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十一章
    ,
  
      刚刚看到讨论区有一个热心的读者,说本书较慢,情节略为拖沓,恩恩,这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第一,关于问题,现在一天2-3章,昨天更是了5章,每章都有3500字左右,应该算不得慢了,未来我打算,不出意外的话一天2章,大概六、七千字左右,虽然不敢说有速度,但是也绝对符合一般水平啦。
  
      第二,关于情节拖沓的问题,我觉得这个有必要重点说一下,我是一个暗黑迷,虽然水平并不高,也没有玩过战网,只是一直在单机里混混,但是这并不能抹杀我是暗黑粉丝的事实,而这也是促成我写这本书的原因。
  
      作为一个暗黑迷作者,本书的设定是主角穿越到暗黑世界,但是我并不想像很多异世小说那样,混乱的弄一些设定,随便两笔就将这个异世界介绍完毕。
  
      我很喜欢暗黑,因此我也希望能将主角穿越到的,类似于暗黑的世界,无论是设定还是情节,都能刻画的完整一些,我希望能将里面一个个人刻画的有血有肉,我希望能让那些即使没有玩过暗黑的人,也能感受到黑暗的魅力,所以在开头部分,我会比较详细将这个世界的设定交代清楚,并且努力的去刻画暗黑世界里面的风土人情,我希望我的读者们看到的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暗黑世界,而不仅仅是一本yy小说,所以关于前面部分情节拖沓的问题,我承认的确有些烦躁,我也尽自己最大能力的添上一些搞恶情节希望能弥补这一缺陷,或许还有些人不喜欢看,但是我会坚持这样写下去,现在仅仅是开头,很快,大家就能看到一个宏伟的暗黑世界展现在自己眼前。
  
      以上……
  
      ————————————————————————————————————————————————————————————————————————————
  
      我刚刚指的那三位,还算是混的不错了,还有很多转职者,手中只拿着一根粗糙木棒,身上着日常衣物,脚穿皮质厚鞋,看样子是至今都没有暴出一件装备,可怜的娃呀。
  
      我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围的转职者,而那些转职者的目光也同样放在了我身上,整个罗格营地就那么几千个转职者,大家彼此之间即使不熟,但是面孔和名字也早以记得一清二楚,所以对于我这个陌生面孔,明显又是转职者的出现,他们都为之的侧目。
  
      营地中央明显比刚刚的西区来的干净整洁,光那磨石的地面,还有虽然依旧寒酸,但是比起帐篷来说好上不知道多少的木屋子,正中央还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果然是特殊地位特殊待遇啊。
  
      而在中央走动的,几乎完全是转职者,久而久之,这里都被默认是是转职者专属乐园了。
  
      并不是说外面插着:“平民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这里允许任何人进出,但是想想大多数转职者都在这里,你一个平民在这里,每见到一个转职者都要表示一下卑谦,恐怕一路上点头哈腰就累死你了,何况这里也没有平民用的上的东西,大多数卖的都是转职者们的旅行用品等等,你一个平民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喝酒?西区酒吧多的是,味道也不见得比这差。长见识?小心遇到哪个脾气不好的转职者,顺手把你给扔到沉沦魔营地里去了。
  
      不久,道格和格夫就在一间装饰的比较美观的木屋停了下来,我太头看了看牌子写着“罗格酒吧”,看来道格所说的喝一杯,指的就是这里了。
  
      跟着罗格和格夫走进里面,立刻便传过来无数的吵杂声,只见里面人头涌动,热气滔天,说话声,争吵声,吹牛声,怒吼声,声声如耳,酒吧里面的空间很广,大致呆上一会就可以十分清楚察觉到,虽然没有用墙隔着,但是里面却划分了好几个区域。进门的一大片,几乎占了整个酒吧的四分之三,上面座着的大多是野蛮人,间中还有混杂着几个比较另类的圣骑士,亚马逊和德鲁依,他们大口大口的喝着麦酒,大声大声的吵闹着,吹嘘着,争执着,酒吧几乎全部的喧闹和混乱就是由这一个区域制造的。
  
      这个混乱区域的右边一小块,那里坐着全是圣骑士,德鲁依和亚马逊,他们冷静而沉稳,不同的是,当他们讨论的时候,圣骑士总是带着一丝严谨,德鲁依是温和,亚马逊则是冷漠。
  
      在酒吧最里面的地方,则是法师(死灵法师和巫师)和刺客们的天堂,刺客喜欢生活在阴影的背后,这一个角落自然是他们最佳的选择,而法师们,他们沉默,睿智,总是喜欢思考,偶尔的交流也总是有关于学术方面的知识,这个安静的角落也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
  
      “欧,该死的,难道今天是神诞日吗?怎么那么多人?”道格和格夫皱了皱眉头说道,此时整个酒吧几乎都坐满了人。
  
      最后,道格和格夫凭着自己的体格,硬是在第一区里挤出了几个空位,同时善意的向我招手,我立刻摇了摇头,开玩笑,在那原来的世界我不喜欢泡吧的原因就是因为太吵杂了,何况现在要我坐在大嗓子道格旁边,除非是疯了。
  
