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十九章
    ,

    谁能为我提供一把bug剑的属性,有多bt就做多bt,谢谢了!!

    ——————————————————————————————————————————————————————————

    不过也怪不了她把我当成白痴,任谁看到我刚刚那小白的模样也会这么认为吧。

    这是我的错?也不是,心理专家分析,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跟自己日常完全不同的古怪行为,以发泄自己被压抑着的心灵,这是很正常的行为。

    所以,这也不是她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这是天意,当我认为自己孤独的时候,她却偏偏在我身边,与其说是缘分,到不如说是一段相当之尴尬,彼此都不愿意发生的孽缘比较恰当……

    但是,无论她用什么眼神看我,她是否把我当小白,我还是得去见见她,因为,她是这个营地里唯一的铁匠,恰西……

    “恰西女士,您好!愿神的光辉永远照耀着您。”

    我走上前,右手靠胸,十分优雅的做了一个贵族的poss。

    “呃~~你……你好。”

    恰西显然对我在种从网络小说里偷师而来的招呼方式十分的不感冒,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请问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恰西也不愧做了多年铁匠,很快的便把心态调整过来了,终于将她的身子直起来,一脸和气的说道,心里正在说服着自己:无论是对方是傻子还是白痴,都是自己的客人,既然是客人那就应该平等对待。

    当恰西真正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和她未来是多么的渺茫,那大概只比姚明矮上一线的个子,如果我一直保持着目不斜视的目光的话,铁定会被当成是色狼变态,因为我的眼睛直视时,刚好对上她那堪比足球的巨大**,omg~~

    其实在阿卡拉那,她也有为我介绍这个罗格营地唯一能修理装备的野蛮人女铁匠,只是当时我并不怎么在意,因为阿卡拉告诉我,恰西赖以为生的铁锤被怪物偷去了,仅凭她现在手中的这把普通的铁锤,打造出装备的概率绝对不超过0.1%,充其量也就只能帮转职者们修一修装备而已,所以最好不要期望能从她那买到武器,当然,偶尔去碰碰运气也是不错的,说不定你去的时候,她刚好碰上了那0.1%的概率呢。

    听到这里,我也就没对恰西抱什么希望了,0.1%,多渺小的概率啊,也是,如果她的成功率高的话,街上那些**者也就不用老拎着根木棒了。

    于是,我抱着很大的希望问道:“你这有装备出售吗?”

    为什么抱很大希望,而不是一丝希望呢,因为我希望的是她说没有,至于原因,咳咳……貌似拉尔给我的10个金币,刚刚在酒吧已经用了一点点了,不知道现在够不够将手中木棒的耐久修上一修呢。咳咳……

    如我所料,恰西眼神一黯:“对不起,这位先生,我还,我还……”

    她拼命的咬着嘴唇,棕褐色的瞳孔剧烈的抖动着,仿佛做错事的孩子般的低下头去。

    “啊,对不起,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给她那么打的打击,身为野蛮人一族最优秀的铁匠之一,却因为铁锤被偷而一直无法做出装备,仿佛一个年轻力壮的优秀足球运动员,却不能踏如球场一步的无奈,这种痛苦一直如同恶梦般,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她的心灵。

    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我心里一阵自责,但我不是心理专家,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安慰她。看到她精神恍惚的低着头,一脸的苍白,那不屈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我知道此刻就算能说点什么,她大概也听不进去了。

    我只能选择默默的选择离开。

    “等等。”

    我还没走多远,恰西突然叫住了我。

    “在修道院的军营里面,有一个铁匠,他手上拿着的那把铁锤,虽然不如我丢失那把,但是如果只是制造一件装备的话,还是可以的,如果你能拿到那把铁锤,我可以答应你免费为你制造装备,但是你要小心一点,铁匠的防御很强,他的综合实力,就算比起安达利尔也差不了多少,没有把握的话千万不要冒险。”

    恰西轻轻的说完,又低下头,叮叮的开始敲打起他炉子里的铁块了,但是再低头的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了那双通红的眼睛,

