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十二章 拉尔的悲哀(上)
    ,

    “你们真的陪我玩骑马吗?纱拉好开心。”

    小萝莉那张天使一般的小脸蛋上,洋溢着百花绽放一般的笑容,

    我……我靠,好大,好闪亮的眼睛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某新的招牌必杀,闪亮无敌流星眼?

    我见势不妙,立刻避开,还好还好,主要攻击对象不是我,要不然……

    果然,野蛮人两兄弟像被定身法定住一般,一只脚踏在半空中,却怎么也放不下,只能无奈的转过身子,脸上僵硬的笑容,仿佛僵尸一样生硬。

    “小纱拉,道格叔叔还有一点事情,下次再来陪你好不好。”

    道格以一种将近阿谀奉承的讨好神情说到,格夫在一旁也连忙点头:“是的是的,刚刚听说有一大队沉沦魔袭击村民,我们想赶过去看看……”

    日了,没想到格夫撒起谎来也那么有板有眼,看来四人当中就我最纯洁了。

    “是……是这样子吗?那么纱拉就不打扰道格和格夫叔叔了,叔叔要小心一点,以后经常来陪纱拉玩哦。”

    善解人意的小萝莉一脸伤心的低下头,撮弄着那白色的小碎花袖子。

    “爸爸经常不在家,妈妈也很忙,道格,格夫叔叔也好久没来过了,纱拉好寂寞,纱拉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孩子,大家都不理纱拉……”

    说着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红了起来了,扑闪扑闪的睫毛也垂了下来,真是个小妖精啊,没想到拉尔这样的老棒子,竟然能生出怎么漂亮的女儿……

    传说中的闪亮无敌流星眼的激萌忧伤版本出来鸟,哦哦哦,幸好我早已经躲开了。

    道格和格夫就没那么幸运了,两人在小萝莉“天真无邪”的眼神攻击下,心灵被打的体无全肤,内疚,惭愧等罪恶感纷纷涌上心头,到底是异世界人啊,别说格夫,就算了厚脸皮的道格,也有那普遍淳朴的一面,若是在原来的世界,说不定小萝莉这个样子,不但得不到同情和怜惜,反而引起某些人邪恶的**,哼哼~~

    什么,你们说那个人就是我,怎么可能,我不是那样的人,真的……

    最终,可怜的野蛮人难兄难弟还是被小萝莉拉了去,反倒是我落了个清闲,小萝莉似乎很怕生,看我的时候视线总是躲躲闪闪的,非常的可爱。

    “吴,恭喜你历练回来。”

    拉尔一脸高兴的向我说道。

    “谢谢你,拉尔,多亏了你的教导。”

    我真诚的说道,我的战斗经验,是拉尔教导的,我的大多暗黑里面的知识,则是由阿卡拉教导,两个人可以说是我的启蒙导师,对我有着莫大的恩惠,我吴凡绝对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如果没有他们两个,即使我拥有bug护身符,也可能已经九死一生了,有时候,相对的经验往往比相对的力量更加重要,就比如说扎营,如果不是阿卡拉教导,我随便找个地方那么一扎,睡到半夜,几小队沉沦魔突然在我帐篷里玩重生,哼哼……

    “现在多少级了。”

    拉尔接过他的妻子递过来的杯子,恰意的喝了一口。

    “3级了。”我继续进行着我伟大的胡扯事业。

    “谢谢。”接过拉尔妻子送过来的杯子,我连忙说道。

    “这是我的妻子,纱丽。”

    拉尔指着这位中年美妇,语气里说不出的自豪,两人的感情,那叫一个甜蜜蜜。

    “这是我的朋友,吴凡。”拉尔温柔的向他妻子汇报。

    我看了看纱丽,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纱拉那妖精一般的美貌,大概是出自她的遗传吧。

    “吴凡?真是个很特别的名字呢。我能像拉尔那样叫你吴吗?”

