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54章 被唐雪逮到了
    想了想,秦朗还是决定先给唐雪打个电话。
  
      毕竟蒋盈盈是唐雪的闺蜜,叫来唐雪送蒋盈盈回家比较方便。
  
      先前蒋盈盈还没醉,现在醉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他只能抱着蒋盈盈回去,毕竟还是有些不方便的。
  
      可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提示无法接通。偏偏秦朗又没存储“康乐”养生会所的电话号码,索性秦朗也懒得再折腾了。
  
      只是背一个醉了的女孩回家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又不会趁机乱来不是?
  
      唐雪的手机,因为电池刚好没电了,忙于工作的唐雪没有发现,自然导致手机有电话打来无法接通了。
  
      秦朗靠在自己怀里的蒋盈盈,蹲下来,让蒋盈盈大半个身子,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虽然喝醉了酒的人都会显得很重,不过对于强健的秦朗而言,背上蒋盈盈还是毫不费力的。
  
      秦朗一只手在前方,抓住了蒋盈盈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托住了蒋盈盈的翘臀,防止蒋盈盈滑落下来。
  
      蒋盈盈是真醉了,任由秦朗折腾,也没有什么反应。
  
      背着蒋盈盈,秦朗走到了kt内。过程中秦朗能够清晰感觉后背被两团柔软紧紧贴着,丰硕的两团柔软随着挤压在不断变化着形状。
  
      到了大堂,秦朗立即发现从四面八方,投来了玩味的眼神和笑容。
  
      前台的服务员,路过的客人,坐在招待沙发上的人,全都和他背上的蒋盈盈,一副“我懂的”的表情。
  
      毕竟很明显蒋盈盈是喝醉了,被秦朗这么亲密地背着,孤男寡女的,大家都认为秦朗此刻肯定无比欢喜,一定在寻思着该找哪家宾馆去开房呢。
  
      秦朗无语,暗道你们这些家伙,思想能不能别那么龌龊啊,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好歹也不会那么不堪,好吧?
  
      背着蒋盈盈乘坐电梯,下到了大厦的一层,秦朗走到了外面。
  
      外面隔着十几级台阶的地方,便是大街的人行道了,到了那儿,自然可以叫一部的士送蒋盈盈回家了。于是秦朗便开始踩着台阶往前走。
  
      这可比在kt平整的地板上行走时,颠簸幅度大多了。
  
      随着每一级台阶的走下,秦朗几乎都必定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会与两团柔软,来一次亲密接触,一度让秦朗产生了担忧:老是这样挤压挤压,会不会伤了蒋盈盈?万一真如此了,等蒋盈盈酒醒了,发现那儿已经被挤压得都肿了,会不会拿他开刀哇?
  
      偏偏蒋盈盈死沉死沉的,随着颠簸,身体在一点一点地下滑,秦朗没办法,托住蒋盈盈香臀的右手,只得一次又一次用力完成“托举”的动作。
  
      这个过程中,秦朗自然不止一次地,感受到了蒋盈盈翘臀的惊人弹性和浑圆程度。
  
      总算到了马路边。
  
      秦朗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啊?”司机朝后座上的秦朗笑道,笑容中满是羡慕,暗道这小兄弟牛逼,居然钓到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孩子的模样,**不离十地还是个雏,这小兄弟可大发了。
  
      秦朗对别人的这种眼神,已经麻木了,没有解释什么,直接说道:“麻烦去松雅苑。”
  
      出租车载着秦朗,以及脸色酡红表情有些难受的蒋盈盈,向松雅苑驶去。
  
      与此同时,“康乐”养生会所内,唐雪经过埋头苦干,也终于处理完了手头上的工作,拿过手机一发现手机没电了。备用电池放在了家中,这儿充电也不方便,反正工作忙完了,暂时没事了,唐雪决定给自己放个假。
  
      交待了员工几句后,唐雪开着宝马车,朝家的方向驶去。
  
      出租车停在了松雅苑7栋的前面。付过车钱后,秦朗重新背着蒋盈盈,乘坐电梯到了16楼,唐雪的家门口,才放下了蒋盈盈。
  
      秦朗打开了蒋盈盈的挎包,摸了一阵,因为钥匙比较小,所以一开始没有很快找到,倒是摸到了其他的几个东西。
  
      一个是手机,一个是一包软绵绵的东西,挎包打开了,秦朗很容易地就了这是一包卫生巾,此外还有一瓶药。
  
      对于蒋盈盈正处在生理期的事情,秦朗自然不会去关注,可能是继承了“玄青子”记忆的原因,秦朗倒是对那瓶药有了一点兴趣,便拿在手上。
  
      秦朗发现这瓶是中药丸,是用来缓解经期时痛经不适的。
  
      蒋盈盈有痛经的毛病?
  
