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49章 蒋盈盈的奇特计划
    赤足女孩,小腿修长白皙,一套用料极少的比基尼,将女孩性感火辣的身材完完全全凸显了出来,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也很凸,入眼处是这么一具极品的娇躯,简直让秦朗口干舌燥,体内被火灼得连喉咙都似乎要冒烟了。.
  
      秦朗在这具充满诱惑的身体面前,感觉眼睛都要移不走了,但秦朗还是没有过分失态,强迫着自己将视线从女孩的娇躯上移开,眼睛对方的脸。
  
      “是你?”
  
      孩的样子后,秦朗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听女孩说话时,那股声音总感觉依稀有些熟悉呢,原来是她!
  
      蒋盈盈则根本没想到敲门的人,会是除唐雪以外的任何其他人。
  
      毕竟她俩住在这栋房子内,寻常都是不带朋友过来的,何况下班这会,也不会有其他人过来。
  
      此刻其他人出现了,还是一个男人,蒋盈盈自然惊讶,说出的那句话“快来新买的比基尼好不好不性感”,也因为震惊而只说完了一半。
  
      不过个男人,正是昨天在公交车上帮自己抓小偷和色狼的人,蒋盈盈惊讶过后,倒也没有生出不安,毕竟这年轻人肯定不是坏人,而且是来找唐雪的。
  
      等等,这家伙要找唐雪?而且还上家里来了?
  
      蒋盈盈马上用她八卦而反应迅速的脑袋,进行了一长串的推理,最终得出了一个比刚才她大半个身体被秦朗更加让她惊讶的结果。
  
      唐大美人恋爱了?
  
      蒋盈盈的脑海中,此刻就是这样的字眼。
  
      要知道,从大学和唐雪成为同学开始,一直到现在,她都从来没有发现过唐雪和任何男生有过哪怕丁点的暧昧,一度她曾经怀疑唐雪是不是一个拉拉,或者是天生的性冷淡,但显然不是。
  
      面前这个卖相还不错的年轻男子,都知道唐雪住哪儿!如果不是唐雪主动告诉,这男子会知道?而唐雪既然连家住哪儿这么私密的事情都告诉了这男子,这男子肯定先前就来过了,要不然也不会认识路啊。更进一步推测,唐雪都邀请这男子来家里了,那还不会再发生一点其他的事情,例如身体上的接触啊?
  
      蒋盈盈发现了一个天大的事情,兴奋得恨不得将面前这男的抓进去,好好“审问”一下。唐大美人有男人了,这可是一个重磅大消息啊。
  
      “咳咳,美女。”秦朗故意咳嗽了一声,提醒蒋盈盈道。
  
      他不好意思明说美女你还原地站着想事情,是不是没意识到场合不合适啊。
  
      当然,如果美女不介意,那他更不会介意了,难得有现场版的比基尼美女可以巴不得多呢。
  
      蒋盈盈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打扮,至少不是居家服,还真是不合适,便说道:“你进来吧,唐雪应该快回来了。”
  
      然后蒋盈盈转身去卧室换衣服了。
  
      秦朗厅内就只有自己了,对蒋盈盈昨天与今天表现出来的反差,还是觉得很不适应。
  
      要知道,昨天在公交车上,蒋盈盈可是保守的透着知性美的教师打扮,从衣着以及气质上容易就能盈盈是个大学老师,端庄典雅,而现在,他居然本他认为是典雅美女的蒋盈盈,在家却穿着一套极其性感的比基尼?
  
      并且,蒋盈盈刚才也没有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惊声尖叫,这也说明现在的蒋盈盈,不是公交车上时那个蒋盈盈,性格反差太大了。
  
      这什么情况?
  
      难道在外面与在家里,蒋盈盈是截然不同性格不同生活风格的人?
  
      秦朗不知道,他的一番猜测,已经是正确答案了。
  
      “喂,你怎么在这儿?”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秦朗背后响起,还好秦朗认识这声音的主人,要不然非被吓一跳不可。
  
      进来的人,自然是唐雪了。
  
      唐雪在半路上去一家熟食店打包了一份熟食,以便晚上工作的时候补充能量,所以路上耽搁了一会,反而比秦朗慢了一点。她到了家门口,却发现门是开着的,正纳闷呢,因为蒋盈盈在家很少打开门,蒋盈盈会穿着各种各样的性感衣服在家里逛,在她面前显摆,自然会关着门。
  
      进来一雪发现秦朗居然来了。
  
      “给你送手机来了。”秦朗将手机递给了唐雪。
  
      唐雪这才知道自己的手机忘在锦绣食府了,可眼下她没工夫谢谢秦朗专程来送手机一事,而是很快地问道:“蒋盈盈给你开的门?那她人呢?”
  
