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十二章:白衣对红衣
    王锦绣走出包厢,毫不停顿的出了宴会大厅,她的姿态依然清冷如霜雪,但步伐却显得有些急促,似乎很感时间一般。

    大厅内,跟随王锦绣从皇族那片大岛上出来的独臂魁梧男人不动声色的站起身,目光从被人群围绕着的维克多身上收回来,紧跟着王锦绣走了出去。

    他原本也是有资格坐在包厢里的大人物,不过自从林风雪和维克多来了之后,他就不引人注意的闪出了包厢,林风雪进入包厢,维克多留在外面,借用骷髅会和炎黄俱乐部合作的消息拉拢人心的时候,他就坐在一个角落里冷眼旁观,眼神中杀机闪烁。

    李虎。

    皇帝口中的虎子。

    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名字,但在黑暗世界中却是非同一般的大名鼎鼎,这不仅是因为他是从最开始就跟在皇帝身边打天下的兄弟,还因为在皇族的顶尖高手中,这个只有一条手臂的男人,稳稳的占据着前五名的位置。

    他大半生的时间不曾娶妻生子,对皇帝忠心耿耿,独臂,一柄霸业,绝对的巅峰级别战斗力,纵横黑暗世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死在霸业之下。

    但这样一个人物,在皇族内却没有具体的职位,在不需要他杀人的时间里,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享受,算是站在皇族顶层的闲人,对任何事都不闻不问,有点类似于散仙的味道,这一次,他真心溺爱视作为亲生女儿一般的王锦绣入世,整日里在那片山清水秀的大岛上呆的无所事事的他毫不犹豫的就跟了过来,做了一个超级保镖。

    有他跟在王锦绣身边,公主殿下的安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得到保证,这也是她明明没有经过皇帝同意偷偷跑出来而没有被皇帝派人立刻抓回去的原因。

    “虎子叔叔,小草刚才说过不恨我的,你说他是不是说的实话?”

    王锦绣脚步轻快的走在帝王宫里,夜色中的一袭白衣犹如精灵,美丽高洁的让人炫目。

    “不知道,应该是实话。锦绣你这样的女孩子,没人恨得起来,而且那也不是你的错。”

    李虎笑了笑道,他身材魁梧而高大,少了一条手臂这种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致命伤出现在他这里,非但没有减分,反而平添了几分彪悍味道,只不过这份彪悍随着他一笑被彻底破坏,这个属于皇族的超级高手,咧嘴笑起来的时候没有半点血腥狰狞,反而透着种说不出的憨厚,近似于憨傻。

    “或许真的不恨吧。不过他肯定是怨我的,所以刚才我问起他的时候,只敢问他恨不恨我,恨,这个词太重了,重到没有退路,如果我刚才问他怪不怪我的话,得到的答案肯定不一样的。”

    王锦绣低下大部分时间里都高傲扬着的小脑袋,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李虎用仅有的一只手挠了挠脑袋,没有说话,对于感情,他迟钝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大半辈子的时光,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也不曾被感情伤害过,他是单纯的对男女之情男女之事不感兴趣,所以对于宝贝侄女内心深处的柔肠百转,根本就无法理解。

    在他心里,天仙一样的王锦绣,完全没必要去为一个男人患得患失,而现在不止是患得患失,还是一副要去跟情敌掐架的节奏,着实难以理解了一些。

    “虎子叔叔,我想在九州城开一间实验室。”

    王锦绣低着头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突然扬起俏脸,极为认真的看着李虎说道。

    李虎庞大的身体骤然一停,脸色也是一变,眼神凝重。

    他再怎么迟钝,身在皇族这么多年,跟皇帝更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对于皇族的大部分隐秘,他就算没兴趣知道,但听进耳朵里的也为数不少,自然知道王锦绣的一个实验室在皇族意味着什么。

    皇族的年青一代中,皇帝王复兴对于王锦绣的看重,甚至丝毫不亚于继承人王搏龙,这其中固然有皇帝对于自己幼女的宠爱,但更多的,却还是她那一刻介于天才和鬼才之间的大脑。

    皇族的年青一代如今各司其职,在外人眼中,似乎只有一个公主殿下待在皇帝身边无所事事,以致于可以接触到皇族的许多势力都知道皇族内部有一个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小公主,但却极少有人知道这位小公主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这位年纪不过二十一岁的公主殿下,有着让普通人望尘莫及的优秀智商,而且丝毫没有浪费,在生物遗传学,基因学和制药工程学三个相对生僻艰深但各个国家都始终不曾放弃的神秘领域内可谓一骑绝尘,她和她的团队,以及实验室,一向都是皇族内部最为神秘最为先进的禁地。

    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再也没人知道,皇帝三年前突然打算创建王家执法队和王家执政官之外的第三支私人武装——战争傀儡,本意就是为王锦绣和她的实验室创建的!

    如果在九州城内建立一个实验室...

