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章
    ,
  
      不知道大家喜欢不喜欢这一章的风格,不过无论喜欢不喜欢,以后的章节还是要回到正规流,这有一章就当是尝试吧。
  
      最后,还是那句话,请大家不要吝啬手中的票票,投上一张,那可是我现在的精神粮食啊……
  
      —————————————————————————————————————————————————————————————
  
      正当我玩着那根烂木棒,像以前玩的游戏里面那种穿着开裆裤的最蠢最低级的半兽人似的甩来甩去,笑的跟个啥似的走在前面,大有一棒在手,称霸全球的气势。
  
      拉尔很不客气走上前来,敲了敲我的脑袋,一脸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要以为是白给你的,现在你也有了武器,从今天开始,应该尝试着战斗了,身为一个光荣的转职者,我们所承担的责任,应该与所获得的荣耀和尊敬相对等,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将地狱的势力赶出人类的世界。”
  
      拉尔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再搭配上副高昂庄严的气势,若是换上一身雪白的牧师袍,手上再拿着本厚黑大全,就真的可以与神殿上的那些白胡子神棍比上一比了。
  
      “是滴,长官。”
  
      心不甘情不愿的应答着,其实我知道这是我迟早要面对的现实,以我现在德鲁依的身份,若是敢在大街上说声:“哎,好怀念家里红薯的味道哦,好想好想回家种红薯哦。”恐怕真的会给那些平民们给活生生的鄙视至死。
  
      只是我没想到要那么早面对而已,想到我的以后充满传奇(自以为)的战斗人生竟然是从获得区区一根白板木棒后被一个无良腹黑的骑士大叔逼着开始的,我就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当然,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豆腐这种东东,所以最后面那句话就华丽的作废吧。
  
      就这样,我被逼着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战斗,对手当然是首选腐尸,那缓慢的动作,迟钝的神经,实在让他的敌人非常之有安全感,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包围上的话,根本就无法对任何一名转职者造成伤害,甚至连平民遇上它,也能轻松的逃离。
  
      多日的观察不是说说而已的,我早就将腐尸的能力习性摸的一清二楚了,别看前面说的容易,腐尸的动作是慢,移动也慢,蓄力更慢,但是一但蓄足了力,那一刹那的攻击速度却绝对是迅如闪电,非得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如同毒蛇猎食,从极静到极动的那种感觉吧。
  
      当然如果有远程攻击的话,那是根本没有悬念,但是很可惜我是连一个技能也没学会的草根新手,手上也没有一把哪怕是豆腐做成的短弓,所以只好拎着那根白板木板,以腐尸为圆心,10米为半径做圆周运动。
  
      此时若是非得要我将气氛渲染的凝重一点的话,那我可以形容成是一副武林高手的比武图,一个不动如山,打算以静制动,一个则寻找机会,准备先发制人,双方一触即发,气氛非常非常的凝重,观众非常非常的紧……喂,那边的道格,你别一副饿鬼投胎的样子好不好,少吃一块肉片会死吗?
  
      这样的气氛维持了大概一刻钟以后。观众们看到负责演绎先发制人那位武林前辈戏份的我,丝毫没有要动手的觉悟,装腔作势的绕着腐尸转了十几分钟以后,他们不干了。
  
      一边充当裁判的少林武当峨嵋派的高人们,哦,太入戏了,不好意思,应该是一无良圣骑士兼两个饭桶野蛮人,毫不留情的在一旁大声咳嗽,试图将身为祖国幼苗我的推向无边的深渊,道格甚至一边发出嘘声一边将手上吃到一半的肉片扔了过来。
  
      混蛋道格,你这个伪痞子球迷,我心里暗骂,若他是原来那个世界里的球迷的话,一定是场场闹事,被所有的球场保安列入黑名单的那种。
  
      在三人凌厉的眼神下,万般无奈的我只好提起木棒,大喝一声给自己壮壮胆,然后埋头朝腐尸冲了过去,那僵硬的步伐,破绽百出的动作,看的旁边三位在一边直摇头——幸好对手是腐尸,若换成是更为敏捷的沉沦魔,我这副模样恐怕就好像是肥的流油的鸭子,拉长了脖子摇摇摆摆的冲过去给它试刀一个模样。
  
      “哈喝。”第一棒终于打了下去,人生第一棒,为什么你们要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呢,我只是十分不小心的从它的背后敲上去而已,这是事故,是意外,绝对不是在敲闷棍,拍砖板,我不是那样随便的人!
  
