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十六章 返回
    ,

    对面的人显然也发现了我的存在,人影一阵晃动,本来就十分巧妙的站位,让他们瞬间便摆出了一个作战阵型。

    “请问是德鲁依大人吗?我们是罗格营地的雪狼佣兵小队,刚刚看到这边的动静,只是过来看看而已,请千万不要误会。”

    刚刚的一场屠杀,让我的眼睛还残留着一丝残暴嗜血的的气息,再加上熊人姿态的那张狰狞的脸孔,让对面的佣兵丝毫不敢放松,转职者暴动杀人事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他们却不知在他们出现的一刹那,我的脑子里已经转过无数的念头,甚至在一瞬间,我已经动了杀意——自己的秘密,究竟会不会被他们发现?

    不过最后我还是冷静了下来——12级的转职者,如果有着更强悍的能力,单独闯入这里大概也不是不可能的,再说他们人数太多,虽然只是佣兵,但是一来我并没有p的经验,二来,如果他们要逃的话,我不熟悉二层的地形,也不一定能将他们全部留下,衡量得失,我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杀意。

    为了表示我没有恶意,我首先取消了熊人变身,并努力的在嘴边挤出一丝微笑。

    幸好不是在杀那只小boss冰冷乌鸦的时候被遇见,否则即使从此背负上残害同类的罪恶包袱,我也将他们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原来是雪狼佣兵小队。”

    对面的佣兵小队见我取消了变身,也都松了一口气,举起来的武器纷纷放下,慢慢的靠了过来,等彼此都能看清楚的时候,我们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竟然是你们。”

    我笑了笑道,站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上次在藏身所遇到的那个叫库斯的沙漠勇士,后面想必就是其他6人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敢来第二层,真不知道是胆子太大,还是对自己有自信,不过相隔许久,他们还是一人未损,看来起码是有着七分实力的。

    美丽的罗格女孩爱加丽从后面站了出来,笑吟吟的朝我施了一礼,一脸惊喜的笑道。

    “真是太巧了,没想到既然有幸能再次见到了吴凡大人您,这一定是天意。”

    天意?我扯了扯嘴角,如果让她知道我刚刚打算杀人灭口的话,她还会不会说是天意呢?

    “吴凡大人,你已经到达2阶德鲁依了吗?而且竟然还独自一个人,一个人……天啊!!”

    爱加丽发现了我身后的鬼狼和橡木智者,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着空空如也的洞穴,最早挂掉的三个精英boss的尸体,已经消失了,剩下的都是一些饥饿死者和黑暗流浪着的尸体,但是她也不会傻到以为这里没有精英怪物才被我拣了个便宜,一般来说,这类拥有黄金宝箱的地方,至少有一个精英boss以上,他们这次上来二层,也只是想来碰碰运气,如果恰恰只有一个,而且还是饥饿死者这类动作缓慢的精英怪物的话,说不定他们也有机会一窥黄金宝箱,只是没想到刚刚走到半路,他们就发现前面路上的怪物已经全部被清理掉了,在惊讶和好奇心的驱使下,才一路跟了过来。

    暗黑大陆,最缺乏的就是英雄,传诵在诗人口中的优美句子,平民津津乐道的故事,哪一个不是和英雄有关?此时一行七人用炙热崇拜的眼神盯着我,看的我心里直发毛,身心的疲惫,再加上也不愿意再面对他们那种充满期盼的眼神,我打定注意还是早走为妙。

    一边从物品栏里面掏出一个传送门卷轴,我一边缓缓的敷衍着。

    “没什么,运气好而已,刚刚好只有一个精英,让我给打发了,而且……”

    “对了。”

    当传送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好奇的问道。

    “你们是怎么回去,有传送门吗?”

    爱加丽他们一脸羡慕的看着我打开的传送门。

    “我们可买不起传送卷轴,吴凡大人请不必担心,洞窟出去的通道我们知道。”

    言下之意是她们得用走的回去了,其实就算她们有这个钱,也未必买得到,连转职者手头上都十分紧张的传送卷轴,怎么可能会卖给雇佣兵呢?

    我暗自咋舌——洞窟里的通道的复杂程度,可丝毫不比邪恶洞穴简单,他们竟然要找到出口出去,我不禁用同情的眼光看了他们一眼——其实这些佣兵才是最可怜的,他们不但要像转职者一样通过不断的冒险历练来增强自己的实力,而且付出了比转职者再多的努力,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如同原来世界里面的,面朝黄土的老农民们,勤勤恳恳,却只能勉强温饱,而我们转职者则像是万恶的投机商人。

    没办法,谁叫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呢。

    我从物品栏空间里面掏出两张传送卷轴,扔给爱加丽,朝她挥了挥手,没等她反应过来,随手取消了鬼狼,橡木智者和猛毒花藤的召唤,我便已经踏入了传送门。

    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路,还是得自己走,我不会可怜她们的境遇,因为这个世界要可怜的人实在太多了,两张传送卷轴,只是对她们的努力与实力的嘉许而已。