      秦朗暗暗记下,准备等有机会,替蒋盈盈根除这个毛病,毕竟对他而言,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对经历过痛经痛苦的蒋盈盈而言,肯定是雪中送炭的事情。
  
      找到房门钥匙后,秦朗打开了房门,正要扶着蒋盈盈进去,却发现蒋盈盈开始干呕,表情十分难受,秦朗当然不想蒋盈盈吐自己一身,赶紧抱着蒋盈盈到了卫生间。
  
      一分钟后,吐完的蒋盈盈脸色变苍白了一些,不过明显没有之前的难受样子了。
  
      “喝不了酒还要去喝,真对你无语。”秦朗省人事的蒋盈盈,无奈地浸湿了一块雪白的毛巾,仔细地将蒋盈盈的脸部擦干净。
  
      扶着蒋盈盈在客厅沙发上躺下,秦朗去外面将钥匙取下,关上了房门,随后扶着蒋盈盈到了卧室。
  
      蒋盈盈没有丝毫淑女范,几乎是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大床上。
  
      她身上黑色的那件短袖已经散开,吊带衫下露出了一条雪白的深沟,显得挺翘而伟岸。
  
      这样充满诱惑力的女子,醉得人事不知,完全“任君采撷”的样子,秦朗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不可能完全不动心,面对蒋盈盈,他只要伸出手,就能轻易拥美入怀了。
  
      “得,幸亏你遇到的是我,换成其他人,指不定就被那啥那啥了。”
  
      秦朗自言自语道,视线从蒋盈盈姣好的娇躯上移开。
  
      开了空调后,秦朗拉过床边的一床薄蚕丝被,给蒋盈盈盖上,顺便替蒋盈盈脱下了那双水晶高跟鞋。至于带着酒味的衣服?秦朗自然是不敢脱的,他可不敢保证到时候自己一定能忍住。
  
      然后,秦朗走到了门外,拉着卧室房门正要关上,家外面有了动静,门被人推开了。
  
      唐雪进了客厅正要换鞋,却发现原本干干净净的地上有着一排凌乱的脚印,似乎还不是一个人留下的,不禁朝卧室走去。
  
      “蒋盈盈,是你回来了吗?”
  
      虽然知道蒋盈盈平时很爱干净,这串脚印应该不是蒋盈盈留下来的,可这屋子,除了她之外,就只有蒋盈盈能进来了。她的父母以及蒋盈盈的父母,来之前肯定都会事先通知的,不会这么突兀。
  
      “是她,还有我。”
  
      见是唐雪回来了,自己不可能躲着唐雪吧,秦朗很干脆地应道。
  
      “你在那干什么?”
  
      见秦朗正站在蒋盈盈的卧室门口,一只手分明还拉着卧室房门的把手,完全就是刚刚才从蒋盈盈卧室中走出来的样子,而蒋盈盈不见人,那肯定是在卧室内,那岂不是秦朗和蒋盈盈,之前肯定发生了什么?
  
      唐雪大声喊道,心中失落落的,情绪有些愤怒,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扶蒋盈盈去床上休息啊。”秦朗平静地说道,表情说不出的自然。
  
      唐雪愤愤不已。
  
      哼,都这时候了还装,装什么装,我都!
  
      “你扶着扶着,就扶到人家的床上去了?”唐雪没好气地质问道。
  
      “哪有,是蒋盈盈喝醉了,我当雷锋,送她回家而已。”秦朗关上卧室的门,走到唐雪的面前,跟唐雪说道。
  
      “谁信你的话!盈盈不会去喝醉,再说她喝醉了,也不会叫你送回家。”唐雪说道。
  
      秦朗两肩一耸:“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让我送她回家。”
  
      唐雪明显不信的样子,朝蒋盈盈的卧室走去。
  
      秦朗摊了摊手,笑道:“也好,你进去后就知道了。”
  
      发现蒋盈盈确实喝醉了,身上衣服是完好的,并没有发生自己想象的那种事,唐雪心中一松。闺蜜没事就好。
  
      除此之外,唐雪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也松了口气,之前那种失落落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客厅中,秦朗将送蒋盈盈回家的事情,跟唐雪说了一遍。
  
      唐雪此刻自然不会再怀疑秦朗了,她说道:“谢谢你送蒋盈盈回家,现在你可以走了。”
  
      秦朗打趣道:“你就不能热情点,请我吃晚饭?好歹我也将蒋盈盈安全送了回来。”
  
      “不能!”唐雪起身,要推着秦朗出去。
  
      秦朗忽然笑眯眯地说道:“唐雪,老实说,刚才你质问我的时候,显得愤怒,你是不是担心我和蒋盈盈的关系了,紧张在乎我啊?”
  
      “紧张你个头!你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在乎啊?”唐雪皱了皱可爱的琼鼻,反驳道。
  
      “哎,某人在装糊涂呢。”秦朗哈哈笑着,在唐雪发飙之前,飞快离开了唐雪的家。
  
      “这家伙!”唐雪说了一句。
  
      回到卧室后,唐雪见蒋盈盈身上的衣服有着一股明显的酒气,穿在身上也不会舒服,便替蒋盈盈脱下了衣服,让蒋盈盈能够睡得舒服一些。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蒋盈盈才醒过来。
  
      “唐大美人,今天是秦朗送我回家的吗?”kt之后的事情,蒋盈盈已经记不得了。
  
      “嗯。”唐雪说道。
  
      “那我的衣服呢,应该是你脱的吧?”蒋盈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