      “去换衣服了。”秦朗实话实说道。
  
      唐雪一下就明白了,准是蒋盈盈那丫头又穿着清凉装在家,因为秦朗的突然造访,现在跑回卧室去换衣服了。
  
      “这死妮子,早让她在家收敛一点,现在好了吧,被一个男人逮着。”唐雪心想道,没有什么幸灾乐祸,反而对秦朗有些意见。
  
      仿佛换成其他人盈盈性感的装扮,她不会介意,但如果这个人是秦朗,她就有些介意一样。
  
      “大美人,你回来啦。”
  
      这时候,已经换回牛仔裙白色t恤装的蒋盈盈,回到了客厅,对唐雪笑道。
  
      短裙下的一双腿白白嫩嫩的,小蛮腰盈盈可堪一握,身前的地方高高挺耸着,再一次让秦朗觉得蒋盈盈与昨天公交车上的那个“蒋盈盈”,实在是判若两人。
  
      “不跟我介绍介绍这位么?”蒋盈盈笑靥如花,灵动的美眸中,透着一股俏皮的笑意。
  
      说完,蒋盈盈的眼珠,在唐雪和秦朗身上流转,大有深意。
  
      唐雪心知蒋盈盈怎么想的,赶紧说道:“这位是秦朗,养生会所的员工。我忘带手机就回家了,秦朗帮我将手机送了回来。”
  
      “行了行了,唐大美人不用解释这么清楚,我懂的。”蒋盈盈才不相信唐雪的解释,认为唐雪在打马虎眼。
  
      唐雪无语,知道蒋盈盈在家里完全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如果想跟蒋盈盈解释,指不定蒋盈盈还会用什么小手段打趣她和秦朗,所以唐雪不准备当着秦朗的面辩驳了。
  
      “秦朗,谢谢你送来手机。”唐雪说道,没有要请秦朗坐下喝茶的打算,当然是想秦朗赶紧离开,毕竟旁边还有一个蒋盈盈等着呢。
  
      “秦朗,别急着走啊。”蒋盈盈笑道,“昨天你帮了我的忙,现在来了,就是这儿的客人,坐下多聊聊吧。”
  
      说完,蒋盈盈又向唐雪说道:“大美人,我和秦朗聊聊天,你不会吃醋吧。”
  
      唐雪瞪了蒋盈盈一眼,急忙转移了话题:“秦朗昨天帮了你的忙,什么忙啊?”
  
      蒋盈盈将昨天公交车上的事情跟唐雪说了一遍。
  
      “这么巧啊。”唐雪评价了一句,几乎是连请带推地,马*秦朗推出了房门外。
  
      她知道,蒋盈盈将秦朗留下来聊天,准是要询问她和秦朗的事情,到时蒋盈盈非要大大地打趣她一番不可,她可不想这样。
  
      蒋盈盈也跑到了门口,对秦朗说道:“秦朗,如果你要和唐雪住在一起,说就是,我会腾出来让你们共度二人世界的,唐雪不好意思说呢。”
  
      唐雪大窘,急忙去关门了。
  
      门外面,秦朗摇头苦笑,没想到冷艳女总唐雪,也有害怕的人,估计蒋盈盈多打趣唐雪一会,唐雪会窘死去。
  
      不过没想到唐雪的舍友,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美女。
  
      蒋盈盈在外面和在家中,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两种人,在外面沉稳保守知性,在家中火辣奔放活泼性感。
  
      房内,蒋盈盈拉住了唐雪,将唐雪拉到沙发上坐下。
  
      “唐美人,别想着跑,逃避问题是不对滴。”
  
      “我哪里有逃避?”唐雪没好气道。
  
      “秦朗知道怎么来这里,我问你,以前你是不是带他来过?”蒋盈盈为了满足八卦之心,追问道。
  
      “你问这么清楚干嘛?”唐雪可不想和蒋盈盈讨论这个让她窘的问题。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呵呵,没想到冰山美女也恋爱了,不知道大学那帮钻石男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哭晕在厕所呢?”蒋盈盈笑道。
  
      “我郑重地跟你说一遍,我和秦朗真什么关系都没有。”唐雪声明道。
  
      “等我哪天询问过秦朗就知道了。”蒋盈盈明显的不相信。
  
      “喂,你可别凑热闹啊,会将原本简单不过的事情弄得不可收拾的。”唐雪清楚蒋盈盈不靠谱。
  
      别盈是大学老师,在外面也的确显得端庄典雅,可私下里天马行空的想法也多,经常弄出一些让她啼笑皆非的事情出来。
  
      “不会,我只会好好当月老,促成你们的好事。”蒋盈盈狡黠地笑道。
  
      一盈古灵精怪的模样,唐雪心咯噔一下,知道蒋盈盈又准备实施什么莫名其妙的想法了,便说道:“拜托你了,我的盈盈小姐,你就不要添乱了,好不好?”
  
      蒋盈盈摇了摇头:“我除了会支持你和秦朗恋爱,还决定牺牲我自己,帮你检验清楚那个秦朗,是否对你是不是真心的。”
  
      唐雪已经感觉到不妙了,话脱口而出:“你该不会是想玩火吧,玩火当心**啊。”
  
      “放心,我怎么会去玩火,他可是你的人,我横插上一脚算怎么回事儿?我只会在他面前引诱引诱他,不禁得住挑逗和诱惑,如果他对你是真心的,自然会对我的引诱无动于衷的。”蒋盈盈说道。
  
      “你还真是敢玩啊,”唐雪戳了一下蒋盈盈的脑袋,“被你未婚夫知道了,你家和他家不知道会因此闹成什么样。”
  
      “都跟你说一万遍了,东方俊不是我的未婚夫,我从来没有同意过家里给我安排的这份亲事。好了,现在继续说你和秦朗的事情,我可是作出了牺牲才帮你的,关于引诱秦朗的事情,你可不许跟秦朗说。”蒋盈盈交代道。
  
      随后,蒋盈盈自言自语道:“哈哈,总算又找到一个好玩的事情了。”
  
      唐雪在一旁已经陷入无语中了。有这么一个想法奇特的奇葩舍友,不知道秦朗那家伙能不能扛过蒋盈盈的“粉色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