中,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假如那一天这个狠心的男人将自己推倒在地上的时候,自己如果再次鼓起勇气追上去抱住他,是不是就可以换来他再一次的转身和回首,而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不用在空等这三年的时间?

    矜持和骄傲,是阴差阳错的温床。

    一千多个日夜,被思念折磨的快要崩溃的王锦绣从离开皇族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停的告诉自己,她不是公主,只是一个想留在自己心仪的男人身边的小女人而已。

    “回答我的问题。我要听实话。”

    王锦绣耐心等了一会,得到的却只是一片沉默,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语气有些倔强。

    “喜欢。”

    林小草嗓音沙哑道,他没办法欺骗自己,二十三年的人生中,除了青梅竹马当年第一次初见就注定痴缠一生的红衣之外,身后的白衣,是第二个走进他心里的女子。

    他喜欢的不是那个清冷矜持的公主殿下,也不是那个在二十岁就拿到了两个博士头衔一个硕士头衔的天之骄女,他心中的王锦绣,仅仅是那个跟在自己身边,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却很温顺的小女人,乖巧听话,懂得妥协,但却又有一些小倔强和小坚持。

    三年前的埃及,他第一眼看到她就有种近乎本能的好感,飘渺圣洁,干净素雅的出现在战场上,即便是被人围攻,即便是在逃亡,依然有种从容不迫的大气。

    所以当时的林小草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思考,可以说是很冲动的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过程华丽,结果同样的成功。

    但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是因为林小草的那一次出手,整个天庭都被牵扯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漩涡里。

    激战,搏杀。

    名震黑暗世界二十多年的天庭以一种惨烈的荡气回肠的方式彻底覆灭,只有林小草一人成功突围。

    而讽刺的是,那场事后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悔青了肠子的战争中,大部分人的目标王锦绣一行人在一开始就接到了皇帝的命令,不顾王锦绣的坚决反对,毅然撤退。

    而完全是因为救了王锦绣一次才被卷进那个巨大漩涡的天庭则直接被皇帝放弃,没有支援,没有安慰,残酷冷血,至多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歉意。

    整个天庭的困兽斗无形中成了对王锦绣撤退的掩护。

    那一次,尼罗河畔,埃及密林中,无数被有意无意牵引到那里的精锐沉尸尼罗河,天庭覆灭,可所有人的目标王锦绣却早已消失无踪,计划非但没有成功,而且幕后人物还成功逼疯了一尊强大的让所有人绝望的战神!

    随后几个月的时间,战神林轩辕横空出世,一身白衣,一副面具,一把剑,从埃及开始,由南到北,走遍了大半个地球,一路杀到了莫斯科。

    腥风血雨,哀鸿遍野。

    已经彻底疯狂的林轩辕完全是不顾一切的开始复仇,让无数个大财阀损失惨重,甚至险些一蹶不振。

    随后便是战神刺皇帝的大事件,因为那一次的失败,林轩辕直接被人冠以战神殿下的头衔。

    至今,林小草还记得在他第一次踏上帝兵山见到皇帝时对方所说的那番话。

    “我并不知道当初救了锦绣一次的是天庭,更不知道你在天庭的队伍里,这不是借口,也不是推托,因为当时即便我知道是你们,我一样不会让人出手,最多只是把你救出来,那是看在玲珑的面子上。至于你那几位师兄,结果并不会改变。你们救了锦绣他们一次,我谢谢你们,你让皇族报恩,可以,现在只要你提出来,我就可以满足你。但是当时的情况下,绝对不行。他们对于皇族的重要性,是你现在不能理解的,我也不奢望你可以理解,我只想说在那种情况下,保住皇族的实力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是皇帝,不是救世主。因为锦绣他们,连累一群本该无辜的人,我会愧疚,但绝对不会后悔。”

    皇帝有他的立场。

    林小草同样也有自己的立场。

    所以这一件事,成了三年来他和皇帝之间最大的一个死结。

    至于完全可以说是天庭覆灭的罪魁祸首的王锦绣。

    林小草喜欢,非常喜欢,他不恨她,但却有着浓浓的怨念,很矛盾的情感,但却很真实。

    “嗯。”

    林小草身后,王锦绣轻柔的嗯了一声,但却不敢多问,也不敢过多的要求什么。

    她内心的歉意,丝毫不比林小草心里的怨念少一分。

    可有些事情,有些话,不是做出来说出来就可以冰释前嫌的,时机不对,只会更加刺激林小草的怒气。

    其实王锦绣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三年前究竟跟林小草说了什么才让他带着心病加入皇族,不过这件事,她现在同样不敢问。

    现在可以呆在她身边就好了。

    王锦绣犹豫了下,松开林小草,拉着他的衣袖晃了晃,指了指旁边的巨大青石,轻声道:“我们上去坐一会吧。”

    林小草点点头,微微蓄力,一脚踏在青石上,身体借力上提,下一刻身体已经站在了将近两米高的青石上。

    王锦绣一脸崇拜的花痴相。

    “别装了,自己上来。”

    林小草被她这副表情给逗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自己率先坐在了青石上。

    身后香风拂动。

    王锦绣同样轻松至极的跃上石块,裙摆飘扬,青丝飞舞,翩若惊鸿。

    这一刻的皇族小公主,整个人愈发如梦如幻。

    她轻柔的坐下来,小脑袋靠在林小草的肩膀上,双手抱着林小草的一条胳膊,漂亮的眸子微微迷蒙,看着面前人工湖上波光粼粼的水色。

    “在想什么?”

    林小草轻轻叹息,主动开口道,呼吸着周围醉人的幽香,声音逐渐变得平和。

    “在想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这个狠心的大恶人的。”

    王锦绣喃喃道,语气轻柔而慵懒,带着一丝满足。

    “什么时候呢?”

    林小草轻笑着反问道。

    王锦绣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想说。

    她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但让她最为印象深刻的,还是两人初次遇见的那一瞬间。

    那似乎是一个很恶俗的故事。

    记得当时自己跟几名家族的精锐成员遭到了多方势力的围攻,在自己已经绝望的情况下,一身白衣一副金面具的他以一种无敌的姿态出场,一剑一个,将面前的敌人直接劈碎,所谓的黑暗世界精锐,在他面前仿佛完全是土鸡瓦狗一样。

    他的出场,符合任何一个少女心中的幻想。

    强大,无敌,神秘,不可抗拒。

    犹如天神下凡。

    似乎也就是从那一刻起。

    林小草在救了王锦绣性命的同时,也在这位王家小公主的灵魂中注入了一种名叫爱情的虚幻东西。

    ----

    这两天更新非常蛋疼。

    生物钟出问题了,迫切需要调整,明明该是很精神的时间段,他妈的竟然睁不开眼,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