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十四章
    ,

    在我踏入传送门好一会儿,圣骑士德鲁夫才带着他的德鲁依妻子哈娜,还有好友,刺客马顿赶了过来,看到此时空无一怪的洞穴,三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

    15级的圣骑士德鲁夫已经算得上是罗格营地里的高手了,再加上13级的德鲁依哈娜,14级的刺客马顿,都拥有非常丰富的作战经验,三人的小队即使在整个罗格营地都小有名气。

    前些天,在马顿的提议下,三人再次来到邪恶洞穴,打算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尸体发火,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打尸体发火了,整个邪恶洞穴,更是如同他们的后花园一样。

    凭着对邪恶洞穴的熟悉,三人没几天的功夫,便已经绕过了重重迷宫,来到了洞穴深处,虽然说尸体发火的重生的地点是随机的,但是邪恶洞穴里面的其他怪物实在太弱了,根本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搜索的速度加快了很多,没过几天,他们就已经找到了尸体发火,在经过精心策划之后,三人又花了半天的功夫将周围的小怪杀了,才开始慢慢的跟尸体发火磨起来,凭着以前的经验和娴熟的配合,他们很快就将尸体发火打的只剩差不多十分之一血。

    就在他们以为能和以前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将它搞定,甚至已经幻想暴出蓝色装备的时候,尸体发火狂暴了,幽灵一击频频出现,让三人吃了一个闷亏,虽然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状况,但是圣骑士德鲁夫到是曾经从前辈们口中,听说过这样的突发事件,只是没想到那么小的概率也能让自己遇上,而且又刚刚好出现一队沉沦魔,身为队长的他,得为队员的生命安全着想,这并不是值得自己三个人拼上性命也要去战胜的怪物,所以他只能自认倒霉的指挥着其他二人撤退,打算等尸体发火平静下来以后再袭击。

    而如今,他们看着空无一人的洞穴,尸体发火消失了,刚刚刷新的那队沉沦魔也不见了,连其他小怪掉落的东西都被席卷一空,答案已经很明显,尸体发火已经被别人干掉了,连渣都没剩下给他们,有这份实力的,恐怕也只有转职者了。

    “***,究竟是谁?”

    马顿狠狠的一拳打在墙壁上,眼睛赤红的骂道,任何人遇到这种状况,想必也会十分的痛苦。

    “马顿,要冷静,你总是这样激动,怎么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刺客呢?”

    旁边的圣骑士德鲁夫冷静的说道。

    “但是,我们辛辛苦苦打的尸体发火,竟然被人抢了,这口气,叫我怎么……”

    马顿的声音都有点哽咽起来了,别看他们的装备光鲜,经验丰富,可这些都是用生命换来的,辉煌的背后,是无数的血汗与泪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尸体发火,本以为能打出几件装备,没想到竟然被人抢先一步,将他们的成果给窃取了,别说脾气暴躁的马顿,即使是性格温和的哈娜,此时拳头也握的紧紧的。

    “马顿。”德鲁夫眼神严厉的如同刀子,狠狠的扎进马顿的眼睛。

    “我问你,刚刚我们走的时候,尸体发火还有多少生命。”德鲁夫直视着马顿的眼睛。

    “大概……,大概还有十分之一左右吧。”马顿在队长德鲁夫的锐利气势面前,显得有点慌张,眼睛骨碌一转,躲过了德鲁夫那刺目的视线。

    “那么我再问你,如果是你一个人,能不能干掉这个只剩下十分之一生命的尸体发火。”

    “不……不能。”

    “你呢,娜,你行吗?”

    德鲁夫转头问向自己的妻子,多年的感情,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了妻子心中的不甘!

    “我,我也不行。”

    见丈夫发怒了,哈娜如同做错事的小孩一般低下了头。

    “是的。”

    德鲁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息着心中的怒火,并不是针对抢夺尸体发火的转职者,而是自己眼前这两个最亲近的人。

    “你不行,你也不行。”

    德鲁夫指了指马顿,又指了指哈娜,然后指着自己。

    “我也不行,即使是十分之一的血,我们也必须互相合作,才能消磨掉。”

    而将尸体发火杀死的人,竟然能呆在附近,瞒过我们的耳目,说明他们的人数绝对不多,不,应该可以肯定的说,只有一个人。”

