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十三章:战神意志
    红衣玲珑站起身的一瞬间,虎子手中异常宽厚威猛的霸业近乎本能的出鞘一截,浑厚杀气下意识的锁定了玲珑,整个人蓄势待发,即将全力出手。
  
      玲珑依旧闭着眼睛,轻轻歪了下脑袋,微微皱眉,语气轻柔,近乎喃喃自语道:“你想杀我?”
  
      她语气顿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更带着一丝细微的震怒,又反问道:“你竟然想杀我?”
  
      李虎没有说话,独臂大手死死握住霸业,额头却已经出现了一丝密密麻麻的冷汗,在皇族,甚至在整个黑暗世界都算是巅峰战斗力的他,一时间竟然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个妖女!
  
      三年前,随着战神林轩辕第二次的失败,一身红衣的她成年以来首次出现在皇族,就在整个岛上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在有心人眼里,这个闭着双眼一身红衣的女子甚至比战神林轩辕还要恐怖,那个时候,站在皇帝的面前,她还没有说几句话,就已经有数名王家高层动了杀意,结果同样让人内心发冷头皮发麻,皇族内部,一身无敌战斗力甚至还要超过李虎的前执法队大统领李相思李老差点当场自杀,如果不是皇帝及时出手的话,那位叱咤风云的老人差点就彻底载在帝兵山上,从那一刻起,无数人内心就有了妖女这样一个共识。
  
      林轩辕再怎么强大,也不过是武力的巅峰,而且他心境不稳,起码还有皇帝可以压住他,李虎或许不是林轩辕的对手,但仍然敢一战,可如今高高在上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这个女人不同,她虚弱的体质让她远没有林轩辕的战斗力和破坏力,但任何人一看到她,就有种发自内心的忌惮和恐惧,那是对于未知的逃避和退缩。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她的话,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女人的容貌和气质可以诡异到如此的地步,让人胆寒,但却又让人忍不住的多看一眼,似乎她的身上隐藏着某种致命的诱惑。
  
      “虎子叔叔,没事的,她可是我表姐,我父亲是她的亲舅舅,她总不会害我的。”
  
      王锦绣脸色微白,但却远比虎子要镇定,嗓音清雅而平静。
  
      已经是一头冷汗的李虎深深呼吸一口,收刀,立于王锦绣身后,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去看上方的那一袭红衣。
  
      “表姐,你站的那么高,跟你说话都不方便呢。”
  
      王锦绣柔声笑道,两人面对面,不到十米的距离,一红一白,却无形中占据了大厅内部的所有气场,秦冬羽也算漂亮,李虎更是高大魁梧,但看现场,隐隐约约,竟然没有两人容身的地方。
  
      “坐下就好了。”
  
      玲珑声音轻缓,重新坐在沙发上,紧闭双眸,笑容恬淡,温柔如水。
  
      “姑父和小姑还好吧?”
  
      王锦绣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自己也走上去的想法,两人争的是男人,不是站立位置的高下,而且玲珑的气场太过诡异,靠近她的话,王锦绣会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自在,还是保持一些距离比较好。
  
      “都很好。”
  
      玲珑淡淡道,话不多,明显没有跟王锦绣深聊的意思。
  
      王锦绣哦了一声,不动声色道:“姐姐来九州城,目的不是为了祝贺婶婶生日快乐吧?甚至这不是主要目的,对吗?”
  
      “主要是来看看小草。”
  
      玲珑轻声道,提起自己内心深处的名字,她嘴角的笑容愈发柔和,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幽怨:“我很想他。”
  
      王锦绣内心莫名的一酸,带着一丝打死她都不愿意承认的醋意,咬着嘴唇道:“我也很想他,为了他,我特意从皇族偷偷跑出来的,而且我不打算回去了,起码短时间内不想回去。”
  
      “他为了你,赔上了整个天庭,你想他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玲珑轻描淡写道,语气中降低了几个温度,她性子恬淡的近乎冷淡,二十多年的人生中,能走进她新房的人数男女加起来,一双手就能数的过来,但她跟天庭的几位叔伯辈的师兄再怎么生疏,也不至于完全漠视他们的生死,毕竟那是在自己小时候都抱过自己的长辈。
  
      亲手创建了天庭的轩辕龙虎寿终正寝,天庭八个人中七个人埋骨埃及,仅存的林小草成了战神林轩辕,曾经辉煌的天庭名存实亡,玲珑不是冷血动物,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怨气?她不恨自己的这个表妹,无非是因为她和林小草之间的复杂因果。
  
      “你!”
  
      王锦绣一怒,随即脸色黯然。
  
      天庭的那几位师兄,是横亘在她和林小草之间最大的心结,玲珑也是从小在昆仑长大,因为这件事对自己不满,也是理所应当,王锦绣根本挑不出任何不妥来。
  
      “你喜欢小草吗?有多喜欢?”
  
      玲珑似乎不想在天庭的问题上纠缠,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很喜欢,不,是爱,我爱他!”
  
      王锦绣下意识的接了一句,却觉得不妥,立刻换了一个比喜欢要严肃神圣的多的字眼,看着玲珑,倾城的容颜上满是认真的神色。
  
      “爱?呵,你了解他吗?了解多少?你懂得他承受了多少痛苦吗?从小到大,无论精神上的,还是**上的?你知不知道小草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玲珑笑道,柔和舒缓的嗓音中透着一丝冷意,不是清冷,而是不知不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因为什么?”
  
