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五十九章:林家老三
    来自昆仑!

    其他人并没觉得有什么,但林风雪内心却已经了然,就连他身旁的维克多眼神中都是寒光一闪,盯上了秦冬羽。

    对于一小嘬人来说,昆仑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亲手开创了帝国叶家的一个老怪物就在昆仑呆了将近四十年的光景。

    皇族第一代的顶层核心人物,大执法者轩辕龙虎在昆仑亲手创建了天庭。

    二十年前,曾经盛极一时的秦家覆灭后,小部分余孽如今也在昆仑。

    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跟皇族有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关系,但真算起来,却没有一个跟皇族是敌对关系。

    所以落在林风雪和维克多眼中,昆仑一脉,就是他们的敌人!

    “昆仑确实是个好地方。”

    林风雪淡淡道,眼神和语气中却透着冷意:“只是不知道姑娘刚才问林某内心是否有愧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秦冬羽微笑道,可她的眼神却越来越让林风雪不舒服,那是一种鄙夷不屑到了极点的神色,像是无意间看到了一团肮脏垃圾一样,打心眼里有种厌恶感。

    “是否有愧,是我自己说了算,我这些年来做过什么,无论错了,还是对了,都不曾后悔过,我的事情,别人也没资格过问。”

    林风雪眼神一冷,说完这句话后直接转身进入包厢。

    秦冬羽灵动的眸子中冷冽的寒芒一闪而逝,深深看了一眼林风雪的背影,嘴角带着一丝嘲弄,却什么都没说,笑着跟并肩王和王妃点点头,转身离开。

    角落中,林小草看着秦冬羽的背影,数次想要起身,但每一次都咬着牙忍住,坐在位置上,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我们也进去吧,看看这位问心无愧的林家主到底打算说些什么。”

    王复雨笑眯眯的,语气依然是阴阳怪气,听在人耳朵里极不舒坦。

    “水墨,小草,你们也来一下吧。”

    并肩王一群人中,传闻入王系后年底即将高升一大步的吴越总督林从政看到角落中的女儿,笑着招了招手,一片寂静的大厅中,他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过去。

    林水墨微微一愣,茫然起身,不知道父亲叫自己进去做什么,那是真正一屋子的大人物,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都只是敬陪末席的人物,叫自己进去能干嘛?端茶送水?

    “怕什么,进去看看。”

    林小草站起身随意道。

    “就是,小草说得对,怕什么,难道一屋子的叔叔伯伯还能吃了你不成?水墨,他们人都很好相处的,你们进去,我和小白先回去咯。”

    陈青雨笑道,一番话说的自然而然,那一句回去当真是理直气壮,跟回自己家里一眼。

    林小草瞥了她一眼,当先走向包厢。

    林水墨笑着点点头,跟在后面。

    “林风雪,老子**!”

    林小草和林水墨还未走到包厢,一道暴烈的声音猛然从包厢内部响起。

    这个时候,林风雪一马当先,刚刚推开了包厢的大门,一个看上去颇为高档古朴的酒瓶带着呼啸的风声,直接砸向林风雪的面庞,紧跟着,一道暴烈的骂声响起。

    林风雪眼神骤然一缩,近乎本能的伸出手,一把拍在飞来的酒瓶上。

    嘭!

    酒瓶斜飞出去,砸在包厢门口的墙壁上,汁液飞溅,酒香四溢。

    林风雪身后,王复雨跟他身旁的各路大佬对视一眼,笑容诡异,笑道:“就知道是这样。”

    “林从军,别给脸不要脸,林某好心来参加王妃的生日晚宴,不是来看你耀武扬威的,你算什么东西?!”

    林风雪脸色彻底阴沉下来,语调有些狰狞。

    “我不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就是个人物了?去你妈的,什么玩意,大家都是大人物身边的走狗,你他妈少给我装模作样的!”

    包厢内,一道挺拔清瘦的身影站在阴影处,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语气中那种恨不得将林风雪千刀万剐的仇恨却让人不寒而栗。

    林从军。

    帝国东北方三个行省地下势力的唯一霸主!