    在我已消失的地方,泪流满脸的爱加丽轻轻的鞠了一躬,两张传送卷轴,就等于两条生命,虽然珍贵,但是在她成为佣兵的那一刻,就早已经有了觉悟,真正让她感动的,是传送卷轴上面残留的余温,只是那么一点细小的温暖的感觉而已。

    啊,忘记将宝箱拿走了,我日,在我踏入传送门后的一瞬间,我郁闷了……

    ……

    ……

    从传送门一脚踏出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睛,不过,意料之中的刺眼光芒并没有传来,我缓缓的松开手,抬头望了望天空,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午夜了,天上的繁星,血红的月亮,正为整个大地铺上一层轻纱,传送阵上的符文咒语,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辉,在静谧的夜晚显得特别柔和,那种清冷而又神秘的感觉,让人仿佛两脚悬空,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宇宙当中。

    “大人,欢迎您回来。”

    守卫在传送阵的2个罗格士兵如是说到,声音恭敬而有力,一点也没有因为夜深而显得疲倦。

    “恩。”

    我轻轻应了一声,声音里竟然带着连我也为之惊讶的冰冷——我分明是想微笑着夸上他几句的,为什么话一出口会变成这样,自己何时已经变的如此淡漠?

    我愣愣的在呆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失神落魄般的离去,那2个罗格士兵也没在意,对他们来说,我的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

    “大人,您慢走。”

    声音从我我后面传来,更是让我一阵揪心,或许,只是因为孤单了太久,不习惯而已,才会显得如此抵制与陌生人接触,慢慢就会好的,一路上,我这样的安慰着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梦幻旅馆,像我这样深夜归来的战士还是有许多的,所以梦幻旅馆里面的灯,几乎从来没有灭过。

    第二天,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呆了好一会儿,直到窗口那和煦微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藏身所,而是已经回到罗格营地里了。

    回来以后,要干些什么好呢?我呆呆的想了想,射箭,还是练习一下吧,还要去恰西那修理一下装备,去阿卡拉和凯恩那询问点事情,最后,最重要的是,是练习一下第二阶段的技能,特别是和五只鬼狼的配合,它们可是以后近身攻击的主力,尤其是空投围杀,如果能熟练掌握的话,那整个罗格营地,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我害怕的怪物了,哪怕是安达利尔。

    恩,不,或许还有一个怪物,不到必要还是不去招惹为妙,那就是毕须博须,想到它我不禁失笑,说来这事情还真有趣,在学习二阶技能以前,我已经杀了它一次,但是在学习二阶技能以后,其他boss我已经能对付了,它却又成了我最不愿意应付的boss,这其中的关系,还真是奇妙的很啊。

    当然,除了这些事情之外,去找一找拉尔和道格他们也是必要的,也不知道他们猎杀女伯爵之行是否顺利,恩,还可以随便去看一看我的小纱拉……

    看来回到罗格营地,貌似也不像我想像中的那么无聊嘛。

    呃,还有这次历练的战利品,貌似也要清点一下,密密麻麻的堆在我的物品栏空间里,都快成垃圾堆了,我打开物品栏,将里面东西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

    最值钱的,当然是黄金皮甲,还有那6瓶回复活力药剂,恩,还有刚刚爆出的项链,2枚戒指,其中一枚在毕须博须箱子里面找出来的,+11准确,另外1枚都是在洞窟里的精英怪物爆的,属性也很垃圾——工匠的戒指:+1最大伤害值。

    是接下来就是宝石,共计碎裂的蓝宝石2块,碎裂的钻石1块,碎裂的绿宝石3块,碎裂的红宝石2块,碎裂的黄宝石1块,记得还有一种叫骷髅的宝石,可惜一块也没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符文:特尔(tir)

    接下来是一些装备,哗啦啦的扑满一地,帽子三顶,有损坏的,白板,还有现在头上的骷髅帽,衣服除了黄金皮甲之外,,还有一件耐久已经为0的超强的皮甲(最初那件),1件蓝色布甲(还有1件现在身上穿着),2件白板布甲,而鞋子,就只有一双白板皮靴和重靴,手套和腰带也一样是一蓝一白。

    武器可就多了。有11件,其中7把白板的,2把手斧,1把木棒,一把匕首,一把长匕首(现在手上用着),一把短弓,一把军刀,蓝色武器有耐久已经用光的短剑;+1最小伤害值,伤害为4-6的手斧,还有刚刚从那3个b精英怪物身上爆出的长弓和双刃斧。

    另外还有药剂若干,整整堆满了一个角落,起码有几千瓶,汗……

    金币若干,再汗,这又不是游戏,金币可不是用数字表示,而是真真实实的一堆堆黄金,堆积在那角落啊,虽然特别有真实感,每次都看见那闪闪的金色光芒,都能让我的眼睛呈现出两个¥,但是真要我去数,是不大可能的……

    匆匆在楼下吃完早餐以后,我直奔恰西的铁匠铺,这里不比游戏,鼠标一点就能修好,那么多装备,能在我下次出发以前全部修好我就已经很满意了!