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23章 铁布衫?金钟罩也没用!
    “小蕊,你也来我们社区了?”

    秦朗发现叶小蕊后,稍一想就明白叶小蕊会出现在这儿,肯定和之前他见到的义诊活动有关。

    “嗯,我和几名医生来这儿义诊的,刚好你,”叶小蕊点点头,朝秦朗笑笑,随即又利等人,娇叱道:“你们还不离开!”

    “哟,美女还挺有正义感嘛!”

    陈利见突然出现一个娇俏靓丽的美女,而且还是一名穿制服的护士,色心大起,眼神贪婪地在叶小蕊姣好的身材上扫视着。

    “哼!”叶小蕊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秦朗不动声色地上前,将叶小蕊护在了身后。叶小蕊确实挺有正义感的,只是面对陈利这批人,正义感估计没用,唯有拳头才能奏效了。

    这时,曾经向叶小蕊苦苦求饶过的“金毛”,眼珠子一转,凑到陈利身边,低语了几句什么。

    光头男陈利眼睛顿时放光,丝毫不掩饰对叶小蕊的觊觎之心,大声狂笑道:“原来叶小姐是秦朗的女朋友啊,啧啧,这样更好办了!”

    “秦朗,老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你老老实实下跪,向老子磕头求饶,然后你女朋友晚上再和我去kt喝喝酒,肯陪我一晚的话,哈哈哈,我可以放你一马!”

    “你无耻!”叶小蕊气得七窍生烟!

    “好了,小蕊,跟他们讲道理没用,你站在一边,等着么教训这个敢对你放肆的王八蛋!”

    秦朗将叶小蕊推到一旁,脸色铁青地利等人:“今天你们三个,谁也别想走!”

    秦朗身形如豹,一拳直接朝陈利砸去!

    “龙象拳”第一层!招式简单质朴,但朴实无华之下,却蕴藏着粗暴的力量!

    秦朗竟然敢主动攻击?刘明和“金毛”傻眼了,但很快他们就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秦朗这么做,是彻底激怒了陈利,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果然,陈利暴怒,同样一拳砸出,速度飞快,力量强劲,似乎一堵墙也会被这一拳砸出个窟窿来!

    可拳头刚接触到秦朗的拳头,陈利立即就暗道不妙,从对方手臂中冲过来的力量,竟然比他的还要强上了一分!

    随着一声闷哼响起,陈利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眼神中充满了惊愕,不明白秦朗怎么突然就这么强悍了?

    “嘶!”

    刘明和“金毛”两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一直占据上风的陈利居然被秦朗击退了?

    唯有叶小蕊,却显得很淡定,她对秦朗的实力很有信心,不过还是眼冒小星星地盯着秦朗,显然很崇拜秦朗。

    “试探已经结束了。”秦朗微微一笑,仿佛击退陈利,对他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桩小事。

    “逼我要用全力,行,你小子就等着被我虐吧!”

    陈利气得面容扭曲,双手突然往外一撑,顿时一阵裂帛声传出,陈利身上的白色短袖立即四分五裂,好几块衣服碎片甚至被震得飞了起来!

    “我有铁布衫护体,哈哈!”陈利一声狞笑,露出了古铜色的精壮上半身,运气之后,上半身肌肉虬结,青筋突兀地鼓起,身体坚硬得好像一块铁!

    刘明和“金毛”顿时大喜。

    叶小蕊微微张嘴,有些惊讶。

    “叶小姐,的厉害了吧,不想秦朗挨揍,你就快点答应我的条件,今晚陪我一晚上!”陈利无比嚣张地怪笑道。

    一句平静的话突然响起:“陈光头,我说你的衣服质量也太差劲了吧,稍一崩就裂了。”

    秦朗不急不缓地说道。

    叶小蕊捂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陈利气得脸都胀成了猪肝色,怒道:“我这是铁布衫!铁布衫你知道吗!”

    秦朗收敛起笑容,冷冷道:“敢对小蕊不敬,就算你有金钟罩,我也照打!”

    说完,秦朗又冲上去和陈利斗在了一起,两人拳脚相向,打斗激烈。

    不一会儿,陈利胸口挨了秦朗一记拳击,却显得若无其事,似乎“铁布衫”真让他的身体变为了一块铁板,刀枪不入。

    “我有铁布衫,全身没有任何破绽,么和我斗!”陈利得意洋洋。

    秦朗只是冷笑一声,铁布衫也好,金钟罩也罢,都有罩门的限制,通过短暂的几次进攻,现在他已经发现了陈利的罩门位置,他倒要利怎么和他斗!

    避开陈利的鞭腿后,秦朗一掌拍在了陈利的肩膀上,力道还挺大,可陈利却哈哈大笑着,半分事都没有,反而趁机一把扣住了秦朗的手腕。

    “都说了我修炼铁布衫,身体刀枪不入,你还妄想击伤我,真是笑话!”制住了秦朗,陈利狂妄至极。

    秦朗似笑非笑道:“是么?”

    下一瞬间,秦朗一直没动的右腿,忽然抬起,淡风轻一般,向陈利的左脚踩去。

    这个动作让“金毛”和刘明名其妙,暗想就算秦朗真踩了陈利一脚,又能给陈利造成什么伤害?