      一棒下去,乘腐尸一愣神之间,我立刻连爬带滚,哦,不,应该说是慎重起见的退后几百步,然后警惕的看着腐尸。
  
      “吴,你在干什么?快点将它干掉。”拉尔实在看不下去了,如同皇军的指挥官,正呵斥着自己的手下向山顶上的共匪冲锋一样。
  
      “拉尔,在我攻击它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它要尸暴了。”我则像天空上密布着轰炸机的土壕里的**,左手挡着旁边爆炸时掀起的灰尘泥土,右手拿着电报机,拼命扯着嗓子喊道“敌人火力太猛,请求上级支援”一般。
  
      仔细着观察腐尸被攻击后的每一个动作,确保刚刚那一击没有激起它的仇恨之类的东东,然后我一脸发现了什么般的,用凝重的神色口胡着,没记错的话第二关古墓里的木乃伊死后的确会尸暴毒气的吧……
  
      “暴你个b,你小子在消极怠工的话老子把你给阉了……”
  
      拉尔头上青筋根根勃起,连圣骑士严禁的粗口都不要钱似的的吐了出来。
  
      呃~~,貌似的确是不用钱的……
  
      看拉尔一副你再不下手我就要变身腐尸的抓狂模样,我无奈的重新冲了上去,有了第一棒的经验,刚刚一直蹦紧的神经已经放松了不少,看看腐尸那摇晃的步伐,我心里暗道一声老佛爷小的给你敲敲腿,然后操着木棒毫不留情的便往它腿关节上横扫过去。
  
      目的是好的,可惜力道不够,只把腐尸打的一个踉跄,便立刻如不倒翁一般,身子摇摇晃晃的又直起来,那腐尸用空洞的眼神转过身朝我看了一眼,双手慢慢的缩回去,我眼神一凝,心里暗叫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下一刻,腐尸那油绿的指甲已经穿过我刚刚站着的地方,好一招抓奶龙爪手!那速度快的实在骇人,倘若是以前的我,即使判断出它的攻击轨迹,也铁定躲不过。
  
      不过对于现在已经转职成为德鲁依的我来说,则是小菜一碟了,我一个懒驴打滚,不,应该是沾衣十八滚,也不合适,总而言之,就是十分潇洒的在地上一滚,难度系数和优雅指数都严重超标,然后蹲起来的时候,还不忘记顺手将木棒往那左大腿和右大腿的正中间那么一挥,哎,想像之中的要害攻击并没有出现,难道这腐尸生前是传说中的太监?
  
      有过一次经验以后,事情就简单了,其实很多事情都不难,只是很少人敢去尝试而已。
  
      不用一会儿,腐尸在我凌厉无比的攻击下,砰然倒地,我立刻冲上前面,强忍着恶心在那具尸体下面摸了摸,心里祈祷着老大好歹也是我第一次杀怪,给点面子暴点东西什么的吧,神器就不用了,随便来几件实用且美观一点的绿色暗金都成,当然如果还附送个加n种技能的狼头就更加完美了。
  
      不过老天似乎没感受到我的怨念,当我考虑着是否将它那腐烂的肚子刨开,看里面有没有窝藏着神器什么的时候,拉尔及时上前阻止了我,一脸悲天悯人的说道。
  
      “虽然这是一只罪孽深重的怪物,但咱是谁?光明与荣耀,简称光荣的转职者!亵渎尸体的活可不能干……”
  
      其实我觉得拉尔的言下之意是:小鬼你就别傻罗,尸体里面是不会有装备滴,你就算把它辗碎了也是找不到任何东西滴,这可是无数前辈高人的经验哇,想当年大叔我也试过无数次咔……
  
      “不错,吴你的天分的确不凡,即使是迟钝的腐尸,也很少人能在第一次面对的时候能够全身而退,毫发无伤的,虽然战斗方式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拉尔的眼神满是复杂,一方面能亲眼看到天才的诞生,令一方面又担心我把如此猥琐的战斗风格延续下去,最后被查出是某一位叫拉尔的圣骑士逼出来的云云……
  
      而两野蛮人的目光则是透露着些许炙热,看样子就想和我切磋切磋了。
  
      “哪里的话,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做到,如果只因为我是1级的新人而给予赞扬的话,对很多人都不公平,毕竟真正的战斗,别人是不会理会你多少级,是不是新人的。”
  
      感觉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特意将1级和新人两个词加以强调,才算打消野蛮人兄弟想与我切磋的念头。
  
      ……
  
      ……
  
      接下来的几天里,拉尔大叔每次都会先亲身上阵示范,然后留下一些腐尸让我独自一人对付,一方面是爱才心切,令一方面似乎也有好好纠正一下我战斗风格的打算。
  
      我也没令拉尔失望,从一开始单挑1只腐尸,到后面同时单条4只腐尸,我的打法也渐渐熟练起来,风格也稍微有所改变,勉强的从猥琐流转变为伪正规流。
  
      为什么我要放弃极度无耻的猥琐流转而正规化呢,猥琐流不是传说中的以少打多,以弱胜强的金手指吗?
  
      别忘了,这毕竟不是游戏,猥琐流也是有风险的,你要是猥琐成功了,自然能翻本,但是万一失败,可能就要gameover了,我自认猥琐流还没有到宗师级别,可不能就这样把我的生命也顺便猥琐了,正规流虽然比较死板,但是却相对的安全一些。
  
      所以,我十分明智的放弃了猥琐流,当然,并没有抛弃,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偶尔猥琐一下,也是能减少很多消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