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44章 别打官腔
    唐雪皱眉道:“李主任,当月的卫生费,不是要到月中才交的吗。”
  
      “改了,开会后决定了,从这个月起,商户的卫生费,十号左右就要收了。”李卫兵老气横秋地说道,大肚腩一晃一晃的,官威十足。
  
      “怎么也没见通知一下?说改就改了。”唐雪抱怨了一句。
  
      她不在乎每个月千把块钱的卫生费,可觉得社区的做法有些独断了,至少应该提前通知一下商户的。
  
      李卫兵却仅仅因为唐雪合理地一句质疑,就不满意了,打着官腔说道:“我们又不是小区的物业,我们是丽云社区,这么大这么繁荣的社区,一个个通知到商户,我们怎么忙得过来?你们商户也要支持体谅我们嘛,不要老抱怨啥的,抱怨解决不了问题。”
  
      面对李卫兵这种打太极的措辞,言语之间甚至反而在责怪起她的不是来了,唐雪听了,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唐雪还是忍住了。
  
      因为李卫兵是丽云社区(街道办)的副主任,第二把手,而丽云社区又不是一般的社区,是位于云海市繁荣地带的一个新兴社区,包含有不少的商户,因此丽云社区比普通社区要重要得多,街道办的权力很大,她犯不着因为李卫兵说话难听,就得罪此人。
  
      唐雪打开随身带着的挎包,取出钱包后,从中点出了十一张红票子。
  
      “给,李主任。”唐雪将钱递给了李卫兵。
  
      不料李卫兵接过钱数了一下后,语气十分生硬地说道:“还差六百。”
  
      “怎么还差六百?不是一个月一千一么?”
  
      唐雪感觉莫名其妙。
  
      但唐雪是经商的女人,人情世故方面经历得比较多,虽然已经一次李卫兵突然调整费用的收取时间,有着不良的想法,但她也没立即发作。
  
      “从这个月起,涨价了,按照你的养生会所的规模,一个月要增加六百块卫生费了。”李卫兵理直气壮地说着,仿佛突然多出来的卫生费,是商户应该缴纳的一样。
  
      可是,从开始到现在,李卫兵压根就没拿出过什么同意涨价的合法文件。
  
      “愣着干嘛,赶紧将钱交齐吧,我说你开这么大一个养生会所,不会连六百块钱都交不出吧,我很忙,还要去别家收取呢。”李卫兵不耐烦地催促道,态度十分骄纵。
  
      唐雪伸向钱包中的手,忽然停住了。
  
      然后,唐雪将钱包放回了挎包内。
  
      她不缺六百块钱,可她不想无缘无故地被坑走六百块。
  
      “李主任,涨价总得有个说法吧?这事街道办也没有通知过我们,也没有物价局发的文件。”唐雪说道。
  
      李卫兵的脸一下拉得比驴脸还长:“你什么意思?这是不准备交了?”
  
      “如果没有合法的文件要求涨价,我只会交该交的那一千一百块。”唐雪面有愠色了。
  
      “我作为街道办的副主任,说卫生费要涨价,你们商户只需要好好配合就行,就不要质疑这个质疑那个的了,这是你们商户该质疑的吗?”李卫兵挺了挺啤酒肚,打着官腔,盛气凌人。
  
      “李主任,话不能这样说。”唐雪知道李卫兵在自己的追问下,有些站不住脚,便准备拿官威来压人了。
  
      唐雪清楚,目前这种处境,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自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将六百块交给李卫兵,但她做不到。
  
      “你不交的话,后果你要考虑清楚了。”李卫兵的话中明显有着威胁之意,“不配合街道办的工作,我们有权勒令你的养生会所直接关门,进行整顿。”
  
      “你!”
  
      唐雪气极了,这李卫兵欺人太甚!
  
      李卫兵却像是自知拿捏住了唐雪的短处,愈发地肆无忌惮,摇头晃脑道:“你是明白人,该怎么做,你懂的吧?”
  
      唐雪胸口因为气愤而剧烈起伏着,李卫兵这是在**裸地威胁她。可是,唐雪不敢真惹怒了此人,害怕养生会所关门。
  
      她是养生会所的老板,比任何人都知道,如果养生会所被勒令停止营业,营业额减少顾客流失都只是小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会让“康乐”这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品牌,口碑蒙受无法逆转的损失!
  
      要知道,一家门店口碑最重要,一旦“康乐”被政府勒令关门,客人才不会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会认为一定是“康乐”违法经营,才会被街道办处罚的。一家违法的门店,客人怎么可能去光顾?
  
      唐雪不想自己辛苦无数个日日夜夜才建立起来的事业,一下垮塌,面对李卫兵明目张胆的威胁,唐雪只能选择退让。
  
      跟这种有官方*手握实权却滥用权力的人斗,她斗不过。
  
      唐雪心中感觉很屈辱,可只能默默将委屈吞回肚子中。
  
      “快点交钱吧。”见唐雪屈服了,李卫兵背负着双手,显得趾高气扬。
  
      唐雪只好打开钱包,抽出了六百块钱,就要递给李卫兵。
  
      “唐雪,交给我来给吧。”
  
      正在这时,秦朗出现了,接过了唐雪手上的六百块钱,拿在了手中,然后笑眯眯地卫兵。
  
      “李主任是吧?这钱是街道办要收的,是吧?”
  
