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41章 我让你横
    “没必要那样安排!”陈霸狞笑,一拳砸出,“因为我吃定了你!”
  
      拳风带起了一道强劲的气流,吹得人脸颊都隐隐作痛,拳风似刀这句话,用来形容陈霸这一拳,还真是不为过!
  
      秦朗不闪不避,怒吼一声后,也是毫无花哨的一拳击出。
  
      龙象拳!
  
      第二层!
  
      达到练气一层后,秦朗的**也因为真气的淬炼而强大了不少,力量要比以前大了好几倍,因此区区“龙象拳”第二层,他很容易就能施展出来。
  
      两百斤的拳劲,迅猛发出!
  
      硬碰硬后,秦朗收回了拳头,并没有吃什么亏,和陈霸平分秋色。
  
      陈霸不禁“咦”了一声,接着便露出了残忍的笑:“小子,怪不得敢来武馆闹事,原来还是有些本事的,不过光凭着这种力量就想打败我,哼,痴心妄想!”
  
      尽管对秦朗的实力有些讶异,但陈霸刚才的那一拳,只用了四成的力量,因此陈霸很是自信,秦朗挨不过自己的下一拳。
  
      陈霸加大力量,用上了六成的力道,捣鼓出一拳,再次朝着秦朗砸去。
  
      秦朗冷哼一声,手臂在空中挥舞出一个古怪的姿势,好像象鼻在摆动一样,骤然之间手臂就伸直,直接朝陈霸扫去。
  
      “龙象拳”第三层!
  
      四百斤的拳劲!
  
      这才是秦朗纯粹的**力量。
  
      “好,没想到你也留了余力。”见秦朗再次接下自己一拳,陈霸笑了起来,笑音陡然停住,陈霸恶狠狠地说道:“不过你,还是不行!”
  
      一声吼之后,陈霸双臂往外一撑,黑色练功服自动胀裂开来,化为碎片掉落到了地上。陈霸露出了一身彪悍至极的肌肉,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爆裂的气息!
  
      “你的**力量已到极限,而我却还有三分之一的力量没动用。”
  
      陈霸扎下一个马步,运气过后,胸肌腹肌臂肌全都鼓胀起来,宛若整体,如同一个刀枪不入的钟罩。
  
      “金钟罩?”秦朗冷冷说道。
  
      “当然!”陈霸一脸的狂妄和骄傲,“防守强是金钟罩最大的特色,但今天,我会让你金钟罩用在攻击上,会是怎样恐怖的情景!”
  
      陈霸缓缓抬起了右臂,就见从臂膀开始,右臂的肌肤表面开始蠕动,仿佛里面有气劲在从臂膀向手流动,一股股的内力,在向手掌方向集中。
  
      很快,陈霸握成拳的右手,似乎凭空增大了一圈,表面颜色竟然变为了半金色,丝丝浅金色的条纹,就好像一个金色大钟表面的细纹一样!
  
      “这个,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金钟裂虎拳,靠它,我曾经一拳将一位世界中量级的拳王打得重度昏迷,嘿嘿,今天你有幸能享受到了,我会靠它将你打成植物人!”
  
      陈霸站在门口,堵住了房间内唯一的出口,半金色的右拳,笔直对着秦朗的脑袋!
  
      房间内一片静寂,空气仿佛都彻底凝滞了,非常压抑。
  
      秦朗霸半金色的拳头,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中透出来的是平静以及戏谑:“陈霸,如果你的金钟罩大成,右拳能化为全金色,我或许会担心一二,但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秦朗再次施展“龙象拳”第三层,拳头带起一道残影,连同秦朗整个人,迅猛至极地砸向了陈霸。
  
      陈霸不屑地哼了一声,骄纵地迎了上去。
  
      可陈霸预料的秦朗手臂骨折大声惨叫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事实上,还没和秦朗的拳头接触,陈霸就大感不妙,察觉到了极其危险的信号!
  
      砰!
  
      陈霸的身体高高跃起,从门口飞退出去,将二楼的木质楼梯扶手砸碎后,重重地坠在了一楼大厅的地板上!
  
      秦朗收回拳头,从楼梯上飘然而下,站到了陈霸的面前。
  
      “你,你将内力修炼到能运行至骨骼骨髓的地步了?”陈霸惊骇莫名。
  
      因为刚才拳头对撞后,他发现从秦朗的拳头中,传出了一股霸道的内力,秦朗竟然是一名内家高手!
  
      武者没登堂入室之前,内力修炼分为三个层次,以能否将内力分别运行到肌肉皮肤骨骼骨髓筋络五脏六腑,来区分强弱。秦朗年纪不过才二十三四岁,内力修炼却达到了第二层次,放眼全华夏的武者,能在这个年龄段做到此点的,都是天纵之才!
  
      “算是吧。”秦朗冷冷说道。
  
      实际情况当然不是陈霸猜的那样。秦朗刚才动用的不是内力,而是修真者的真气。练气一层的修士,动用真气后的力量,实际上还要比内力修炼到了第二层次的武者强上一筹。
  
      陈霸右手腕已经断裂,右臂经脉更是被秦朗的真气冲击得四分五裂,一条右臂算是废了,加上从二楼狠狠摔下来,陈霸已经不可能再是秦朗的对手。意识到这点后,陈霸忽然站起来,跑进了一楼大厅内唯一的一个房间。
  
      秦朗自然不可能放过陈霸,追了上去。
  
      进房后,秦朗发现这房间的光线有些昏暗,面积不算大,陈霸正托着右臂,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
  
      “秦朗,我承认你比我强,可是打架不光是比实力!”
  
