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十七章
    ,
  
      “我们现在去哪,酒吧?。”
  
      “不,不,秦安的吴,我们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拉尔嘿嘿一笑,连格夫都扯过一个诡异的笑脸,在我看来是说不出的淫荡。
  
      难道是那种地方?我心里砰砰直跳,又是紧张,又是期待——20多年的处男生涯,终于要结束了吗?
  
      “我们究竟去哪。”
  
      道格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我悄悄的问着旁边的格夫。
  
      “北区。”
  
      “北区哪里。”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红灯区?我的两眼放光。
  
      “训练场。”格夫言简意骸的说道。
  
      我:“……”
  
      咳咳,你们都想到哪去了?为什么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呢?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要带我去训练场了,刚刚只是为了测试一下大家的yd指数而已……
  
      ……
  
      还没进入北区,我就已经感觉到弥漫那上空的火热气势,仿佛有几十万的军队在里面操练一般,整个空气都随着这股热火朝天的呐喊声和兵器的碰撞声,动荡了开来。
  
      粗胳膊壮腿的野蛮人,一身结实肌肉的圣骑士,高大修长的亚马逊,还有一些看似纤弱的罗格雇佣兵,男的**着上身,一个个孔武有力,女的大多也只是穿着一身紧身衣,或火辣或娇小的身材,各具风情,让人(也就你一个人而已)看了直流鼻血,可惜在暗黑大陆这种朝不保夕的世界,生存才是根本目的,美女的吸引力,比起原来的世界来说,小了很多,光是看那些大汉埋头苦练,对经过的美女视若无睹,而那些紧身美女们也仿佛也没有把自己美貌看的有多重,在这里,强大的女人,远比美丽的女人更加骄傲和受人瞩目。
  
      道格告诉我,这北区的居住区,拥有大量的训练场,这些训练场也分为四大区域。
  
      比如说我现在所在的这一块,北区的南边,是近战转职者,还有大多数强大的佣兵的训练场,一些即将晋职转职者的人,偶尔也会来这里训练。
  
      北区的西边,是新人的训练场所,大多数梦想着成为强者的新人,或者因为失去家庭而不得不加入训练的孤儿,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来到那里,接受最残酷的训练,到最后,最强大,而且有资质的,则列入候补转职者名单,弱小的,则有义务加入罗格营地,成为一名士兵。
  
      而那些中等水平的训练者,他们无法晋职成为转职者,却又比士兵强很多,所以他们会选择成为一名自由的佣兵,在那以后,一面可以继续选择,是加入其他队伍,一起历练,还是独自出外面闯荡,不过,无论他们如何选择,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自己能变强,然后如果幸运的话,被那些强大的转职者给选上,签订契约,成为他们的专属佣兵,要知道,有一位强大的转职者在身边,远比和佣兵小队一起战斗安全,升级也更快,邪恶洞穴里面的无数尸体和骨头哪里来的——大多数都是那些没有被转职者雇佣,而不得不选择独自一人,或者一起组队出去历练的佣兵的尸骨堆积的呀。
  
      北区的最北边,是法系职业的训练场所,那里不像这边那样喧吵,虽然法师也要锻炼身体,但是他们最重要的课程,还是不断的练习冥想,那里的训练者的大多数人都是平民,大家族里面培养的新人,家里有更好的冥想室和转职的教师,根本不用去那里。
  
      北区的东边,则是一些远程职业练习的地方,大多数课程是弓箭射击,还有长矛投掷的练习,当然,也不乏一些巫师在那里做法术精准练习。
  
      我现在身上穿着法师披风,将整个身子裹着,看不出身上装备的好坏,而经过一个月的历练,眉目间不经意的流露出来的杀意,让我看起来也总算有了一丝转职者该有的气质,再加上跟罗格营地里小有名气的道格(我想并不是因为实力出名,而是那副大嗓子吧)在一起,所以到也没有人再把我当小白新人了,至少不会像我出去历练之前那样,冷漠中甚至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眼神。
  
      我目不暇接的四处打量着,这些转职者们平时穿着和气质上很容易看出职业,但是一旦脱下上衣,光着膀子,野蛮人还好说,毕竟高大的身材在那,想区分不出都难,就是德鲁依和圣骑士,两者比较难区分了——虽然知道德鲁依象征的是自然平和,而圣骑士代表着正义和规则,但是我现在仍旧没有办法从他们表露出来的气质去判断他们的职业,哎,小白啊!
  
