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十五章 腰带+药剂=定情信物? 下
    ,
  
      了解我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我的码字速度是很慢的,今天的分量已经完成了,现在困的要命,发完这章以后,我想小睡一会,最后一章大概在11点多发……
  
      —————————————————————————————————————————————————————
  
      不一会儿,拉尔就从楼上拿下一个密封着的大瓦罐,瓦罐边上有个壶嘴,同样被密封了起来。
  
      “吴,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来尝尝纱丽亲自酿制的麦酒。”
  
      拉尔将壶嘴里的封口拍掉,倒了一杯给我。
  
      金黄色的麦酒散发出阵阵麦香,不用喝,我就知道味道一定不错了。
  
      暗黑世界里面,可能因为长期处于死亡笼罩的压力下,很多转职者,牧场主,甚至是平民,只要一有机会,都会过上一个醉生梦死的夜晚,这种普遍的状况,带动了酿酒的发展,所以,这里的麦酒,并不像某些穿越小说里的如同马尿一般那么夸张,低浓度麦酒,味道有点像远来世界的啤酒,略为苦上一点,高浓度的我还没喝过,不过料想也比不上二锅头。
  
      “恩,的确不错。”
  
      我喝了一口,那股麦香夹留在唇齿之间,久久不散,到是要比酒吧的麦酒还要好上一筹,难怪道格和格夫这两个酒鬼那么嘴馋呢。
  
      “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道格已经迫不及待的和我们碰杯,然后一饮而干。
  
      “为了打败女伯爵,干杯。”汗……
  
      “为了可爱的吴,干杯。”日你……
  
      没多久,一大瓦罐的麦酒就已经喝光了,我在原来世界,更好的酒也喝过,所以没有像他们那般贪杯,当他们一个个醉倒在桌子上的时候,我还能勉强的保持清醒。
  
      不过,我的酒量却是比他们小了很多,此时也是摇摇欲坠,模糊中,只见,似乎是纱丽,站在我面前,感激的朝我鞠了一躬。
  
      恩,刚刚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要瞒过她不太可能,日了,我可最怕被女人感激了。
  
      带着晕晕欲醉的念头,我终于倒在了桌子上。
  
      ……
  
      ……
  
      因为拉尔的突然“爆发”,又大醉了一场,本来预定的行程也无疾而终,直到黄昏的时候,我们才纷纷的清醒过来,今天看来是避免不了在拉尔这留宿一晚了,明天一大早去阿卡拉那,然后就出发吧。
  
      晚上的晚餐,纱丽别出心裁的弄了个篝火烤肉聚餐,大家围坐在庭院外面的篝火上,纱丽正小心的翻动着篝火上的烤肉,这才是异世界里的小资生活啊。
  
      我们其他五个人则围着篝火坐下,如同刚刚在荒地里相遇时的夜晚一般,只不过是多了美味的麦酒,热呼呼的烤肉罢了。
  
      啊,还要算上纱丽,还有挂在我身上??……的小萝莉??
  
      喂喂,哪里搞错了吧,为什么小萝莉会在我身边,早上来的时候,她对我的态度还是怯生生的,怎么一会儿就亲密起来了。
  
      说来话长,咳,我就长话短说吧,这要追溯到今天中午,可能是因为我夹了她一块烤肉,等黄昏我酒醒以后,小萝莉对我就再也没有任何陌生隔离的感觉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实在找不到其他说的通的地方了,不过这样看来,这小萝莉也太容易骗了吧,一块肉片就开始信任我了?还是说我那一“夹”的风情,实在太酷了,已经深深的吸引住了小萝莉?
  
      咳咳……
  
      总之,小萝莉算是不害怕我了,但是就这样的话,也不至于出现这样的场面,罪魁祸首,还得归咎于拉尔这对无良夫妇,竟然居心叵测的创造“机会”,不但在纱拉面前将我“伟大”的事迹十分不夸张的说了一大通,呃,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伟大的事迹,但是竟然他们这么说了,我就当有了。
  
      这样不单止,他们甚至还唆使纱拉缠着我玩,用心大大的坏,而我刚刚好有稍微记得几个小故事,这么一讲出来,就变成这种局面了,看着两个人时不时用意味深长的笑容瞧我一眼,看的我直打哆嗦,对他们那满是阴谋的笑容,我现在已经有阴影了。
  
      “拉尔你这家伙,就这样把女儿推给我吗?”
  