    看着她叮叮叮的用力敲打着那条无辜的铁块,不用看我也知道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悲哀,身为一位优秀的铁匠,被几千个转职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却有心无力的痛楚。她选择了逃避,躲在这个人烟稀少的角落,躲开了那些期待的目光,默默在这里打造一些日常用品,这对她来说是多么的耻辱啊。

    我下定决心,以后自己有实力,一定要将铁匠刷上十次百次,让她能挺起一次胸膛……

    不过,她的胸膛真的好大啊……

    遇到恰西之后,到是又令我想起另外一个地方,不,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三个地方,赌博的基德,罗格营地的传送点,还有储物箱,基德那我暂时还没钱,而且纵观阿卡拉和恰西这的情况,他那也不一定有装备,所以无视,而传送点那,据说阿卡拉,为了防止新人转职者不自量力,传送到自己无法战胜的敌人的地域,所以新人只能先在野外那找到个当地的传送点,才能为他永久性的开通,我现在一个传送点也没有开通,去了也没用,所以,对于我来说,只有最后一个地方值得一去了。

    在遇到拉尔的时候,他就曾经告诉过我,转职的时候,会附送一根攻击为0-2的粗糙木棒,还有防御为2的生锈原盾,当时拉尔问我,我的木棒和圆盾哪去了?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说?说遇到敌人时逃跑的过程中不小心掉了?

    很好,可能我刚刚说完,就已经被拉尔和野蛮人两兄弟给剁成肉酱了,这简直是转职者之耻啊。

    不小心弄丢了?这也不行,我这样说的话,虽然可能不至于让他们一怒杀人,但是他们对我的态度又是绝对又是另外一种了,毕竟,一个不尊重装备,把它随便弄丢的转职者,也不值得任何人尊重,说不定他们当即就会立刻把我扔在荒野上不管呢。

    所以,我只能说,木棒和圆盾被我放到储存箱里了,本来我是想出来走走散散心心,刚刚好不小心迷路而已,虽然也因此被他们当小白嘲笑了好久,不过至少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而我想去储存箱,说白了,就是想去看看,究竟会不会真的给自己瞎猫撞上死老鼠给说中了,老天把我扔在荒地的同时,随便把本该属于我的装备扔的储存箱里了。

    本来我是有一点怨念的,毕竟把我扔到荒地,又不给我装备,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好歹那些新人转职者都有根木棒和圆盾派发,而我,有很大几率是被所谓上帝直接拉过来的,这身份可就不同啦,就好像给平民打工和给皇帝打工一样,虽然同样的工作,但是怎么说比起他转职者,我好歹也沾上一点“皇亲国戚”的气息吧,正所谓宰相门前三品官,给点神器也不为过吧。

    不过随后,我又不禁十分庆幸,幸好我被扔下的地方是鲜血荒地,而不是物品栏、储存箱之类的地方,然后变成属性为“攻击0-0,不可磨损,具有灵性”的某种不明物体,那就更加凄凉了,若是被别人拿去当神器供奉还好,不过,这种几率很小,怎么看,由一个**男人以相当之古怪的姿势构成的武器,都是比较欠揍的样子啊!!

    说来说去,我的真正目的还是想去储存箱里看看,既然老天将我扔到这个世界里,除了转职者和救赎者这两个身份,是不是还有其他待遇的样子……

    储存箱的位置在营地中央的中央,也就是那个最为华丽的喷水池附近,兜兜转转,我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很大广场,非常之大,在广场的中央,有一块菱形的柱体,散发则洁白的光芒,据阿卡拉说,这块晶体,是在空间魔法最发达的那个时期,由塔-拉夏仿造世界之石制作而成的,虽然最后失败了,不过失败品,也就是这块菱形柱体结晶,却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功能,它里面具有储存空间的功能,这个还不算什么,它最主要的特色,是独立性和互连性,所谓独立性,就是指它能为每一个转职者提供一个独立的有限储存空间,具有保密性,就如同dna检测一样,一旦你把东西放入去,除非你本人,否则任何人都别想从你的储存空间拿到东西。

    而互连性,怎么说呢,就是类似互连网的共享功能吧,你在这个地方放入去的东西,在另外一个地方一样能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