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43章 怎么能将这里当枕头
    “陈霸怎么样了?”唐雪问道。
  
      “他以后不会再来养生会所找麻烦了。”秦朗说道。
  
      “我是问你,你把他怎样了。”唐雪知道秦朗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这一次打败了陈霸,自然给足了陈霸教训,陈霸如果还敢去养生会所闹事,那绝对是怪事。
  
      “他啊,”秦朗平静地说道,“没多大事,顶多在医院住一星期的院。”
  
      “哦,”唐雪松了口气,“虽然那陈霸可恶,但给点教训拿回钱就可以了。”
  
      秦朗笑了笑,没有解释。
  
      事实上,他说的陈霸只需要住一星期的院,那是以他的标准来也就是如果医院医生换成他,那他可以在一个星期内治好陈霸。但实际上他自然不可能去医治陈霸,陈霸不在医院住上两个月别想出来,而且一条右臂是绝对废了,经脉四分五裂,以后陈霸的“金钟罩”威力能有以前的五成威力就算不错了。
  
      另外,他从陈霸那儿,不是只拿回了原本就属于唐雪的十万块,而是多拿了五十万,当然,这种事还是不要在唐雪面前炫耀的好。
  
      “唐雪,我觉得我最近表现得还不错,是不是可以申请增加工资了?”秦朗笑着问道。
  
      “你这一次帮养生会所解决了一次大麻烦,上次又帮我让赵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表现这么好,加工资也是理所应当的。”
  
      唐雪的干脆回答,让秦朗有些期待接下来自己会涨多少工资了。
  
      “这样,我这个当老板的,也不是小气鬼,以后我每个月给你加三百块工资,好不好?”唐雪一本正经地说道。
  
      三百块?秦朗傻眼了。
  
      “怎么,嫌少啊?三百块可不少啦,你在我公司做事一年,就能多赚三千六百块,十年就是三万六千块呢。”唐雪笑眯眯道。
  
      “你真抠门,资本家都是万恶的,盘剥工人啊。”秦朗评价道。
  
      “哼,不要拉倒。”唐雪哼哼道,大为得意。老板身份压压秦朗,还是挺好玩的。
  
      “哎,算了,谁让我摊上了你这个抠门老板。”秦朗故意唉声叹气。
  
      唐雪笑得更开心了。
  
      秦朗忽然提议道:“唐总,我能不能不要增加的工资了,干脆你每个月都吻我一下当福利发放,好不好?”
  
      “油嘴滑舌,没门!”唐雪很快发现,当秦朗的老板也有无奈的时候,似乎拿老板身份,压不住秦朗的“为非作歹”?
  
      说完增加工资的事情,车中安静了一会。等唐雪无意中瞥了一下后,发现秦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头靠在了座椅上,睡了过去。
  
      唐雪将车速放慢,尽量将车开得平稳一些。
  
      她知道,秦朗一定是累坏了。虽然秦朗几乎没提在“威震武馆”内的事情,但她猜也能猜到那儿发生了一场恶斗,对秦朗体力的消耗肯定很大。
  
      宝马车,载着秦朗,平稳地朝“康乐”养生会所驶去。
  
      与此同时,“威震武馆”内。
  
      大家都知道馆主陈霸这一次败给了秦朗,为了避免触碰霉头,陈霸独自居住的两层小楼,寻常人根本不敢来。
  
      只有和陈霸关系较近的侄子陈利以及顺昌贸易公司的陈顺,陪着陈霸。
  
      陈霸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就要让陈利开车去医院。
  
      陈利却不甘心就此惨败给秦朗,忍不住说道:“叔叔,秦朗欺人太甚,我们绝不能就这样算了,要不我们策划严密一些,搞一次偷袭,直接灭了秦朗!”
  
      袋被秦朗打得肿成了菠萝头的侄子陈利,陈霸气就不打一处来,伸出完好的左手,顺势一巴掌将陈利抽翻在地。
  
      “灭什么灭!不被人秦朗灭了就不错了!”
  
      之前发生的事情的细节,陈霸为了面子自然不方便说出来,可他明白秦朗的可怕。现在侄子陈利居然还口放厥词,真敢去惹秦朗那尊煞神的话,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叔叔……”陈利被打蒙了,好不委屈。
  
      “不要再提这事了,我警告你陈利,还有陈顺,管好你们自己以及手底下的人,谁他玛犯浑敢继续这事,别怪我到时不客气,听到了没有!”陈霸怒声吼道。
  
      他也是为了这些人好,否则真要不长眼,再去招惹秦朗,这些人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和他说话,都指不定了。
  
      陈利和陈顺都是心中一凛。知道陈霸如此严肃对待这事,那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于是赶紧消去了那份念头,毕竟连陈霸都放弃了,他们更没那个实力去和秦朗抗衡。
  
      “还有,接下来你们就开始准备准备,将武馆解散了吧。”
  
      经过今天这事,陈霸心灰意冷了。
  
      ……
  
      唐雪平稳开着车,没忘取消了和金盾保全公司的临时合作。等唐雪打完电话,忽然感觉右边肩膀一沉,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肩膀上了。
  
      唐雪一笑不得。
  
      秦朗大概是太累了,睡着睡着半边身体已经向她倾倒,脑袋正搁在了她的肩膀上。
  
      秦朗这么累,唐雪也不忍心叫醒秦朗,任由秦朗这样靠着,将她的肩膀当枕头。
  
      好在这样也不是太影响开车,唐雪又放慢了一点车速。
  
      但开了一段路后,唐雪发现秦朗的脑袋越来越沉,不停地往下移动,下巴尖已经触碰到了她锁骨下方半寸的软肉上,不仅惹得她又麻又酥,而且如果继续移动的话,离触碰到她的敏感部位,就真近在咫尺了!
  
