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十三章 拉尔的悲哀 下
    ,
  
      “我们是自愿跟在拉尔老大身边的,没有人强迫,我也不觉得拉尔老大有什么错。”
  
      “道格,你……”
  
      拉尔惊愣的看着道格。
  
      “拉尔老大,你别说了。”
  
      道格抹了一把眼泪。
  
      “你还记得吗?当我和格夫一起转职的时候,当时,找不到低级的小队伍,谁也看不起我们,谁也不愿意搭理我们,甚至连一些三四级转职者组成的小队伍,都不愿意让我们加入,我和格夫只好两个人独自出外面去历练,好几次,都差点被怪物砍死,哪次回来,不是遍体鳞伤,九死一生。”
  
      道格依然清清楚楚记得,当时自己和格夫,两个新晋的菜鸟野蛮人,傻呼呼的偷跑了出来,用年幼无知来形容都不为过,因为经验严重缺乏,再加上性格大咧,野蛮人的初始敏捷又低,不为其他转职者所喜,只能自己独自在荒地里游荡,好几次都差点被包围,给活生生的扔进沉沦魔那口大锅里面。
  
      “知道格夫为什么会那么冷漠寡言吗?格夫以前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都是那时候,看透人情冷暖,经历胆颤心寒的死亡威胁,给活生生的折磨成这样的呀!我以前也不总是这么罗嗦的,只是自那以后,寂寞无助的恐惧,就已经在我的心里留下烙印,我不得不拼命的说话,只有这样,才能驱除我的内心恐惧,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当时,只有你,拉尔老大,自己也只有4级,却拒绝了其他队伍的邀请,收留了我们两个菜鸟,我们的战斗和配合,都是拉尔老大教的,你就是我和格夫的师傅!”
  
      对于这点,我深有感触,拉尔的技术的确没得说,教人的手法也很有一套,比道格和格夫更加菜鸟上无数倍的我,在他的教导下,也只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已经能直面残酷的战斗了……
  
      “谁敢说拉尔老大的不是,我格夫劈了他。”
  
      格夫也赤红着眼睛,狠狠的将那把锋寒的斧头拿出来,老实人发起狠来最可怕……
  
      “道格,格夫……”
  
      拉尔的眼睛也湿润了,站了起来,狠狠的拍着两个人的肩膀,三个人抱在一起,深厚的友情让我看着鼻子也一酸,哎,有点嫉妒了……
  
      拉尔突然挪了挪,空出一个空位,笑着看了我一眼,那眼里还滚着泪珠,样子十分的滑稽和狼狈。
  
      我愣了愣,擦擦眼睛,也凑了上去。
  
      道格和格夫两人大概很久没洗澡了,这是我第一个感觉。
  
      拉尔的衣服很整洁,有股干净的味道,看来他的老婆纱丽还真是秀外慧中啊,这是我第二个感觉。
  
      我吴凡有三个好兄弟,这是我最后一个感觉……
  
      “好啦,好啦,四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像什么样子,快点坐下来,吃饭吧。”
  
      纱丽的声音传来,我们才互相一笑,散了开来,围做在桌子上,小萝莉纱拉一脸好奇我望着我们,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爸爸和另外三个大叔叔怎么突然哭了起来。
  
      “咳咳…纱丽,你不懂,这是男人之间的友情……”拉尔摸了摸一脸问号的小萝莉的脑袋,很男人的向纱丽说道,看来是打算一震夫纲,可是被纱丽眼角轻轻瞄了一眼,头又低了下去,bs拉尔你这个气管炎……
  
      纱丽无愧贤妻良母的称号,一顿美味的午饭让我们四人几乎大打出手,连纱拉这个可爱的萝莉也凑上来,哎,小手小脚的,怎么能跟我们这些饭桶争呢?看着她手里的汤匙移来移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着急样子,我便将自己已经到手的肉块放在她盘子里,她似乎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小脸突然露出天使一般灿烂的微笑,要人命啊!
  