      王锦绣下意识的喃喃道。
  
      “能把一个人变成那样的,只有仇恨和伤害。表妹,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说爱?有资格吗?我承认你喜欢他,喜欢他的无敌和强大,喜欢他带给你的那种安全感,但爱这个字眼,你暂时还没有资格用到,你或许知道小草的身世,但是能感同身受吗?”
  
      玲珑冷淡道:“不彻底了解一个人,凭什么说爱?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其实我并不反对小草身边有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女人,但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说爱他的女人,抱歉,我不能接受。爱情是看起来很神圣的毒药,能让人,特别是让女人丧失理智,很多女人都以爱情的名义做出了很多傻事,因为爱情,她们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很伟大的,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没有任何人能说服她们,到最后双方都会受到伤害。表妹,你是公主殿下,受伤了有大把人可以为你疗伤,但小草不同,他是我弟弟,也是我男人,我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到他。”
  
      “难道你就了解吗?你凭什么说我不了解她,你难道会比我知道的更多吗?!”
  
      王锦绣语气骤然变得激动起来,俏脸通红,犹如一只捍卫自己最神圣的领地的小母狮子,浑身开始炸毛。
  
      “我知道的或许比你多不了多少,但知道并不等于了解。呵,小草的精神状态,一半,甚至一大半都在被我保护着,他经历的,也相当于我经历的,他想什么,我都清楚,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小草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我。”
  
      玲珑冷笑道,柔和的嗓音多了一丝尖锐的色彩,明明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可她的表情,却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伤感:“小草的精神状态一年比一年差,他十五岁的时候,我每三年帮他一次就可以,但是现在甚至需要一年一次,不然他就会彻底崩溃,成为你们眼里的疯子,怪物,王锦绣,公主殿下,那样的小草,你还喜欢吗?我喜欢!无论小草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他!”
  
      王锦绣脸色苍白,她其实也想说无论那个男人变成什么样子,她都可以接受,并且不只是说,她还能做到,可面对玲珑,她突然间没了说话的底气。
  
      “你这次来是....”
  
      王锦绣有些迟疑的问道。
  
      “自然是帮他稳定精神状态的。”
  
      玲珑轻轻叹息,语气飘渺而恍惚。
  
      “你想动他的战神意志?!”
  
      王锦绣轻轻惊呼一声。
  
      战神意志!
  
      这可以说是林轩辕身上最大的秘密,全面开启了战神意志的林轩辕,才是真正的巅峰战斗姿态。
  
      她曾经专门问过皇帝,战神意志到底是什么东西,记得当时,自己的父亲眼神复杂,沉默了良久,才解释道所谓的战神意志,是林小草处于深度催眠状态下被玲珑上的一道精神枷锁,或者说是催眠了林轩辕的人在他潜意识深处下达的一道指令,可以充分的调动甚至激发林轩辕的潜力。
  
      根据王锦绣所知道的,林小草如今带着双重的战神意志,第一重是稳定,也就是稳定他的精神状态。
  
      而第二重,则是狂攻!
  
      一道可以让林轩辕的意志瞬间达到巅峰的战斗指令,也就是所谓的战神意志,战神的最巅峰状态!
  
      如今玲珑想要继续改动林小草的战神意志,虽然她很清楚这是为了林小草好,但还是有些担忧。
  
      “战神意志?”
  
      玲珑笑着摇摇头:“我习惯于叫它意志。至于战神意志,不过是你们喊出来的名字,听起来真夸张。”
  
      “你打算怎么动?”
  
      王锦绣没有理会玲珑的打趣,神色凝重的问道。
  
      “以我目前的状态,意志只能增加到第四重,所以我打算撤掉他脑海中的稳定指令。”
  
      玲珑缓缓道,一句话落在王锦绣耳朵里却几乎是石破天惊。
  
      一个精神状态失去稳定了战神?!
  
      “那你打算增加什么?”
  
      王锦绣强自镇定道,但语气中却已经多了一丝明显的颤抖。
  
      “堕落,冷血,释放。”
  
      玲珑柔声道:“接下来小草的性格或许会有些变化,这是一个失去了稳定之后他需要释放的过程,在我的预期中,应该不会出现预料之外的事情,稳定已经压制不住小草的精神状态了,所以,他需要真正的释放!”
  
      “战神意志越加越多,你还要控制他到什么时候?那个时候的林小草,还是林小草吗?”
  
      王锦绣苦涩道,声音沙哑。
  
      “控制?!”
  
      玲珑淡淡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控制过他,意志只会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其他时候,包括小草接下来的性格变化,都是他原本的性格。只不过有些事情,我需要他暂时忘记的时候才会出面引导,但这并不是失忆,而是暂时被他的记忆屏蔽而已。”
  
      她重新站起身,正对着王锦绣,轻声道:“你信吗?”
  
      王锦绣下意识的抬起头,整个人却猛然一震!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玲珑紧紧闭着的眼睛已经悄然睁开,看着王锦绣的方向。
  
      随着她睁开眼睛,玲珑整个人身上骤然间多了一丝妖魅的让人几乎要惊呼出声的妖气!
  
      而她那一双本来应该晶莹璀璨的眸子,此时却尽是茫然,神采黯淡。
  
      睁眼闭眼,对她来说都是一样。
  
      她是个盲人。
  
      ----
  
      其实一点都不玄乎。
  
      催眠在现实中,理论上是可以达到这个高度的...当然,只是理论上...
  
      上一章有个错误,把舅舅当成大伯了,该打脸...
  
      第一章。
  
      第二章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