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58章 你要对我负责啊
    掏出来一一个粉红色的塑料袋子,里面明显装着东西,软乎乎的,像是衣料之类的。

    “你一屁股坐下去,就不怕将姐姐刚刚买的内衣内裤坐坏了?”

    正在发动汽车的蒋盈盈,突然笑意吟吟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秦朗真的无语了。

    你玩我啊?

    就算屁股压到的是你的内衣内裤,就算你新买的内衣内裤足够小巧足够性感,可也不用说出来吧?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蒋盈盈如此诱惑甚至可以说是“风骚”的话来,一定以为蒋盈盈这是在挑逗自己,只怕顺着杆子就往上爬,想要和美丽漂亮的盈盈小妞来场负距离的亲密接触了,可秦朗没打算色令智昏。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套,蒋盈盈正等着他按捺不住往下跳,一旦被套住,形象肯定尽毁,以后甭想在蒋盈盈面前抬起头来。

    因此,秦朗很平静甚至面带笑容地,不慌不忙将手上粉红色的袋子,扔给了蒋盈盈。

    蒋盈盈心中直乐,暗道还真是好玩,愈发坚定了要拼命引诱秦朗的心思,至于自己是否会在这场引诱中深陷进去的事情,蒋盈盈还没有考虑过。

    “小秦朗,你就这样将姐姐的内衣内裤扔过来了,没兴趣打开袋子?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蒋盈盈继续眼波流转,明目张胆地诱惑着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

    秦朗微微一笑:“用不着。”

    “为什么?”蒋盈盈有些不相信地说道,“我的私密东西,你就真没有兴趣?”

    这话说得有些歧义了,当然,纯真的蒋盈盈,指的是袋子里刚买的衣物。

    秦朗坦然地笑道:“因为我早。”

    这样一说,蒋盈盈顿时想起了一些事情,很快就明白了。

    “好哇,上一次你和唐大美人在家里幽会,你是不是趁机进入姐姐的卧室,该西了?”

    秦朗泰然自若地点了点头。这妞要挑逗自己,自己也挑逗挑逗她,反正只要不过线就行。

    “所以说,上一次我就这一类的东西了,而且对蒋盈盈你的大小尺寸,都有了了解呢。”

    蒋盈盈脸色一窘,感觉脸部有些发烧,是害羞造成的,她没成想反过来被秦朗调戏了一次,不过引诱计划不能改变,她还没玩够呢。

    于是蒋盈盈笑道:“那这样最好了,以后你就可以去帮我买内衣内裤了,反正你知道尺寸。”

    秦朗偃旗息鼓了。这话题不适宜继续谈下去了。

    “怎么了,小秦朗?是不是害羞了?”蒋盈盈得意地说道。

    秦朗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没办法,他只能自甘下风了。蒋盈盈是女孩子,可以为了好玩而引诱他,但他总不能一直明目张胆地调戏蒋盈盈吧?那不得被人下流的人?

    蒋盈盈见秦朗败下阵来,开心地哼起了歌儿。

    “呵呵,以后就经常这样逗逗他,挺好玩的。”

    蒋盈盈这样想着,驾驶着红色奇瑞,朝云海大学驶去。

    半路上,秦朗和蒋盈盈终于谈到了正常的话题,从蒋盈盈口中,秦朗知道了蒋盈盈当大学老师时,发生的不少趣事。

    听着这些趣事,秦朗也忍不住发笑,车内的气氛一直很好。

    忽然,蒋盈盈闷哼了一声,接着放慢了车速,左手从方向盘上撤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她的面容像是被什么牵扯着,露出了痛意。

    “怎么了,蒋盈盈?”秦朗询问道。

    “没什么事。”别蒋盈盈挑逗得那么欢乐,但现在车内的气氛变了,她实在不好意思道出实情。

    秦朗却说道:“是痛经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蒋盈盈脱口而出。

    这家伙,就不知道用一个委婉一点的词么?

    还有,这家伙莫非是神仙不成?虽然听唐大美人说这家伙有些本事,但怎么可能光几眼,就知道自己饱受痛经的折磨?

    “就上次呗!上次你不是喝醉了,我扶你回家吗?便从你包里找房门钥匙来开门,无意中发现你包中装着一瓶治疗痛经的药,便知道了啊。”秦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蒋盈盈恍然。不过她也没工夫扯这个了,将车停在了路边,从挎包中掏出一个药瓶,道出了两粒白色药丸,就着一瓶矿泉水服下了。

    但蒋盈盈的脸色依旧难洁的额头上,还是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显然饱受了这种妇科疾病的折磨。

    足足等了五分钟后,蒋盈盈这才重新发动了汽车。不过她的脸色已经苍白了,要恢复红润还要一段时间。

    秦朗忽然说道:“蒋盈盈,我能治好你的痛经毛病。”

    嘎吱!

    蒋盈盈猛踩刹车,奇瑞再次停在了路边。

    “你刚才说什么?”蒋盈盈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这家伙刚才真说了能够治痛经?