    不是不可以,但那要等到皇族重新回到帝国之后,压下一切反对的声音才可以。

    并肩王府如今的防卫虽然安全,但相对于帝兵山,却还是弱了几分,特别是四周还有西南林家虎视眈眈,一旦王锦绣的实验室在这里建成,谁都不敢保证会百分之百不出差错,而那个实验室内,随意流传出去一页资料,没准就会在外界引起轩然大波,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虽然很小,但毕竟不是零。

    “早了点。”

    李虎沉声道,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大部分时间里都毫无焦距因此而显得有些呆滞憨傻的瞳孔瞬间凝聚,威势凛凛。

    “我不想回去了,小草就在九州城,我刚才跟他说我打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他没有反对呀,而且并肩王府也很安全,不比在皇族差的。”

    王锦绣笑道,声音中却带着坚定。

    偏执和疯狂,是流淌在王家每一个人骨子里的两样因素,王锦绣也不例外,只要是她决定了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成功。

    “锦绣,你就这么喜欢那个小子?”

    李虎忍不住道:“他的状态很特殊,你应该知道,我指的不是他的精神分裂,而是...复兴跟我说起过那小子,他承受的太多,所以处在真实世界的精神或者说灵魂只有一半,而且被强加进去很多东西,另一半却被压住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很早就崩溃了,如果是那样,林轩辕根本就不是战神,而是一个无敌的疯子和怪物。”

    “你还想说,他在外面的一半精神里大部分都是仇恨,所以我的位置渺小的可怜对不对?这些话,我父亲都告诉过我的。否则一个正常状态的林轩辕,我爱上他,对皇族来说只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王锦绣柔声道,眸子中的神色有些凄然:“但是总有希望的,不是吗?我相信他会好的。”

    “荷鲁斯之眼那群家伙当年能救得了你父亲,救得了琉璃,但不一定能救得了他,那群人,也不是神仙。”

    李虎沉声道。

    “但我就是喜欢!”

    王锦绣重重道,神色执拗。

    李虎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夜色中,两人逐渐靠近并肩王府内的那条巨大黑龙,从龙尾处进入电梯,直奔上方的龙首。

    “我倒要看看,我这位长大后还没有见过面的表姐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能把小草那样的男人彻底降服!”

    电梯中,王锦绣重重的挥了挥拳头,语气有些孩子气,但眼神中却满是凝重神色。

    她知道,今后的林小草不管怎么样,或许他的生命中还有很多女人,可她真正的对手,绝对不是还没有出现的她她她,而是即将见到的这位。

    昆仑的红衣。

    电梯在最上方停顿。

    王锦绣深呼吸一口,走出电梯,进入龙首处的别墅。

    别墅内部一片黑暗,并没有开灯。

    黑暗中,一道身影微微一动,随即,刚才宴会大厅中出现过一次的秦冬羽的声音缓缓响起:“冬羽见过公主殿下。”

    “冬羽姐姐客气了,我是来找表姐的。”

    王锦绣立身于黑暗中,一双晶莹眸子愈发熠熠生辉,笑声随和。

    “是锦绣吗?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曾经见过一次,之后就没有见过了,三年前我去皇族看望舅舅的时候,你没有在场,真是遗憾。”

    黑暗中,一道柔和悦耳,听到人耳朵里几乎能让人全身酥软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在黑暗的大厅中似乎还带着某种回音。

    “那时是锦绣不懂事,只顾着跟表姐赌气了。”

    王锦绣歉意道,那个时候,正是林小草在帝兵山下将她狠狠推开让她滚远一点之后,她那时早就听说林小草有一个看的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姐姐,正处于伤心状态以为被伤害了的公主殿下那会醋意冲天,自然不肯见当时初次踏入皇族岛的玲珑。

    “赌气?”

    黑暗中柔软的声音疑惑道。

    她的声音极有魅力,落在人耳朵里,不是清脆,而是真正的舒服和安详。

    “为了小草。我喜欢他,不,我爱他!”

    王锦绣勇敢道,直接挑明了话题,锐气逼人。

    黑暗中传来一阵柔和轻笑:“冬羽,把灯打开。”

    “好的。”

    秦冬羽应了一声,走到一旁,下一刻,整间大厅骤然一亮,灯光全开。

    黑暗与光明的骤然变化,王锦绣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并肩王的住处,一楼大厅内全是黑色的基调,压抑而威严,正对着门口的地方,两排真皮沙发竖着排列,沙发的一头,是一片足足九阶的台阶,足足比地面高出了将近半米的高度。

    台阶之上,横向放着一排明黄色的柔软沙发,任何人坐在那个位置,都可以俯瞰整个大厅。

    高高在上!

    而此时,那个曾经属于皇帝,如今属于并肩王的位置上,一袭红衣静静的坐在那里,如妖似魅!

    红的有些刺眼的怪异长袍,长袍之上,一道道隐隐泛着光晕的诡异花纹几乎遍布整个红袍,随着她身子一动,长袍上的不规则花纹顿时变换成了另外一种形状。

    诡异而和谐。

    座位之上,那是容貌丝毫不亚于王锦绣的女人,甚至那种神秘诡异的气质,比之王锦绣还要稍胜半筹!

    如果说王锦绣是圣洁清冷和纯澈的话,那么此时高高在上的红衣女子则美的有些妖异。

    一个很美丽,美的让人打心眼里觉得恐惧的女人。

    高台之上,她轻轻起身,红袍之上的花纹随着她的动作顿时千变万化。

    王锦绣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在她身边,皇族内绝对的巅峰战斗力李虎眯起眼睛,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和忌惮,全身紧绷,如临大敌。

    一身红衣的玲珑站直身体。

    一头及腰长发柔顺自然的披散在她脑后。

    她紧紧闭着双眼,气势磅礴!

    白衣对红衣。

    ----

    下一章估计要在12点之后,早不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