    “我们不能,而他却做到了,这就是事实,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德鲁夫用沉稳的语气说道,他何尝甘心,他比另外两个人还要痛苦,但是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杀死尸体发火的转职者,明显要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虽然,如果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未必怕了他,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找到他,然后和他结仇?跟一个强者结仇??除非能杀掉他,否则这绝对是最不明智的行为,而杀掉他,也是最不明智的行为,转职者之间最畏忌的就是互相搏杀,即使真的能成功的杀掉他,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为了一个尸体发火而将一名转职者杀死,恐怕整个暗黑大陆都不会放过他们三个人。

    将这件事公诸于世,让所有的转职者都bs他的为人?不,这样做只会让其他人嘲笑自己而已,他们只会记住一个事实,以三人的实力,竟然连尸体发火都搞不定,反而被另外一个人击杀成功,三个人,还不如一个人,从此,他们的小队将名声扫地。

    这个大陆就是这样,公理之外,强者为尊。

    只要你不违背公理,那么,拳头硬的,就是老大。

    “尸体发火又不是我们养的,凭什么我们杀得,别人就杀不得?”

    “难道就因为我们前面跟它战斗过一次,不错,或许是那样,但是别忘记了,我们已经败退了,所以无论是谁,都有资格继续挑战,怪,只能怪我们的运气差了点。”德鲁夫用沉稳的声音说到,一半是在平息着另外两个人的不甘,另一半则是在劝慰着自己。

    是的,虽然这种做法无赖了一点,但是竟然我方已经选择了撤退,那么别人就有充分的理由插手进来它杀死,尸体发火又不是自己预定的,哪有说想打就打,累了来个中场休息,到回来以后继续,休息时间里不许其他人插手这样的道理,或许,如果自己的实力够强,拳头够硬的话,的确可以这么做,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对方的实力明显比自己这边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我们回去吧!”

    德鲁夫的声音里,洪亮里隐隐带着一丝疲惫,为了杀这个尸体发火,身为队长的他下了最多的功夫,没想到却事与愿违,天意啊。

    说完,德鲁夫已经启动了传送门卷轴,其他二人相视一眼,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从物品栏空间里拿出卷轴,三十多秒后,伴随着三道光柱,三人的身影从洞穴消失。

    ……

    ……

    我曾经想像,像时空之门这类东西,一般便如某些穿越者要经历时空隧道那样,会有失重,恶心呕吐等等不良状况,而且,对于我这个穿越者来说,说不定每次经过,都还能被神秘的时空力量改造强化一下身体呢。

    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的,当我刚刚碰触到传送卷轴所形成的能量柱的时候,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被吸过去,我愣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大露台。

    走出的瞬间,黄昏的太阳,便如同辛辣的辣水一般泼向我的眼睛,长期呆在阴暗的邪恶洞穴里,我已经整整差不多半个月没看过一丝阳光了,即使是那温和的夕阳,也让我的眼睛几乎都被刺瞎,泪水哗啦啦的往外流着,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光线,不过仍然觉得有的眩晕。

    “尊敬的大人,您一定是新晋的德鲁依吴凡大人吧,欢迎您回来。”

    就在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手拿弓箭的罗格迎上前来,朝我鞠了一个躬,恭敬的说道。

    “恩……恩,你好……。”从出来到现在为止,差不多一个月了,一个月的孤独生活,让我现在咋一见到大活人,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眼前的罗格看我的样子,似乎很了解我现在的尴尬,微微一笑:“吴凡大人,想必您一定经过了很激烈的战斗,现在想要好好放松一下吧,需要我带你去最好的旅馆休息一下吗?”

    “恩,不用了,谢谢。”

    我招了招手,这个罗格识趣的退了下去。

    “大人,请您慢走。”

    当我迈开沉重的步伐时,被阳光照的晕呼呼的大脑才逐渐清醒过来——这里是哪啊??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自己站着的地方,是类似一个天坛之类的东东,高起码有几十米,整个天坛呈洁白色,而天坛上面,也就是自己的脚下,刻着无数深奥繁杂的线条符文,这些线条符文上面镶嵌了一层美丽的颜色,似金非金,发出夺目的色彩,给整个天坛增添一份华丽的神秘。

    这大概就是阿卡拉说的传送门了,我靠,这也太华丽太震撼了吧,游戏里面那打个叉叉画个圈,两边点上一盏灯的传送门相比起来,简直就像小孩子堆的泥沙一般简陋。

    我缓缓的顺着阶梯从天坛上下来,传送门是在中央地区的,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已经在中央地区了,真是太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