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十四章:妖女
    妖气横生!

    睁开了眼睛的玲珑几乎让人不敢直视,那本是一双没有丝毫光彩的眸子,但却仿佛吸引着周围的一切光线,偌大的大厅内,看似娇弱的一袭红衣,顷刻间盖过了王锦绣的气场,成了大厅中唯一的焦点。

    王锦绣眼神中的惊惧一闪而逝,强忍住要立刻离开这里的冲动,脸庞依旧镇定,面前的这个表姐确实是她生平见到的最妖异的女人之一,但公主殿下自己又何曾普通了?如果仅仅是一个皇帝女儿的身份,绝对支撑不起皇族那个几乎走在世界最前沿的生物实验室,王锦绣和玲珑,本就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最优秀,她此时落在下风,不过是因为适应不了玲珑着实太过诡异的气场而已。

    “我没什么信不信的,我只是希望看到一个完整的林小草,而不是一个丢失了太多记忆的他。”

    王锦绣下意识的偏过头,不敢去那玲珑的眼睛,身体的本能不停的提示着这里存在着危险,但经过最初的一丝惊惧之后,她整个人再也没有丝毫的坐立不安:“距离上一次小草挑战我父亲到现在,三年多的时间,他其中至少有一年的记忆是虚假的,你或许是为了他好,但这样对他岂不是太过残忍?你或许没有直接控制过他,但他却间接的被你控制了,不是吗?”

    “你懂什么?”

    玲珑冷笑了一声,原本柔和静谧让人异常舒服的嗓音骤然变得尖锐冰冷:“我最讨厌别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胡乱说话。三年前,东京,小草潜入高桥家族,那是他离开昆仑后两种人格第一次失常,高桥家族总部内四十五口人全部死无全尸,但小草却没有找到当初围攻天庭的高桥家族樱花部队,那一夜,高桥家族附近几乎哀鸿遍野,死在发狂的小草手中的普通人,几乎是高桥家族的两倍,都是无辜人!

    “两年前,苏联,小草刺杀伊万家族二号人物得手,却遭到了一场早有预谋的残酷围杀,三位苏联政府守护者各自带领着一个特种大队一齐出动,那一次,苏联排名第三位的守护者苏瓦利亚战死,三支特种大队两天内损失过百,那一次,小草成功突围,但却身中三枪,其中还有一道苏瓦利亚临死时拼命反击造成的致命伤口,那种疼痛,你知不知道小草最后是怎么熬过来的?”

    王锦绣表情苦涩,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吸毒!”

    玲珑声音愈发冷漠:“他只能用吸毒来麻痹疼痛,你能想象他伤势好转后一个人躲在地下室里戒毒的情景吗?毒瘾,呵,哪里是这么好戒的?小草身上一百多道伤口,其中不下十多道是他在戒毒过程中自己划的,最关键的时期,为了几克的毒品,他甚至差点杀了我。这样的记忆,如果我不帮他抹去,你让他怎么面对我?”

    “小草的第一个女人是你吧?我真羡慕你这一点,但你知不知道,除了你,他曾经还喜欢过另外一个女人?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欧洲女孩,想知道她最后的结果吗?死了,小草在欧洲的敌人下的手,就死在他面前,这样的记忆,如果告诉了他,你是不是觉得会对他很公平?一点都不残忍?是不是?”

    说到最后,玲珑的气息骤然间变得紊乱狂暴起来,质问的声音犹如一根钢针,死死的插进王锦绣的心脏。

    一种莫大的危险瞬间笼罩了所有人。

    “锦绣,走!”

    王锦绣身后,李虎猛然向前一大步,挡在王锦绣身前,毫不犹豫的拔刀出鞘!

    霸业锋芒雪亮,冷冽而狂放!

    角落内,秦冬羽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没有接近玲珑,但却站在了最佳的守护距离上。

    只不过刚才还双手空空的她此时怀中却抱着一架古香古色的古琴,她站立的位置,完全可以保证一伸手,就将古琴交给玲珑。

    玲珑冷冽诡异的气势骤然一凝,转头,黯淡而寂静的眸子静静的对着李虎,嘴角轻轻扬起,语气轻柔道:“听声音,似乎是那把霸业?千古呢?皇族的南宫屠龙老先生曾经双刀震世,作为他老人家的徒弟,虎爷如今玩单刀了吗?”

    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玩单刀...

    李虎就一条手臂,想玩双刀都玩不成的...

