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66章 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
    江心忠恼怒地说完,也不管江心泰如何在电话中辩解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糊涂蛋!”

    坐在椅子上,江心忠依旧气得胸脯剧烈起伏。

    然后,江心忠朗,脸上表现出歉意来,诚恳地说道:“秦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弟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想反悔。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乱来的,合同照样签。”

    江心忠甚至因为江心泰突然闹的这一出,感觉羞愧。

    在他既然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协议,连收购价都已经确定了,就只差在合同上签字了,如果反悔,那岂不是无耻的行为,连做人都有问题?

    因此他才冲江心泰发那么大的火。

    秦朗笑了笑:“我相信江老板能够处理好这事。”

    毕竟江心忠这边,想得和江心泰不一样,有意继续与自己的合作,因此在事情没黄之前,秦朗也不介意多等等。

    江心泰喝茶的那家高档茶馆内。

    “郑女士,我哥让我回去,他似乎不愿再反悔,硬要将厂子转让给秦朗。”江心泰说道,他希望与面前这位有钱的女人合作,这样能得到更高的收购价格。

    珠光宝气却显得庸俗的胖女人,正是郑茶花。

    郑茶花怂恿江心泰道:“你手上反正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如果不答应转让厂子,合同就无法生效,如果江先生真有诚意和我郑茶花合作,就努力说服你大哥吧。”

    “我会的。”江心泰说道,他也正有这个想法,“合同还没签,就算临时变卦,不将厂子卖给秦朗了,秦朗也拿我没办法,毕竟这不犯法。”

    “嗯,江先生说得对。”郑茶花附和道。

    内心中,郑茶花正得意地笑着。

    最近因为想要多元化经营,郑茶花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产业外,也化妆品这一块,与一家外省的化妆品品牌达成了合作,在云海市建立新的化妆品生产公司,因此郑茶花便想直接收购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然后为那家外省公司贴牌生产化妆品。

    然后郑茶花相中了蓝叶工厂,找到了江心泰,恰好江心泰不满大哥江心忠转让工厂的价格,听说郑茶花愿意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江心泰心动了,现在郑茶花就等着江心泰表明态度,愿意将工厂转让给她。

    只要达成了,除了确实能得到一家合适的工厂外,郑茶花觉得更重要的是,打击了秦朗。

    “哼,秦朗,你大概不会想到我恰好也有意向收购蓝叶工厂,等我收购成了这家工厂,我候你怎么哭!”

    郑茶花知道,秦朗才刚开始创业,如果失去了这一次收购蓝叶工厂的机会,秦朗的创业甚至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这使她迫切想要赢得这次的收购。

    “郑女士,关于那个收购价,你这边不会再变动了吧?”江心泰准备与郑茶花合作,就是希望得到更多的钱。

    “放心,就照你说的那样,两百五十五万的收购价,比秦朗给的多出二十五万,说到做到。”郑茶花说道。

    江心泰大喜:“那就好!郑女士的收购价比秦朗的高,厂子一定会卖给郑女士的。要不现在就麻烦郑女士跟我回一趟工厂,将事情谈妥吧。”

    郑茶花自然没拒绝。她可是决定要在秦朗面前,狠狠击败和羞辱秦朗的。

    没过十分钟,江心泰和郑茶花就到了江心忠的办公室。

    一进门,江心泰便迫不及待地热情吆喝道:“哥,快来给带来一位大客户了。”

    随着郑茶花的出现,秦朗的眉头皱了皱。

    秦朗没想到这么凑巧,江心泰找来的买家,会是郑茶花。花己时不善的眼神,秦朗便明白这女人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秦朗自然不会为此苦恼。

    江心忠见弟弟将人都带来了,心中更是恼火,可也不好当着郑茶花的面发作,还是礼貌地接待了郑茶花。

    至于柳真真,一直没有做声,显然是站在江心忠这一边,支持江心忠的决定。

    等郑茶花落座后,江心忠果然很快就直说了:“郑女士,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已经和秦朗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所以工厂会卖给秦先生,而不会再和另外的客人商谈有关收购的事情了。”

    “哥,我不同意,总之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要卖给郑女士了。”江心泰立马反对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江心忠生气地吼道,实在被这个贪财又不肯听自己的弟弟气坏了。

    “我知道!”江心泰很桀骜地挥动着手臂,指着郑茶花向江心忠说道:“这位郑女士,愿意出两百五十五万来收购我们的工厂,我们能多赚二十五万,为什么不赚?”

