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十八章
    ,

    呃……今天真的只有一章了,原因可以告诉大家,我得花上一天的功夫,拿着编辑的传过来的合约打印,签名,快递,根本就没有时间码字了,匆忙之间发上来的这四千字,还是今天凌晨码好的呢。

    没错,本书已经签约,呵呵~~但是签约并不意味着一定能上架,以后还得看情况才行,所以请大家以后也一定要多多支持,给予我写下去的动力哦。

    签约好啊,至少以后不用担心我tj了,(*^__^*)嘻嘻……

    ————————————————————————————————————————————————————

    最后,阿卡拉还为我讲解了一下关于世界之石的信息。

    自从发现世界之石起,人类才开始发现到空间魔法的存在,并加以研究,很多强大的空间魔法,就是通过研究这块世界之石而摸索发明出来的,而到了塔-拉夏那个时代,空间系魔法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可惜不久过后,这方面的资料就随着地狱势力的疯狂报复而被毁灭的一干二净,独剩下这个定点魔法空间传送门的魔法卷轴的制造方法流传了下来。

    世界之石的所在地都是在哈洛加斯的城内,在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里,你可以通过这里的世界之石传送到第二世界,但是到达地点并不是在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而是罗格营地,这也是为什么罗格营地被称为暗黑世界的总基地的原因。

    而在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里,你可以选择传送到第三世界的罗格营地,也可以回到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但是从来没有人选择传送回第一世界,因为那是一个转职者的耻辱,哪怕只是回来再短的时间也不行,成功挑战巴尔分身的勇士,在做好准备以后,必须立刻向第三世界出发,在第三世界那残酷的战斗里,哪怕是早到一秒钟,也有可能挽救一个珍贵的性命。

    而在第三世界,则是由于地狱力量的干扰,再也无法传送回第二世界,所以一旦你踏入第三世界,就意味着除非将地狱势力赶跑,否则你永远也回不去的结局。

    但是,从来没有人会犹豫,也从来没有人会后悔,他们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们的意志如钢铁,他们背负着整个暗黑大陆的希望……

    ……

    ……

    阿卡拉静静的看我离去的背影:“我说法拉老头,你老保持着隐身,不会累吗?”

    空间一阵抖动,从里面走出一个白胡子老头,若是我看见了,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老头,就是我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张开隔音结界的老巫师。

    “嘿嘿~~没想到这个从空间魔法中脱胎而出的隐身技能,也被你识破了。”

    白胡子丝毫没有偷窥者的觉悟,一脸自然的说道。

    “擅自使用还没有真正成熟的空间法术,你就不怕被卷到失控乱流里去吗?”

    阿卡拉轻哼一声,对这个老头可没怎么客气的说道,别说清神水,连坐都没让他坐——正是这老头将自己帐篷弄的那么俗气,让自己如此尴尬,可怜自己一世英名啊。

    “你别这么说嘛,阿卡拉,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能力,也应该相信我的人品吧,那么小的概率,怎么可能遇得上。”

    白胡子老头法拉,毫不客气一把坐下,拿起刚刚某人还没喝完的清神水喝了一口。恬不知耻的说道:“阿卡拉,你的清神水味道咋变差了,也罢,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喝掉,免得你拿去荼毒其他客人吧!”

    “滚!”

    阿卡拉恨不得立刻将这个无耻的老头一脚踢出帐篷。

    “说实话,阿卡拉,你为什么要将这些告诉刚才那个小伙子,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法拉突然一改刚刚的嬉皮笑脸,认真的说道,他知道,信奉伟大之眼的阿卡拉,不单获得看穿别人内心的能力,甚至连预言术都十分精通。

    “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感觉到,除了那错漏百出,连正常人都可以分辨的谎言以外,那小伙子给我的感觉一片混沌。”

    阿卡拉低头叹了一口气:“但是伟大之眼告诉我两个字。”

    “哪两个字?”听到伟大之眼,法拉一脸严肃,伟大之眼亲临的预言,是绝对不会错的。

    “变化。”

    “变化?”

    “对,是他,他的出现,会给我们的战争带来变化,我不知道这个变化对于我们来说是好是坏,但是根据前线的消息,地狱军的进攻越来越猛烈了,现在我们的人手得不到足够的补充,我们的战士现在已经十分疲劳了,还能有比这个更差的消息吗?所以,我打算赌一赌。”

    阿卡拉拉开帐篷的帆布门,泛白的双眼紧紧望着阴沉的天空。

    “赌这个少年,能够改变现在的局面,为我们创造新的希望,而他,也将成传奇……”

    “呵……欠!!!”

    大街上,我重重的打了个喷嚏——难道我被人惦记上了?