      见秦朗进来了,陈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拍了一下手。
  
      两个全身黑衣的人,从房间一角的阴影中出来,站在了秦朗的后面,手中各自举着一把德国产的马克22微声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秦朗的后脑勺。
  
      “别动,你实力再强,也快不过子弹发射的速度的。不想脑袋上留两个血窟窿,就最好老实点。”
  
      陈霸狞笑道。
  
      秦朗转过头望了一下后面,再转回来陈霸,神情一片平静:“你还真是够胆大的,在家中居然藏了两把消音手枪。”
  
      “嘿嘿,每把枪里面都有五颗子弹,黑市上买回来后,还没用它射杀过人,我怕什么?”
  
      陈霸示意手下关上了房门,并且打开了灯,“现在双手放在脑后,乖乖蹲下来,麻痹的,居然敢打伤我,今天我会让你躺着出去!”
  
      “你确信这两把枪能威慑得了我?”秦朗似笑非笑道。
  
      暗暗地,秦朗却在调动体内真气。
  
      “想死那你尽管可以试试。我只数到三,数完后保管你脑袋上多出两个大洞。”
  
      陈霸表情凶猛,左手竖起了一根手指头,“一!”
  
      “二!”
  
      陈霸“二”的话音刚落,秦朗却像一阵风从原地消失,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轨迹冲到了两个持枪黑衣人的后面。
  
      正是疾风步!
  
      极短距离内,疾风步能让秦朗的速度比普通人快上两三倍。
  
      当然,如果光靠这步法,在封闭的房间内,还是不可能躲得过两把无声手枪的射击。
  
      但显然秦朗对此早有准备。
  
      在施展疾风步后退的同时,秦朗的双手极其熟练地结出了一个古怪的手印。下一刻,伴随着体内将近一半真元的损耗,“火球术”这门秦朗进入练气一层后唯一掌握的初级法术,被释放了出来。
  
      从他的双手间,飞出了两团拳头大小的火球,一左一右,分别朝着两个持枪黑衣人射去,轨迹飘忽不定,但速度很快,定位也很准,顷刻间就砸到了两人拿枪的手的手腕上面!
  
      伴随着两声惨叫,两人手腕上的皮肤都被灼伤,两把马克22微声手枪也掉到了地上。
  
      秦朗不慌不忙到了两人的中间,双手各自抓着一人的衣领,狠狠往中间一拉!
  
      两个黑衣人面对面重重撞在一起后,哼都没哼,软绵绵地躺到了地上。
  
      这个过程其实也就两秒钟不到,等陈霸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的两个手下已经昏厥了过去。
  
      陈霸惊讶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见鬼了一样:“我两个火球了,你,你是怎么发出来的,这不可能!”
  
      “那是你孤陋寡闻,小小把戏而已,魔术师都能从口中喷火,我就不能发出一两个火球来?”秦朗笑道,走到了陈霸面前,“要不你也试试?”
  
      陈霸脸色大变。虽然那两个火球灼伤的威力不大,但真要被来上一下,也够痛的。
  
      陈霸自然不知道,“火球术”并非魔术,而是一门修士才能施展的法术。秦朗为了不暴露自己修真者的身份,当然会选择隐瞒。
  
      秦朗转身就两把手枪捡了起来,发现手枪的保险都已经打开,如果刚才陈霸数到了“三”,他还没有抱着脑袋束手就擒的话,只怕真的会被射杀。
  
      想到这里,秦朗怒火翻滚,举起一把枪,枪口对准了陈霸!
  
      “秦朗,你别胡来啊,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陈霸完全慌了。
  
      “哼,要不是杀人犯法,我早就毙了你。”秦朗冷冷说道。
  
      陈霸松了口气,但发现秦朗的表情依旧冷漠无情后,心又悬在了嗓子眼上。
  
      砰!
  
      消音手枪沉闷的声音响起,秦朗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射出,将陈霸坐着的沙发射穿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洞,洞的表面焦黑一片,发出了焦臭味,冒出了丝丝黑烟。
  
      陈霸吓得浑身打颤,对秦朗充满了恐惧。
  
      “你不是扬言要砸了康乐养生会所的么?”秦朗问道。
  
      “我让你砸。”秦朗将枪托砸到了陈霸脑袋上,瞬间让陈霸血流不止,血流满面。
  
      “别叫痛啊,惹来了人,我怕我一个害怕,枪会走火。”秦朗笑道,随即继续问道,“你不是扬言让我变为植物人的么?”
  
      陈霸惧意明显,急忙作揖求饶。
  
      秦朗又是一脚踢出,踢断了陈霸至少五根肋骨,沙发倒翻,陈霸狼狈地倒在了地上。
  
      示意陈霸站起来,秦朗继续冷冷问道:“你不是扬言让我今天只能横着出去么?”
  
      前面两个追问,自己被重创了两次,陈霸再傻也知道自己又要遭难了,不禁惊惧万分!
  
      “我让你横。”秦朗抄起边上的一张小木凳,一下砸在了陈霸的左腿上,直接让陈霸的左腿骨粉碎性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