    “可我们先前已经答应了秦朗了,难道你想做背信的小人吗?”江心忠狠狠质问道。

    “反正我没签字,”江心泰两手一摊,然后很无赖地说道,“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我手上,我只愿意将股份卖给郑女士。”

    一旁的郑茶花更加得意了。

    江心忠只好将江心泰拉到了外面,劝说道:“心泰,做生意要讲诚信,是我们给出来的价格,然后秦朗同意了,合作很快就要达成,现在因为有其他人肯出更高的价,我们就反悔,这事怎么能干?”

    “可哥,那边会多给二十五万,不少了啊。”江心泰只认钱了。

    江心忠恨不得打醒这个钻钱眼里了的弟弟。

    江心泰却抛下一句“除非秦朗也能多给钱,否则免谈”的话,闪身进了办公室。

    “江老板,我愿意给两百五十五万的收购价,足见我的诚意了。”郑茶花对进门的江心忠说道。

    江心泰马上接话道:“说实话,秦朗你给的价格有些低了,如果你之前愿意多个十万二十万的,我早就和你签合同了。”

    秦朗没什么表情,很平静地说道:“之前我只会出两百三十万,现在也一样,多一分钱我都不会再出了。”

    江心泰愣住了,追问道:“那你不想得到工厂了?”

    因为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是打算放弃收购了,否则不可能表现得这么置身事外,而且一点加价的意愿都没有。

    “想啊,合同都在桌上,正准备签呢。”秦朗说道。

    想得到工厂?

    江心泰不禁说道:“既然想得到工厂,那你得加点价了,要不然你比郑女士出的价差了二十五万,怎么将厂子卖给你。”

    “两百三十万,多一分钱都不行。”秦朗语气坚决地说道。

    “你!”江心泰恼了,“那我也不会将工厂卖给你。”

    “秦朗,你真是沉得住气啊,以为两百三十万就能买下这间工厂?”郑茶花话中带着嘲讽,肆意地笑道。

    在她只要江心忠不是傻子,厂子能卖给秦朗才怪。

    尤其是,秦朗还固执地不肯加价。

    这愈发让郑茶花得意起来,认为自己稳赢了。

    “郑女士,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江心忠忽然说道。

    “什么问题?”郑茶花有些好奇了。

    “郑女士收购了我们工厂后,打算怎么安排厂子里老员工的去留问题?”江心忠问道。

    这个问题,是柳真真在意的,而将柳真真永远当成大小姐的江心忠,自然也非常在意别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郑茶花却会错了意,她笑道:“江老板放心好了,收购之后,我会负责解雇他们,不会让你们的工作难做的,我保证那些员工不会去找你们的麻烦。”

    “哦,那我没什么问题了。”江心忠说道,尽管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不过心中却失望至极。

    随后,江心忠将江心泰再次叫到了办公室外面。

    秦朗在听完郑茶花的回答后,笑了。

    而他的笑容被郑茶花,郑茶花感觉莫名其妙:“秦朗,你傻呵呵笑什么,难道不知道你要输给我了,这家工厂你得不到了吗?”

    房间内就只剩下她和秦朗,以及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出声的柳真真,郑茶花想当然地将柳真真当成了无关紧要的人了,因此丝毫不介意这时候在秦朗面前显摆。

    “我笑,是因为你傻兮兮。”秦朗回答道。

    “秦朗,你什么意思?”郑茶花很不明白都到这时候了,秦朗的优越感是哪儿来的。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秦朗笑道,大有深意地眼静静坐着的柳真真。

    刚才郑茶花回答的那个问题,其实非常重要,而郑茶花回答错了,江心忠会愿意将厂子卖给郑茶花,那才是怪事。

    办公室外面,江心忠严重警告江心泰道:“当初这家工厂,是大小姐的父亲掏钱建的,然后送给了我,我后来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让给了你,不过只是口头上转让,并没有什么转让协议,你如果执意要和那个姓郑的女人合作,就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收回你手上的股份了。”

    这话,立即就让江心泰怕了。如果江心忠真的要那样做,他根本无法阻止。

    “那个女人只是多出了二十五万而已,却要将老员工都解雇,我不会同意她接手工厂的。这样心泰,我从我那份中多给你十万块,你就不要再丢我们江家的脸了,老老实实给我签合同去。要不然我真翻脸了。”江心忠最后说道。

    江心泰知道大哥言出必行,生怕到头来自己一分钱都得不到,于是赶紧点头,同意签字,完成跟秦朗的合作。

    两人很快进了办公室。

    郑茶花示威似的秦朗,表明自己很快就要和江氏兄弟合作了,示意秦朗该灰溜溜走人了。

    秦朗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然后像一样,眼郑茶花。

    “哼,工厂归我了,下来怎么哭!”郑茶花心中说道。

    “心泰,关于和谁合作的结果,你跟秦先生以及郑女士说一下吧。”进门后的江心忠,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