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45章 李主任,你真够倒霉的啊
    有钱可赚,李卫兵很快就将其他事抛到一边了。(    .  .)事实上这一次突然要求商户月中就交卫生费,而且大幅度提升了卫生费,也基本就是他一个人拍板的,没经过街道办全体人员的开会决定,更没有上级部门的合法文件,反正他仗着副主任的身份,不怕出问题。
  
      白白就能得到一万块,李卫兵心动不已。
  
      但李卫兵没有马上站起来接钱,而是贪婪地说道:“就一万块?这点钱给我都不够啊,哎哟,好痛,身体好痛。”
  
      “李主任,这是两万块钱,你拿去吧,请李主任不要再计较摔倒这事了。”秦朗就像真要息事宁人了,又拿出了一沓钱,一并伸到了李卫兵的面前。
  
      一旁的唐雪迷糊了。不明白秦朗到底要干什么。
  
      “这还差不多。”李卫兵盯着两沓钱,眼睛都直了,毫不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完全没半点事。
  
      可当李卫兵伸手要去拿走那两万块钱时,秦朗却笑意吟吟地伸出右手,突然推了李卫兵一下,让李卫兵摔了个屁股墩儿。
  
      李卫兵狼狈地爬起来,西装裤上全是灰尘,显得既脏乱又滑稽。
  
      “你敢推我?好好好,这一次你真的殴打国家公职人员了,我要告到你坐牢!”李卫兵察觉自己被秦朗耍弄了,恼羞成怒。
  
      “李主任,生什么气啊,你自己都说了,出两万块你就不追究我推你的责任,我推了你一把,出两万块就是,呵呵。”
  
      秦朗一只手抓着四叠红票子,走到李卫兵面前,将四叠红票子在李卫兵的啤酒肚上狠狠拍了拍,那种崭新的票子狠狠击打人的肉的时候发出来的响亮声音,听着就让人舒服。
  
      “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好
  
      李卫兵再傻再贪钱,也知道自己完完全全被秦朗戏耍了,那四叠刺眼的红票子抽打在他的肉上,就好像在狠狠打他的脸,将他的脸打得火辣辣地疼,气得他差点晕了过去。
  
      “哟,李主任真是道德高尚啊,给钱都不要呢。”秦朗笑呵呵道。
  
      李卫兵本来站起来一半的身体,骤然听到秦朗的这话,立即被气得一屁股再次坐到了地上。而且这一次坐的位置没选好,屁股边缘刚好与一颗不知道是哪个熊孩子扔在地上的尖锐石头,狠狠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嗷呜!李卫兵捂着屁股蹿了起来,已经疼得龇牙咧嘴。
  
      那搞笑的丑样,连唐雪都不禁莞尔。
  
      秦朗更是没心没肺地在一旁指着李卫兵,笑得前俯后仰。
  
      唐雪暗暗瞥了秦朗一眼,这家伙将李卫兵坑了一次又一次,还若无其事,丝毫不担心被李卫兵借机报复,不过转念一想,唐雪又忍俊不禁了,也只有这家伙才敢这么玩!
  
      卫兵丢人又挨痛,唐雪觉得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心情说不出的舒畅!
  
      李卫兵恶狠狠瞪了秦朗一眼,又朝唐雪放狠话道:“哼,这一次我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你们就等着养生会所被贴封条停业整顿吧!”
  
      说完,李卫兵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了,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秦朗将钱装回黑色塑料袋中,自言自语道:“不羞辱你一顿,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恶心。”
  
      唐雪听了在微笑。秦朗可是帮了她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啊。
  
      不过,李卫兵明显就是个小人,偏偏手头上又有一些权力,临走前说要让养生会所停业整顿,只怕真会办到,该怎么办才好?
  
      仿佛是知道唐雪在担心这事,秦朗走过来,自信地笑道:“放心,我们用不着担心他的报复。”
  
      唐雪将信将疑,但她清楚秦朗说话不会无的放矢,也没有太担心,准备进养生会所洗脸去。
  
      当然,洗脸只是次要的,唐雪想尽快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将前胸好好擦一擦。天知道刚才在车上的时候,睡得跟小猪一样的秦朗,有没有将口水留在她的胸上面?
  
      想起这茬,唐雪忍不住脸又红了。
  
      长到了二十六岁,她连初吻都没送出去过,没想到将秦朗提升为养生顾问还不到半个月,一世清白就葬送在了这家伙的手上,不,是半张脸上。
  
      “咦,唐雪,你脸怎么红了?”秦朗好奇地问道。
  
      “天太热,太阳晒的。”唐雪匆匆说完,就朝大厅内走去。
  
      秦朗自言自语道:“不对啊,外面有绿化树,不是很热啊。”
  
      没纠结唐雪俏脸突然绯红的原因,秦朗通过“114”查询,很快找到了丽云社区主任的电话号码。
  
      秦朗将社区副主任李卫兵擅自增加了对商户收取的卫生费用,请求社区主任马上调查一下,制止李卫兵的错误行为。当然,秦朗没忘隐晦地点出了自己和副市长叶明城的关系匪浅。
  
      这样做,并非秦朗想扯虎皮当大旗,他没什么私心,相信叶明城知道这事后,也不会有意见的,毕竟他是为丽云社区商户的切身利益着想,要揪出损害商户利益的害群之马。
  
      秦朗相信社区主任如果够稳重的话,不会将他的话当耳边风,至少会重视李卫兵擅自收费的事情。
  
      做完这事,秦朗拿着装有五万块钱的黑色塑料袋,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李卫兵上门。
  
      大概半个小时后,李卫兵带着五六个社区工作人员,气势汹汹地找来了。
  
      秦朗迎了出去。唐雪也出来了。
  
      李卫兵怨恨地瞪了一眼秦朗,然后阴阴地笑了一下,表情分明在说,敢得罪他李卫兵,他就要让秦朗吃大亏!
  