    可陈利的脸色却立即大变!

    他像是见到鬼一般,惊讶得眼睛都睁圆了,火急火燎地想要缩回左脚,可还是慢了半拍,秦朗的右脚已经踩到了他的左脚背上。

    “呜!”陈利立即发出了闷哼声,情不自禁地松开了扣住秦朗的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朗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惧!

    “金毛”和刘明都吓傻了,陈利之前还像钢铁铸造的身体,居然在秦朗的随意一踩之下,立即像面条一样软趴在了地上!秦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怎么发现我罩门的?”陈利像泄了气的皮球,颓丧地问道。

    “你的铁布衫只是小成而已,左脚背的罩门是你的致命之处,哪怕五岁小孩踩上一脚,你都受不了,难怪之前你一直只用右鞭腿了。”秦朗说道。

    陈利瞬间面如死灰,露出了求饶的表情,秦朗眼眸中闪现出一丝寒光,盯着陈利的左脚背冷冷道:“你惹了我,还对小蕊出言不敬,就是求饶也没用了。”

    陈利一听这话,先还有些发愣,但随即想到了什么,立即无比慌张起来,带着哭腔求饶道:“秦朗,放我一马,饶了我吧!”

    “晚了!”

    秦朗对准了陈利的左脚背,用力踩了下去!

    陈利发出了凄厉的一声惨叫,整个人比之前还要萎靡了许多,像被抽走了魂一样。

    “秦朗,他怎么了?”叶小蕊到底心地善良,见到陈利惨叫,有些不忍。

    “他没事,只是脚有些肿而已。”秦朗微微笑道。

    叶小蕊将信将疑,但恰好这时有护士跑过来喊她,应该是篮球场那边的义诊需要她协助,叶小蕊只得赶回去帮忙了。

    秦朗目送叶小蕊离开,让他奇怪的是,今天叶小蕊还是穿着白色的牛仔裤以及平底皮鞋,没有穿裙子,难道叶小蕊讨厌裙子?

    “秦朗,你居然敢废我修为!”陈利充满怨毒地说道。

    秦朗没有搭理光头男,哼,废了就废了,他还怕了不成?敢对他不利的人,他动手起来可不会存半分忌惮!

    陈利的脚当然不是他和叶小蕊说的那样,“只是有些肿而已”,事实上他大力踩下去,已经摧毁了陈利铁布衫的罩门,换言之,陈利已经散功了,铁布衫不可能再恢复回来,陈利已经被他废了。

    “你们两个还想往哪里逃?”

    秦朗如同阎王催命的冰冷声音,让原本察觉情况不对想要偷偷溜走的“金毛”和刘明,后背冷汗汩汩冒出,亡魂欲裂!

    秦朗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回了原地。

    “朗哥饶命,朗哥饶命啊!”

    “金毛”顾不上打着石膏的腿,噗通一声直接跪倒,苦苦求饶起来。

    刘明也不敢再有任何造次,对秦朗充满了恐惧,同时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秦朗这么恐怖,连武馆的陈利在秦朗面前都像个瓷娃娃,他说什么也不敢出钱请人对付秦朗的。

    “你觉得向我求饶还有用么?”

    秦朗厌恶地对“金毛”说了一句,毫不客气扣住了“金毛”的左手臂,扭麻花一样将其扭断,然后再将“金毛”的右臂也扭断,最后抓住“金毛”顺势一抛,让“金毛”头朝下脚朝上栽进了林荫道旁边的绿化带中。

    “秦朗,你……你别过来……”刘明害怕得四肢瘫软,站都站不起来了。

    “哼!”

    秦朗一声冷哼,如法炮制,将刘明的左臂扭断,然后不慌不忙道:“掏出你的手机。”

    刘明疼得鬼哭狼嚎,但还是忍痛,先将手机拿了出来。

    “别说我不讲人权,给你次机会,你先拨打急救电话吧。”秦朗说道。

    等刘明用完好的右手拨打完急救电话,秦朗没再客气,“咔嚓”一声,将刘明的右臂也扭断了。

    “你们两个听好了,事情还没结束,明天上午你们结伴来我家,我需要们好好的忏悔。现在,你们闭上嘴巴!”秦朗冷冷喝道。

    刘明和“金毛”立即紧咬着嘴唇,不敢再发出任何叫痛声,生怕惹怒了秦朗。

    秦朗这才重新走到光头男陈利的面前,不屑地说道:“你可以滚了,三秒钟之内给我消失!”

    陈利充满怨毒之色的眼睛瞪了秦朗一眼,却不敢再有任何放肆,慌不迭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开了。

    秦朗拍拍手,懒得再理会地上面两个瑟瑟发抖的怂货,自顾自走了。

    “明天怎么办啊?我不敢去见秦朗啊。”刘明欲哭无泪,随即哀叹道:“这次真是瞎了眼了,居然得罪了他。”

    “金毛”的惊惧程度还在刘明之上,现在只要脑海中浮现出秦朗的样子,他就浑身打颤,他发誓以后就算借他一万个胆,他也绝对不敢再冒犯秦朗分毫了!

    “哎,明天不去更不行啊!”

    “金毛”苦着脸,低着头,彻底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