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29章 追查中毒原因
    “伯父,伯母,真不用送了,出了小区就有出租车,我坐车回家就成,那我先走了啊。 ”

    秦朗礼貌地和叶家人打过招呼,告辞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和叶家三口闲聊的情景,秦朗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明城人很好,闲聊中不仅仅把他当做小蕊的恩人而对他很尊重,而且好几次在询问他的自身情况时,都体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真心的关爱。

    另外,秦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明城和他闲聊时,似乎是岳父在“审查”女婿一样?

    想到这儿,秦朗的笑容更多了。

    叶家的客厅内,叶明城正和苏云在,叶小蕊洗澡去了。

    “云,你怎么这小伙?”叶明城笑呵呵问道。

    “人很不错,挺有担当的,肯护着小蕊。”苏云知道叶明城要询问的是什么,没说秦朗的其他优点,直接说到了秦朗和女儿的关系上。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也觉得秦朗很不错,他们如果能自由发展成一对,我这个当爹的,是不会反对的,你呢?”叶明城又问道。

    “别用这种表情啊,我又不是恶妈,也不会蛮横地去阻止的,不过在两人谈婚论嫁之前,我还得把把关,考察考察秦朗的。”苏云笑道。

    “这样也好。”叶明城摇头晃脑哼起了小曲,显得心情很好。

    秦朗回到家中后,先将今晚赚回来的两万块,和其余的几万现金放好,一起放到了一个保密的地方。

    这个保密的地方除了比较重要的金钱外,还有两样秦朗更加珍视的东西。

    一样是一张他的出生证明,另外一样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品,一件用玛瑙雕刻成的小狮子。

    两样东西秦朗不知道少遍了,可惜一直没法从中找到和自己身世有关的更多信息。

    那张出生证明是手写的,没有透露他出生的医院他的籍贯等信息,而那件玛瑙小狮子虽然中心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秦”字,但秦这个姓,光云海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姓它,所以这件原本是代表他身份的饰物,也不能帮他顺利找到他的家人。

    把玩了一会儿玛瑙,秦朗小心将它放好,叹了口气。

    ……

    第二天因为养生会所那边没什么事,秦朗除了修炼外,也有时间可以阅读上一次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那几本植物类的书籍,几个小时的阅读后,秦朗又对一些植物有了一些了解,在“玄青子”的记忆中,有几种植物如果合理搭配使用,也能收到类似灵药的效果,能提升人的血气旺盛程度。

    当然,效果肯定远不及真正的灵药,但至少也让秦朗在地球这种灵药绝迹的地方,找到了替代品。

    到了下午四点多,秦朗又一次去外面购买所需草药,用于熬煮药液清除体内杂质。他已经连续服食这种药液好几天了,体内杂质基本被清除了,今天估计是最后一次熬煮了。

    有些不凑巧的是,他经常购买草药的两家中药材店,其中一家关门了,秦朗只好多走了一里多路,在一个新开张没多久的药店,将所需草药购买完整,回到了家中。

    下午六点多,秦朗熬煮好了草药,想都没想,就直接服了下去。

    毕竟,这份药液的药方,他使用了这么多天,已经被证明是安全可靠的,秦朗自然不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可是,药液喝下去没多久,秦朗就感觉身体出现了痉挛,全身冷汗直冒,精神逐渐变得恍惚起来!

    秦朗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中毒了!

    否则,以他目前的身体强度以及健康状态,根本不可能发生突发性的疾病!

    秦朗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盛放药液的碗上,他能想到的让他中毒的唯一原因,自然是吞下肚的那份药液!

    呼呼,呼呼!

    秦朗感觉胸闷,透不过气来,身体依然在痉挛,更不妙的是,精神恍惚程度还在加深!

    秦朗急忙想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洗脸,好让自己清醒过来,毕竟精神恍惚了,心神不稳的话,识海内“玄青子”的元神可能会发生反噬,因此他必须保持清醒。

    但还是晚了一步。

    秦朗刚起身,脑袋就天旋地转一般,眩晕得厉害,他隐约察觉到盘踞在识海深处的那团小小的白色外来元神,在这一刻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外来元神就好像一条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毒蛇,饥饿地要获取食物,而外来元神的食物,就是他的本体元神!

    秦朗不甘心被元神反噬而成为行尸走肉,潜意识地,他的本体元神与外来元神展开了激烈的交锋,而受到这影响,秦朗本人感觉脑袋里仿佛有东西在横冲直撞,脑壳似乎要炸开一样,头痛欲裂的滋味非常的不好受!