      看我拒绝,道格也不在意,回过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附近的话题,不一会而就找到了插入点,立刻的跟另外一个野蛮人大声讨论了起来,他那大嗓子一出,果然力压群雄,就如同在这个本来分贝就严重超标的地方再放上一台大功率音箱一般,我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晕了头凑过去。
  
      看样子第二块区域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那些彬彬有礼的圣骑士,相信一定不会拒绝我的请求,更重要是还有老同行德鲁依,或许我能从他们口中学到点什么。
  
      我主动的向右边拐去,但是很快的便失望了,这里同样已经没有位置了,我总不能像野蛮人兄弟那样厚着脸皮凑过去跟人挤一张椅子吧,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想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但一时又不知道在去哪里好,只好把目光瞄向最角落,那是法师和刺客们的领地。
  
      我不喜欢刺客,他们给人的感觉太阴冷了,除非是熟识,否则我绝对不愿意坐在他们身边,至于法师,老天,你指望我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和他们这些在奥术领域研究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学究们有什么共同话题吗?那些天书般的学术问题,在我耳边简直比催眠曲更加有效。
  
      但是现在形式所逼,我要么离开这里,要么就得跟他们呆在一起,或许还可以选择一直在这站在这里,切,你以为我傻了呀!
  
      我想都没想(其实已经站着像傻子一样考虑了很久了),就朝最里面走去。
  
      当通过第二区域和第三区域的交界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穿透了一层脆弱薄膜,然后,仿佛突然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外面那些粗鲁而暴躁的声音突然消失不见。
  
      最里面一张桌子围着的4个法师中,其中看起来最老的一个,突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带着一丝善意的微笑,微不可察的对我点了点头,才低下头继续沉浸在刚刚的话题当中。
  
      好厉害,我心中暗吃一惊,这层薄膜明显就是刚刚那个老法师设立的隔音结界,所以自己贸然的闯进来,刚一碰触到结界就给他发现了。
  
      我惊讶的不是消音结界这个法术的存在,毕竟我不是傻子,暗黑大陆几千年的历史,怎么可能就只有游戏里那几个技能法术,你以为那些有魔法狂人之称的法师是白活的呀?
  
      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从拉尔的口中,我模糊的了解到,除了法师那几个到了一定级数就能学会的主要技能以外,任何一个法师想要使用其他技能,都必须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行,所以摆在我眼前的那老法师,要么等级很高,要么对自身法术的研究和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层次。
  
      算了,反正也不是现在的我能高攀的起的,我也没有拉下脸去奉承的兴趣,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总共只有8张桌子,其中4张已经给巫师占据。虽然每张桌子都还有空位,不过看他们讨论问题时高深莫测的样子,我还是明智的选择忽视。
  
      还有两张,空位大大的有,可是却各做着一具森森的骨架,哦,不是,是两位伟大的死灵法师大人,看他们一副阴沉的样子,浑身散发着微弱的死亡气息,明显是修炼功夫不到家,据拉尔说,传说中最厉害的死灵法师,凡是他走过的地方,地上的尸骨的都会变成亡灵,尸体也将被重新复活成傀儡……
  
      我心中立刻描绘出一副这样的画面:在一个曾经的战场里,无数的尸体和骸骨,带着不甘,狰狞的姿势倒在地上,生锈的武器插满着个大地,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腐烂血腥的味道,此时远处走来一个黑影,他整个人笼罩在一袭巨大的连帽黑色的及地斗篷之中,全身环绕着一层黑色的气息,脚不沾地的慢慢的移动着,路过之处,泥土开始松动,一具具惨白的骷髅,或拿巨斧,或持长弓,有的骑着狰狞的骨马,穿着结实的战甲,有的披着黑色的法袍,闪烁着魔法的光辉,他们慢慢的从土中爬起,缓缓的直起身子,抬起森寒的头骨仰天长啸,不一会儿,整个血色的泥土,便给白色所覆盖……
  
      omg,那该是一副怎么样的震撼场面啊,光想想就让我觉得热血沸腾,真***真是太牛了,想必这样的角色。就算拉到星球大战里都能当当反派的boss了。
  
      不过即使这两位死灵法师功夫不到家,我也没有和他们共餐的习惯,任谁也不希望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个能时刻让自己想到尸体骨头之类的人。
  
      然后,还有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刺客大叔,一脸冷漠的生人勿近的样子,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朝我望了一眼,那冷漠的眼睛直透过我,仿佛只看到空气一般,然后继续低下头默默的讨论着什么。
  
      omg,吓死我了,这些人我可都惹不起啊。
  
      于是我将眼光瞄向最后一张桌子。
  
      一个人。好啊,有空位!
  
      年纪不大,好啊,有共同话题。
  
      似乎是个女孩子,好啊,说不定还能进行更深入的交流呢。
  
      这张桌子仿佛是为我量身定做一样,又像是那期盼了八百万年才换得一次机会与我交错而过的痴情美女,虽然感觉这种情况有点诡异,常言到人在江湖有三忌,一忌小孩,二忌出家人,三忌单身女子,这三种人能不惹最好不要惹,而具我眼前这位年纪不大的女巫师看来,貌似已经占了两样啦。
  
      不过好歹也比其他桌子好吧,我这样想着,慢慢的走上前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