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字号保镖 > 第七十章:因为不能
    “据报道,昨日晚间,接到民众举报的刑侦部与治安部的警员联合行动,在城内的平安路十四号成功打击了一个特大制毒窝点,成功缴获了上百公斤的毒品,行动过程中,犯罪人员拒不受捕,持枪反抗,造成了两名警员殉职,五名受伤,犯罪团伙多人被击毙,多人被捕,少数人逃逸,刑侦部发言人表示,打击犯罪是每一名人民公仆的义务,帝国是一个法律健全的国度,对于各种犯罪,有关部门都绝不姑息,一定会严查到底!”

    电视内,随着主持人说完最后一条消息,这一日的午间新闻到此结束。

    “就最后严查到底四个字还有点意思,其余的都是废话。”

    林小草拿着遥控器换了个电视台,随意说道。

    “什么意思?”

    林水墨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睁大眸子,不敢置信道:“你的意思是,平安路十四号的毒品大案跟林风雪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小草淡淡反问道。

    这已经是营救之后的第二天,两人离开后就住在了郊区的一家普通的经济连锁酒店内,三星级,普通套房,一个卧室的那种,林水墨住在卧室里,而林小草就睡在沙发上过了一夜。

    那一晚,绑架了林水墨的几十名西南林家精锐毫无悬念的全军覆没,林小草将她毫发无伤的带出来后,直接在停车场内放了一把大火,冲天火光冲,数十具尸体和总价值数亿的上百辆走私豪车一起化成了灰烬废墟。

    林水墨始终无法理解林小草对于西南林家的仇恨,无法理解在地下停车场,他杀光所有人后平静的说西南林家的人都该死,但却大致能从客观上理解林小草一把火烧掉停车场后表现出来的那种平静,她曾经从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平静到了极致,本就是一种最极端的疯狂!

    “西南林家毕竟是西南派系的一部分,这跟皇族和王系很不一样,王系是属于皇族的,而西南林家却属于西南派系,有最高元首照应的林风雪,可以用绝大多数手段来壮大自己,但黄赌毒,尤其是毒,是最大的禁忌,林风雪玩赌场,玩走私,都勉强算是西南派系底线之上的事情,但毒这种东西,他应该不敢碰的。”

    林水墨小心翼翼道,不知道为什么,她跟林小草待在一起越久,越是见识到他几乎无敌的强大,内心安全感爆棚的同时,内心就越来越恐惧,准确的来说,是有种敬畏,这绝对不是一个雇主对自己的保镖应该有的情绪,可林水墨偏偏就有了,而且在她心里迅速的壮大着,不可控制。

    所以现在提起西南林家,林水墨几乎都是酌字酌句,用词谨慎,生怕刺激到林小草那根敏感的仇恨神经。

    “事实就在眼前,你的客观强调跟事实明显截然相反。”

    林小草淡淡道,眯眼看着电视:“我相信最开始的林风雪肯定没敢碰毒品,但现在的林风雪,不是二十年前了,这些年他为西南林家做过什么,不止他心知肚明,大派系内部的大佬也都一清二楚,两家明面上是隶属关系,但实际上林风雪只要想做,一夜之间就可以让西南派系一蹶不振,他也不用做别的,只要把他这些年做的事情说出来就可以。所以现在的西南林家,现在的林风雪,但他那个大派系内部的地位不会低于任何一名大佬,双方是真正绑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如果不是林风雪这些年对最高元首始终忠心耿耿的话,西南林家早就将这把双刃剑给折断了。不过他虽然忠心,但却也具备着很强的独立性,毒品这么赚钱的行业,他怎么可能不碰?只不过他做的很秘密,如果不是昨天我们抓到了西南林家的一个超级间谍的话,即便是以皇族的情报网络,也没有查到在九州城竟然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们?”

    林水墨歪了歪脑袋,敏锐的抓住了一个关键词。

    “当然,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被绑架是我一时疏忽吧?我既然答应保护你的安全,就不会有意外发生,除非是我有意如此,形式始终在我掌控之中,我们掌握了有关于西南林家的一些秘密据点,但缺少一个借口,所以你暂时的被绑架就成了必然,昨晚我救你的时候,并肩王府已经开始行动了,只是我知道的,除了平安路十四号之外,还有林风雪一个顶着玩具加工厂牌子的地下兵工厂,专门制作军火,另外还有一个培训职业杀手和保镖的学校,两家赌场,这些都是你老子能不能上一步的筹码,就目前看来,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王系的底牌已经够多了。起码让你老子顺利上位是绰绰有余的。”

    林小草随口解释着,语气轻松,但看着林水墨的眼神,却透着一种让她心慌的深沉和玩味。

    林水墨一阵头疼,总觉得自己隐隐的抓住了什么,但却又说不上来,没好气的伸出手,指了指林小草肩膀处被包扎起来的伤口:“没有意外?难道这不算吗?”

