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十章 猫是怎么样死的!
    ,
  
      推荐群里的书友兼作者莫与墨的力作《神王界》,书号1046422,大家有时间去顶一顶哦!
  
      ————————————————————————————————————————————————————————
  
      如同邪恶洞穴一样,为了防止洞入口有埋伏,我还是先变身狼人,让猛毒花藤和乌鸦小心的戒备以后,才慢慢的踏入里面。
  
      没有什么埋伏,我松了一口气,而且相比起邪恶洞穴,这个洞窟明显让人舒服很多,邪恶洞穴之所以被称为邪恶,就是因为里面充斥着阴冷黑暗的气息,而这个洞窟里,只是比较暗一点,而且继承了冰冷之原的寒冷干燥,刚一进到里面,我就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直涌心头。
  
      大概是洞窟的环境要好上一些,这里怪物相对也多上很多,这不,我才刚刚没走几步,不远处就传来一阵“卡拉卡拉”的声音,等走近一看,我差点没吓一跳,日,既然是几个全身惨白的骷髅。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骷髅这种怪物,大概跟腐尸是近亲,只是身上的腐肉掉光以后,身子更灵活了,但是防御却相对降低了一点,手里拿着一个链锤,攻击比较高,而且每动一动,身子骨都要抖上一抖,实在让我担心,它们究竟能不能安然的走到我前面,为了防止到口的肥肉溜掉,我连忙迎了上,哪敢再劳它老人家多走啊。
  
      等将这几个骨质酥松的骷髅敲成破烂以后,我却小小的郁闷了一下,这骷髅竟然对猛毒花藤的毒素攻击有一定的抵抗能力,而且给的经验也不是很多,才12点而已,我立刻将这种骷髅列入最不受欢迎的怪物行列,以后能绕则绕。
  
      还有一种新的怪物,叫饥饿的死者,这个可不得了,真正意义上算是腐尸的进化类型了,虽然同样都是死,但是人家好歹也是饿死的,不像腐尸,仿佛被大卡车辗过一般,虽然样子干瘪,但怎么说身体还算是比较完整的,这样一来,防御和生命自然也要高上一点才说的过去,不过依然继承了腐尸动作迟缓的特色,经验高达20点,样子也比腐尸耐看多了,好吧,最佳怪物奖就颁发给你了。
  
      除此之外,沉沦魔,法师,巨大野兽,还有暗黑猎人,暗黑女枪手,冰虫,硬皮老鼠,这些冰冷之原的老熟人都有,当然,也少不了曾经让我饱受惊吓的洞顶蜘蛛,嘿嘿,我现在有乌鸦在空中巡逻,你丫的就是躲在洞顶也没用。
  
      ……
  
      ……
  
      和邪恶洞穴一样,洞窟里是没有日夜之分的,累了就睡,睡醒继续历练,寂寞的时候,跟猛毒花藤唠叨两句,想想拉尔,想想野蛮人兄弟,想想我的小纱拉还有琳娅,都还能将就着忍过去,只是有时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泪流满脸,让我十分的纳闷,哭什么呀你?不要那么不争气好不好。
  
      也不知道在这无聊的洞窟呆了多少天,我脑海里就只剩下机械式的撕杀,甚至连比较麻烦的骷髅,也不再放过,百人以上的沉沦魔营地,开个冰封装甲,顶着乱刀放个火风暴,再变身狼人,也是照灭不误,原本的蓝色短剑,耐久早就磨光了,现在手上这把军刀,也只剩下一半耐久了,身上的防具,耐久都已经掉到了个位数,干粮,清水也所剩不多,看来再呆一会,就要回去了,不知道剩下的时间里我还能不能找到洞窟第二层呢,听说里面不但有精英级别的怪物,而且还放着一个黄金箱子,如果能遇到的话,相信收获一定不会令我失望吧。
  
      不过,就在我开始步入洞窟深处的时候,终于遇到了让我头疼不已的敌人。
  
      黑色流浪者,这帮该死的伪痞子弓箭手,虽然攻击不是很高,但是最麻烦的是移动速度比较快,每次都四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躲边角落里,见人就阴,被发现以后还会玩游击战,边跑边射,端的是猥琐无敌,若我没有变身狼人的话,根本就追不上她们,所幸他们的防御和生命值都很低,追上以后,一口一个,三两下就能将它们全灭,呃,当然,一口一个指的是猛毒花藤,虽然已经变了身,但是没有必要的话,我可没有兴趣用嘴巴去攻击。
  
      自从黑色流浪者出现以后,那刷刷的箭雨就一天也没断过,以我现在的防御,虽然是不痛不痒,但是防具的耐久下降的却更快了,该死的,难道它们就是传说中的装备耐久终结者?
  
      对付这些黑暗流浪者,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它们速度快,听觉又灵敏,不埋伏我我就要高叹上帝你tm太够朋友了,还指望我能阴它们?恩,前几天干掉一个骷髅头目以后,到是出了一把白板短弓,箭矢也有,是一个沉沦魔法师“友情赠送”的,但是考虑到自己鳖足的箭术,我还是明智的放弃了这种浪费箭矢的行为,当然还想过其他的办法,诸如将它们引到狭隘的洞穴里虐掉,但这帮家伙贼有规律,你若是逃跑,它追了几步,就不干了,日!
  