    秦朗抱着脑袋躺在地板上痛苦地呻吟着,身体在痉挛,全身的青筋像蚯蚓一样在蠕动,十分吓人,汗水在地板上流了一滩……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朗终于感觉脑袋内的剧痛停止了,尽管浑身已经湿透,脸色苍白异常,但秦朗还是笑了起来。

    幸运之神又一次眷顾了他。他总算抵挡住了外来元神的攻击,没有遭遇元神反噬。

    现在,“玄青子”的那团元神,又变为了蛰伏的状态,静静地躺在了识海深处。他的危机,总算解除了。

    足足在地板上躺了十分钟,秦朗才恢复了一些体力,不过在浴室洗澡的时候,秦朗仍然感觉后怕。

    识海中的这个隐患,真他娘的像个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而他现在又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清除这个隐患,真是郁闷至极!

    要知道,他估计自己要达到练气二层以上,才有可能强行吞噬这团外来元神,可如今他连练气一层都还没达到,因此为了生命不遭到危险,实力提升显然迫在眉睫。

    另外,秦朗也没忘记要找出自己中毒的原因,毕竟中毒的发生,肯定和买来的中草药有关。

    而秦朗经常光顾的那家药店,是家老字号,出售的药材应该不会发生质量问题,有问题的药材,只可能来自于新开的那家药店。

    “老板,之前我买过的那几种药材,你再给我抓一副。”秦朗到了那家药店,将药材清单递给了药店的老板。

    老板是一位瘦小的中年汉子,老鼠眼,留着八字须,见秦朗又来抓药,自己明显又有钱可赚了,药店老板眼睛放光,飞快将秦朗所需的几种药材抓好了。

    “你这是干什么?”见秦朗将自己包好的药材又打开,一份一份地在仔细查店老板有些不安,不满地说道。

    秦朗边查边头也不抬地说道:“我当着你的面检查这些药材,药材是真是假很快就知道了,不过如果让我知道有药材是假的,嘿嘿。”

    剩余的话秦朗没再说。

    药店老板却更加不安起来,眼珠子转了好几下后,忽然故作生气地嚷道:“你这人存心来找茬的吧,行了行了,我懒得理会你,这些中药材我不卖给你了,你去别的药店吧。”

    说完,药店老板就想将几份药材抢回来。

    秦朗轻轻一推,将对方推开,然后将钱包拍在了柜台上,方说道:“药材没问题我自然会付钱,你现在可没有理由将这些药材收回去。”

    药店老板察觉到秦朗不好惹,店里又没其他人,他也不敢当着秦朗的面打电话叫人来对付秦朗,只好暂时站在了原地。

    秦朗检查了每一种药材,不一会儿,秦朗就盯着其中一味中草药,脸色阴沉下来。

    秦朗手捏着几朵发黄的干花,对药店老板冷冷说道:“这就是我要的玳玳花吗?”

    药店老板眼神慌张,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当然是玳玳花了!”

    “哼,你大概以为我是门外汉,欺负我不懂中药吧,”秦朗冷笑道,“那好,我就和你理论理论,这花,应该是黄杜鹃花,我说的没错吧?”

    药店老板内心大惊,暗道这个年轻人怎么连玳玳花与黄杜鹃都能区分得这么清楚?要知道普通人压根连这两种药材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什么黄杜鹃白杜鹃的,不知道你说什么,这就是玳玳花。”药店老板死猪不怕开水烫,嘴巴依然强撑着。

    “哼,你还嘴硬!”秦朗怒了,干脆将两种药材的区别,仔细说了出来。

    玳玳花,又叫做枳壳花酸橙花,常绿灌木,每年45月份开花,花呈白色,晒干后会变为浅黄色,中医认为晒干的玳玳花具有疏肝和胃理气的药用价值,是一味价格比较高的药材。

    秦朗之所以选用了玳玳花,也就是因为玳玳花能够帮助他清理体内的杂质,可以说,他配制的那份药液中,玳玳花是不能够缺少的。

    而黄杜鹃,虽然也属于杜鹃花目杜鹃花科,但却不是人们口中经常说到的“杜鹃花”“映山红”。

    事实上,黄杜鹃有毒!花中含有闹羊花毒素和马醉木毒素等成份,误食会令人腹泻,呕吐或痉挛!就算能用于制药,也是不能胡乱使用的。

    并且,黄杜鹃很常见,价格与玳玳花根本没法比,同样重量的两种,玳玳花的价格,是黄杜鹃的上百倍!

    因为黄杜鹃晒干后的干花,无论形状还是颜色,都跟玳玳花晒干后的干花,十分相似,这家药店的老板为了赚钱,就将贵重的玳玳花用低廉的黄杜鹃代替!

    巨大利益的驱使下,药店老板竟然昧着良心,对顾客的健康不管不顾,在赚黑心钱!

    其他人有没有因为药店老板的黑心而遭遇厄运,秦朗不知道。但他却遭到了!

    想起刚才自己因为服下了含有黄杜鹃的药液,而导致身体痉挛,引发了识海内外来元神的反噬,差点因此一命呜呼,秦朗止不住的气愤!

    “你这家店,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秦朗将药材扔到了药店老板的脸上,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