      饭后,四个酒足饭饱的男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特别是道格,那神乎其技的吹牛本事,简直比罗格营地里最奸诈狡猾的商人基德还要高超。
  
      拉尔的妻子纱丽,已经带着昏昏欲睡的纱拉睡午觉去了,我看碍事的人都走了,突然打断了道格的喷口水。
  
      “我说拉尔,你这次去杀女伯爵,恐怕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拉尔听到我这样说,用见鬼的眼神望着我:“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这不是很简单吗?”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拉尔。
  
      “虽然我还是个菜鸟,但是我也知道,以你们现在的阶段,只有三个人的话是十分勉强的,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哈哈……这么容易见被看出来了吗?”
  
      拉尔苦笑了一声。
  
      “本大爷天纵之才,你这种小小把戏,岂能瞒的了我的眼睛。”
  
      我鼻子都快翘起来了。
  
      “恩……”
  
      听到我怎么说,拉尔到是难得的没有打击我,而是仔细认真的盯着我一会,口中还一直喃喃到:“不错,不错”,一副失神的样子。
  
      我一阵恶寒,恨不得将这个老变态一脚踢飞。
  
      “不错什么?”我瞪着眼睛问道。
  
      “这次杀女伯爵,我的确是另有打算。”拉尔突然用淡淡的口气说到,冷漠的样子让我感觉到有点陌生。
  
      “我是想,自己不能一直这样,与其这样痛苦下去,左右为难,最后一事无成,还不如狠下心来做一个了断。”深呼一口气,拉尔的颤抖着,而又坚定的说道。
  
      “这次去杀女伯爵,老实说,我的确没有把握。”
  
      他拿起桌上的杯子,手剧烈的颤抖着,想喝上一口水,却发现杯子早已经干涸,只能苦笑的放下。
  
      “但是,我想做一个改变,不得不做,若是这次,我能顺利的杀死女伯爵,那么,我将坚定不移的朝这条道路走下去。”
  
      “若是失败了,呵呵,也不要紧,我会尽量的拖住她,这个仇,以后就拜托你们帮我报了。”拉尔努力的挤出笑容,很干涩,很憔悴。
  
      我们三个一愣。
  
      “本来,我还想,道格和格夫两个人不适合照顾人,不知道自己这么一走,以后将纱丽和纱拉拜托给他们保护,会不会受到委屈,现在老天让我认识了你,吴,我就放心了,如果我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们就拜托你了,纱拉这个孩子心地善良,也很漂亮。”
  
      拉尔说到纱拉,眼神里满是凄迷的溺爱。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就把她托付给你……”
  
      “呃……”
  
      我自然明白,这个“托付”是什么意思。
  
      但是,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可恶……”
  
      我突然站了起来,在拉尔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一拳,没有半点留情,带起一阵“哗啦啦”的家具被撞倒压碎的声音。
  
      “拉尔,你这个孬种……”
  
      我瞪红着眼睛看着被我打飞出去,倒在地上的拉尔。
  
      道格和格夫也红着双眼:“老大,你怎么能丢下我们不管呢,我道格格夫岂是贪生怕死的垃圾,就算到时候输了,我们也绝对不会留下老大一个人逃跑,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住嘴,最大的问题并是这个。”
  
      我瞪了两个野蛮人一眼,走上拉尔的前面,蹲下,狠狠的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抓了起来。
  
      “拉尔,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你tm说什么了断,说什么改变,全tm的都是狗屁,你根本是在逃避,你这个懦夫,孬种,你配得上是个男人吗?”
  
      “你这样做,对的起纱丽,对得起纱拉吗?你这个混蛋,说什么成功,就朝这条道路走下去,失败了就死亡,你以为你这种想法很酷,很光荣,很英勇,很高傲吗?你把纱丽和纱拉置身于何地?她们需要的不是别人的照顾,而是你,你懂吗?你在逃避责任,你tm根本就配不上她们!”
  
      “我tm的比你更怕死,比你更软弱,比你更胆小,更不想做这什么劳子的救世主,但是至少我也懂得身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责任。”
  
      我不解气的又扇了他几巴掌,还想继续踢上一脚,旁边的道格和格夫却连忙把我拉住。
  
      “拉尔,你tm的到是给我清醒一点啊,不要再怎么窝囊下去了!”
  