      我在小萝莉看不到的角度,对着对面的拉尔用唇语说到。
  
      “什么?今天那些药剂,还有腰带,不是你送给纱拉的吗?都已经送了定情信物了难道想不认账?好吧,等你走后,我就告诉纱拉,说某人‘玩弄’了她的感情,然后又将她‘抛弃’。”
  
      拉尔满脸委屈的说道,好像我真的把她的女儿怎么了一般。
  
      “日了,算你狠,给我记住。”嘴巴上的功夫我斗不过拉尔,再说把柄也在他那,谁叫我在送腰带的时候说要送给纱拉呢,这不是作茧自缚吗?虽然我并不相信小萝莉能了解“玩弄”“抛弃”所包含的真正意思,但是让这么可爱的小萝莉伤心,我还是做不到的。
  
      “大哥哥(没想到我一直对琳娅保含期待的称呼,竟然被小萝莉抢先一步了),那人鱼公主最后怎么样了。”小萝莉摇着我的手,脆生生的嗓子,带着甜美的稚气,听的我那就一个舒畅啊,好像洗了桑拿一般。
  
      “化做泡沫了。”
  
      我没有作家的才能,没办法随便将这么经典的故事改编,只能如实照着念了。
  
      “呜~~好可怜,大哥哥真坏。”
  
      小萝莉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湿润了起来,好像我抛弃了她似的。
  
      喂,我说……
  
      看着拉尔和纱丽在一旁偷笑,道格和格夫也如同看戏一般,我就恨不得把这些老棒子通通扔进篝火里给烤了,虽然说我的确有那么点萝莉控的倾向,但是你们也没必要那么把一个年龄只有十三岁,心智更是才7、8岁的小萝莉推给我吧,我还没严重到这种程度啊,再说我可是比她大了整整10岁啊,你们就不会替你们的女儿担心一下吗?真的就那么信得过我吗?
  
      其实我还不了解暗黑大陆的情况,之前已经说过,暗黑大陆的人,即使是毫无力量的平民,寿命也有将近200岁,轻壮年时期长达100多年,10岁的差距并不算什么,而且因为漫长的寿命,让他们的发育要慢上一些,所以现在小萝莉虽然看起来十三岁的身体,心智也就才7、8岁的样子。
  
      切,我狠下心一想,这可是你们自己推给我的,到时候别怪我,在我的那个世界,可是有童养媳这么一说的哦,小萝莉虽然还小,但是那天使一般的容貌和气质却已经是迷死人不偿命了,长大以后那还得了,不收太可惜了,现在还小,谈不上什么爱情不爱情的,没关系,慢慢调教就是了,我阴阴一笑,顿时让拉尔夫妇产生所托非人的感觉。
  
      想到这里,我抱起整个人都挂在我手上的小萝莉,让她坐在我一边的大腿上,解放出右手,小萝莉的身子很轻,如云一般的纤细轻巧,像水一般的冰凉柔软,哎,看在拉尔夫妇那么诚心的份上,咱就勉为其难的接受现实吧。
  
      我爱怜的抚摸着小萝莉那长及下腰的秀发,一时兴起,像给小萝莉扎上一条辫子,呃……我记得是这样,然后这样……
  
      最后,我一脸黑线的看着小萝莉脑后门上的两条不规则甩动着的长辫子,好好的一头粉红色的秀发就这样给我活生生的糟蹋了,拉尔四人也对我怒目而视,仿佛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小萝莉拉过辫子一瞧,愣了一会,就在我以为她会伤心的哭起来时候,她却嫣然的笑了起来,那淡红色的清澈双眸,将篝火的光芒都给遮盖住了。
  
      “大哥哥,谢谢你,纱拉好开心,除了妈妈,还没有人帮纱拉扎过头发呢。”说完,她抱着我的脖子,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甩着两条诡异的红色发辫,开心的围着篝火转来转去,脸上洋溢着的灿烂笑容,即使是冰雪也要为之融化。
  
      拉尔内疚的低下了头,他没有尽到身为父亲的责任,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为女儿整理过一次……
  
      毫无疑问的,小萝莉是今天晚上的主角,她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公主,整个晚上,庭院里都洋溢着她那清脆动人的笑声,大概,也是她从出生为止,最开心的一次吧。
  
      ……
  
      一晚尽兴,曲终人散,又蹦又跳的小萝莉,早已经耐不住疲劳和眼困,拉了我的大腿当枕头,轻柔的睡了下来,然后被纱丽抱回了房间,拉尔随后也回屋子里去了,我们三个?当然是在庭院里睡觉了,这战乱年代,有处安全的地方睡觉就算不错了,要求哪能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