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十五章:鱼上钩
    在林小草的记忆中,从小到大,他的生活都是一片近似于绝望的黑暗,即便有温暖,也犹如不见天日的牢房,阴沉沉的透着腐朽和堕落,他的童年,是绝大多数人做梦都想象不出来的凄凉,那个时候,尚且还很幼小的林小草没有得到什么,但命运却在他的灵魂中种下了一颗黑暗到极点的仇恨种子,最终成长成了偏执和疯狂。
  
      离开,或者说逃离那个从他出生起就存在的地方,那一年,他才五岁,一个很多人甚至还不记事的年纪,成功前逃离的那一晚,他得到的是那里的人一直向往着渴望着的自由,失去的,却是母亲。
  
      很多时候,林小草努力的回想着,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早已记不起自己母亲的样子,只记得她很温柔,很年轻,很美,却是那种透着风霜,被世故狠狠伤害过所以憔悴的美丽。
  
      那个本该与世无争无忧无虑的女人,为了让本不应该出生的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付出过什么,遭遇过什么,林小草如今根本不敢去想,而当年的他,却是没有想过。
  
      只记得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她拉着他的手跑了最后一段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道路,亲手将他送出了火光外那片阴沉而自由的世界,眼中的神色忐忑而又释然。
  
      之后便是他一个人自由着艰难着生存着的时光。
  
      那个时候,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有个屁的想法,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坚持着,活下去。
  
      偷过食物,乞讨过,被狗追过,挨过白眼,挨过耳光,在垃圾堆里找过食物,那个时候,他小小的身体里完全凭着一种扭曲到极点的执拗再坚持着活下去。
  
      活过那个深秋,那个初冬。
  
      如果不是那对曾经辉煌过最终却黯然离开九州城的夫妇无意间发现了蜷缩在垃圾堆里瑟瑟发抖的他,林小草如今的人生将是另外一种模样。
  
      那一年,那个深冬,一片垃圾堆里脏兮兮的小男孩,木然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对华贵夫妇,眼神黯然,没有光彩,只有一种彻彻底底的绝望!
  
      正是那一束眼神打动了那对夫妇,最终,他被带上了昆仑山,原名叫林忘仇的他改名为林轩辕,小名小草。
  
      林小草死死抓住了这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于是少年时代的每一天,他都疯狂的训练着,玩了命的折磨着自己,昆仑山上,未必就没有温情,可那时候的林小草,哪有心思考虑那些?他只是想着如何变得更强,变得最强!
  
      只有玲珑是个例外,对于大师父,他是尊敬爱戴,对于二师父,他心怀敬畏,对于将自己带上山的那对夫妇,他发自肺腑的感恩,唯独对于玲珑,他是怜惜和爱慕。
  
      除了母亲之外,她是第一个走进林小草内心并且安稳扎根的女子,那是一种近似于宿命和缘分的奇妙感觉,两人一起长大,相互扶持着,相互安慰着,相互爱慕着,在各自的领域中做了不同的选择,都在不断的变强。
  
      两人之间并没有所谓的山盟海誓荡气回肠,只有相对平淡的一点一滴,在时光的冲刷下不断的积累酝酿着。
  
      从那时开始,林小草便有了除了复仇之外的第二个执念,一定要好好保护姐姐,并且治好她的眼睛。
  
      这是他对玲珑的第一个承诺。
  
      不知不觉中,玲珑在林小草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承前启后,并且让他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一个男人,她给的不多,不是两道战神意志,而是责任。
  
      打败各位师兄,超越师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了姐姐的眼睛和自己的身体,带领天庭下山寻找荷鲁斯之眼。
  
      最终,天庭败了,惨烈而悲壮。
  
      愤怒,绝望,仇恨,愧疚,怨念,种种负面情绪一股脑的叠加在林小草身上,最终形成了如今杀手界让太多人恐惧,太多人崇拜的战神!
  
      时隔三年,再次见到玲珑,林小草神色恍惚,隐约间有种恍如隔世的荒唐感,天庭没了,大师父去世了,荷鲁斯之眼下落不明,姐姐的眼睛依然什么都看不到,总结一个词,那就是失败。
  
      但失败的林小草见到玲珑,依然没有逃避,只是有种淡淡的愧疚,但更多的,还是温柔和欣喜,因为他很清楚,无论如何,自己是成功还是失败,他的姐姐,永远都不会怪他。
  
      “小草,在想些什么?”
  
      玲珑安稳的躺在林小草怀里,感受着阔别了三年多的怀抱,身体逐渐柔软下来,有些慵懒的呢喃道。
  
      “想很多事情。”
  
      林小草笑着摇摇头:“但是突然我发现,很多事情我模糊的记得,但却想不起其中的细节了,很奇怪,我记忆力不应该这么差的。”
  
      “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玲珑柔声笑道,躺在林小草怀里,伸出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温婉而贤淑。
  
      “嗯。”
  
      林小草紧了紧怀里的娇躯,紧绷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神经缓缓放松下来,疑惑道:“姐,你怎么突然来九州城了?祝贺王妃生日这种事情,我在就行了,足够代表昆仑一脉了。”
  
      “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呀。”
  
      玲珑闭着眼睛,轻声道:“而且你今天来这里,代表的可是皇族,我代表昆仑来尽个礼数,也是应该的,小草,这个世界无论是什么身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位置错了,模糊了,自己认不清了,都不好,会出事。”
  
      “姐,你的意思是,要我承认皇帝给我的身份?”
  