    拉尔的妻子,纱丽掩嘴轻笑道,神情温婉迷人,拉尔这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有个好妻子,又有个可爱的女儿。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

    纱丽退下以后,我无不嫉妒的说:“拉尔,你的日子过的可真滋润啊,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女儿,啧啧……”

    是这样吗?我的话好像触及到了什么似的,拉尔笑的有点勉强。

    “怎么,看你一副死气活来的样子,难道,你,那个,不行……?”

    “你才不行呢!”

    事关男人的尊严,饶是以拉尔的稳重,也巴起脸来了。

    “只是……”拉尔看了远处正陪纱拉的两个野蛮人一眼,一脸愧疚的说道。

    “我觉得,对不起道格和格夫两个人而已。”

    “恩,这话怎么说?”

    “道格和格夫,他们都是很有天赋的转职者,只是,只是,却跟了无能的我。”

    拉尔突然他双手抱头,痛苦的样子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都不是孩子了,怎么说哭就哭呢。

    “我总是放不下自己的家,总是希望能多陪纱丽和纱拉一会,总是害怕上战场,再也见不到她们,道格,格夫,都是被我拖累了,都是我的错啊。”

    “几年前,和我一起转职的转职者们,一部分已经迈向鲁-高因了,剩下的,也在为挑战安达利尔做准备,只有我,还碌碌无为的残喘着。”

    “吴,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身为一个高贵的圣骑士,懦弱无能,不思进取,老是沉溺于家的温暖,即使是这样,即使被人这样辱骂,我也心甘情愿,只是道格和格夫他们,本来已经有希望向鲁-高因冲刺了,却因为我……”

    “而纱丽她们,她们……,吴,你刚刚看见纱拉,已经十三岁的孩子了,还跟我玩骑马的游戏,是不是觉得很可笑,不,一点都不可笑,从她出生以来,我这个无能的父亲,就没能空下多少时间来陪她,在她心里,和她那无情的父亲的沟通方式,仅仅还停留在她三岁的时候,所知道的骑马游戏而已……”

    放开话题的拉尔,仿佛开闸的洪水,闷在心里的苦水和悲哀,统统的倾泻出来。他泣不成声的低声呜咽着,那严重失态的样子。让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平时沉稳幽默的拉尔,竟然隐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痛苦。

    我很理解拉尔此时的感受,身为一名转职者,被家庭所束缚着,对亲情的执着,还有自小便被灌输的,保卫暗黑大陆,驱除地狱势力的两种矛盾的思想,无时无刻不在剧烈的挣扎交锋,用句不怎么合适,却十分贴切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忠义两难全”。

    而因为自己的彷徨,导致跟随自己的道格和格夫两兄弟,也整天碌碌无为,无所事事,这更是让拉尔内疚不已。

    “拉尔大叔,你想太多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拉尔抬起头,通红的眼眶望着我。

    “其实,不怕老实跟你说,我的想法也跟你差不多,你知道我成为德鲁依之后的最大梦想是什么吗?我想,我现在是德鲁依了,身份不同了,应该能凭这个,找到一个好的老婆吧,到时候,我就带着她隐居山林,过着宁静幸福的生活,管他暗黑大陆怎么样呢。”

    看拉尔沉默起来,我趁热打铁的说道:“所以,你并不需要为自己这总想法感到惭愧,难过,没有人喜欢战争,杀与被杀,伴随着生命的消逝,总是会那么的令人痛苦和彷徨,没有人愿意离别,大家都有自己所珍重的人,只是他们选择的保护方式和你略有不同而已,他们更希望在战场上多杀一个敌人,自己所珍重着的人的安全也会多上一份,而你……”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拉尔一看。

    “则是比较夸张一点,不但要保护它她们的安全,还希望能保护她们的心灵而已,你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但是绝对是一个优秀的父亲,没有人能因此而嘲笑你,绝对没有……”

    “至于道格和和格夫,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你不必背负上什么负罪感,跟着你,是他们自愿的,如果他们觉得不愿意,自然会选择离开,一切都是他们在选择的,与你无关。”

    “不错……”

    道格和格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旁边,此时大吼一声,那虎目更是通红,泪珠滚滚,是怎么样的感情,才能让这个大咧咧的铁汉流下眼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