    大厅内,少数知道一些陈年往事的人们顿时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没了,安稳的坐在原位置上,该干嘛干嘛。

    “好了,从军,先坐下来,我再次说一遍,你不是皇族的走狗,大家都是兄弟,说这话就伤感情了。坐,耐心一点,听听这位林大走狗打算说些什么。”

    王复雨率先进入包厢打圆场道。

    一群人鱼贯而入。

    林水墨和林小草跟在林从政的后面,进入包厢。

    包厢面积很大,最少一百多个平方米的空间,典型的巴洛克装修风格,奢华宏大,但却并不俗套,在林从政的介绍下,林水墨叔叔伯伯的一个个喊过去,最终,在没经过父亲允许的情况下,林水墨带着林小草来到眼神始终盯在林风雪身上的林从军身边,低声叫道:“三叔。”

    林从军微微一愣,这位帝国东北方的黑道霸主身材很高,但却并不魁梧,反而很是清瘦,可一双眼睛中却精光四射,气焰跋扈豪迈,颇有一代大枭的风范,他深深看了一眼林水墨,那张坚毅的脸庞上缓缓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温声道:“是水墨吧?都成大姑娘了,坐。”

    “水墨,来这边坐。”

    林从政淡淡的嗓音响起,看也不看自己的亲弟弟一眼。

    林从军冷哼一声,眼神鄙夷,但却没有多说。

    林水墨略微犹豫了下,歉意的看了一眼林从军,转身离开,走向自己的父亲,但刚走了两步,却猛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疑惑转头,却发现原本应该跟在自己身旁的林小草却根本没动,他怔怔站在原地,看着林从军,脸色有些复杂。

    “小草?”

    林水墨有些疑惑的喊了一声,气氛沉闷的包厢里,她清脆的声音顿时显得格外明显。

    不要说林水墨,就连林从军莫名其妙之余都有些发愣,面前这个年轻人,他敢肯定自己没有见过,可他的眼神却让林从军内心有些些许细微的颤抖,那是一种很复杂的眼神,有亲切,有认可,有激动,还带着一分若有若无的感激。

    林从军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就有种近似本能的好感,如今看到他这种眼神,内心更是在微微颤抖。

    “小草,你也来。”

    林从政看到林小草呆在原地不动,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他也知道这个保镖似乎对自己家族的感觉不怎么好,于是尽量放缓了声音,温和道。

    林小草终于恢复过来,深呼吸一口,转头冷淡的瞥了一眼林从政,理都不理,直接坐在了林从军身边。

    林从政眉头愈发紧皱,眼神中的不快一闪而逝,这个年轻人的举动,未免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哈哈哈,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林从军内心大爽,一把搂过林小草的肩膀,用力拍了拍,笑容豪迈。

    “林小草,暂时是林水墨小姐的保镖。”

    林小草轻声笑道,没有锋芒,没有狂妄,语气温暖,像是一个坐在长辈面前的后辈,略带一丝拘谨。

    “小草,名字很怪,不过我倒是挺喜欢你,听说你废了西南林家的两个保镖?不错,打狗就要狠一些,嘿...”

    林从军冷笑一声,斜眼瞥了一眼进入包厢后依然是一副从容气派的林风雪。

    林风雪不动声色,对于林从军的挑衅置之不理,抬起眼皮打量着安静坐在林从政身边的林水墨,微笑道:“这位是水墨?果然不错,难怪宵儿会喜欢,只不过他没那个命,没能把你娶过门,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多好的丫头啊。”

    林水墨有些茫然的看着林风雪,似乎有些诧异这位帝国第一豪门的家主竟然会率先给自己说话,沉默了一会,才轻声笑道:“谢谢林先生夸奖,水墨不敢当。”

    “没有什么敢当不敢当的,不错就是不错,说实话,当时我没见过你,不过林霄那孩子一向心高气傲,他能看上的,肯定就错不了,所以当初我才亲自打电话向林总督求亲,本来嘛,这件事情,林总督是答应了的,唉。”

    林风雪轻声叹息,眯着眼,含笑看了看林从政。

    挑拨!

    明目张胆的挑拨!

    林从政没入王系之前,面对王系和西南派系两个庞然大物,肯定会顾虑重重,瞻前顾后不可避免,这个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理解,但明目张胆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不说在场的其他巨头内心作何感想,起码林从政就会异常尴尬。

    “林先生怕是理解错了,当时电话里,我说的是会慎重考虑一下,我可没有明确答复过你什么。”

    林从政不动声色的微笑道,眼神却变得锋锐起来。

    “也不奇怪嘛,西南势大,某些目光短浅的人没准就会上演一出卖女求荣的戏码,这个慎重考虑有点意思,如果不是陈总出手快的话,没准就慎重考虑慎重答应了,你说是不是,林总督?”

    跟林从政隔着好几个人的林从军语气冷淡道。

    “老三,你这话有些过分了!”

    林从政脸色一冷,呵斥道。

    “别喊我老三,你这样的大哥,我不敢认,没准哪一天我就会被你慎重考虑之后卖了,你九州城林家跟我东北林家没关系,你也用不着跟我套近乎!”

    林从军呵呵冷笑着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