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十章
    ,

    投上你神圣的一票,让我燃烧起来吧!!谢谢……

    ————————————————————————————————————————————————————————-——

    很快,在德克和艾尔的带领下,我们就已经朝着据德克说罗格的西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很好,木栏围墙也就罢了,连一条护城河都没有,看来罗格们还真的是蛮有自信呀。

    随着西大门的接近,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多了起来,这些平民,大多数都是追赶着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往外走,这些动物长的也五花八门,有像猪的,像牛的,像鸡的,还有些比较古怪的,如猪和牛混种,有些群身长毛,到像放大版的哈巴狗……

    这些不知名的动物,就是整个罗格营地的主要肉食种类了,整个鲜血荒地,并不大适合种植,只能勉强种一些小麦之类的生命力比较顽强的作物,而其他的素食水果,则大多数是从东方的商业之都——鲁-高因那边运来的,像红果(类似于苹果的水果),莫洛洛(类似于马铃薯的食物)等等,这些东西对于罗格营地的平民来可是奢侈品,一年难得吃上几回,粗麦饼,肉汤,奶酪加上外面采集的野菜,才是他们日常的主食。

    这些浩浩荡荡从西门开出的不知名动物团体就是罗格营地的主要食物,它们都是一些食草类动物,所以平民们会把它们拉往罗格营的外围周围进食,一些小规模养殖户会在夜晚之前回来,而一些大规模的农场主,则会干脆在外面露宿,他们带着帐篷和食物,而且会早早的搭建一些简易木桩,再用绳子将大量的家禽圈起来。

    而像德克和艾尔这些罗格弓箭手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这些平民和家禽不被怪物偷袭,夏天还好,野草长的很茂盛,这些牧民们只要带着他们的家禽在罗格营地周围绕一会儿,便能找到足够的食物,而主人们闲暇只余还能在摘点野菜回去改善一下肠胃。但是冬天就麻烦,大量的植物枯萎,这些牧人必须跑到很远的地方才能将家禽喂饱,这时候也是身为巡逻者的他们责任最重,最艰苦的时候。

    以上一段,是有介于我的无知,走在前面的好心德克一边带路一边的详细解释。

    迎面而来的平民们带着敬畏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们四个,纷纷抽打牵拉着自己的家禽们靠边给我们让路,一时之间,类似于鸡鸣狗叫猪嚎羊咩的声音络绎不绝,不得不说,这种受人敬畏的感觉,还真tm的爽啊……

    在二人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来到了西门脚下,放眼一看,西大门宽足有10米左右,高约8米,闸门虽然也是木头做的,但是仔细一看隐约还能看见上面镶嵌着的铁片,10个罗格弓箭手威风凛凛的站在左右两边,显得格外的肃穆,对于这一点,我也不得不感叹即使世界不同,但无论是人类还是罗格,对于门面的意识还是那么的强烈,你说你大门做的那么雄伟干什么?这不是越发的衬托出围墙的寒酸吗?这8米高的大门做来干嘛?给两个野蛮人再加上一个德鲁依变身的熊人玩叠罗汉?……

    很显然,拉尔三人在罗格营地的威望还不错,守城门的10个罗格一见到他们三个走来,就立刻低下了那高傲的头颅,眼睛满是崇拜的星光,只是望向我的眼神却变成了疑惑。

    可恶,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望向我的眼睛暴出真正的星星。

    ……

    ……

    刚刚一进跨入大门,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当你由一条静谧的通道,打开前面的大门,突然发现大门外面的是能容纳20w人的马拉卡纳球场,而且此时正人声鼎沸进行着世界杯决赛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感觉,或许从其他人的角度看来,我此时表现的十足如同一个乡下土包子进城一般。

    在这片木栏围成的平原里,无无数数的帐篷,仿佛沙子一般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这些帐篷有大有小,小的跟拉尔一路上借给自己用的帐篷差不多,大的却有近千平方米,比五层楼还要高,那宽大的绣金布门,时不时有人进出。有些小一点规模的干脆就在自家帐篷门口摊上一层粗布,上面摆放着自己卖的商品。

    帐篷的分布也不是没有规律,虽然看起来很乱,而的确很乱,但是还是能找到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脉络,大家都很自觉的空出小道,毕竟你卖东西的如果周围没有路的话谁会特地跑来买啊,要致富。