    李虎身体微微弓起,看着距离自己不到十米貌似毫无任何防御姿态的玲珑,眼神犹豫而挣扎,一脸冷汗的护着王锦绣,一步步的开始后退。

    “听说虎爷与人交手,很喜欢一刀砍下对方的脑袋,那种感觉不错吧?你有没有想过拿刀砍下自己的脑袋是什么感觉?也许更不错呢。’

    玲珑柔柔的笑道,不动声色的迈动脚步,一步步走下台阶,随着她的动作,她身上的一袭红袍花纹开始剧烈闪烁,不规则的形状不断的变换着,千变万化,刺激着人的眼球。

    “走!”

    王锦绣脸色一变,终于不再犹豫,跟着李虎就打算向外撤退。

    玲珑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神色淡然,犹如遗世独立。

    “姐!”

    一道包含着无数复杂情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带着毫无城府和心机的雀跃,不加掩饰。

    林小草脸色涨红,直接冲进了大厅,站在大厅里,看着那道几乎每晚都会出现在他梦中的红色身影,身体剧烈颤抖着,目光中有惊喜,有愧疚,有黯然,更多的,则是浓的化不开的思念和温柔。

    那是一种王锦绣从未在林小草脸上见到过的表情和眼神,所以就算在这种环境下,她的内心仍然升腾起一种有些不受控制的醋意。

    只不过林小草脸上这种让王锦绣吃醋的表情很快消失,眼神也逐渐眯起来,神色有些阴冷的盯住了李虎手中的霸业。

    “你打算对我姐出手?”

    林小草看着面前只有一条手臂的魁梧身影,缓缓问道。

    “是表姐打算对虎子叔叔出手。”

    王锦绣微微苦笑道。

    “那他就可以还手了?”

    林小草冷笑,话语不多,但却透着一种不可理喻的跋扈。

    “.....”

    李虎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开口,眼神呆滞而恍惚。

    “这件事我稍后跟你说,你跟表姐很久没见了,多说说话。”

    王锦绣急促道,拉着李虎,退出了大厅。

    林小草犹豫了下,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大厅中始终安静站着的玲珑已经轻轻开口:“小草。”

    “姐。”

    林小草立刻转过身来,笑着挠了挠头,英俊的脸庞上一脸憨傻。

    “抱抱。”

    玲珑张开手掌,笑容灿烂,犹如一个寻求保护的小女孩。

    林小草紧走了几步,一把将玲珑抱在怀里,深深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心安的无以复加。

    ------------

    夜色中。

    王锦绣和虎子走出电梯,刚才在大厅紧张到了极点的王锦绣终于松了口气,轻声苦笑道:“虎子叔叔,刚才太危险了,玲珑怎么说也是我的表姐,不会害我的,面对她,你不用那么紧张的,她不是皇族的敌人。”

    “我,看到她,有些不舒服。”

    李虎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但说话却似乎有些费力一般,停顿了好几次。

    王锦绣没有多想,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那是忌惮。一神三师中的催眠师,呵,在催眠的领域中,她就是无所不能的神,这样的人,肯定会让人忌惮的,因为就算面对面的跟她聊天,不注意的话,都会陷入她的陷阱,这样的对手,简直防不胜防,所有的武器和身手,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

    “嗯,是,这样。”

    李虎缓缓道,语气迟钝的愈发明显。

    “所以呀,以后不要在对她拔刀了,没用的,她不怕这个。”

    王锦绣摇头道,不知不觉的又走到了不久前跟林小草独处的湖边,看着面前的湖水,怔怔出神。

    虎子没有回应,只是眼神恍惚的摸了摸背在身后的霸业。

    脑海中,似乎有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在引导着,命令着他拔刀。

    然后他就拔刀了。

    霸业缓缓出鞘。

    刀锋摩擦着刀鞘,声音明显,划破了静谧的夜色。

    “嗯?”

    王锦绣疑惑的转头,脸色瞬间大变,猛然惊呼一声:“你干什么?虎子叔叔!”

    李虎眼神呆滞,似乎没有听到王锦绣的惊呼声,单手持刀,毫不犹豫的划向自己的脖颈!

    自杀?!

    王锦绣猛然扑倒虎子身前,双手握住虎子的独臂,下意识的按住他手臂上的一个穴道。

    “啪!”

    呆滞中的虎子手一松,霸业落在了地上。

    只不过还没等王锦绣松一口气,虎子已经弯腰,似乎打算重新把刀捡起来。

    内心已经明白过来的王锦绣脸色涨红,犹豫了下,深呼吸一口,直接将李虎推进了身前的湖水中。

    “噗通!”

    水花四溅。

    处于失重状态下的李虎被冷水一激,有些呆滞的他立刻恢复过来,浮在水面上,眼神茫然。

    “虎子叔叔,没事了吧?”

    王锦绣松了口气,看着水中的李虎,吐了吐舌头。

    “没事。”

    李虎说了一声,甩了甩头,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怒吼了一声,恨恨道:“这个妖女!”

    ----

    晚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