      虽然刚出来,还不清楚李卫兵向唐雪收的是什么费用,但秦朗走出大厅就雪受了委屈的模样,而对面这个大腹便便的李卫兵,却一脸的嚣张跋扈,不用了解详情,他也知道李卫兵这个街道办的副主任,一定是在仗势欺人了。
  
      “你管这么宽干嘛?把钱拿来!”李卫兵瞪了秦朗一眼,十分不客气地说道。
  
      “哟,你这态度,是要改抢的啦!”秦朗故作惊奇地退后了一步,似笑非笑。
  
      “别扯犊子!”李卫兵很不耐烦,随后指着秦朗跟唐雪说道,“这人是你的员工?赶紧让他把钱交了,我没空理会这人!”
  
      唐雪用眼神暗示了一下秦朗,示意给钱算了。虽然会觉得很憋屈,但不按照李卫兵说的办,保准李卫兵这种人会给“康乐”养生会所小鞋穿。
  
      秦朗出来,就是见唐雪被李卫兵拿官帽子压着欺负,很,要帮唐雪出口气,如果他也息事宁人了,那这姓李的,岂不是还骑到他的头上了?
  
      他怎么可能让李卫兵这种人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你也别打官腔!”秦朗毫不客气地针锋相对,“我敬你是街道办的副主任,才叫你一声李副主任,但你在用权势压人,我骂你一脸,你信不信?”
  
      李卫兵立即恼羞成怒,手指着秦朗大声喊道:“你什么态度,敢和我这样说话?”
  
      “你是人,我也是人,我一没骂你,二没动手打你,哪里态度不好了?”秦朗冷笑道。
  
      一旁的唐雪,心知秦朗出面后,不可能表现出弱势来,索性也不再劝秦朗低头了。谁让这个李卫兵太霸道,说收钱就收钱,连份合法的文件都没有!
  
      “你能够拿出合法文件来,卫生费涨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反对,该交多少我一分钱也不会少,不过如果只是你街道办随便一决定就要涨价,拿不出合法文件,一分钱我也不会给!”秦朗强硬地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我们街道办做出的决定,岂容你们非议?交钱!”李卫兵十分霸道地冲上来,就要抢走秦朗手上的钱。
  
      秦朗也没动手打人,只是手轻轻往外一推,要推开李卫兵。不过秦朗没想到李卫兵会胡搅蛮缠。
  
      “哎哟!”
  
      秦朗用的力根本就不可能推得动李卫兵,可李卫兵却动作夸张地往后退了两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中“哎哟哎哟”地叫痛。
  
      “你竟然敢殴打国家公职人员,我要告你,让你坐牢!”
  
      李卫兵倒打一耙。
  
      唐雪在一旁瞧得清清楚楚,李卫兵明显就是在讹人,气得唐雪花枝乱颤!
  
      街道办的官员她也打过交道,其余人都很尽职尽责,属于为商户办实事的公职人员,唯独这个李卫兵太不地道了,她敢断定,突然增加卫生费的事情,就是李卫兵私自捣的鬼!
  
      唐雪秦朗。现在李卫兵耍无赖,躺地上装作被秦朗打了,嚷着要让秦朗进去坐牢,秦朗该不会气不过,真的暴打李卫兵一顿吧?
  
      虽然李卫兵太可气,可真殴打了李卫兵,那也收不了场了。唐雪心神高度集中,一等秦朗如果有什么过激举动,就立即上前拉住,不能让秦朗真落个“殴打国家公务人员”的罪名。
  
      秦朗地上的李卫兵,一声冷笑。这厮以为靠这混淆是非的手段,就能够让他投鼠忌器了?
  
      秦朗不慌不忙走上前,站到了李卫兵的面前,吓得李卫兵倒是往后缩了缩,生怕秦朗真把自己揍了。
  
      秦朗将手上的六百块钱还给了唐雪,然后拿起了左手上一直提着的一个黑色塑料袋。
  
      这个塑料袋中装有五万块现金,正是从陈霸那儿得到的。
  
      秦朗解开塑料袋,从中拿出了一沓钱,一万块整,伸到了李卫兵的面前。
  
      “李主任,真是对不起,刚才我下手没个轻重,让你摔倒了,我很过意不去,这一万块我准备当做赔偿赔给你,希望李主任不要再计较刚才那事了,行不行?”
  
      秦朗客客气气说道,表情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惶恐,似乎生怕被李卫兵告到法院要坐牢,宁愿出一万块来花钱消灾了。
  
      李卫兵纳闷,暗道秦朗前不久还态度强硬,怎么现在就惶恐不安了?可李卫兵瞧了又瞧秦朗的表情,发现秦朗不像在作伪,是真要拿出一万块来息事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