      唐雪恨不得停下车,摇醒秦朗才好。这家伙连睡觉都能睡成这样了,让人无语啊。
  
      真狠心叫醒秦朗,唐雪做不到,只好祈祷剩余的三分钟车程里,秦朗别再乱动,等到达养生会所后,再让人扶着秦朗去休息。
  
      于是唐雪先停了一下车,将秦朗的脑袋扶正了一些。
  
      可一分钟刚过去,唐雪就感觉胸前敏感的地方,被秦朗的下巴尖碰到了。
  
      “这家伙!”身上那儿又热又痒,异样的感觉正在传遍全身,唐雪的俏脸羞红了一大片。
  
      如果不是确认秦朗真睡着了,唐雪就要怀疑这家伙根本是故意的!
  
      没办法,唐雪只好再次停车,这一次干脆将秦朗的身体扳正,避免再接触到她。
  
      后面的两分钟车程里,唐雪总算松了口气。从她不时瞥一眼秦朗来朗虽然依旧睡着了,但身体规规矩矩地靠在座位上。
  
      终于,“康乐”养生会所的大门清晰可见了。
  
      唐雪驶下车道,宝马车开始减速,就要停稳在养生会所前面的空地上。
  
      可是,不知道是减速的原因,还是恰好秦朗就要往她这边靠,总之车子还没停稳的时候,唐雪忽然感觉胸前被什么东西撞到了,定睛一雪又羞又窘,俏脸完全通红了。
  
      秦朗的半张脸,都已经深深埋在了她的怀中!
  
      并且,因为天气热,她上半身是白色女式衬衫的打扮,秦朗的突然倾倒,脑袋刚好撞在了她衬衫系上的第一粒纽扣上面,随着惯性脑袋在往下移动,那粒纽扣再怎么结实,也被顶开了,秦朗的半张脸和她胸前的雪白肌肤接触到了一起!
  
      “唔……”唐雪窘到不行,偏偏那片雪白肌肤传来的热感,又让她几乎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幸亏是在车里面,秦朗又睡着了,没其他人在场,唐雪发觉自己的羞人举止后,赶紧紧闭上了樱唇,防止再放出类似羞人的声音。
  
      唐雪偷偷往店门口眼,还好,没人在往这边瞧。
  
      这让唐雪放心不少。
  
      可视线再落到该死的秦朗身上时,唐雪又忍不住咬牙切齿了。
  
      你说你这家伙,睡觉就睡觉嘛,我累,一片好心地没叫醒你,可你倒好,睡着了也不老实,这里是你脑袋该碰的地方吗,你这浑蛋,怎么能够将这里当枕头?
  
      唐雪又气又羞,恨恨着,终于双手托住秦朗的脑袋,要将秦朗深埋进她前胸中的半张脸,给托出来。
  
      秦朗本来感觉脸上温热温热的,在开着空调的宝马车内,这种感觉很舒服,尤其是半张脸似乎与什么柔软的东西枕到了一起,鼻梁好像都深陷进了这团柔软的物事中,这种感觉更是舒爽无比。可是好景不长,怎么现在脸上冰凉凉的,似乎感觉还有些疼?
  
      秦朗于是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然后,秦朗的第一反应,就是香,好香!
  
      处子的幽香,加上一股像是牛奶一样的奶香味,让他忍不住陶醉,不禁深呼吸了一口,贪婪地将这股香气吸进了鼻子中。
  
      紧接着,秦朗的眼睛就被一处雪白的沟壑吸引住了,似乎掉进了这沟壑中爬不出来了一样。
  
      雪白的肌肤,诱人的深沟,似乎还能抹黑色的蕾丝边儿,秦朗立即明白自己的半张脸,是与什么密切接触在一起了。
  
      “浑蛋,还不闭上眼睛,再挖掉你的眼珠子!”
  
      唐雪见秦朗突然醒来,先是窘羞不已,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发现秦朗直勾勾地在盯着自己,唐雪暴怒得好像一头小母狮子。
  
      “那啥,我不是故意的。”秦朗抬起头,讪讪说道。
  
      虽然大饱了眼福,还有了亲密接触,可考虑到女孩子的感受,秦朗还是忍住没将洋洋得意显现出来。要不然被唐雪认作为了色痞子,今后绝对只能面对唐大美人冷冰冰的冰山容颜了。
  
      唐雪侧过身体,赶紧将衬衫上的纽扣系好。心想如果你真是故意的,现在就不是安稳地坐在这儿了,姑奶奶早就将你当色狼打你耳光子了。
  
      秦朗先下了车,唐雪在车里面磨蹭了半分钟,确定脸上的羞红之色已经全部褪去后,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下车后,唐雪发现秦朗已经走进了养生会所,她正也要走进去,侧面走过来了一个佩戴“街道社区卫生检查”红袖章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叫住了她。
  
      “唐总,这个月的卫生费,该交了。”中年男子李卫兵说道。
  
      唐雪只得停下了脚步,脸上有些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