      秦朗哼了一声,故意往李卫兵的屁股墩上,似笑非笑道:“李主任,难怪身材有些不对称了,原来右半边屁股肿这么大啦?啧啧,刚才李主任摔那一跤,可真够倒霉的啊。”
  
      “你!”李卫兵气得火冒三丈,他屁股被石头扎了,还不是秦朗害的,想到这儿,李卫兵怒极反笑起来,“哼,我没空跟你说这些,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们,康乐养生会所的环境卫生不达标,严重影响了咱们社区整体的卫生质量,所以经过决定,现在给予你们养生会所停业整顿的处罚,什么时候环境卫生整改得让我满意了,养生会所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放。”
  
      “恐怕在李主任你的特意照顾下,养生会所一旦关门整顿了,什么时候能重新营业,得主任什么时候心情好吧?”秦朗嘲讽道,样子并不着急。
  
      唐雪虽然有些担心门店真会被强制整顿,但朗不慌不忙之后,也跟着淡然多了。
  
      两人一点不慌张的表现,将李卫兵气得吐血,他恼羞成怒地朝身后几人说道:“愣着干嘛,进去将里面的人驱散,在大门上贴上停业整顿的处罚通知。”
  
      几人刚要上前,进入养生会所内,人影一闪,秦朗不偏不倚地,拦住了这几人的去路。
  
      “秦朗,还有你唐雪,你们这是干嘛,想公然抗拒执法么?”李卫兵肆无忌惮地将一顶大帽子扣在了两人头上。
  
      “呵呵,如果我真公然抗拒执法的话,那就不是拦住他们的路了,我会踢你一脚,让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秦朗冷笑道。
  
      “反了你了!”
  
      李卫兵打着官腔,恰好这时候他手机响了。
  
      “接电话吧,李卫兵同志。”秦朗似乎知道这个电话,会在这个时间点打到李卫兵的手机上。
  
      “哼,等我接完电话,再找你们算账!”李卫兵牛逼哄哄地说道。
  
      两分钟后。
  
      李卫兵在和电话那头的那人争论了几句后,马上就偃旗息鼓了,不甘地眼秦朗和唐雪,扔下了一句话。
  
      “我们走!”
  
      李卫兵的牛逼哄哄消失了,极度不甘心地离开了。跟过来的几个社区工作人员自然也退走了。
  
      “秦朗,你知道有人会打电话给李卫兵,让李卫兵不得不终止对付养生会所的事,是不是?”唐雪很快猜到这事,肯定和秦朗有关系。
  
      “以后卫生费按原来的交,也不用再担心姓李的敢来这里打官腔了。”秦朗笑道。
  
      唐雪忍不住好奇,问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秦朗自然没说,称自己累了,就在街边拦了一部的士,回家去休息了。
  
      与此同时,丽云社区街道办所在的三层办公大楼内,主任办公室中。
  
      “卫兵啊,你私自提高卫生费的收取上限,肯定是违规的行为,幸好事情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你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话,撤职可能都是轻的。”社区主任说道。
  
      李卫兵恨恨道:“主任,这事既然你制止了,我也没啥好抱怨的,不过我要问一句,向你举报我的人,是不是康乐养生会所的那个秦朗?”
  
      “我劝你不要有报复此人的想法。”社区主任认真说道。
  
      “那主任你就是承认,举报我的那个人就是秦朗了?哼,果然是他,我不会给他好果子吃,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李卫兵十分记仇地说道。
  
      社区主任却摇摇头,郑重说道:“和我毕业于同一所大学的份上,我就提醒你一句吧,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儿了!你别想着要报复秦朗,还是想想该如何取得他的原谅保住你自己的饭碗吧。”
  
      在李卫兵的一脸不服气中,社区主任将自己通过特殊渠道打探到的消息告诉给了李卫兵,听着听着,李卫兵的脸色,已经由最初的不服气,逐渐变为震惊不安,最后是胆战心惊!
  
      “主任,你说的都是真的,秦朗和副市长都有匪浅的关系?”李卫兵不死心一般最后问道。
  
      “我姐夫就是文化局的一位副局长,他去拜访叶市长的时候,在叶市长家中见到过秦朗,秦朗和叶市长的关系如何,你自己去猜吧。”社区主任话说完,泡茶喝去了。
  
      李卫兵呆呆愣了一会,下一刻面如死灰。
  
      第二天上午,李卫兵寸步不离地守在“康乐”养生会所的外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街道,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连被太阳晒也顾不上。
  
      终于,朗从一辆公交车上下来后,李卫兵赶紧拿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红色盒子,屁颠屁颠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