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53章 霸气侧漏啊
    蒋盈盈被秦朗拉着胳膊往外走,水晶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乱而不稳的声音。.
  
      反正自己有喝多了作为理由,蒋盈盈决定继续“考验考验”秦朗。
  
      她将身体往秦朗这边靠了靠,胳膊紧紧夹住了秦朗的手,两人的姿势显得更为的亲密。
  
      秦朗感觉手臂处传来了一阵松软,心知挤压到的是什么,起初秦朗还能保持平静,毕竟这属于无意中的接触,偶尔的一两下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可不知怎么地,蒋盈盈像是喝多了后浑身无力一样,身体愈发地朝他靠拢了。
  
      秦朗察觉自己的手臂,与蒋盈盈的丰盈挤压得越来越剧烈,甚至都能隔着衣服感觉出具体形状了,这时候秦朗的呼吸,不禁有些急促了。
  
      这么香艳的刺激,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秦朗不可能丁点反应都没有。
  
      但秦朗并没有做出什么过界的举动。这是原则问题,如果真趁机施展“龙爪手”什么的,那就真是下流流氓了。
  
      一旁的蒋盈盈,起初以为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引诱牺牲”,一定可以逼着秦朗暴露出本性,但发现秦朗一直规规矩矩后,蒋盈盈自己却有些受不了了。
  
      她感觉被秦朗的手臂顶着,时不时地接触一下,产生的异样感觉,每一次都迅速传遍全身,几乎让她不能自已,甚至差点张开了嘴巴,发出了呢喃的舒服声音。
  
      这一下,蒋盈盈才决定抽手不干了。
  
      反正她已经检验过了,秦朗不是什么下流之人,目的已经达到。
  
      于是,蒋盈盈又稍稍拉开了和秦朗的距离,避免身体发生亲密的接触。
  
      “没想到秦朗还是很有原则性的,这般挑逗他,他都没有胡来。”
  
      “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调戏调戏他,是不是会很有趣呢?”
  
      “反正已经证明过了,他不是坏人,以后我就专门戏弄戏弄他,肯定会很有趣。”
  
      蒋盈盈脑海中这样想着,又忍不住大为地期盼起来。如果可以,这事肯定有趣哇。
  
      秦朗还不知道蒋盈盈又在打他的主意了,没有了那香艳的刺激后,秦朗也恢复了平静,扶着蒋盈盈到了kt上。
  
      “哟,大美女啊,哪儿都大,哪儿都漂亮,这回哥哥我有福了!”
  
      一个淫淫的声音,在过道的前面响起。
  
      一个穿着黑色背心大肥裤子的壮硕中年汉子,路不稳的蒋盈盈时,眼睛立马亮了。
  
      “大哥,这妞正点啊!”
  
      三个小弟模样的人跟在中年汉子的后面,其中一个叼着根劣质香烟的小弟,大声笑道。
  
      中年汉子将视线从蒋盈盈身上暂时移开,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哥们好手段啊,直接让这么漂亮的妞喝醉了,这是正要准备带出去乐一乐吧?”
  
      蒋盈盈虽然因为喝了酒脑袋有些迷糊,但酒的后劲还没有发作,蒋盈盈头脑其实还是很清醒的,她先是黑背心男子用**不堪的浑浊眼神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后这人又说出淫秽的话来,气得差点直接想上去给这孙子一记“撩阴腿”。
  
      但秦朗却在此时上前一步,恰好将她挡在了身后。
  
      朗宽阔坚实的肩膀,牢牢地像盾牌一样,将自己护在了身后,蒋盈盈心中暖流涌出。
  
      只是,对面那四个人一是什么好人,秦朗一个人,能够应付得了么?
  
      蒋盈盈想好了,万一待会儿秦朗真和对方动手了,那她也不会再装喝多了,肯定要拉着秦朗跑出kt给秦朗拖了后腿。
  
      “哥们,想吃独食啊?”见秦朗一言不发,只将蒋盈盈藏在了身后,黑背心男子脸色沉了下来。
  
      “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揍人。趁早给我滚蛋,别来烦我。”秦朗冷冷说道。
  
      蒋盈盈听了这话,既震撼,又担忧。
  
      秦朗面对四个混混,冷冷说话的样子太酷了,太有男子汉气概了。只是这样说,不是更加激怒了这四个混混么?难道秦朗就一点不担心?
  
      “大哥,这人敢威胁我们,必须揍他,将妞抢过来!”小弟马上对黑背心男子说道。
  
      “小子,你不觉得自己话说得太满了?好事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这妞交给我们,你如果想分一杯羹,最后一个轮到你就是。”黑背心男子自以为他这样已经是够“友好”的了。
  
      “你们自己想挨揍,怨不得别人了。”秦朗叹了口气。他不想揍人,无奈这帮人不长眼。
  
      “麻痹的,给你脸你不要脸!大家一起上!”黑背心男子勃然大怒。
  
      秦朗不慌不忙上前一步,回过头示意蒋盈盈呆在原地,这儿交给他就行了。
  
      蒋盈盈发现秦朗就要和人动手了,害怕秦朗打不过,偏偏过道又被堵上了,她急着要去找kt员来帮忙,不过随着她一幕,蒋盈盈惊住了。
  
      首先朝秦朗冲上来的,是黑背心男子的一名小弟,就是之前抽劣质香烟的那个。此刻这人口中仍然叼着那根烟,手上却不含糊,一拳直接朝着秦朗的脑袋砸了过来。
  
      秦朗冷笑,右脚重重踩在了地上,身体飞起一米多高,一脚踏在了这人脑袋上!
  