    “我说我能治好……”秦朗说道。

    “行行行,我知道了,”蒋盈盈打断了秦朗的话,然后认真地问道:“你真能治?可别玩我啊啊,要不然姐姐让你好

    说罢,蒋盈盈示威似的挥了挥小粉拳,咬牙切齿地。

    秦朗:“……”至于这样吗?我没想过要玩你好不好!

    “真能治,不过在治疗之前,我得先了解清楚你痛经的一些情况。”秦朗说道。

    蒋盈盈见秦朗说话也认真无比,知道秦朗真有办法,也就放心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怎么了解?我可跟你说啊,你别搞得跟妇科男医生一样啊,要那样的话,我拒绝检查,宁愿不要你的治疗。”

    蒋盈盈一板一眼地说道。

    秦朗心想,原来这妞就算火辣奔放,可还是无比保守的,以后这妞再调戏自己的话,自己只需要做出要“非礼”她的动作,保管能够吓唬到这妞,自己也算有了杀手锏了。

    至于像妇科男医生一样,对蒋盈盈进行身体检查?

    这根本没必要!

    要知道“玄青子”所在的清河大陆,民风习俗比现代地球要严谨了很多,既然那种条件下,“玄青子”都能掌握治疗痛经的方法,那自然不需要对女性病人进行身体检查的。

    实际上,药物或者银针扎穴,都是解决的办法。

    因此秦朗在稍稍了解完了蒋盈盈每一次痛经的时间长短症状反应后,很快就有了方法。

    药物治疗不方便,毕竟清河大陆使用的那几种药物,不一定能够在地球上找得到,还是用自己擅长的“天医针法”比较好。

    当然,痛经是顽疾,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治好的,因此施展“天医针法”时,还得辅以真气,以真气来冲击痛经的旧疴,得到彻底治愈的目的。

    好在所需真气的数量,跟帮助消除叶小蕊小腿上疤痕的那一次,差不多,以目前他练气一层的修为,这点真气的损耗,只需要静养一两天就能完全复原了。

    “蒋盈盈,要不待会儿取完银杏叶,你和我去一趟养生会所,那儿就有银针,我用银针给你治疗。”秦朗于是说道。

    “你是说,用银针扎穴?”蒋盈盈对传统中医也有一些了解,听到“银针”二字,就知道了秦朗准备采用的治疗方法了。

    紧接着,蒋盈盈俏脸上闪过一丝绯红,说话声音都小了一些:“小秦朗,你需要扎哪些部位的穴啊?”

    “你希望我扎你身体上哪些部位的穴呢?”秦朗似笑非笑道。

    蒋盈盈暗道你个家伙居然调戏起我来了,我可不能示弱!

    于是蒋盈盈又一次笑靥如花地说道:“听说银针扎穴,不容许扎针的部位穿着衣服的,需要裸露出来,如果有些部位是敏感私密位置的,给你,你可要对姐姐我负责啊。”

    秦朗没想到这妞这么生猛,哪敢继续戏弄?

    “放心好了,大部分穴位都在手臂以及颈部,只有三四个穴位是在臀部以及肚脐眼上面一寸的地方,隔着衣服我也能完成,不需要脱衣服的。”秦朗说道。

    “这样啊,那我就不用担心你吃姐姐我的豆腐了。”蒋盈盈咯咯咯地笑道。

    秦朗无语。银针治病是很严肃很神圣的事情好不好?这小妞思想太不健康了!

    蒋盈盈得到了保证,想着以后可以不必再受痛经的折磨,心情大好,边开车又边哼起了歌儿。

    很快,两人到了云海大学的正校门前。

    云海大学的校门是最近新修的,与老校门比起来,自然多出了很多现代的元素,显得华丽大气。

    秦朗大专毕业后,是第一次进入大学。跟他就读的那所职院相比,云海大学显然要更大更好。园内不时走过的带着朝气和青涩的大学生,秦朗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读书的那时候。

    不过秦朗也很快发现,校园内有不少的豪车,其中好几部居然都是学生在开,这可是他就读的那所职院从没有的景象。

    不管这些开豪车在校园内显摆的富二代官二代在别人那儿是什么想法,秦朗反正懒得理会,只要这些人不惹上自己就成。

    蒋盈盈开车到了教学区的一条林荫道上,然后停下来,说道:“到地儿了。”

    在林荫道的后面,是一片幽然的树林,蒋盈盈指着其中一个方向,对下了车的秦朗说道:“那儿就有两株大银杏树。”

    秦朗找银杏叶之前就做过功课,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那两株银杏树。

    “那我去摘银杏叶了,你如果有什么事,就先走吧。”秦朗说道。

    “我上午没课,过来只是拿一份课件,你在这等我啊,我很快就回来,然后一起去唐美人的养生会所啊。”蒋盈盈笑道。

    秦朗点点头,朝那片树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