      这天,我拖花带鸦的,连续拐了十几个洞口,才总算将一群黑色流浪者逼到死胡同。
  
      “嘿嘿嘿……”
  
      在我的气急败坏的怒笑声中,它们被一个一个的被下地狱,如果不是它们的样子长的太寒碜人,我连先奸后杀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你看看跟在我后面的一大群怪物,为了追这一群垃圾,老子将附近的怪物都引来了。
  
      学了火风暴以后,我才真正意义上的敢在洞穴里横着走,再也不用担心生命安全了,除非是被十几个精英围殴,否则的话,就算一不小心引来了大群的怪物,就像现在,我也能凭着速度,找个地势狭隘一点的地方,然后一个火风暴灭掉一大群,爽的不行。
  
      但是爽归爽,我却不能老是这样干,引怪+群怪的模式,经验的确要多上不少,但是耐久掉的更快啊,我不是法师,也就火风暴这么一个群攻技能,火风暴也是有冷却时间的,这段时间里,怪物围上来,我的耐久可都要稀里哗啦的往下掉,对于防具现在已经不足十位数的耐久度来说,每掉一点,都足够我的眼皮跳上好一阵子了。
  
      将这后面的怪物也打发以后,顾不得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我找个干爽一点的地方坐下,准备休息一会儿,看着又掉了一点耐久的黄金皮甲,顿时悲愤欲绝……
  
      “哎……”
  
      坐着休息也是无聊,我拿起手中军刀,看着雪白的军刀上面,自己的倒影,摸了摸下巴:似乎胡须又长了许多呢!
  
      军刀上的影子,是一张年轻的面孔,脸上有点脏,还沾着几点未干的血迹,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太久没有见到阳光的关系,看起来十分的消瘦苍白,下巴长满了胡渣,很是有点星哥那唏嘘的须根的韵味,还有手中这把军刀,若是回到原来那个世界去卖猪肉,也勉强能博个神乎其技吧,hoho……
  
      不过,看到脸上那双阴冷的眼神,我便再也笑不出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那双原本人畜无害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让自己看见着也会感到不寒而栗的程度呢?我突然对自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感觉自己这双眼睛,似乎和那些转职者们,特别是死灵法师,越来越有重叠感了,难道是因为自己一直呆在阴冷黑暗的洞穴里的缘故?想想也是,两次历练,我都有大半时间是呆在洞穴里面的,晕,这可不是我愿意的啊!
  
      目光从军刀上那双阴冷的眼睛里离开,我反手将刀横起来,做一个抹脖子的经典动作,呃,别误会,我只是想剃须而已……
  
      一会儿的功夫,我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暗自得意,看来的功力又有进步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是哪,虽然洞窟里到处都是洞穴,但是这里的感觉却有点不同,至于有什么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可能是气氛吧,似乎有点压抑。特别是从前方那个幽暗的洞穴,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当初被尸体发火盯住的感觉一样。
  
      莫非里面有小boss级的怪物,我心里一惊,前几天杀死毕须博须,完全是取巧,再加上毕须博须本身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如果真的要我面对面的单挑,除了毕须博须,其他的现在我可完全不是对手。
  
      不过,好奇心驱使下,我还是慢慢的向里面走去,开开眼界也好吧,反正自己有狼人变身,逃跑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说不定遇到自己刚好能克制的话,嘿嘿……
  
      我慢慢的朝前面的洞里摸了过去,里面的灯光似乎比任何一处都要黑暗,感觉那股压力越来越大了,我“咕噜“的吞了一口口水。脚步放的更慢了。
  
      这条通道很长,虽然我走的不快,但是现在也有几分钟了,还没有到头,诶,貌似已经能看到前面的出口了,我再次感谢这件+2照明的皮甲,真tm太有用了。
  
      正在此时,突然有一阵沉闷而紧凑的脚步声传来,让我的神色一凝。
  
      一般来说,骷髅的脚步声比较清脆,老是发出卡拉卡拉的响声,沉沦魔因为比较轻,所以脚步轻,根本形成不了这种声音,饥饿死者,拜托,你看它那样子能跑吗?
  
      所以,剩下的,只有黑暗猎人、女枪手,还有黑色流浪者了,而能在这么远的地方就感觉到我的存在的,则非黑色流浪者莫属。
  
      小boss级的黑色流浪者?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为什么自己就那么黑呢!
  
      念头转过的一刹那,我本能的变身,转头,跑人,一气呵成。
  
      可是对面的黑色流浪者已经出现在我后面了,其中一个深蓝色的黑色流浪者一箭射了过来,恰好击中了刚刚完成变身的我。
  
      顿时,我感觉自己好像堕入冰窟一般,身子有点不听使唤,动作起码慢了四分之一。
  
      日,我边跑,边回过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冰冻强化属性的小boss级怪物,后面还跟着8、9个普通的黑色流浪者,这回我可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