      这人感觉脑袋轰鸣一声,从脑袋表皮上传出来的巨大力道,让他情不自禁地脖子一歪,身体一软,双膝直接跪倒。
  
      砰!
  
      这人跪在了地上,膝盖骨估计都裂了,口中香烟更是被吐了出来。
  
      这一幕让蒋盈盈大呼秦朗神奇威武,却让黑背心男子等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原地起跳一米多高,或许不算多难,但人还滞留在空中的时候,随意的一脚踏下,却让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超过了一百六十斤的人,连抗争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那秦朗脚上的力道,到底是有多恐怖?
  
      黑背心男子头皮隐隐发麻,倒抽了一口凉气!
  
      秦朗却懒得关注这几人的吃惊反应,他弯腰捡起那根还在冒烟的香烟,一把按在了跪倒之人露出来的肩膀上,狠狠揉了几下。
  
      跪倒之人疼得身体筛糠一样地在抖动,却迎着秦朗冰冷的眼神,硬是不敢叫出来。
  
      “不是要一起上的么,动手啊?”秦朗扔掉被他强行摁灭了的烟头,忽然笑道。
  
      黑背心男子等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直到背部靠到了冰冷的墙壁上后,一个个心中叫苦不迭。他们可都是了的,小丁的肩膀上被烫出了一个拇指盖大小外面焦黑里面血肉模糊的伤口,这种疼,如果他们也要被来一下,那肯定生不如死啊。
  
      因此,几个人都没敢动了。
  
      黑背心男子嘴唇蠕动了几下,就要赔着笑脸跟秦朗开口求饶,可秦朗不会答应。
  
      这些人之前叫得那么嚣张,现在见打不过自己了,想说几句话好话就糊弄过去?
  
      门都没有!
  
      秦朗左右手各抓住了一个小弟,来了个对对碰,将这两人碰在地上动弹不得,然后避开了黑背心男子歇斯底里踢过来的一脚,一个向前急速移动后,右手牢牢地抓住了黑背心男子的喉咙。
  
      秦朗五指齐齐用力,卡住了黑背心男子,直接将这人“按”在了墙壁上,然后左手一记接着一记“黑虎掏心”拳,将黑背心男子的隔夜饭都给打了出来。
  
      “早给过你们,让你们离开,是你们自己活该。”
  
      秦朗松开手,黑背心男子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了地上,满脸的白沫连鼻子下巴都给糊住了。
  
      “愣着干嘛,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秦朗像是随口的一问,却让地上的几人心中齐齐一凛!
  
      黑背心男子还算有些眼力劲,赶紧对着蒋盈盈磕头求饶:“姑奶奶,我们有眼无珠,活到猪身上去了,求求您大发慈悲,放过我们这几个东西吧。”
  
      他倒是知道眼前这两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所以放下尊严拼命求饶。尊严算个逑,不想继续挨揍,去他大爷的尊严!跟面前这位美女求饶才是该做的!
  
      他的几个小弟,一见老大都怂成这样了,更是趴在地*头磕得砰砰响,一个劲地请求秦朗和蒋盈盈原谅。
  
      蒋盈盈望着刚才还嚣张不已的一帮人,现在全都朝自己跪着,向自己求饶,蒋盈盈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觉得这事很刺激。
  
      “蒋盈盈,他们在等你的结果呢。”秦朗提醒道。
  
      蒋盈盈回过神来,巴巴等着自己大发慈悲的一帮人,蒋盈盈有种不一样的成就感,先前被这帮人引起的愤怒也消失了,她很大度地说道:“让他们走吧。”
  
      秦朗点点头,朝黑背心男子等人喝道:“听到了没?让你们赶紧滚蛋!”
  
      一帮人连忙感谢,然后一溜烟跑了,连疼痛都顾不上了,生怕秦朗会在背后叫住他们一样。
  
      “还是秦朗说话霸气。”蒋盈盈心中说道。她说让这帮人走,秦朗却用了一个“赶紧滚蛋”,立即让这帮人如同丧家之犬,霸气侧漏啊!
  
      蒋盈盈越越顺眼了。秦朗不但人品好,自己以后没事可以调戏调戏他,自己有事的时候,还能让秦朗当金牌大帮手,多好!
  
      如果秦朗不是唐大美人的男人,她还真想自己倒贴上去算了。
  
      “我们走吧。”秦朗走回蒋盈盈的身边,准备扶着蒋盈盈离开。
  
      “不行了,我脑袋好晕,走不动了。”蒋盈盈迷迷糊糊说着,几乎整个身体都靠在了秦朗的身上。
  
      蒋盈盈是真醉了。
  
      虽然她并没有像秦朗在包厢茶几上那样,喝光了三罐啤酒和几乎一瓶白酒,但她确实喝了几口白酒,以及半罐啤酒,可她的酒量实在太小了,这些酒就让她承受不了,现在酒的后劲发作了,蒋盈盈终于醉了。
  
      感受着一个温香软玉般的身子,倒入了自己的怀中,死死抵着自己的胸膛,秦朗只得先将蒋盈盈拉开,免得继续保持这个香艳的姿势会让自己犯错误,然后秦朗便为难起来。
  
      蒋盈盈身体再轻盈,可喝醉了酒的人,身体会变沉,他想扶着蒋盈盈离开kt不行。
  
      是抱着蒋盈盈离开?
  
      还是背着蒋盈盈离开?
  
      秦朗望着蒋盈盈身上那清凉的薄薄的吊带衫,以及吊带衫下那具前凸后翘窈窕有致的娇躯,真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