    “小事情。”

    林小草淡淡道,这种并没有伤到骨头的贯穿伤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甚至都不影响战斗力,些许的疼痛,对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他甚至不认为这算伤势。

    林水墨轻轻咬了下嘴唇,想起昨晚林小草脱掉衬衫处理伤口时的恐怖情景,密密麻麻的伤疤遍布林小草的上身,狰狞而狂野,如果说伤口是一个男人的象征和图腾的话,那绝对是林水墨捡到的最为震撼人心的图腾,像是一个被人随意撕碎又粗糙缝制起来的布娃娃,她根本不敢想象,林小草能活到现在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有着什么样的非人意志才让他坚持到现在。

    那一刻的林水墨内心出奇的没有半点害怕,但心脏却在剧烈抽搐着,心疼了整整一夜。

    林水墨眼神愈发柔和,轻轻走到林小草身旁坐下,伸出小手轻轻碰了碰林小草昨晚的新伤口,柔声道:“还疼吗?”

    “没事。”

    林小草身子下意识的缩了缩,语气淡漠。

    林水墨内心一气,处于女孩子的骄傲和矜持几乎立刻发作,她从小到大,追求者寥寥无几,但在心里爱慕她的人却不知道有多少,无论走到哪里,似乎都不缺乏异性痴迷的眼光,这样的经历,如果说她内心还能没有半点高傲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见到林小草这副德行,她内心刚刚涌出来的柔情顿时消失无踪,俏脸也是一冷,赌气一样道:“接下来你们还有什么计划?”

    “计划?”

    林小草反问了一句,伸了个懒腰,平淡道:“按照计划,你会失踪几天,然后并肩王府当然会去找林风雪要人,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是谈判的时间,王系手中这么多的筹码,如果只是让你父亲上位,怕是满足不了胃口,起码也得加一个实权总督的位置吧?这些都是实打实的利益和影响力,至于你是不是真的失踪,呵...”

    “我父亲知不知道你们的计划?”

    林水墨突兀的问道,直接打断了林小草的话,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她终于想起了自己隐约想到但却具体想不出来的感觉是什么了。

    林小草话语一顿,直勾勾的盯着林水墨,良久,嘴角才弯起一丝刻薄弧度,淡淡道:“他当然不知道。”

    “什么意思?”

    林水墨身体一晃,颤声道:“他明明有资格知道的!他也算是这件事的当事人!”

    “这是我的意思。”

    林小草冷笑着看着林水墨,眼神中藏着的冰冷嘲弄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我只是想看看,那位吴越的林总督是不是会为了光明前途,欢天喜地的放弃自己的亲生女儿,难道你不想看看,你在你父亲的心里到底有多重要?有没有他成为帝国领导人之一重要?多有意思的一件事,啧啧,你们九州城林家曾经放弃过,你说这一次的结果会怎么样?”

    “你...”

    林水墨一阵无力,没由来的想起了自己那名已经不记得具体样子的姑姑,二十年前,她同样作为一个女儿,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放弃,可在被放弃之前,她是不是也曾经等待过?煎熬过?

    自己现在身边有着一个强大的犹如妖魔的林小草,那个时候的姑姑身边又有谁?

    林水墨明媚的眼眸逐渐黯淡。

    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无论如何,都不会像是自己的姑姑那样,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可她现在却依然很害怕,害怕父亲即将面对的选择。

    如果他真的做了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抉择,那么回到九州城林家后,自己又该怎么面对他?

    林小草看着林水墨,看着自己这位表姐有些失魂落魄的表情,内心没由来的一软,很多年前,她是不是也曾经坐在某一个地方,像现在的林水墨一样紧张着,患得患失着?

    狗娘养的命运啊...