    ……

    ……

    是不是以后我也必须这样呢,离开阿卡拉的帐篷以后,我内心苦苦的挣扎着,我向往的是平静的生活,但是想到那些为了整个暗黑大陆的安宁而一往无前的战士,在第三世界浴血奋战的英雄,我对自己这种自私的想法感到十分的惭愧,没有他们的努力,何来自己的安宁啊,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深深的压在我心头,让我几乎窒息。

    果然不应该跟阿卡拉聊的太深入啊,我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自己算是被阿卡拉拉入了这躺混水了。

    “算了,看一步走一步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喃喃的安慰着自己,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这个泥沼中,正义使者这个身份,看来是**不离十了,唯一的希望,就是第三世界的英雄们能够大发神威,在自己还未陷入乏味的rpg练级,打宝,杀boss的模式之前将地狱势力打败,那就皆大欢喜了。

    等将思路调理清楚,我打量一下四周,才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虽然说中央广场并不是很大,但是也足够我这样的小菜鸟迷糊一阵子了,怎么办,找个人问路,周围都在转职者啊,看看他们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我乖乖的打消了念头,还是自己慢慢找就好了,咱可不是那种冷脸贴热屁股的人啊。

    反正这个广场也不大,而且说不定还会在某个隐蔽的角落遇到隐藏事件或者濒危的前辈高人,获宝刀利器神功秘籍什么的呢,我心里极度yy着。

    想及此处,我随便逮着个偏僻的小巷,便钻了进去。

    为什么是偏僻的小巷?呀呸的,这都不知道,先去将传统武侠小说,还有现代网络小说,给我看上几百本。

    还没走多久,就听见前面一阵“叮叮叮”的声音,我大喜,难道真的是开启了主角模式,我立刻抖了抖身子,故作阴沉的作了一个我是boss的动作,立刻便感觉到自己身体散发出一股磅礴的王霸之气,充斥着整个大地……

    可惜没人看见,否则,哼哼,小弟,美女,还不是通通都要尖叫着扑过来,我捏着下巴得意的想到。

    伊?

    刚刚那阵叮叮声怎么消失了?我的神兵,我的神功啊!!

    从主角模式中清醒过来,我发现刚刚那的声音消失了。

    我连忙四处张望,很容易的,发现一道**辣的视线,从那屋与屋之间的缝隙里直射过来。寻

    着视线一看,瞬间,我们眼神交错而过,然后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仿佛千百年前便早已相知相恋一般。

    当然,最后一句仅仅是我单方面的yy而已……

    她长着一头金黄色的短发,那微微熏红着的俏脸上,有着刚毅的气质,她脸部的线条笔直而优美,薄薄的嘴唇笑起来的时候一定很酷,细长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棕褐色的瞳孔,如果这些特征出现在男子身上,我们一般称之为英俊、冷酷。

    可惜她是女的,所以,我只能用英气、美丽来形容她了。

    她的身子很结实,但是并不是那种块状的健美型,肌肉一点凹凸的感觉都没有,而是看起来很匀称,很优美,很有弹性那种,流行性的身材,让你觉得赏心悦目的同时,也能感受到里面蕴涵着的惊人爆发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英气,加上那完美的身材,菱角分明的俏脸,都可以称的上是一种和谐与完美,特别是她的眼神,特别明亮,里面仿佛燃烧着那一种叫坚强的东西,但是却又带上一股淡淡忧伤的致命吸引。

    就如同男人沧桑的眼神能吸引女人一样,女人眼中的悲哀,也同样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怜惜。

    所以说,虽然少了一分女人的柔弱,但是在我心目中,她的容貌也足以打上一个很高的分数,即使做老婆还有余那种!但是,但是……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心中狂怒。

    缝隙对面那个女子,此时正俯着身子,手上拿着一把大铁锤,这把大铁锤此时正停留在空中,仿佛被定身定住一样,因为,她的眼神已经被我深深的吸引住了。

    当然,我还没白痴到真以为自己有王八之气,刚刚爆发的一瞬间就已经把她给征服了,我还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另外一个论证点,就是她望向我的眼睛,带着一丝怜悯,怎么说呢,就好像你在街上遇到一个断手断脚兼神智不清,满身癞痢,口吐白沫的老头在乞讨,同情心泛滥的你望着他,既想上前,将钱扔到他手中的盘子里,又怕被传染到什么疾病时的眼神。

    当然,无论是大铁锤,还是那眼神什么的,都不是重点,最大的重点是——她此刻弯腰俯着身子啊!!这几乎让我抓狂。

    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他已经微蹲弯腰俯着身子了,可是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还是那么高啊啊啊!!!!

    若你在全世界做一个调查,男女之间,最不配对的原因是什么,那么,你会发现,高度绝对能列入前十!

    尤其是女方比男方高很多很多的时候,无论是出于男方那点可怜的自尊,还是有介于在床上做x时的姿势,比自己高太多的女性都不合适作为自己的伴侣,尤其是当女方还喜欢穿高根鞋,还有做x的时候喜欢边做边接吻的时候,这种矛盾表现的特别突出。

    所以,虽然她在我眼中的确不错,但看到她那可以和姚明一比的个头,再看看我一米八的身子,为了婚后的幸福生活,我还是十分明智的将她从候选妻子的名单中剔除,除非有一夜增高丸什么的让我吃上十年八年。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她还瞪我,还瞪着我。

    再瞪我,我就把你……

    咳……台词错了!

    再瞪我,我就……我就回瞪你……

    我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想到效果立刻便出现了,仿佛很害怕一般,那显得高大的身子竟然微微后退,畏惧的缩了缩脖子,急急忙忙的收回了眼神,那躲躲闪闪的的动作,竟然透露出一丝可爱的气质。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突然想起一句话,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

    很明显,她是属于硬的范畴,所以她是怕横的,而横的又得怕楞的,于是我们两个便存在着明显的等级差距了,她害怕我也不足为奇了,hoho~~

    等等,我高兴什么,被别人看成傻楞子、白痴了呀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