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51章 揭了你的老底!
    “秦朗,你干嘛给我买这么贵重的礼物啊。”
  
      商场外面,叶小蕊捧着一个精美的包装袋,袋子中装着的,正是那件接近四千块的白色百褶裙。
  
      叶小蕊说话语气虽然有些儿埋怨,那是因为她不想秦朗为她花这么多钱,虽然出身富裕之家,可叶小蕊自己就没有任何大手大脚花钱的毛病,也知道赚钱的不易。
  
      当然了,叶小蕊并非不喜欢这件礼物,否则也不会从商场出来开始,就一直捧着礼物了。
  
      “小蕊,只要你喜欢这件裙子就好,礼物总不能用价钱来衡量的,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秦朗笑道。
  
      几千块钱,要放在两个月之前,他一定十分别说为别人买礼物了,就是自己来花,也会极尽所能地省着点话,但现在,他既然手头上有几十万,而且也不愁以后赚不到钱,这笔钱对他来说,真只是区区的一个数字而已。
  
      “可也不能这么花啊,你赚钱也不容易。”叶小蕊很体贴地问道。
  
      如果换成拜金的女孩子,此刻除了甜言蜜语感谢秦朗的慷慨外,恐怕还在思考着以后如何再让秦朗将大把的钱花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叶小蕊不是,这也是秦朗感觉和叶小蕊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觉得很轻松很放松的原因。
  
      秦朗听了叶小蕊的话后,笑呵呵道:“怎么不能这么花了?花这几千块钱,我还很骄傲呢。”
  
      “为什么?”叶小蕊疑惑地问道。
  
      “以小蕊你的条件,只要发一句话,别的男人会兴高采烈地花几万十几万来给你买衣服首饰,几十万上百万来买汽车房子,可你只接受了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觉得自豪?”秦朗笑道。
  
      叶小蕊俏脸一红,心中甜蜜,暧昧的气氛也在两人之间产生,叶小蕊生怕继续这个话题,气氛会更暧昧,所以转而询问秦朗有关医术方面的问题。
  
      她和秦朗认识,并发展成如今非常要好的朋友,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作为护士的她,对秦朗神奇的医术,产生了崇拜。
  
      叶小蕊知道秦朗的医术本领,绝对要超过各大医院镇院级别的名医,可她明明又知道以秦朗的年龄以及经历,秦朗不可能是通过去医学院进修,才学会的一身本领,她怀疑秦朗是有奇遇,或者干脆像武侠小说中的那样,是遇到了某位绝世高人,拜入了高人的门下?
  
      也正因为如此,她对秦朗的医术,愈发地崇拜。唯一的烦恼,便是秦朗不肯具体透露其中的原因。
  
      当然,叶小蕊对此是理解的。
  
      又从秦朗这儿了解到夏季吃哪些食物,能够滋润美白肌肤后,叶小蕊大感满意。有这么一位在保健美容养生治病方面全都极其出色的朋友,叶小蕊心中大呼幸运。
  
      期间,秦朗自然没忘邀请叶小蕊和自己一起去吃午饭,叶小蕊答应了下来。
  
      秦朗选中的吃饭地方,是商场附近的一座中餐厅,这家餐厅在整个云海市都挺有名气,好在今天并非周末,而且时间也还尚早,秦朗才顺利排上了号。
  
      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秦朗和叶小蕊面对面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后,点好的几个美味菜肴就上了桌。
  
      两人边吃边聊,叶小蕊性格清纯又活泼,秦朗也不是说出几句妙语,因此两人一直都笑着,餐桌上气氛很好。
  
      吃完饭结账后,叶小蕊要去一趟洗手间,正好秦朗也想放水减轻一下负担,等秦朗搞定后,便在男女洗手间中间的过道上等着叶小蕊。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是在过道上,又不是在女洗手间的门口等人。
  
      可偏偏还有人在发现秦朗后,拿这个来做文章了。
  
      “瞧,一个大男人,故意盯着女洗手间,眼睛还在贼溜溜地肯定没安好心。”一个女人从女洗手间出来经过秦朗身边时,故意用秦朗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这样说道。
  
      “没在等人么?”秦朗没什么好脸色给这个女人,冷冷说道。
  
      因为这个女人,正是在商场想砸两千块钱羞辱他的那个浓妆女人。
  
      “谁知道呢,又没人跟你证明。”浓妆女人见旁边有人经过,故意加大了音量,让别人也能听到。
  
      人向秦朗投去了怀疑的目光,浓妆女人洋洋得意。她一直在为商场中没能得到叶小蕊的那件白色百褶裙而耿耿于怀,将怨恨归结到了秦朗的身上,现在她就想趁此机会,败坏秦朗的名声,让秦朗在公众场合丢脸。
  
      “秦朗。”叶小蕊正好出来,笑着跟秦朗打招呼。
  
      “小蕊,我们走吧。”秦朗和叶小蕊并肩走在一块。
  
      这一下,对秦朗有些怀疑的人,自然不会再怀疑了,毕竟人家是在等女朋友,根本不是在借机偷窥啥的,哪里是浓妆女人说的那样,浓妆女人分明就是在无理取闹,人家的女朋友要比浓妆女人漂亮多了,用得着偷窥别人?
  