    林小草自嘲的笑了笑,深深呼吸,走到林水墨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肩膀,缓缓道:“抱歉,或许这么做有些残忍,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林水墨紧紧咬着嘴唇,转身趴在林小草怀里,举起手用力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情绪激动。

    林小草一言不发,任由肩膀上的伤口再次渗出血来,眯着一双阴沉的眸子,等待着很快就会到来的结果。

    门铃声突然响起。

    林水墨迅速从林小草怀里站起来,转过身去,留给林小草一个曲线玲珑的曼妙背部。

    林小草走到房门前拉开房门。

    站在门前的是杨映雪,她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满满当当的食物,笑脸灿烂,那双在欧洲人中并不多见的淡蓝色眼眸熠熠生辉。

    “师叔,你和里面那位阿姨还没吃饭吧?我在楼下拿了一些吃的,不够的话我再去拿。”

    杨映雪嘻嘻笑道。

    “谢谢。”

    林小草点点头,伸出手打算去接托盘。

    “你受伤了,我来。”

    杨映雪笑眯眯的犹如一只小狐狸,不由分说的挤进林小草的房间,她的房间就在林小草对面,隔壁则是阳光,两人轮班将整个楼层都密切监视起来,都是为林小草省了不少精力:“那位被绑架的阿姨呢?昨晚肯定受惊了,难道现在还没起床?”

    阿姨!

    挺正常的一个词汇,但一个十**岁的大丫头喊一个今年不过二十四岁而且跟自己没半点亲戚关系的姑娘阿姨,这简直就是恶毒了。

    “谁是阿姨?”

    果然,林水墨忍无可忍,从床上站起身,带着质问的语气道。

    “阿姨,你怎么了?不要生气呀,这么大年纪了,要有修养的。”

    杨映雪端着托盘,语气弱弱的看着林水墨,楚楚可怜。

    “我多大年纪?!”

    林水墨俏脸涨红,这个小丫头绝对是来挑衅的。

    她一定是故意的!

    “起码比我大呢,具体多大就看不出来啦,有人长得显老,这个不好说的。”

    杨映雪摇着小脑袋,装模作样道,对于一个战神的脑残粉来说,除了自己,任何接近林小草的女人都已经被她列入敌人名单,特别是林水墨。

    她竟然是战神殿下的雇主?!

    无敌的战神殿下竟然在给她做保镖?!而且还要做一年的时间?!

    谁能有这份待遇?谁有资格有这份待遇?

    杨映雪昨晚纠结了一夜,打破脑袋,都想不出林水墨有什么值得心目中犹如天神的殿下屈尊保护她,所以又犹豫了一个上午后,直接就杀上门来了。

    “叫姐姐。”

    还没等杨映雪将言语上的战斗力发挥到最大,林小草已经淡淡开口,语气平静,却不容置疑。

    杨映雪皱了皱鼻子,东西混血的脸庞脸庞散发着一种很奇特的魅力,她皱了皱鼻子,悻悻道:“就暂时当你是姐姐好了,看在师叔的面子上,喂,这位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哈,这位是我的师叔,姐姐,你是不是也应该叫他叔叔?”

    林小草刚刚喝了一口的饮料差点直接喷了出来,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拍在杨映雪的圆润俏臀上,没好气道:“别胡说。”

    杨映雪身体一颤,脸色红润的看着小师叔,媚眼如丝,青涩而妩媚。

    这个该千刀万剐的小狐狸精!

    林水墨恨恨的想着,内心泛酸。

    “师叔,这里的鸡翅很不错的,你尝尝,嗯,还有这个,来,我喂你...”

    杨映雪娇滴滴道,身体更加贴近林小草,几乎要坐在他的腿上。

    “不必了。”

    林水墨忍无可忍,站起身快走两步,挡住了杨映雪,微笑道:“小草受伤,确实有些不方便,我来就可以了。”

    杨映雪纤细漂亮的眉毛一扬,刚要说话。

    用‘受伤’的手臂紧紧握着杯子喝饮料的林小草已经放下杯子,直接开口道:“映雪,你别在这里忙活了,跟你师兄去吃点东西,这里我们自己来就好。”

    杨映雪愣了一下,水润眸子微微一暗,委屈的哦了一声,又挑衅的看了看林水墨,才有些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林水墨恨恨的看着杨映雪的背影,呼吸略微急促,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风景诱人,壮观而美好。

    “吃醋了?”

    林小草很难得的说了个冷笑话。

    但结果林水墨却没有说话,像是没听到一样。

    这算是很强大的默认吗?

    林小草微微皱了皱眉,淡淡道:“林水墨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林水墨小姐?

    多么正是的称呼啊,正式的简直生分。

    林水墨内心愈发酸楚,狠狠瞪着林小草道:“不可以吗?!”

    林小草很诚实的摇摇头,没有半点君子风度。

    “为什么?!”

    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的林水墨追问道。

    “你不能喜欢我。”

    林小草冷淡的扫了一眼林水墨:“因为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