    先修路的精髓在这得到很完美的诠释。

    看到这无数的帐篷,我总算理解了拉尔所说的,罗格营地的居民流动性很大是什么意思了……

    德克看我呆呆的样子,笑着说道,西门这边是商业区,自然比较繁华一点,其他三个区都是居住区,而营地在中央地区,则是大多数转职者的乐园。

    德克和艾尔在入口处就和我们分别了,毕竟他们的任务是巡逻,能亲自将我们送到这里已经是十分隆重的待遇了。

    剩下我们四个,慢慢的顺着一条空的比较宽阔一点的大路走着,这条路似乎是西区的一条干道,路上的人显得特别拥挤,好在凭我们的身份,路上的人都会主动让出一条路,不说心中的尊敬,就算有人对我们这样的转职者毫无好感,也不敢走在我们这些bt身边啊,谁知道要是不小心和我们擦上一擦,自己脆弱的身体会不会留下永久性的伤痛什么的……

    所以,无论是敬我们的,还是怕我们的,都十分自觉靠一边站着,有区别的是前面的把我们看作移动神像,后面的则是把我们当成浑身冒火的炎魔而已……

    “亲爱的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拉尔转过头朝我问道。

    我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

    该死,我怎么不知不觉的学起不良骑士大叔的招牌动作来啦。

    “要不先在我的家里住几天,我想我的妻子一定会用最美味的食物招待你的。”拉尔十分热情的语气邀请我。

    我没有回答拉尔,先看了看道格和格夫。

    “我们也没什么打算,现在到是想去中央喝上几杯,然后找个旅馆住下。”

    我想了想,拒绝了拉尔的好意,决定跟着道格和格夫,毕竟拉尔已经出去三个月了,还是让他和妻子单独聚一聚比较好,我可不想当大灯泡,然后在晚上听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看到我态度坚决,拉尔也不勉强,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以后,在一条岔路口和我们分开了。

    拉尔走了以后,道格就显得比较开放了,他左手搭着格夫的肩膀,右手因为高度关系,只是重重的垂放在我的左肩上。

    “哈哈~~过了3个多月的鸟日子,今天我们可要痛快喝上一回。”

    道格一兴奋起来就忘形了,那破嗓子瞬间便将附近的喧闹声都给压了下去,连在以为已经习惯了的我都再次头疼不已。

    走了大概是半个小时,周围的帐篷逐渐少了起来了,稀稀落落的几个帐篷搭在周围,来往的行人也少了很多,到是一些服装古怪的人多了起来,他们似乎有意将声音压低,即使说话,也要附在耳朵上说,窸窸窣窣的给这里的气氛添上一丝诡异和压抑。

    “因为靠近广场中央,所以这里住的大多都是转职者,人自然比较少。”

    道格丝毫没有顾及到周围的气氛,依然是扯着嗓子大声说道,在这诡异的气氛里显得特别刺耳,引的周围的人侧目不已,我和格夫连忙错开两个身位以示清白。

    仔细的看了看周围,果然如道格所说的,周围的古怪的人群似乎越来越多,身上大概都穿上了一些装备,一看就知道和我们一样是转职者。

    为什么说他们怪呢?这是指他们的服装和武器,你看你看那位,消瘦的身材,阴沉的面孔,冰冷的表情,身上穿着一件不知属性的布衣,大概觉得不够酷,于是把布衣染黑,再披上一条黑色连帽的普通(非装备)披风,将整个头罩在帽子里,的确有几分死灵法师的味道,但你再看看手里,拿的是什么??一把明晃晃的小手斧,一看就知道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必备凶器。

    这份死灵法师的味道,一旦配上手中那把斧头,韵味就变的不同起来,怎么形容呢,如果他是我的上司的话,我会说,大人,您看您这身打扮,既有法师的飘逸冷酷,又有战士的热血豪情,两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天啊,让人一看就知道绝对是魔武双修的绝世高人啊。

    如果他是我的手下,我二话不说让他走人,这副打扮跟在后面,我都不好意思出街了……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不该嘲笑人家,毕竟这不是游戏,装备也不会满天飞,武器,尤其是法师类的武器更是千金难求,这点从从这些转职者身上很容易就能体现出来,不说刚刚那个拿着手斧一副瘦骨屠夫的死灵仁兄,还有刚刚与我交错而过的一个圣骑士,身穿蓝色皮甲,一看那气势就知道等级不低,但是手里拿着的依然是转职的时候免费派送的,一人一根的粗糙木棒。

    还有右边那位站在水果摊旁边的亚马逊美女,omg,手中那把矛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但是偏偏身上穿着的,是和我一样的日常衣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