      见别人在用厌恶的眼神己,浓妆女人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郁闷感,一跺脚,只得愤愤离开了。
  
      秦朗和叶小蕊走回餐厅时,刚好又遇见了浓妆女人,同时还有浓妆女人旁边的一个是知识分子的男人。
  
      浓妆女人也发现了秦朗,眼珠子一转,便马上对身边的男人委屈地说道:“亲爱的,你可要为我出头啊。”
  
      “怎么回事?”男人像是挺疼惜浓妆女人的,便问道。
  
      浓妆女人手指着秦朗:“就是这人,刚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他就在尾随我。”
  
      听了浓妆女人信口雌黄的话,秦朗差点没上前抽这贱笔女人一巴掌。我用得着尾随你?是你漂亮还是我饥不择食了?靠!
  
      秦朗心中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叶小蕊不干了。
  
      秦朗为人怎样,叶小蕊很清楚,浓妆女人明显就是在诬陷秦朗,加上自己拥有的正义感,叶小蕊马上还击道:“这位女士,你不要睁眼说瞎话,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种事!”
  
      浓妆女人却讥笑道:“这谁知道啊,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叶小蕊怒了:“好,到底是谁在说谎,我们去找餐厅经理,请求监控录像吧,反正洗手间外面的过道上是有监控的。”
  
      “这个就不必了。”浓妆女人脸色一变。没想到叶小蕊会用这方法还击,她没办法再信口雌黄了。
  
      浓妆女人身旁的那男人,自然是自己的女伴在借机闹事了,脸上有些不自然,低头向女伴说着什么,让浓妆女人不要再闹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就是一个色胚子,现在我男人好心,不想将事情闹大,就便宜你了。”浓妆女人不好下台,这样说道。
  
      这下,秦朗更加怒了。
  
      一直没说话的秦朗,决定要给这贱女人,一点教训。
  
      “是啊,好一个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瞒着你男人在外面偷人,大概你男人一直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不知道你的放荡行为吧?”秦朗冷冷地朝浓妆女人说道。
  
      “胡说!我要告你诽谤!”浓妆女人眼睛中闪过一丝心虚,不过很快就装作万分愤怒的样子,怒声说着要控告秦朗。
  
      “这位哥们,你这话什么意思?”浓妆女人旁边的男子,也有些愠怒了。不过他总觉得秦朗的话,不像在无的放矢。
  
      秦朗厌恶地瞥了一眼浓妆女人,故意说道:“你是不是肮脏,你比谁清楚。”
  
      然后秦朗男的,说道:“我给你提个醒吧。我睛周围皮肤糙黑,分明精神不振四肢无力,我再问你,你小便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尿道口像被灼伤一样地疼?”
  
      叶小蕊听了,俏脸微红。这家伙突然问这个干嘛?
  
      清纯无双的叶小蕊没猜到原因,那男的却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你这话,什么意思?”
  
      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也表明这男的,已经默认了秦朗对他情况的描述,属实。
  
      “很简单,你得了性病。至于是哪种性病,在这里我不好多说,劝你明天就去医院吧,要不然就真惨了。”秦朗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男的脸色马上大变!
  
      他的一系列症状,都被秦朗了,因此他不敢怀疑秦朗是在诓骗他。
  
      男的结结巴巴说道:“性……性病?”
  
      说完,男的瞄了自己边上浓妆女人一眼。
  
      秦朗冷笑道:“你想的没错,你是被感染的。具体点说,你的病,是被这女人感染的。”
  
      “你在瞎说!杨伟,你别听他的,他在污蔑我!咱们一定要起诉他!”浓妆女人像发了狂的母猪一样,疯狂地叫嚣道。
  
      秦朗毫不留情地说道:“我敢肯定,你除了和他之外,现在至少还和其他两个男的,保持着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你自己得了一身性病活该,可你不该将这肮脏的病传染给他。”
  
      男的依据现在的情况,结合之前自己对浓妆女人的一些耳闻,对秦朗的话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不由将满腔怒火对准了浓妆女人。
  
      扬手打了浓妆女人一记耳光后,男的怒骂女人“贱女人,臭不要脸”,然后拂袖离去。
  
      浓妆女人臊得不行,追了出去。
  
      但秦朗知道,浓妆女人这一次休想再蒙骗那男的了。浓妆女人行为这么龌龊,他给浓妆女人一点教训,让其自作自受去。
  
      “秦朗,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叶小蕊在两人走后,这样问道。
  
      妆女人受到了秦朗的教训,叶小蕊也觉得很解气,毕竟谁让那浓妆女人太过讨厌。
  
      “当然是真的。不过小蕊你还是不要知道原因的好,那牵扯到了生理问题,我和你不适合探讨交流的。”秦朗笑道。
  
      “我才不稀罕知道呢。”叶小蕊连粉嫩的耳垂都变得绯红了,暗道秦朗真是坏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