      观察了一会,我忍不住问道。
  
      “德鲁依应该训练什么好呢?”
  
      道格回过头用“你是小白吗”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你们德鲁依比较奇怪,既可以在这锻炼**,也能去北边冥想,练习精神力。你以前难道没有在这里训练过吗?该不会是出去一个月,把脑子都烧坏了吧,连这个都不知道。”
  
      “哈哈,怎么会呢!”我讪笑道,自己这张嘴巴可真是管不住,见到什么都想问,明明自己是德鲁依,却向别人问德鲁依的事情,这不是自找怀疑吗?
  
      “这一个多月,你们都经常来这里训练吗?”
  
      “恩。”
  
      道格点了点头:“虽然这样的训练对我们这些转职者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但是为了预防出去的时候骨头生锈,还是得时常来热热身子的,况且……”
  
      日了,大嘴道格竟然也开始吊起别人胃口来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没过多久,道格和格夫便带着我来到目的地——这是一个大型的露天擂台,周围围满了人,有的大声呐喊,为台上的人加油,有的则是在三三两两围坐在旁边压注赌输赢,喧嚣的气息,粗鲁的咒骂,人类阴暗真实的一面,在这里尽露无疑。
  
      “这是我们罗格营地引以为傲的战斗擂台,能走上擂台的都是真正的勇士。”
  
      眼见已经没有什么胃口可吊了,道格立刻喋喋不休的向我解释起来。
  
      我看着擂台上面,正拼的你死我活的两个野蛮人。
  
      “这样剧烈的战斗,难道就不怕发生什么意外吗?”
  
      “绝对不会的!”
  
      道格摇了摇头:“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强者向弱者挑战的局面,弱者也不会不自量力的向强者挑战,战斗的双方实力都差不多,而且判定输赢的方式是半血判定制度!”
  
      “半血判定制度?”
  
      “恩,就是生命先下降至一半的那个人为输。”
  
      哦,这样对于实力相近的两个人来说,的确没有什么危险。
  
      “这擂台可是好东西,就算不能上去体验热血的战斗,光是观看高手之间的比试,也能获益匪浅啊。”
  
      道格两眼放光的看着擂台上紧紧纠缠着的两个野蛮人说道。
  
      说实在的,我还没见过野蛮人的战斗方式呢,虽然我在前面曾经看过道格和格夫的战斗,但是对象都是沉沦魔,对付这些小东西,哪需要什么风格可言。
  
      此时台上的两个野蛮人,等级明显都在12级以上,只不过两人的战斗风格却大为不同,一个是专精战斗技能,另外一个则是主要将技能点放在呐喊系上面。
  
      两个人都学了双手挥击,手中的两把武器挥起来简直如滚动的钢轮一般恐怖,那个高大一点的野蛮人,也就专精战斗技能系的,明显在近战上占据优势,时不时的一个重击,将另外一个打出好几米远,赢得一阵阵喝彩,而矮一点的那个野蛮人,他的重击只能让对手后退几步。
  
      精通近战技能的野蛮人,在初期的确比较猛一点,两把斧头抡起来,再加上高级别的重击,那叫一个恐怖。
  
      但这也并不代表精通呐喊的野蛮人,就毫无还手之力,野蛮人呐喊系第一阶段学习的“嚎叫”,虽然不能让他的对手恐惧逃散,但是也可以让对方陷入短暂的混乱状态,准确力一下子降了不少,野蛮人的准确率本来就不高了,在给这么一吓,那他的准确率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混乱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而矮小的野蛮人身上早已经加持了第二阶段学习的“大叫”,让自己的防御比对方更胜一筹。
  
      在第一阶段的技能“嚎叫”过后,紧接着的是“嘲弄”——能使对方的判断力大大的下降。
  
      所以现在两人打的也是你来我往,胜负只在一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