      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到。
  
      “要不然,我该怎么办呢?”拉尔日失魂落魄的说道:“输了是死,赢了,迟早我也有一天要去鲁·高因,一样是要离开她们啊,我怎么舍得!还不如,还不如……”
  
      我一愣:“到时候带她们一起去鲁高因不就行了吗?你这蠢蛋。”
  
      “你说的到轻巧,鲁·高因的路上,要穿过迷雾森林,再越过无尽的沙漠之海,那里面,有无数的敌人和野兽,即使是我们转职者,也不敢大意,何况是她们两母女。”
  
      晕,日了,游戏里踏入鲁·高因的时候,只看过迪亚波罗带着那个老头横跨沙漠,也就几分钟动画片段,没想到真正的路途既然是如此的遥远和危险,看纱丽和纱拉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给怪物擦上一擦,也是有死无生,拉尔再强,也不可能完全保护的了她们两个啊。
  
      看拉尔一副儿女情长的样子,我又气有又急。
  
      “拉尔大叔,你相信我吗?”
  
      拉尔抬起头,愣愣的看着我,不明白我在想要说什么。
  
      “我现在跟你保证,我一定会超越你,比你先一步得到前往鲁高因的资格,你相信不?”我精光闪闪的望着拉尔,眼睛里爆发出的自信,让拉尔将“不可能”硬生生的吞进口里。
  
      9级的差距,而且到以后每升一级,难度更是成倍增长,要是拉尔毫不犹豫的信了,那他就真的是脑子有问题了。
  
      “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总之,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做到。”我充满自信的说到,有bug护身符的存在,我绝对有这个能里做到。
  
      “到时候,我护送你们全家一起去鲁高因,加上道格和格夫,你总应该安心了吧!”
  
      “谢谢,谢谢你,吴。”撇开我话究竟有几分认真,几分安慰,但是却也足以让拉尔看到一丝希望了。
  
      “是啊,吴是德鲁依,到时候有召唤鬼狼,猛毒花藤,还有乌鸦,要保护纱丽和纱拉她们,的确应该没问题。”拉尔静下心一算,不由欣喜若狂的说道。
  
      “别谢我,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看看你现在堕落的样子。”
  
      我撇撇嘴,今天的拉尔,实在太让我失望,尽管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人性上的弱点,但是亲眼看到,将我培养成为一名合格的转职者,在我心目中有着比较高地位的拉尔,那软弱的一面,还是让我感叹不已。
  
      “能根本解决你的顾虑的办法,只有一个。”
  
      此时我仿佛长者一般的循循教导着拉尔,以我从无数网络上学习到的杂七乱八的知识,还有旁观者清的角度,很容易便找到了问题所在。
  
      “什么办法?”
  
      “变强。”
  
      我朝拉尔握了握拳头,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但是以拉尔的才智,也因为当局者迷的着相,反而被忽略了。
  
      “变强了不就行了?暗黑大陆,拳头硬的就是老大,只要你杀的敌人比别人多,做的贡献比别人大,有谁敢说你无能,顾家,你有精湛的技巧和经验,我和道格他们都是你教出来的,这一点我们最清楚,你很强大,绝对比我们更有成为强者的资质,只是你一直被责任和亲情所困扰,一找不到自己的方向而已。”
  
      ,拉尔一愣,坐在地上,陷入了沉思,他并不笨,脑筋也不可能那么僵直,否则也配当不起“腹黑”这个称号了。
  
      “谢谢你,吴,你是我全家的恩人。”
  
      一会儿,拉尔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而且闪烁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意气飞扬,以前那个他,不,应该说,加强版的以前那个他,回来了。
  
      “日了,别说的那么恶心,你以前教我战斗的时候,我有说过谢谢吗?”
  
      我伸出手,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拍了拍他后背的灰尘,嬉皮笑脸的说道。
  
      “那到也是,好吧,这次就算你将我以前对你恩惠,偿还了十分之一吧,以后你再慢慢补偿我就是了。”拉尔理所当然的应道。
  
      呃~~!连厚脸皮的功夫也一起回来了……
  
      而道格和格夫,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事情里清醒过来呢。
  
      刚刚坐了下来,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有点弱弱的叫了一声。
  
      “拉尔……”
  
      “恩,什么事?”拉尔刚刚被我暴打,显然还有点小肚鸡肠,此时回过神来,立刻吹胡子瞪眼,没好脸色的应道。
  
      “你刚刚说将纱拉托付给我,还算数不?”我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的说道。
  
      “滚……”
  
      拉尔当场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