      林小草问道,提起皇帝,出人预料的语气平和,不是因为对皇帝没了怨念,而是跟他对话的是玲珑。
  
      “你自己怎么想的?”
  
      玲珑没有回答,而是轻轻柔柔的反问道。
  
      林小草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结果玲珑虽然看不见,但却心有灵犀的伸出手,将他皱着的眉头抹平。
  
      林小草没有说话,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轻声道:“我承认,如果接受那个身份的话,对我的帮助确实很大,也更加方便我行事,但是我总想自己试试,昨天的时候,有人打算拉我进帝国的特勤系统,将来接我师兄的位置,我目前还在犹豫,如果进入帝国特勤系统,重回黑暗世界的话,接替师兄的位置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犹豫什么呢?是不想被束缚吗?”
  
      玲珑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林小草嗯了一声。
  
      “傻弟弟,哪里有这么多束缚呀,你看并肩王,整天多自由自在?我敢肯定,你进入皇族,一定会比他还要悠闲,并肩王毕竟是摆在明面上的,而你则是底牌一样的人物,没有大事,是不需要你出面的。至于军队特勤系统,我的建议是可以加入,小草,这些都是你的助力,如果你在成为帝国守护者的同时进入皇族,你的地位会无比的稳固,皇族目前才有几个家族?皇帝的王家,夏家,以及皇甫家族,完全可以再容纳一个林家,这个林家,你可以自己创造,也可以兼并九州城林家和东北林家,小草,金钱和权势是男人最锋利的兵器,武力却只是盾。皇帝,我的亲舅舅,早些年或许拼杀过,但如今他号称无敌,自身武力却不是冲在最前线跟别人拼命的,只要他说一句话,有无数人愿意替他卖命,他的武力,如今更多的是一种震慑和自保。没有真正关系到皇族根基的大事,他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玲珑语气一顿,似乎感觉到林小草正在沉思,特意停了一会,才问道:“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小草,你觉得皇帝眼中的对手,都有谁?”
  
      “骷髅会,精英俱乐部,炎黄俱乐部。”
  
      林小草毫不犹豫道,对于皇帝,他心有怨念,但也有钦佩,一个人不到三十年的时间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翻云覆雨,入目处尽是真正的通天人物,如此本事,堪称人杰。
  
      “你说的算对,但也不算对,在皇帝的眼中,是有这些组织的存在,但他真正的对手,是那些世界级豪门财阀的家主,至于那些家族的势力,他完全可以用手中的力量抵消掉,兵对兵将对将,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小草,你不同,你一直把林风雪当做复仇的目标,可实际上,整个西南林家才是你的目标,杀死林风雪或许不难,但对付西南林家,却难如登天,说到底,你只是一个人,短时间内,根本斗不过他们,你需要自己的势力。”
  
      玲珑嗓音温柔,说到最后,终于下了一剂猛药:“而且,小草,我们都没有多少时间了。”
  
      林小草浑身巨震。
  
      玲珑不再多说,闭上眼,神色安然。
  
      “姐,我在想想。”
  
      林小草沉默了一会,挠挠头,笑道。
  
      “好呢。”
  
      玲珑柔柔一笑,在他的怀中坐起身,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笑道:“真是个孩子。”
  
      ----------
  
      另一边,宴会大厅内,林水墨终于离开了那个大人物云集的包厢,那些叔叔伯伯,尽管聊得是一些普通话题,依然让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特别是三叔和父亲之间的阴阳怪气,更是让林水墨内心无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她立刻毫不犹豫的溜了出来。
  
      在大厅中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林小草,林水墨神色依然平静,但内心却有些不忿,那个家伙,又开始不把自己当保镖了,而且越来越过分,现在都开始旷工了,太过分了!
  
      晚宴已经接近尾声,大厅内的人数相比于最开始,已经少了大概三分之一,林水墨站了一会,摇摇头,走向女洗手间,打算进去洗把脸后自己开车回去。
  
      “林水墨小姐吗?”
  
      一道身影似乎也打算去洗手间,正好看到林水墨,顿时露出一张笑脸,语气友善的打了声招呼。
  
      “是我,你好。”
  
      林水墨沉静笑道,微微点了点头。
  
      “九州城林家最近风头正劲,真是可喜可贺呢。”
  
      女人笑着眯起了眼睛,恭维道。
  
      “客气了,您是?”
  
      林水墨对于这种应付式的客套和恭维没有丝毫兴趣,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
  
      女人娇笑一声,眼神中的冰冷一闪而逝,笑容愈发热切:“我是可以让九州城林家再次名声大噪的人哦,林小姐,如果您的父亲明天突然背叛王系,选择加入西南派系,这会不会成为一个大新闻?”
  
      林水墨皱了皱眉,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镇定道:“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女人顺势向前一步,几乎贴在了林水墨身上,淡定道:“可是我觉得这很好笑。”
  
      林水墨微微一惊,还没来得及动作,腰间就猛然一痛。
  
      “别动。不然匕首刺进去的话,可是会很疼的。”
  
      女人妩媚笑道,手持一把异常精致小巧的匕首,轻轻顶在了林水墨腰间:“很遗憾,你的保镖已经不在了,否则我还真不容易得手,林小姐,现在需要您跟我走一趟了,表情自然一点,对,如果让其他人发现问题的话,您可是会为我陪葬的哦。”
  
      另一个角落内,今晚始终监视着大厅的一举一动的杨光眯着眼看着自然而然贴在一起仿佛亲密如姐妹的林水墨和陌生女人,眯着眼,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电话接通后,杨光下意识的挺起身子,语气恭敬道:“殿下,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